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血铃花,杀戮
    ,精彩小说免费!

    “青毛,你还怪我吗?”白猿看向青毛独角狮。

    只见青毛独角狮龇了龇牙,最后摇头道:“事情都过去了,其实那件事情也不能怪你,你只是被魔窟迷惑。”

    “青毛,你原谅我了?”白猿满是惊喜。

    “是。”青毛独角狮点点头。

    “刚才多谢小爷。”

    白猿无比欣喜,连忙朝着宁江抱拳一拜:“这是老道人交给我的人族礼仪,说道谢的时候就要这么做。”

    他很感激宁江,这次能和青毛独角狮化解恩怨,释怀过去,很大的原因是刚才宁江做的一切。

    “好了,我要去魔窟一趟,你们两个随意。”

    “我们也要去!当年我们兄弟死在魔窟内,我们不敢下去为他报仇,这一直是我们的心病。”

    白猿和独角狮表态,他们虽然是妖兽,但也重情重义,跟人没有区别。

    魔窟,这一直是他们的心病,这一次他们打算直面心病,不再逃避。

    “那走吧。”

    一人两兽出发,朝着魔窟赶去。

    ……

    与此同时,众多的武者从洞口跳下,一个个撑起护体灵气,手中提着武器,严阵以待。

    一百丈,两百丈……

    “这么深?”

    众人不敢大意,几位年轻巨头全部都催动功法,各施手段,或是火焰缠身,或是剑气纵横,或是冰雪飘舞,或是战象嘶吼。

    越往下,空气越发冰冷起来。

    一直下落了将近千丈之后,终于,他们的脚掌触摸到了地面。

    下面居然是一片地下世界,美丽而祥和。

    到处都是绿色的植被,有柔和的风轻轻吹动。

    “叮当叮当……”

    铃声在耳边回荡,他们终于看到了发出铃铛声音的东西。

    这是一片花田,种满了紫色的花朵,那些花朵形似铃铛,轻轻摇动,发出阵阵铃声。

    “血铃花?”有见多识广的武者道出了此物的来历。

    “什么是血铃花?”

    “我也是偶然一次从古籍上看到的,这是一种上古奇花,但是据说这种血铃花早就已经绝灭,而且血铃花应该是血色的才对,听说这种花的培养,需要用到血液。”

    “用血液培养的花?这也太邪乎了吧?”有武者打了一哆嗦。

    “我们快走,这个地方一定有什么宝物。”

    众多的武者已经按耐不住,纷纷四散开来,到处寻找。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几大年轻巨头没有动,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之前进入这里的人,他们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一点痕迹,而且这里怎会如此安静?”宇文炽皱眉。

    “这里有发现。”

    突然,一声惊呼,人们围了过去。

    那是一片衣角,只有巴掌大。

    “上面有字。”

    所有人把目光汇聚过去,只见衣角上写了三个字血色的字:不要信!

    这三个字写得很急.促,很焦急,“信”字还缺少了最后两笔,明显是来不及写完。

    “血还是新鲜的。”

    有人惊呼,衣角上的血液是新鲜的,依旧鲜红,明显是不久前写下。

    “师兄。”这时,一声悲鸣响起。

    是之前一直提醒众人不要下去的少女,她冲了过来,拿起那片衣角,神色上满是悲痛。

    这是她师兄的衣服,不久前还穿在身上,但是现在,只剩下一片染血的衣角。

    她心中悲痛无比,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师兄多半遇难了,活着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难道他是在提醒我们?告诉我们不要信?”

    “但是不要信什么?”

    武者们面面相觑,感到了一种不自然,心里发毛,这里实在太诡异了。

    “不对,这里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我们中了幻觉!”李狂霸身材不高,但是声音洪亮,传遍全场。

    “幻觉?的确很有可能!”

    “哼,既然是幻觉,我就破了它!”

    李狂霸一步踏出,猛吸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片刻后,一声长啸,低沉如闷雷的声音席卷开来。

    “吼!”

    巨象嘶吼的声音令人震耳欲聋,笼罩全场。

    “咦?没有用。”

    吼声停止后,他们看向四周,依然是那样,风景如画,美丽祥和。

    这个时候,连几大年轻巨头的背后都感到深深寒意,那片染血的衣角,让他们确信这里不简单,不可能如此平静。

    否则的话,之前进入这里的人,又都去了哪里?

    “我们也试试。”

    其他武者也都施展手段,想要破除眼前的景象。

    “完全没用,应该不是幻觉吧?”有人动摇了。

    “既然特地留下了血字,那么一定是有猫腻,只是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什么,你师兄又是怎么知道的?”

    柳冰雪声音悦耳,这里的人,修为强过少女师兄的不在少数,可是他们什么都发现不了,少女师兄是怎么发现的?

    突然,她想到什么:“等等,那片衣角是在哪里找到的?”

    “在花田里,怎么了?”

    “攻击花田试试!”柳冰雪说话间,素手一抬,几道冰锥爆射而出。

    “噗嗤噗嗤。”

    冰锤射在血铃花上,居然响起了肉.体穿透般的声音,并且第一时间,那些花朵溅起了血液,腥臭之极。

    随着花朵受到攻击,顿时之间,他们周围的景象变化了起来。

    几个呼吸后,眼前的一切彻底变了。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不少武者惊惧交加,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原先那种祥和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暗的空间,地面寸草不生,死气沉沉。

    唯一还在的地方,就是血铃花的花田,但是这些花也变了,从紫色化作了鲜红色,妖异无比。

    “快看,是那些死去的人。”

    幻象一被破除,人们也看到了倒在花田之内的尸体,全部变成了干尸,身上没有一点水分。

    “血铃花真是用血液培养不成?”

    人们头皮发麻,无论是地上的干尸,还是被攻击后会流出血液,这些无一不说明着血铃花的诡异。

    “各位不要忘了,血铃花很久以前就绝迹了,那么这里的血铃花,又是谁培养出来?”

    说话的人是双生剑子中的哥哥,他抛出了一个令所有人神色沉重的问题。

    已经绝迹的血铃花,为何出现在此?

    “是谁在这里布置了一切,可敢现身一见。”

    李狂霸望向四方,声音如同惊雷一般,滚滚传出。

    四周的光线很昏暗,看不清太远,也没有人回应李狂霸。

    “这些血铃花太邪乎了,全部破坏掉吧。”

    “好。”

    人们出手,开始攻击血铃花。

    “噗嗤噗嗤……”

    一朵朵血铃花被打碎,血液溅起,在空中化作粉末。

    “快住手,有点不对劲。”

    柳冰雪一声娇喝,察觉到了问题。

    但是,她的提醒为时已晚,只见被打碎后的血铃花,化作了一大片淡淡的血雾,弥漫着整片空间。

    武者们吸了几口之后,便感觉全身血液沸腾,一股股杀意冲向他们的脑海,侵蚀他们的理智。

    “杀杀杀杀!”

    十个呼吸不到的时候,大量的武者眼神通红,面目狰狞,他们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朵血铃花的图纹,看去妖异无比。

    “杀啊。”

    刹那间,人们厮杀了起来,打成一团。

    他们失去了理智,身体之内只剩下最原始的杀戮本能。

    “该死。”

    此时,还能勉强保持理智的人,也只剩下几大巨头,以及那些第一阶梯的强者。

    除此之外的其他人,无一幸免。

    “你们这些混蛋,还不给我住手。”

    宇文炽怒吼一声,他火云宗的人居然相互杀了起来,自相残杀。

    “没有用的,血铃花已经侵入了他们体内。”柳冰雪道。

    “该死,我火云宗已经陨落了一批高手,难道今天又要陨落?”

    宇文炽目中含怒,这时,他的目光一瞥,看到三道人影,眸中顿时闪过杀意。

    嗤拉。

    他全身腾起火光,扑杀出去。

    “砰——”一声巨响,三道身影被震退。

    “宇文炽,你想做什么?”

    唐林三人惊怒无比的看着宇文炽。

    “还用问吗?你掩月宗和我火云宗水火不容,今天我就亲手葬送掉掩月宗的年轻一辈,让掩月宗彻底没落。”

    宇文炽说话间,大手一拍,火焰凝练成手掌,拍击而去,空气顿时如水般沸腾起来。

    “结阵。”

    唐林三人都知道自己和宇文炽的差距,第一时间,三人催动三才金锁阵,紧密联合,以此对抗宇文炽。

    “咦?这战阵有点门道,交出来,让你们死个痛快。”

    “休想。”

    嘭嘭嘭嘭嘭——

    很快,几十招交手过去。

    唐林三人的压力越来越大,三才金锁阵,也只能让他们暂时的和年轻巨头抗衡,但不可能一直坚持下去。

    “你们还能撑多久?”宇文炽冷冷一笑,再次一击打出。

    “噗。”

    三人齐齐吐血一口鲜血,战阵被破。

    “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你敢杀我们,九长老绝对不会放过你。”

    “就那个小子,他敢出现在我这里,我一把就捏死他。”宇文炽哈哈大笑。

    远处,黑暗的空间中,一道目光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尽情的杀吧,低贱的人族,都将成为我的血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