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代价惨重,月怜溪的执念
    ,精彩小说免费!

    “结束了?”

    看着平静下来的魔窟,白猿和青毛独角狮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就在几个眨眼前,血灵战将展现滔天凶威,以接近通天境的实力,把宁江都给逼在了下风。

    可是谁想到千钧一发的时刻,宁江突然全身冒光,化作一道白虹,然后瞬间一切都被湮灭。

    “刚才那是什么招式?光是看一眼,我的灵魂都感到了剧痛。”

    两头妖兽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惊悸,那种招式太恐怖了,有一种让他们面对浩瀚天威的感觉。

    “那么强大的招式,他不会有事吧?”

    两大妖兽连忙飞奔过去,等到了战斗中心之后,心中更是惊骇欲绝。

    地面被打出了一个超级大坑,如同一个大碗,而且表面呈现出一种结晶。

    “快看,他在那里!”

    两大妖兽一眼就看到了中心处的宁江,只是,令他们吃惊的是,宁江全身都被一种白色的晶块包裹,沉睡在其内。

    “好严重的伤势!”

    当他们走近一看后,顿时大吃一惊,只见白色晶体之中,宁江的身体上满是裂纹,一道道血线遍布全身,如同一件精致的瓷器般,将要裂开。

    而那个血魔王,也在晶体之内,被无数的符文包裹住,压缩成了人头大小。

    “我大概明白了,这是一种保命的手段,恐怕他施展完那一杀招之后,身体受到了严重的反噬,所以立刻就施展此法,将自己封印了起来,否则他直接就要解体而死。”

    白猿猜测道,看得出来,宁江的情况很严重。

    如果没有这白色的晶体包裹住宁江,现在的宁江必然已经四分五裂,一命呜呼。

    “不惜拼上自己的生命,都要杀死血魔王吗?”

    两大妖兽的眼中露出尊敬,之前那种情况,宁江明明可以选择离开,可是他没有那么做,而是选了一条最危险的道路。

    他坚持留了下来,为了杀掉血魔王,施展恐怖杀招,导致身体都要解体。

    毫无疑问,当时的情况势必非常紧急,因为宁江解决掉血魔王之后,连和他们说一句话都顾不上,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这副样子,我们该怎么办才能救他?”

    两大妖兽都不知所措,宁江的伤势实在太重,如果没有办法帮他恢复的话,那么他只能一辈子封印在晶体之内。

    现在的他们,实在不敢打开这块晶体,一打开,估计宁江直接会死。

    “他解决了血魔王,为我们报了仇,于情于理,我们都欠他一份恩,他的伤势,我们一定要想办法为他解决。”

    两大妖兽做出决定,他们当年跟过老道人,性情通人,也懂得重情重义,知恩图报。

    “我们先把他从这里带出去,否则之后来人的话,会非常麻烦。”

    魔窟出现一位魔族,势必要引来青州的强者,比如星剑宗那位地武境,这里很快会成为风暴中心。

    “对了,那杆幡要带走吗?”白猿看了眼旁边的幡一眼。

    “此物很不凡,如果不是此物,血魔王早就已经败了,不过此物最后一招,也把所有力量耗尽,算了,还是带上吧。”

    “走。”

    他们带起白色晶体,以及耗尽了力量的血魂幡,从此地离开。

    “去我那里。”

    出了魔窟之后,倒是没有见到其他人,之前地武境的战斗一爆发,人们都唯恐避之不及,又哪里敢在此地久留。

    “九长老怎么还不出来?”

    死亡山脉之外,唐林和紫云菲三人等了许久,却依旧不见宁江的身影。

    “再等半天吧。”

    三人焦急的等在那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天黑了之后,紫云菲忍不住道:“九长老还不出来,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打算进去找找看。”

    “我们一起吧,三人联手的把握也大一些。”

    三个人都没有抛下宁江的想法,做好打算,重新闯入了死亡山脉。

    而当他们小心翼翼的进入魔窟之内,找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后,顿时愣住。

    “怎么不见九长老的踪影?”

    “再找找看。”

    三个人都像是疯了一样,几乎要把整个魔窟都给掀翻。

    “这里有一截衣袖,好像是……九长老的衣服!”

    在一层泥土下面,紫云菲翻出了一片染血的衣袖,刹那间,三人的脸色一下白了,心中有不妙的预感。

    宁江死了吗?

    “不要惊慌,也许九长老只是受了伤,说不定他在魔窟外面,不管如何,我们先回去通知宗门,让宗门加派人手,来寻找九长老。”唐林不愧是大师兄,迅速的镇定下来。

    “对,九长老一定不会有事的。”

    三个人这样安慰着自己,从魔窟离开。

    只是,他们的心情都无比沉重。

    所有人都离开了,唯有宁江留在那里,面对地武境的血魔王,宁江又能做出什么?

    ……

    就在短短一天之内,魔族出世的消息,如同一场巨大风暴,轰动了整个青州。

    当天,众多的强者云集而去,各大宗门的宗主纷纷出动,尤其是其中一位佩剑老者,威严森重,杀气冲天,杀入魔窟。

    嗤拉!

    有人亲眼见到魔窟之内,腾起一道冲天剑光,将整个魔窟都给一剑切开。

    “啧啧,这次星剑宗老宗主是真的发怒了。”

    “呵呵,听说那魔族完全不给他面子,直接将他的一道元神给灭杀,对他而言,这是奇耻大辱,他自然是怒火冲天。”

    “不过这魔族究竟去了哪里?听人说,是一个叫梦道一的,迎战了这个魔族,现在他们两个怎么全部见不到?”

    无数的武者议论纷纷,这次来到死亡山脉的,全是青州的大人物,都在元神四劫境以上。

    如果说之前,梦道一这个名字,因为火云宗天劫的事情,在青州算是小有名声。

    那么此刻,则是彻底的惊动了青州。

    “无论如何,我们都欠梦道一一个人情。”

    一些小宗门的宗主说道,当时所有的年轻一辈全部都被魔族的领域之力控制住,如果不是梦道一出现,那么他们宗门的弟子都要死绝。

    “梦道一是我青州的英雄。”

    “如果有机会,本座倒是想要亲自感谢一下他。”飘雪殿的殿主是位美妇,身材婀娜,成熟妩媚,对梦道一有些好奇。

    “哼。”对此,火云宗则是大为不满。

    当初梦道一杀上他们宗门,令他们死伤惨重,这笔仇又怎么能忘记?

    但是现在,梦道一的所作所为,俨然成为了青州的英雄,在如此形式之下,他们倒也不敢冒着大不讳去指责梦道一。

    “不知道掩月宗这次出动那么多人,是在找什么?”

    “听说他们有一个九长老失踪,生死不明,所以现在都在找他。”

    “掩月宗真是堕.落了,连个元神四劫境都拿不出手,唯一的元神四劫境,还因为冲击境界,导致元神受损。”

    众多的武者谈论着,纷纷离开了死亡山脉。

    这一日,梦道一之名,轰动青州。

    而掩月宗的堕.落,也被许多人看在眼中,令不少宗门生出心思。

    “青州大会将至,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掩月宗五大宗门的位置,是该让出来坐坐了。”

    ……

    “已经七天了,还是找不到九长老。”

    死亡山脉之内,众多的掩月宗弟子面露疲惫,连续七天,他们都没有放弃寻找宁江。

    但是宁江就像是失踪了一样,彻底不见踪影。

    “大长老,又有三位弟子受伤了。”

    三道身影被人抬着,伤势严重。

    死亡山脉之内,危险重重,这段时间为了寻找宁江,每天都有弟子受伤,有几个差点一命呜呼。

    “我们已经搜寻了数百里的范围,继续搜寻的话,危险太大,只怕会有弟子陨落。”众多长老叹息。

    死亡山脉之内,还有一些危险的地方,连他们也不敢踏入。

    “大长老,这几天火云宗和青华宗又来我们宗门找麻烦。”有弟子来报。

    “该死,这群混蛋,居然趁我们不在的时候,乘火打劫。”

    大长老孟南风等人都震怒,现在他们在搜寻宁江,掩月宗没人坐镇,实力空虚。

    “大长老,你们回去吧。”

    最终,月怜溪和长老堂商议过后,驱散了所有人,掩月宗需要他们坐镇。

    但是,月怜溪却没有离开,她单独一人留了下来,不肯离去。

    “宁江,你究竟在哪里?”

    等所有人走后,月怜溪七天来一直坚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憔悴感,七天时间,她都没有合过一次眼睛。

    一种心力憔悴的疲惫出现在她身上。

    “都怪我不好,把你带进了青州,让你卷入了这样的灾祸之中……”

    月怜溪心中刺痛,感到自责。

    接下来十几天,她不停歇的在死亡山脉寻找着宁江。

    日复一日,她的神色一天比一天苍白,单薄的身子显得柔弱无助,天空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她都没有放弃。

    “咳咳……”

    第二十天的时候,月怜溪躺在一颗树上,轻咳着吐血,这是不久之前,她在一处地方遇险所受的伤势。

    而这种遇险,在这二十天之中,多达十数次,有几次更是危急到了她的性命。

    “宁江,我一定会找到你。”

    拖着虚弱受伤的身体,月怜溪再度启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