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茶斗赛
    ,精彩小说免费!

    醉云寒梅,这是一种珍贵稀少之茶,能够品尝到这种茶的人并不多。

    但是对于一场茶会来说,醉云寒梅只是一种调剂品,而不是主角。

    当下,栾弄玉站了起来,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茶杯,目中隐隐露出激动。

    “今天以茶会友,诸位能来这里,弄玉先在此谢过诸位。”

    栾弄玉盈盈一拜,落落大方,她很快就切入主题,“凉州的茶会,有什么规矩,我想大家都知道,那么多余的废话,我也就不说了。”

    “茶斗赛,就此开始吧!”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此地的氛围一下就火热了起来,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都露出浓浓战意。

    茶斗赛,这才是茶会真正的目的。

    大千世界,这终究是一个武道的世界,武风盛行,人人修炼武道。这么多年轻一辈的武者聚集在这里,并非只是为了品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切磋交流,提升实力。

    每一次茶会,但凡能够表现出色的人,都将名扬四方,对于年轻人来说,谁没有点虚荣心?

    特别是拿下第一的人,更是可以向三大上品宗门,提出三个要求。

    比如可以跟上品宗门索要法宝,功法,丹药,或者是其他的种种天材地宝。

    过去甚至有一位下品宗门的弟子,在茶会上夺得第一,最后提出要拜上品宗门的地武境强者为师,都被成功答应。

    当然,这种例子比较少。

    “谁先来?”

    栾弄玉目光一扫,在场接到邀请的年轻一辈,有三十多人,个个都是俊杰,实力不凡。

    当场,这场茶会,并没有邀请到整个凉州的所有天才,来这里的,只有五分之一左右。

    只有几天之后,极天宗的盛会之上,才能见到凉州所有的天才。

    “我就斗胆做这第一个人了!”

    这时,一个蓝衣青年站了起来,他目光一转,直接就盯住了一个高瘦男子,冷哼道:“松滔,上次茶斗赛我在你手里吃了点亏,这次新仇旧恨一起算,来做个了结吧!”

    “哼,手下败将。”

    这个叫松滔的男子站了起来。

    茶斗赛的规矩很简单,可以随意找人挑战,当然,被挑战者,也可以拒绝。

    但是这里的人,个个都是俊杰人物,心高气傲,若是拒绝,岂不是丢人?

    两人战意强烈,走了出去。

    大殿之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块擂台,两人明显是有一些旧怨,所以没有什么废话,上去就是开打,猛烈出手。

    “轰隆。”

    强横的波动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开。

    “噗嗤。”

    约莫百招之后,松滔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被一拳打出了擂台。

    “松滔,看来这么久以来,你的实力没有什么长进!”

    蓝衣青年大笑道,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你不用得意,这次输你一招,下次百倍奉还!”宋滔咬牙道。

    “是吗,我等着你。”蓝衣青年傲然道。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两人互不服气,未来必定还会再战。

    这种茶斗赛之所以能够盛行,就是因为能够激出人的好胜之心,被击败的人,会知耻后勇,努力提升实力,等待下一次找回面子。

    而赢的人,也不会松懈,一样会拼命提升实力,免得输给原来的手下败将。

    可以说,凉州的年轻一辈,之所以会远远强于青州和雷州这种地方,茶斗赛就起了相当大的促进作用。

    蓝衣青年赢了之后,马上就有侍女,送上奖品。

    奖品是由三大上品宗门准备,是一些醉云寒梅的茶叶,以及一些珍贵的疗伤丹药。

    这两种东西,拿到茶会外面,都会引起哄抢,但在这里只是用作奖励,足以看出三大上品宗门的财大气粗。

    “接下来,谁想上台?”

    栾弄玉问道。

    “我来。”

    立刻就有人迫不及待的站起,对着一人道,“李堂,早就久闻你的大碑破坏掌无物不破,甚至比拳法还要刚猛,今天我就来领教一下,究竟是我的拳法更强,还是你的掌法更猛。”

    “好。”

    这两人没有什么恩怨,纯粹就是拳法和掌法这种武道上的较劲,说话就客气了许多,没有火药味。

    当然,这种纯粹的争锋,一样也会激起双方的好胜心。

    拳法和掌法,究竟谁更猛,谁都想证明自己。

    “接我一拳。”

    “雕虫小技!”

    擂台之上,两人全力出手,他们的攻击都属于凶猛形,就看到两个人站在那里,拳掌轰杀,每一次碰撞,都爆发出巨大声音。

    “小子,你觉得谁会赢?”九玄宗的方恒目光一瞥,对着宁江道。

    宁江只是看了一眼,就淡淡道:“李堂。”

    “是吗?那我就赌李堂输,赌一万灵石,敢不敢。”

    方恒冷冷一笑,一万灵石是笔巨款,他在九玄宗一年下来,也就分到一万多点。

    “我不用灵石,你给我闭嘴就行了。”宁江眼睛抬都不抬。

    “你……”方恒恼怒。

    就在这时,四周传来声音。

    “李堂恐怕要输了。”

    “不错,李堂现在已经被压制在下风,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众人议论纷纷,都看出了优劣。

    只见擂台之上,拳影重重,密集的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李堂就在这漫天拳影之中,被死死的压制住。

    “哈哈哈,看来是我赢定了,我对大碑破坏手也了解一些,这招攻击讲的是一个气势,只有抢占到上风,才能发挥出威力来,可现在李堂被压制住,必败无疑。”

    方恒得意的看向宁江,但宁江的神情毫无变化。

    “哼,等你输了之后,看你会是什么表情……”

    突然!

    四周响起惊呼,就在方恒震惊的目光之中,李堂猛地一声长啸,大碑破坏手轰杀而出。

    轰隆。

    漫天拳影一下就被打碎,而其对手也在这一击下吐血暴退,飞出擂台。

    “怎么可能?”

    众人不解,发出惊呼。

    “以退为进,他看似在防守,实际上一直在蓄势。”栾弄玉说道,她看了宁江一眼。

    她和宁江一样,也是觉得李堂会赢。

    “怎么会这样?”方恒脸色难看。

    “接下来就闭上嘴,不要扰我清净。”宁江闭着眼睛,看都不看他,似乎对一切都没兴趣。

    接下来,又比试了好几场,各有输赢。

    直到第十场的时候,一道身影站了起来,引起众人的吃惊。

    顾峰!

    只见他目光一转,看向了宁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