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对决剑星河,剑意!
    ,精彩小说免费!

    “赢了。”

    一道道充满了惊骇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望着宁江,望着那个白衣白发的男子。

    强如双生剑子,施展了点星七杀剑的第七杀,以这最强的招式迎战宁江,却仍旧败在了宁江的剑下。

    直至此刻,还有谁敢怀疑宁江的实力?

    “掩月宗真是好运,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妖孽。”

    一些人酸溜溜的说道,羡慕起了掩月宗,谁能想到,一个原本已经式微的宗门,竟然会有一条潜龙?

    “大长老,这是老天在照顾我们掩月宗啊。”几位长老都神情激动的看着宁江。

    孟南风摇摇头,道:“不是老天在照顾我们,是宁江!”

    “对对对,是宁江,是九长老。”几人连连点头,满是欣慰。

    “今年的青州大会,不虚此行啊。”

    葛长明呵呵一笑,刚才的战斗,他同样感到了精彩。

    他站起身来,朗声道:“此战,宁江胜。”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全场顿时爆发出震天的喧哗。

    “下一场,就是宁江对决剑星河吧!”

    “以宁江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有资格和剑星河一较高下。”

    “今年青州年轻一辈第一人的位置,不好判断了啊。”

    人们议论纷纷,一开始他们的心中,自然对于剑星河的胜算更高。

    可是随着宁江击败双生剑子的第七杀,如此实力,还有谁敢小觑他?

    “哼,能赢过双生剑子,也许只是好运,对上剑星河,他一定会输。”火云宗的人满是不爽。

    周围一些人听到之后,不由得冷笑。

    宇文炽只拿了一个第六的名次,你们火云宗有资格说这种话?

    “九长老,对上剑星河,你有把握吗?”

    观赏台之中,掩月宗的众人问道。

    “我会赢。”

    宁江只有三个字,如果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那么这一战也不需要打了,未战先怯,这是大忌。

    同样的问话,还在星剑宗那边响起。

    “他会倒在我的剑下,东域的另外几州,才是我的目标,青州,绝对没人可以拦得住我的脚步!”剑星河目光开阖,精光犀利。

    一个时辰后。

    天色已经暗了,天上星辰闪亮。

    空间陷入了寂静,所有人都看着擂台上遥遥对立的两道身影。

    一人满头金发,气息如渊如狱,强大骇人,一人满头白发,气息平静如水,深不可测。

    “在青州,我已没有敌手,不过你的出现,多少能让我尽兴一点。”

    剑星河声音平缓,透着一种霸气,一击一种对手难求的寂寞。

    有的时候,没有对手,也是一种孤独,所以他才会把目光放到青州外面的世界。

    “没有敌手?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我。”

    宁江的声音似清泉流水,但同样彰显着一种绝世剑客的骄傲。

    “如此,就让我看看你有何资格说这种话。”

    剑星河目光一抬,虚空中仿佛打过一道闪电。

    呼啦。

    剑光游.走,他脚尖在地面一点,迅速贴近宁江,剑在他的手中似乎活了过来,舞动如龙,展腾不息。

    一上来,就是贴身短打,直接比拼剑法。

    这个时候,就看谁对于剑法的领悟更深。

    铛铛铛铛——

    冰魄剑和星河剑撞击在一起,火星四溅,响声震耳。

    “星河师兄的剑法,即便是我兄弟二人都不是对手,百招之内,他一定会败!”

    双生剑子脸色苍白的说道,刚才的伤势还没有痊愈。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

    他们双胞胎两个人,两柄剑在手,和剑星河比拼剑法照样落在下风,可见剑星河的剑法是有何等精妙。

    “剑星河不愧是剑道天才,太狠了,一剑连着一剑,如果让我上去,十剑我都接不下来。”

    “他对于剑法的领悟,已经不比元神四劫境强者差了吧?”

    人们发出吃惊声音,只见剑星河一剑在手,或刺,或劈,或撩、或挂、或点、或崩、或截……

    每一剑都行云流水,像是密集的狂风暴雨,得势不饶人,不给人任何的喘息机会。

    面对着这种狂暴密集的剑法,气息只要有一个停顿,立刻就会被抓住破绽,一记绝杀。

    “这个宁江的剑法也好强。”

    人们又看向宁江,只见无论剑星河的攻击多么凌厉,全部都被宁江接下。

    宁江的剑法,没有剑星河进攻时的那种凌厉,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剑法非常高效,不需要多么华丽,不需要多么杀气凛然,只需简简单单,我就是能够接住你的剑。

    可以说,宁江的剑法,抛弃了任何不需要的东西,只剩下了最纯粹的精髓。

    这是返璞归真的剑法。

    一招一式,都是最实用的。

    “剑法的比拼,剑星河要输了。”

    “这是何解?现在进攻的还是剑星河吧?”

    “久攻不下,必败无疑,这个宁江太可怕,无论怎样攻击,连让他退后一步都做不到。”

    几位元神四阶境的强者交流。

    的确,目前进攻的人是剑星河,招招凌厉,夺人性命,可是居然没有逼退宁江哪怕半步。

    “剑星河,你的剑法还差了点火候。”

    宁江手握一抖,似剑花朵朵,冰魄剑在星河剑上轻轻一碰,以一股柔劲,四两拨千斤,一剑荡开对方的剑。

    然后他的冰魄剑往前一刺,直指对方的咽喉,胸口,眼睛等多处要害。

    这一剑,除了退后之外,无可破解。

    剑星河脚掌在地面一踩,衣袖飘飘,后退十丈。

    “剑法的比拼,剑星河居然输了!”

    看到这一幕,无数的人感到震撼。

    剑星河是什么人?他出自星剑宗,这可是剑道大宗门,从小开始,他就磨练剑法,不停参悟完善,况且还有地武境的老宗主指点他。

    可是,剑法的对拼,他却败给了宁江!

    “很久没有和人比过剑法,倒是生疏了许多,不过,我最强的,是剑招!”

    剑星河不愧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并未受到打击,目中战意无穷。

    “宁江,接我一剑,星河乱。”

    灵气奔涌,剑星河手中的剑上爆发出强烈灿烂的星光,一剑扫出,大片星光迸发,偌大的擂台,一瞬间被浓浓的星光笼罩。

    这是一道弯月般的剑光,呈现弧形,****而去,剑芒上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切向宁江。

    这一剑的威力,已经不比双生剑子的第六杀弱。

    “春生。”

    宁江剑法一动,青光升腾,似乎来到生机勃勃的春季,万物复苏,小草破土而出,生机勃勃。

    “我看你能接下几剑。”

    剑星河一步跨出,唰一声!

    如同闪烁的星辰,骤然一暗。再次出现时,已到了宁江身前,星河剑带着最纯粹的杀气,刺杀过来。

    依旧是星河乱这一招,此招蕴含了斩和刺两种招式。

    之前是斩,如今是刺。

    这一剑,快的不可思议,把剑法的威力,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但宁江不慌不忙,就一招简单的春生,如同海底礁石一般,任你攻击汹涌,我都岿然不动。

    “杀!”

    剑星河深吸一口气,全力爆发,手中星河剑,瞬间刺出了数十上百剑。

    铛铛铛!

    金铁交击的声音震荡四方,剑星河的每一剑都能杀死年轻巨头,可就是奈何不了宁江。

    “哼,星河裂!”

    陡然之间,剑星河剑法一变,由上而下,一剑劈下。

    似乎星河裂开,威力又拔高了一层。

    这一剑之威,在宁江感受起来,足以和双生剑子的第七杀媲美。

    “夏荣。”

    剑法一变,从草长莺飞的春季来到炎热的酷暑,一朵朵青莲凝聚,向上崩杀而去。

    “嘭——”

    两大杀招相互抵消。

    “星河碎!”

    连续两招无功而返,并没有令剑星河知难而退,刹那间,一道星光从其剑上冲天而起,似乎要斩碎一切。

    当这一剑落下的时候,宁江感到身体被一种强大力量给压住,似乎要被撕裂扯碎。

    “呼。”

    他深吸一口气,剑星河的确比双生剑子更加强大,这一招星河碎的威力,足以横扫青州年轻一辈。

    “四季剑法,第三式,秋枯。”

    宁江声音缓缓,随着他的剑法变化,所有的青莲崩溃,瓦解,变成了一片片枯黄的叶子。

    秋季,一切开始枯萎,世界归于沉寂。

    所有的叶子汇合在一起,化作一道枯黄色的剑光,这剑光所到之处,似乎剥夺一切生机。

    “轰隆!”

    当两道剑光轰击在一起之后,擂台摇动,形成了恐怖的剑气风暴。

    这种剑气风暴,即便是年轻巨头踏入了,都会有生命危险。

    “这就是踏入第九里的实力吗?真是恐怖。”

    “元神四劫境之下,还有谁能和他们争锋?”

    四周许许多多的武者倒吸一口冷气,只见以擂台为中心,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千疮百孔,那是一缕缕的剑气飞射出来。

    “哈哈哈哈,痛快,宁江,你有资格让我拿出全力!”

    一道放声长笑响起,让所有人震惊,刚才还不是剑星河的全力?

    这时,人们感受到从剑星河的身上,逐渐的散发出一股股气息。

    “锵锵锵锵!”

    当这股气息散发出来之后,四周许多剑修的宝剑,竟然不受控制的震荡起来,似乎要向剑星河朝拜。

    “这是剑意!”

    刹那间,无数剑修豁然动容。

    “能逼出我的剑意,你就算败,也足以自傲了。”剑星河胜券在握的说道。

    ps:还有一章,我继续写,大家早点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