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血魔
    ,精彩小说免费!

    刹那间,宁江全身的皮肤出自本能的紧绷起来。

    “立刻走!”

    他大袖一挥,几道雷霆如同鞭子一般,拉住唐林、紫云菲三人,唰的一下迅速远离此地,眨眼就飞出了千丈。

    “咦?他怎么走了?难道刚才他都是在虚张声势,那样的一拳已经打不出来了?”宇文炽诧异。

    轰隆!

    但就在宁江刚刚离开不久,整片空间猛然一震。

    然后,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浩瀚无匹的力量降临在此地,一下子,人们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举步维艰。

    “这是……”几大年轻巨头目光睁大,露出不敢置信之色:“领域之力!”

    ……

    “九长老,怎么了?”

    冲出地底世界之后,唐林三人全都疑惑不解的看着宁江,不明白宁江为何如此大惊失色。

    “可惜,如果刚才杀了宇文炽就好了。”

    他们还有些惋惜,觉得错过了机会。

    “再不走,你们都要死在里面。”宁江声音凝重道。

    “什么意思?”

    几人一愣,下一刻,他们就感受到从地底世界的大洞之中,传出一股浩瀚力量,波及四方。

    这股力量太庞大了,哪怕他们已经远离了地底世界,可依旧感受到了一种巨大压力,呼吸几乎要窒住,身体都控制不住的颤抖。

    “这是领域之力,是地武境!”唐林三人心头巨震,脸色苍白。

    地武境强者,目前青州已知的也只有星剑宗的老宗主。

    “你们立刻离开这是非之地,我还要下去一趟。”

    “什么,九长老,这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快走吧。”三人连忙说道。

    跟地武境比起来,他们这些灵境弱的就像蚂蚁一样,即便是元神四劫境,在地武境面前也死路一条。

    宁江虽然强,可若是下去,谁能保证他就能活着。

    “好了,不用多说,我意已决,你们留在这里,也只会拖累我,让我难以展开手脚。”宁江强硬道。

    “这……”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三人还是决定听从宁江的话:“九长老,我们就在死亡山脉外面等你吧。”

    宁江是一位长老,长老的话他们还是要听,况且宁江说的不错,他们的实力,只会给宁江拖后腿。

    宁江这个人神神秘秘,他既然敢下去,应该是有什么应对之法。

    “可以。”宁江点头。

    等三人走后不久,白猿和青毛独角狮才姗姗来迟,他们的速度远不如宁江,所以来得晚了一步。

    “糟了糟了,看来这魔窟果然是出了大问题,莫非是那位魔王死而不僵,将要复生了吗?”

    白猿声音颤抖,眼神中满是惊恐,从地底世界内传出的那股气息,浩瀚如汪洋一般,恐怖无比。

    “你们怕的话,还是留在上面吧。”宁江道。

    “不,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一死。”青毛独角狮低吼道。

    “既然如此,我们下去吧。”

    “等等,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这是老道人留下的,说不定有用。”白猿拿出一卷画,交给了宁江。

    “哦?”

    宁江打开看了一眼,眼中顿时发出刺目光芒:“这样一来,我就有把握了啊!”

    ……

    “地武境,这里怎么会有地武境?”

    地底世界,所有的武者眼睛睁大,即便是几大年轻巨头也都目露惊恐。

    “一定要离开这里。”

    几大年轻巨头全部竭尽全力,但是他们费尽力气,身体也只能缓步的移动,慢的跟乌龟一样。

    在地武境强者的领域面前,他们的力量实在太弱小了。

    “难道今天要死在这里吗?”

    一种绝望的情绪在众人的心中滋生,这里哪有什么大机缘,分明就是一处要命的绝地。

    “不用挣扎了,这不过是白费力气,今天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黑暗的空间中,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是个青年男子,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之前那位少女眼睛一下睁大了:“师兄。”

    她很幸运,在血铃花引发的混乱中,并未死去,此时恢复了理智,震惊的看着那个青年男子。

    那是她的师兄,但是变化太大了,一双眼睛完全化作了血色,泛着红色的光芒,全身的皮肤也变得通红,鲜红如血。

    她明白,这已经不是她的师兄,站在那里的,只是一具被夺舍的身体。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身为地武境强者,对我们这些小辈出手,不觉得有辱身份吗?还请阁下看在我星剑宗地武境强者的面上,放过我们。”

    双生剑子长啸起来,搬出了背后的地武境强者。

    “放过你们?我说了,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冷漠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不带任何感情,他通红的双目之中只有最为纯粹的嗜血,再无其他任何情绪。

    “想杀我们,没那么容易。”

    双生剑子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其中哥哥拿出一颗金色珠子,将其一把捏碎。

    咔嚓。

    空间中光芒大盛,随之,一道身影缓缓的出现,伴随而来的,是一股颇为强大的威势。

    这是一个老者,身穿金缕玉衣,腰配长剑,气息强大。

    “是星剑宗的地武境强者。”

    “我们有救了。”

    “不错,就算只是一道虚影,不是本体在这里,但同样是地武境强者,此人应该会给面子。”

    其他人全都像是看着救命稻草一样的看着老者。

    刚才双生剑子捏碎的东西叫做元神珠,是地武境强者把自己的一缕元神寄存在其内,遇到危险,就可以召唤元神,抵挡灾难。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因何要为难我星剑宗弟子?”老者眉头皱起。

    “哼。”

    青年冷哼一声,根本不在乎这道元神,凌空一抓。

    一股巨大的压力顿时朝着老者的元神挤压过去,老者的元神扭曲起来,只觉得身体周围像是有无形的磨盘,要将他碾碎。

    他只是一道元神之力,而对方是真身,如何能敌?

    “你若杀我星剑宗弟子,老夫一定会让你偿命。”老者发出长啸。

    “小小地武境,在本王面前,不过是蝼蚁一般,别说是一缕小小元神,就算你真身在这里,我也能斩杀。既然你敢威胁我,对我出言不逊,那么等我杀了这里的人之后,就上你星剑宗,灭你满门。”

    青年一开口,就让所有人惊恐无比。

    他居然还要杀上星剑宗,灭其满门,这是何等的狂妄?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是什么东西?也好,就让你们这些卑贱的人族死个明白,本王来自魔域,是魔族!”

    “什么?”

    在听到魔族这两个字的时候,所有武者眼瞳狠狠一缩。

    魔族,这是一个不停的想要入侵大千世界的种族,掀起过一场又一场的杀戮。

    虽然对于这里的大多数武者来说,那些事情离他们非常遥远,但是记载在史书之上,有关魔族的所有记载,全部都是血淋淋的历史。

    那些惨痛的时代,不知死亡了多少的强者。

    “死!”

    青年的手掌狠狠握下,老者的元神顿时粉碎,消失一空。

    “完了,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在场的武者都感到绝望,几大年轻巨头也都神色苍白,他们还有大好前途,难道要死在这里吗?

    “卑贱的人族,能成为本王的血食,化作本王力量的一部分,这是你们的荣幸,本王决定了,杀了你们之后,再把你们炼成血魂幡。”

    青年咧嘴一笑,令所有人彻骨发寒。

    这是要让他们的魂魄都拘禁,永世不得超生吗?

    “一起去死吧。”

    青年不再犹豫,手掌伸出,缓缓握下,领域之力顿时开始收缩,所有人都感到身体咯嘣作响,将要粉碎。

    就在人们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血魔,在魔域之中,你不过是下等魔族,也敢说我们人族低贱?”

    “嗯?是谁?”

    青年的眼睛一下抬起,看了过去。

    只见虚空之中,一道带着黑白面具的身影走了过来,他黑发如墨,一直长到了脚后跟。

    “梦道一!”

    宇文炽一下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这就是杀上他们火云宗,还得他们火云宗元气大伤的罪魁祸首。

    “你是什么人?居然能看出本王身份。”青年诧异道。

    “隔着很远就闻到了你身上那股令人作呕的血臭味,猜出你身份又有何难。”面具之下,宁江淡淡说道。

    作为十万年前的传奇至尊,见多识广,当然能够看出对方的来历。

    血魔,顾名思义,这是一种以血为食的魔族,靠吞噬血液来壮大自身。

    不过这种魔族,在魔域之中只能算是下等魔族,因为靠吸收血液提升的力量,非常杂乱,并不精纯,并且这种魔族暴戾嗜杀,经常会失去理智。

    而在整个魔域,魔族众多,高级的像天魔族,魔龙族,巨魔族等等,比起血魔族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历代以来,魔族发动大战,血魔都只是些冲锋陷阵的小兵,受到那些高等魔族的支配。

    所以宁江嘲讽他是下等魔族,一点也不错。

    但是这个血魔显然不会这么想,他眼中杀意爆涌:“敢侮辱本王,本王不敢要抽干你的血,还要把你的魂魄炼入血魂幡之中,日夜折磨,让你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