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战王,天榜第二
    ,精彩小说免费!

    当江若清一剑斩下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眯起,因为在江若清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光剑,这光剑灿烂无比,比日月还要夺目璀璨。

    这柄剑,就如光明之剑,映照诸天,无尘无垢,斩灭一切。

    凌天虚神色一凝,控制漫天剑气,狂扑而上,试图抵挡这一剑。可在这一剑面前,他的剑气就如豆腐做成的一般,不堪一击。

    最终,这一剑,以肉眼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撕裂一切,落在了凌天虚的身上。

    “噗嗤。”

    凌天虚飞出战台,身上穿的一宗极品宝甲,被这一剑撕开了一道口子。

    “嘶。”

    周围响起倒吸冷气的声音,以极品宝甲的防御力,居然都被江若清一剑斩开,这江若清的修为,虽然只是地武境巅峰,但如此凌厉的攻击,足以媲美通天境强者。

    “能在我的手里撑过七招,你还算不错,比起那赤炎王体好多了。”江若清淡淡点评。

    闻言,唐麟的神色有些难看,但又无法反驳,他在江若清的手里,只撑过了五招。

    “至尊学院,没有人了吗?”

    江若清傲立战台,又一次开口,她环顾四方,明明是个女子,可是目光霸气睥睨,大有一种傲视群雄的霸主之感。

    “此女气势不凡,让她成长,假以时日,又是一位天榜强者。”

    一位老者开口,鹤发鸡皮,乃是造化学院的四长老。

    “造化学院,连我一个剑侍都打不过,如此无能,有何资格让重瞳者留下?重瞳者在这造化学院,只能被埋没天赋。”

    江若清声音清冷,咄咄逼人。

    此言一出,诸多弟子都面露怒色,这已经是**裸的挑衅,便是各大长老,都面露不满之意。

    大长老轻哼一声,以他身份,自然不会去向江若清一个晚辈发难,扭头看向身旁的一人,道:“至尊学院真是好大的威风。”

    在他身旁,坐着一个中年,这中年身材魁梧雄壮,身穿战甲,宛如出征的将军。

    他目光如火炬一般,气势逼人,坐在那里,宛如是金山玉柱,什么也不做,恐怖的血气毫无节制,像巨浪一般冲天而起,给人巨大的压力。

    他叫“战王”,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的王者封号。

    战王,一身实力恐怖之极,还要更胜造化学院的大长老。

    战王乃是至尊学院上一个千年的传人,千年前,他曾经约战金蝉子,那惊天动地的一战,整整打了七天七夜,双方手段尽出,打到山河倒流,神岳崩坏,数以万里的大地化作废墟,最后还是金蝉子更胜一筹,压制住了战王。

    要知道,金蝉子是何等人物?

    他是一代天王,惊才艳艳,天资绝世,战王能和他大战七天七夜,可想而知,这个至尊学院的传人,是何等的恐怖。

    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如果不是金蝉子横空出世,那么上一个千年的主角,将会是战王,战王将会是那千年中,无敌的人物!

    而如今,一千年过去,战王名列天榜,而且排名第二,是当世最有希望问鼎天王的几个人之一。

    此时,几大长老和他坐在一起,可是气势却被他一人压住。

    “若清这孩子年纪小,不懂事,说话没有什么分寸,大长老不要介意,回去我会管教他的。”

    战王开口了,声音如雷巨大,他话锋一转,道,“不过若清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本王也觉得,重瞳者不适合造化学院,若是你造化学院连若清都击败不了,可见造化学院培养人才的能力不行。”

    闻言,大长老目光眯起。

    另一边,三长老也向宁江介绍了一下战王的身份。

    “的确不简单。”

    宁江点了点头,这个战王在天榜上的排名,还要高过小天王洛无双。最重要的是,这战王身上气势澎湃,一个人坐在那里,就像是龙啸天地,几大长老在他的面前,气势明显弱了许多,就像是蛟龙一样,和他有相当大的差距。

    可以说,这个战王,是他目前重生以来,见过的最强的人。

    “这一次连战王都亲自出动,驾临造化学院,可见至尊学院对重瞳者势在必得!若是现在战台之上,我造化学院无人能够击败这光明剑体,那么战王就有理由发难。”

    三长老解释道。

    如果只是至尊学院的几个小辈来这里,他们也不会需要这样兴师动众,六大长老,二十四堂主齐聚一堂,几个小辈,还没有这样的资格。

    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战王!

    战王身为至尊学院上一个千年的传人,他基本上可以代表至尊学院的意志,如果不是至尊学院对叶沉鱼志在必得,战王绝不可能亲自现身。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我会帮你把他们打发走。”宁江点了点头。

    而这时,场中江若清的话,又淡淡开口。

    “看来造化学院是真的没落了,重瞳者留在造化学院,只会被耽误。”

    此言一出,群情激怒。

    “嚣张什么?若是我造化学院的大师兄在这里,哪里轮得到你大呼小叫。”有人喝斥道。

    江若清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有恃无恐道:“你造化学院的大师兄,是十大王体,的确了得,但不要忘了,我至尊学院真正的传人,也没有亲临,在他的面前,十大王体又算什么?”

    众人目光一暗。

    连光明剑体都甘为剑侍的人,那位未曾现身的传人,究竟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惊艳?何等的绝伦?

    “大言不惭,我看至尊学院,也不过如此。”

    这时,一道声音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说话的人正是三长老。

    “造化学院的三长老是吗?在辈分上,你虽然是我前辈,但你所说的话,未免有些可笑,若是觉得我至尊学院不过如此,倒是让你造化学院的天才出来一战,还是说,造化学院只会逞口舌之利?”

    江若清这番话,已经是在**裸的讽刺。

    三长老也不动怒,呵呵一笑,道:“我这里有个晚辈,是我在外面收的弟子,我就让他来跟你们讨教讨教。”

    随着他这番话,所有的目光,都移向了他身旁的一个年轻人。

    “是他!”

    第一时间,一些惊呼声响起,凌天虚,燕倾雪,夏天宇,这些曾经的故人,皆是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