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王者残魂,谢流云
    ,精彩小说免费!

    历时一月,宝剑终成。

    雷罚剑这个名字,名副其实,因为雷霆在一些古老故事之中,一直是天罚之力的象征。

    比如世间出现大恶之徒,上苍就会劈下雷霆,惩奸除恶,扫荡妖氛,这就是天罚。

    只见这柄雷罚剑长达三尺六寸五,不多不少,其长度刚好符合三百六十五周年之数,而其整体上看去,就是一道灿烂的雷霆,微微颤抖,其上的电芒不停的涌动,锋利与霸道并存。

    “雷罚,你满意这个名字吗?”

    宁江的手指轻轻拂过剑身,轻声问道。

    顿时,雷罚剑震动,其内响起长鸣之声,一种喜悦之意传入宁江的心中,被宁江清晰的感受到。

    对这个名字,雷罚剑很满意。

    此剑有灵!

    就像宁江炼制的天雷幡,里面有雷灵战将的存在。

    当然,雷罚剑在品质上还不如天雷幡,拥有的灵性还不够完整。

    十万年前,宁江见过的一些强横法宝,都有器灵的存在,智慧和人无异,可以开口和人交流。

    而雷罚剑目前来说,只是有了灵性,还没有成长到器灵的阶段。

    简单来说,雷罚剑已经有了生命,不过是低级的生命,而器灵则是高级生命。

    不过仅此一点,就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他的中品法宝。

    像魏青玄引以为傲的青玄剑,在雷罚剑的面前,不值一提。

    “斩。”

    宁江手握雷罚剑,随意几剑斩出,雷霆绽放,横扫而去,威力远比雪河剑强横霸道。

    雷罚剑是雷属性,而宁江修炼的九劫天雷体也是雷属性,和此剑刚好契合。

    这柄剑在他手中,他的实力比起刚才至少要提升五成以上。

    “去。”

    宁江剑诀一引,雷罚剑化作飞剑,冲天而起。

    “那是什么?”

    天剑大峡谷之内,众多的剑修露出震惊神情,他们只看到一道通天彻地的雷光冲入了天上的云层。

    云层一下就被裂开,出现了数百丈的裂痕,这种威力让每一个人震撼。

    “回来。”

    宁江心念一动,雷罚剑又回到他的手中。

    “刚才若是以雷罚剑迎战,一剑飞仙这一招,这足以击败魏青玄,根本不需要万剑归一。”

    宁江满意的点点头,这柄剑的威力,几乎可以和普通的上品宝剑媲美。

    须知,上品宝剑是地武境强者的武器。

    可以确定的是,这柄雷罚剑即便是地武境强者,都要为之心动。

    “好剑。”

    就在宁江收起此剑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峡谷中响彻而起。

    “嗯?”

    宁江目光一凝,连他都没有察觉到声音的主人是何时出现。

    他的视线一下移动了过去,只见石壁之上,一道身影逐渐的炽盛起来,散发出茫茫光束,片刻后,这身影便从石壁之上跨出。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相貌平平,身穿普通的青衣,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就会被人遗忘的存在。

    但是宁江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

    “王者残魂。”

    这是一缕残魂,类似于金蝉子,但跟金蝉子比,这缕残魂弱小了太多,金蝉子身为天王,哪怕只是残魂,也有恐怖实力。

    而眼前这道王者残魂,其实力气息,仅仅只是不灭境而已。

    “小友好眼力。”中年男子看着宁江,道,“如果不是小友炼制的剑惊动了我,恐怕我现在还在沉睡之中。”

    跟金蝉子不同,他这缕残魂因为不够强大,大多数时间都沉眠。

    毕竟残魂只是遗留下来的一道力量,能量有限,他若是一直醒着,那么残魂的力量就会一点点的消耗。

    就算是金蝉子那样的境界,一旦他的残魂经过万年时间,力量也会消耗殆尽。

    也只有至尊的残魂,才能永恒不灭。

    “看来你就是这天剑大峡谷的主人,谢流云。”宁江说道。

    这中年男子从壁画上出现,显然就是一剑劈出天剑大峡谷的人。

    而据说劈开了此地的那位天武境王者,就叫做谢流云,甚至,他跟青州的死亡山脉,都有所关联……

    “不错,是我。”谢流云点点头,又问道,“不知道我这一次沉睡,过了多久?”

    “三百年。”宁江吐出三字。

    天剑大峡谷就是三百年前出现。

    谢流云顿时一愣,旋即苦笑:“三百年,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吧?”

    说道这里,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我问你,死亡山脉之内,可有血魔出世?”

    “果然。”

    宁江心中已经有了答案,道:“传言说死亡山脉之内,有一位天武境王者和血魔王同归于尽,那位天武境王者,就是你吧?”

    “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谢流云的脸上看不出悲喜,道,“是我不假,那血魔王的实力还要更胜我一筹,我也只有玉石俱焚,和他同归于尽,不过魔族手段众多,我就怕他留下了什么后手,死灰复燃。”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魔族的确难缠,他们生命力一向顽强,很多魔族只能被封印,而无法杀死。”宁江淡淡道,“一年多前,血魔王的确是死灰复燃,不过已经被我斩杀。”

    “你?”

    谢流云一惊。

    从刚才开始他就觉得奇怪,宁江见到他,居然能够如此平静,不卑不亢,眼前这个年轻人,第一次让他生出了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但是,宁江的话,却让他心中生出了一种信任,这是一种来自于直觉上的信任。

    “这天剑大峡谷又是怎么回事?”宁江话锋一转,问道。

    “当年我和血魔王同归于尽,侥幸逃出了一缕残魂,然后……”

    按照他所说,当年他逃出一缕残魂之后,用剩余不多的力量,在这地面之上劈出了一道天剑大峡谷。

    他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传承,也就是石壁上雕刻那些剑法。

    “虽然我已死去,但若是能将传承留给后人,那也死得其所。”

    任何一位强者,对于传承都看着非常重要。

    谁也不想自己的一切,因为死亡而断绝,堂堂天武境王者,他怎会希望自己的剑法断绝,无人继承?

    而留下传承之后,他的残魂就彻底陷入了沉睡之中,直到刚才,才被宁江惊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