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天哭剑
    ,精彩小说免费!

    天绝剑一出,整片空气都变得无比凌厉,人们只觉得全身皮肤像是被针扎一般。

    就见一道剑气旋转而出,如同螺旋一般,在其旋转的时候,周围的空气被其卷动,化作了一道龙卷剑气。

    这龙卷剑气迅速的变大,短短几个呼吸,就化作了一道巨型龙卷,通天彻地,如同天柱一般,朝着宁江当头压下。

    剑气还未落下。

    一股庞大的气压便是率先降临,整个昆吾山巅的压力瞬间凝成一块,就像是万丈海底最深处,压力大到惊人,便是一块钢板,都会压成纸片。

    普通人在这种压力之下,动根手指头都困难。

    但宁江九劫天雷体大成,体魄至强,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神剑决第二式,剑破苍穹。”

    从宁江的剑上,绽放出无比夺目的光彩,一股股的剑气波动就如波纹一般,朝着四方扩散。

    当他这一剑释放出去的时候,就见一道通天光束拔地而起,和庞大的剑气龙卷相撞。

    “咔嚓咔嚓。”

    剑芒激烈碰撞,响起刀剑对撞般的声音,寸寸崩断。

    “真是没有想到,在东域六州,居然还有能够和天剑诀对抗的剑诀。”

    “天剑诀身为东域六州的第一剑诀,如今要受到挑战了吗?”

    众人吃惊的看着这一切。

    便是凌天虚,也目露异色,未曾想到宁江的剑诀竟然丝毫不比天剑诀弱,如此剑诀,宁江又是从哪里来的?

    “天剑诀第三式,天星剑!”

    凌天虚振臂一挥,灭法剑高高的飞起,冲入云层之中。

    不久之后,当灭法剑落下的时候,就如一颗流星坠落,而且在半空中,灭法剑连续抖动九下,化作九道流星剑气。

    “呼呼……”

    剑气与空气摩擦,急速之下,甚至出现了熊熊火焰。

    这九道剑气,每一道,威力都不比本体逊色多少,而其威力,更是让许多围观的地武境强者骇然动容。

    任何一道,都能杀死地武境!

    凌天虚凭这一剑,就足以傲视群雄。

    但宁江站在那里,面色不变,雷罚剑上,释放出前所未有的绝世光芒。

    “神剑决第三式,剑压日月。”

    他一剑斩落。

    灿烂的光芒挤满了整片天空,这一剑的光辉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日月都在这一剑下黯然失色,天地世间,仿佛只剩下了这一剑。

    “是那一剑!”

    不少人发出惊呼。

    宁江剑压极天宗,对决极天真君的时候,就是用这一剑,逼的极天真君让步,这里不少人当时都有在场,对这一剑印象深刻。

    只见宁江的这道剑气呈现一条直线,薄如秋水,激射出去。

    如流星般落下的九道剑气与其接触之后,纷纷破碎,最后灭法剑的本体撞击在这丝线般的剑气之上。

    “锵。”

    一声剑鸣,灭法剑倒飞而回,落到了凌天虚的手里。

    而宁江的这一剑还剩有三分余力,继续横扫出去。

    “哼。”

    凌天虚冷哼一声,左手捏成剑诀,当空一划,拉出一道璀璨的剑虹,似蛟龙一般,向宁江卷来。

    他天生剑王体,体内的剑气无比澎湃,随意一指,都比普通的剑修用剑还要更强。

    这一指,凝聚出他的全力,成功的将剑压日月这一剑破去。

    但是,这一幕让许多人不敢置信。

    前面两剑,两人还分不出胜负,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可是这第三剑的威力,明显是宁江要更强一筹。

    凌天虚一剑一指才破掉宁江的一剑。

    这岂不是,神剑决要强过天剑诀?

    “难道说天剑诀第一剑诀的名头,将要不保吗?”

    众人惊呼。

    远处虚空中,天剑王的眼神也略微冰冷了起来,他从未想过,东域六州居然能有其他剑诀超过天剑诀。

    “我对此子真是越来越好奇,除了那门吞噬一切的功法,他的剑诀也是世间顶级,他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凌天虚的眼神,更是冷冽如冰。

    他天剑诀三式一出,东域六州年轻一辈,绝对没人可以接得下,可是宁江不但接下,而且还压过他一头。

    他身为剑王体,无论是之前的剑法对决,还是现在的剑招争锋,居然都弱于宁江。

    他心中的怒火也越来越盛,全身上下,一道道金色的剑气从其毛孔中喷涌而出。

    “天剑一指!”

    凌天虚手指如剑,朝着宁江缓缓按下。

    “轰隆隆。”

    风起云涌,就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之中,凌天虚的身上爆发出无比澎湃的剑气,整片空间都刮起了凌厉的剑气风暴。

    同时,方圆数十里的灵气,以他为中心,瞬间狂涌而来。

    慢慢的,在凌天虚的头顶之上,一柄长达数百丈的巨型剑气凝聚,凌厉的剑气释放而出,整个昆吾山巅,都被恐怖剑气笼罩。

    这等恐怖的威势,让所有人都失色。

    “宁江,受死。”

    凌天虚神色凝重,一指按下。

    天地出现一幕奇景。

    只见巨型剑气落下的时候,漫天的空气,如潮水一般朝着两边分开。

    这天剑一指,是天剑宗内的一式绝学,只有这一招,但其威力,比起第三式的天剑诀,都要更胜一筹。

    “雕虫小技。”

    宁江目光平静,登天直上,他手握雷罚剑,一声长啸,化作一道通天剑光,冲向了巨型剑气。

    人们睁大了眼睛,只见两道剑气相撞之后,那长达数百丈的巨型剑气,在宁江的面前,寸寸炸裂开来。

    “去!”

    就在这时,凌天虚剑诀一引。

    “天剑诀第四式,天哭剑!”

    嗤拉。

    只见灭法剑猛地化作一片霞光,凝练到极致,朝着宁江斩去。

    在这一剑出现的时候,天地之间,甚至隐隐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声音,这一剑,连天都要为之哭泣、为之颤抖。

    天剑宗的众多强者,看到这一剑的时候,神色也猛然一变。

    “想不到天虚连天哭剑都已经掌握了。”

    “天哭剑这一招,是天剑诀地篇里最强的一剑,当年我参悟这一剑,用了足足二十年,而天虚修炼天剑诀,才不到一年而已,想不到就已参悟此式,不愧是剑王体。”

    一位天剑宗的通天境真君发出感叹,被凌天虚的资质所惊艳。

    “来得好!”

    面对这无数人为之心寒的一剑,宁江不退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