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上古遗种,发现
    ,精彩小说免费!

    一夜无事,第二天,宁江继续启程,寻找憾山猿的踪迹。

    憾山猿是上古遗种,所谓遗种,就是指纯血生灵的混血后裔,即便血脉不纯净,凭着斑杂的血脉传承,一样强大无比。

    比如青鳞鹰,就是青天大鹏的遗种。

    憾山猿,则是上古大妖,恶魔猿的遗种。

    恶魔猿,是上古时期的一种凶兽,体魄强横,堪比龙族,而且生性嗜杀,相当残忍,大成的恶魔猿,甚至可以和巨龙搏杀。

    这一天,还是没有发现憾山猿的踪迹。

    夜晚,叶沉鱼在宁江的怀中沉沉睡下。

    “嗷。”

    四面八方,狼嚎之声此起彼伏,看样子这次落下的山头,是一处狼群的地盘,而且这些狼群的实力不弱,否则的话,青鳞鹰的威势足以吓退狼群。

    寂静的夜,加上这些凄厉的狼嚎之声,使得这夜晚变得更加漫长而恐怖。

    宁江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这声音,不是说这声音有多难听。

    而是因为这会打扰叶沉鱼的休息!

    “你守着沉鱼,我出去走走。”

    宁江吩咐了一句,青鳞鹰点了点头。

    “唰。”

    宁江身形如电,寻着四面八方的狼嚎而去,不久,剑光在黑暗中亮起,一声声的狼嚎开始消失。

    半盏茶不到,宁江走了回来,四周变得静悄悄的,方圆百里,都没有了声音。

    一共一百七十二头妖狼,其中三头小天位,一头接近大天位,全部被宁江屠灭,为了不打扰叶沉鱼,他以最快的速度做完了此事。

    “吵醒你了?”

    宁江看到叶沉鱼醒了,问道。

    “没有。”叶沉鱼摇了摇头,她看着宁江,星眸内只有宁江一人的身影,“你刚才不在,所以就醒了。”

    对于叶沉鱼来说,那些狼嚎声并不重要,只要宁江还在她身边,她就能睡的很安心,若是宁江不在,再怎么安静的地方,她也难以入睡。

    两人都把彼此看得很重。

    “睡吧。”

    宁江走了过去,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旁边的小白狐眼睛就如宝石一般晶莹,在月色下一闪一闪,她羡慕极了,自己何时才能回到原先的睡窝,美美的睡上一觉?

    这个女人不走,自己怕是一辈子都没机会了吧?

    唉……

    小白狐轻轻叹息,愁死人了。

    “这妖古山脉不错,你随便去走走吧。”

    宁江看了看青鳞鹰,道。

    青鳞鹰本想长啸一声,回应宁江的话,但看到宁江怀里已经睡下的女子,又及时打消了这个念头,朝宁江点点头,悄悄的飞了出去。

    这里是妖古山脉,妖兽遍地,对于青鳞鹰来说,是最好的磨砺之地。

    宁江虽然传给了它妖族功法,但它想要成长,想要变强,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其他妖兽厮杀。

    青鳞鹰飞到千里之外,尽量的远离了宁江的范围,免得战斗起来,惊扰到那个美如天仙的女主人,很快,它就捕捉到一些妖兽的气息,从天空俯冲下去,展开了厮杀。

    青鳞鹰现在的修为,和宁江一样,都是小天位的境界,而且比宁江突破的更早,它身为青天大鹏的遗种,实力远比同阶妖兽强横。

    所以一上来,它就没什么悬念的拿下了第一个对手。

    同样是小天位,普通的妖兽,根本不是青鳞鹰的对手,毕竟青鳞鹰还修炼了宁江传授的妖族功法。

    连续杀死了几头小天位的妖兽,青鳞鹰不再满足于这样的状况,很快,他盯上了一头大天位的妖兽!

    小天位越阶挑战大天位,绝对是一个冒险的举动,特别是妖族这种等级森严的地方,低阶妖兽挑战高阶妖兽,更是少见。

    但青鳞鹰体内毕竟有青天大鹏的血脉,更重要的是,它追随着一位不凡的主人,一位无所畏惧,敢与诸王争锋的男人!

    它的主人很年轻,但这一点不重要,在它眼中,它的主人勇于挑战,所向睥睨,哪怕是比自身强出百倍的对手,它的主人都没有退缩过。

    它不能丢自己主人的脸。

    所以它在高空发出长啸,挑衅下方的一头火牛,这火牛全身火焰燃烧,体形如一座小山,鼻子孔中的火气吞吐,像是火蟒在进进出出。

    这是一头离火蛮牛,实力达到了大天位。

    “吼!”

    离火蛮牛发出咆哮,被青鳞鹰的挑衅激怒,被实力低于自己的妖兽挑衅,在妖族的世界中,这是奇耻大辱。

    离火蛮牛嘴巴一张,一股滚烫的火焰如同火龙一般,冲天而起。

    青鳞鹰张开双翅,它的翅膀就如天刀一般,化作一道灿烂犀利的天刀,是天空狠狠劈下。

    “轰隆!”

    大战就此爆发。

    千里之外,宁江看着远处的夜空火光冲天,青芒澎湃,明白青鳞鹰是遇到了大敌。不过他不是很在意,以青鳞鹰的速度,即便不是对手,也能顺利走脱。

    再者说,青鳞鹰修炼了他传授的功法,有他的指点,如果这样都死了,只能说青鳞鹰根本不配追随他。

    事后,他最多为青鳞鹰报个仇,尽个主人的职责。

    最终,这场大战,毁掉了数十里的范围,大片的山脉森林被火焰吞噬,大地裂开,化作赤红的岩浆。

    清晨的时候,青鳞鹰回来了。

    它浑身是伤,身上有好几处烧焦的痕迹,爪子也断裂了几根,不过上面有着敌人的鲜血,它眼中是一种战意汹汹的姿态。

    “赢了吗?”宁江随口一问。

    青鳞鹰踏入小天位之后,早就已经能够口吐人言,从它的口中,宁江知道这一战,双方都没占到好处,它和离火蛮牛,差不多是平分秋色。

    随后,宁江取出一些药膏,在青鳞鹰的伤口上进行了涂抹,并拿出了一些疗伤的天材地宝,让青鳞鹰服下。

    他对自己人,一向很大方。

    既然青鳞鹰追随他,他就不会吝啬,药都是七大宗门宝库里最好的药,没过多久,青鳞鹰的伤势就恢复了七七八八。

    叶沉鱼这时也醒了过来。

    他们再度启程,踏上了寻找憾山猿的道路。

    “还是找不到吗?”

    傍晚时候,看着因为长时间催动昊千镜而目露疲惫的叶沉鱼,宁江眼中闪过一抹怜惜,正想开口,让叶沉鱼休息一会。

    昊千镜的画面中,却突然有了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