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惊人背景,天剑宗之人!
    ,精彩小说免费!

    当这股剑意爆发的时候,峡谷上面,漫天的雨丝齐齐的倒卷,并且如剑一般,飞射出去。

    “锵锵锵锵。”

    在场无数剑修的宝剑剧烈震动起来,剑身甚至直接从剑鞘之中弹出几尺,要被这股剑意吸引而去。

    众人连忙握住宝剑,才避免了宝剑飞出去的尴尬。

    “剑意,这是真正的剑意。”

    “万剑齐鸣,这的确是只有领悟了剑意的剑修才能拥有的力量。”

    一道道充满了震撼的声音响彻而起。

    此时此刻,峡谷之中,能够清晰的听到有些低沉的剑鸣声从每一柄剑上传开,不断回荡。

    当一个剑修领悟剑意之后,便能造成万剑齐鸣的声音。

    这种声音震撼人心,让每个人的心中生出敬畏,仿佛要不由自主的朝拜那个青年。

    什么是剑意?

    剑意就是剑中的王者,剑中的主宰,一个领悟剑意的人,一举一动都能给普通的剑修造成压迫。

    此刻的天剑大峡谷中,剑修的人数接近上万。

    但是只有寥寥几人领悟了半步剑意,至于真正的剑意,则空无一人。

    然而,现在却有一个神秘的青年,在其身上,竟然出现了剑意。

    “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青州无数剑修,参悟一生,耗尽数百年时光,都难以窥见剑意,可是他这般年轻,却掌握了剑意。”

    “不甘,老夫好不甘啊,我对剑至诚,却连剑意的边缘都摸不到,他怎能如此妖孽?!”

    许多复杂的目光看着魏公子,里面有对他的羡慕,敬畏,也有很多不甘。

    剑意之难,难于上青天。

    多少人到死都难以参悟?

    剑星河曾经是青州第一天才,被誉为妖孽,就在于他年纪轻轻,就领悟了半步剑意。

    但是眼前这个人,比起剑星河妖孽了十倍都不止。

    半步剑意和真正的剑意,是云泥之别,天地之隔。

    打个比方,就如毛虫和蝴蝶,没有领悟剑意的人,就是最普通的毛虫,而领悟了半步剑意的人,则是已经在开始吐丝织茧。

    而真正领悟剑意的人,便是脱胎换骨,破茧成蝶的蝴蝶。

    两者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诸位不用多猜了。”

    见到众人都在猜测青年的身份,这时候,蓑衣老者站出来,朗声道:“魏公子来自超级宗门,天剑宗!”

    一句话落下。

    全场再无声音。

    天剑宗,东域六州,七大超级宗门之一,对于这个名字,无人不识。

    这是东域六州的主宰之一,宗门之内有天武境王者坐镇,高高在上,与其相比,什么极品宗门,都只是蝼蚁罢了。

    就算是八大极品宗门之中最强的极天宗,也难以和超级宗门抗衡。

    “原来是天剑宗之人,难怪年纪轻轻,就能领悟剑意。”

    众多剑修开始释然。

    天剑宗对于剑修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这是他们心目中的剑道圣地,在那里,有着东域六州最顶尖的剑术和剑修。

    众多剑修做梦都想拜入天剑宗,学习剑法。

    而在整个东域六州,领悟剑意的人,基本九成以上,都是出自天剑宗。

    这青年出自天剑宗,那么能领悟剑意,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毕竟六州最顶尖最妖孽的剑修,都在那里,用一句话来形容,天剑宗之内,就是一个妖孽汇聚之地。

    “难怪之前说他若是建立宗门,不会比万剑宗差,他的确是有这个资格。”

    “说的不错,就算是天剑宗之内,年轻一辈中能够领悟剑意的人应该也不多,此人能够领悟剑意,在天剑宗至少是前十甚至前五的人物,必然有相当珍贵的身份地位。”

    “天剑宗这一代,出了一个剑王体凌天虚,所有的天骄都被凌天虚压在了下风,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是我们需要仰望的人物。”

    “现在我能理解,为何以三大名剑的身份,愿意做他的剑卫了。”

    人们发出惊叹声音,之前三大名剑说能做魏公子的剑卫,是一种荣幸,那时候他们还无法理解。

    但是现在随着魏公子的身份被揭晓,人们的不理解,甚至开始化作了羡慕。

    须知,许多人梦想进入天剑宗,都求而不得,而现在成为魏公子的剑卫,就有机会进入其中,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况且这魏公子是个领悟剑意的人,他的将来,必定有光明远大之前途,踏入通天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跟着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人,就算只是一个仆从,都能沾到不少光。

    “想不到他的来头那么大,我想这个时候,此人应该会知难而退吧?”

    “说不定他的心中正在后悔,没有答应做剑卫的事情。”

    人们的目光看向了宁江。

    这个魏公子的身份简直能压死人,相信这时候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不会去得罪魏公子。

    就算是其他超级宗门的弟子,也不一定敢。

    一直以来,天剑宗在七大超级宗门之中,就是属于强势的一宗,实力至少在前三,就算是月神宫,都要稍逊一筹。

    “刚才你不知道魏公子的身份,冲撞魏公子,还情有可原,现在既已知晓,还不快把剑意真髓给魏公子献上?若你识趣,以魏公子之大度,说不定不但不迁怒你,反而会再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做剑卫。”

    蓑衣老者高声道。

    旁边,魏公子暗暗点头,这蓑衣老者倒是个精明人,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既能体现他的威严,而且他的确还存着收下宁江的想法。

    若是能够得到宁江这样的剑卫,到时候在属下这一点上,也可以和凌天虚较量较量。

    凌天虚身为剑王体,手下不知道收拢了多少顶级高手,其中一些,远比三大名剑要强。

    “给他做剑卫?他给我做剑卫还差不多。”

    然而,宁江的一句话,瞬间就让气氛陷入了冰点。

    只见魏公子的神色变得相当寒冷。

    “大胆,口出狂言!”

    “庶子!”

    “你怎敢如此说话?”

    三大名剑神色一变,纷纷呵斥。

    魏公子是什么人?他不但出自天剑宗,而且是领悟了剑意的顶级奇才。

    宁江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说出这种话?

    “辱我者,死!”

    就在这时,魏公子吐出四字,杀气四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