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两大宗门的问罪
    ,精彩小说免费!

    “清秋,我的孙女,无论是谁杀了你,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为你报仇!”

    冲天的怒吼响彻而起。

    只见一个灰衣老者手中抱着蔡清秋的尸体,神色悲愤无比,在其身上,一股杀意铺天盖地的蔓延而出。

    “大长老息怒,我等一定尽力找到凶手。”火云宗其他跟来的弟子都心惊胆战。

    他们这个大长老性格一向乖戾,喜怒无常,而他最疼的就是蔡清秋,可如今蔡清秋却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恨,我火云宗发誓,上天入地,也要找出此人!”

    其他的长老也个个怒气冲天,死在这里的都是精锐。

    这一次火云宗的损失可谓惨重之极,第一阶梯的高手就死了五个,让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都在滴血。

    年轻一辈的弟子,是宗门保持长盛不衰的根本,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一个宗门再强大,也要走向衰弱。

    “咦?怎么没有找到上官阳?”

    与此同时,星剑宗的人在寻找上官阳。

    “长老,有发现了,上官师兄在这里。”

    一声惊呼把所有人吸引了过去。

    “孩子,你还活着。”

    一个老者冲了过去,这是星剑宗的三长老上官宇,也是上官阳的爷爷,一位元神境强者。

    星剑宗身为上品宗门,其内元神四劫境的强者多达十人以上,远胜任何一家中品宗门。

    “杀人者,梦道一!”

    只见上官阳呆呆的站在那里,说完这句话,他目光一黯,再无气息。

    与此同时,一枚符文在他脑海浮现。

    “不!”

    上官宇冲了过去。

    “好狂妄的手段,杀了人之后,居然还特地留下名字。”

    其他星剑宗的人面面相觑,刚才上官阳所说的话,是杀人者特地留下。

    杀人者摆明了就是告诉他们,人是我梦道一杀的。

    此人是谁?好生狂妄,这是要挑衅星剑宗吗?

    “梦道一,是谁?你敢杀我孙儿,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上官宇咬牙切齿。

    “三长老,这种手段,我怎么觉得像是元神四劫境的强者?”有人皱眉道。

    在人的脑海之中留下符文,以此传达信息,很像是元神之力。

    “不会是元神四劫境,这里所有被杀的人,都是被武器所伤,若是元神四劫境,只需利用元神之力就能杀人。”上官宇摇头。

    他们这种元神境强者,只要用元神之力攻击,就能把人的魂魄击散。

    可是这里留下的战斗痕迹,包括所有尸体身上的伤口,分明都是剑伤。

    “这是一位剑修所谓,修为应该在灵境。”

    勘察过后,他们做出判断。

    “梦道一,剑修,灵境,光有这些特点还不够,青州太大,要找出这样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整个青州巨大之极,人口无数,要找出梦道一,难如登天。

    况且梦道一如果躲起来,他们就更没有一点办法。

    “上官长老,此事或许能从掩月宗找到一些线索,我宗门的弟子此行来这里,是为了和掩月宗争夺灵脉,但是现在却没看到掩月宗的人。”火云宗的人说道。

    “走!”

    没有任何犹豫,上官宇一声令下,出发前往掩月宗。

    ……

    掩月宗。

    “唉,想不到这次我们争夺灵脉居然失败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火云宗本身就要强过我们。”

    山脚下,几个守山弟子发出惋惜的声音。

    就在昨天,宁江等人回归了掩月宗,同时带回了灵脉争夺失败的消息。

    为此,掩月宗的无数弟子都感到了可惜。

    “咦,那些是什么人?”

    这时,一位守山弟子目光一抬,发现天空之上,一群人快速的朝着掩月宗飞来。

    “太放肆了,我去拦下他们。”

    看到这群人居然要直接飞进掩月宗,守山弟子面露不悦。

    “不要去找死!”旁边有人一把拉住了他,脸色苍白,震惊道,“为什么火云宗和星剑宗的人会来?”

    “嗯?”那位守山弟子一惊,这时才发现他们穿的衣服,的确是两大宗门的人。

    “嘶,那些人的衣服,都是长老吧,一位,三位,十位……”

    “完了,两大宗门气势汹汹,难道是来找我们麻烦,但星剑宗来又是为了什么?”

    很快,一群人大摇大摆的飞进了掩月宗之内。

    不一会儿功夫,两大宗门来人的消息,便是惊动了整个宗门。

    迎客厅。

    大长老孟南风等人神情凝重,如临大敌。

    “贵客降临,有失远迎。”孟南风上前拱了拱手,向上官宇道,“上官长老,多年不见,你的风采更胜往昔,不知这次上官长老来我掩月宗,所为何事?”

    “哼,废话少说。”

    旁边,火云宗大长老蔡林冷哼一声:“孟南风,你掩月宗是不是和我火云宗争夺了一条灵脉?”

    孟南风的神色阴沉下来,怒道:“你火云宗究竟什么意思,赢了灵脉还不够,还要追到我们宗门来羞辱我们吗?”

    “火云宗欺人太甚!”

    其他的掩月宗长老这时候个个面露怒容。

    他们倒不是演的,而是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天宁江回来之后,就告诉他们争夺灵脉失败,其他的没有多说。

    旁边,宁江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他故意隐瞒了事实,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这些长老知道了此事,到时候两大宗门来质问的话,他们的表情只要有任何的不自然,立刻就会被发现。

    元神四劫境的强者,以其敏锐的元神之力,哪怕是一个眼神的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捕捉。

    “看来几位是真的不知情。”这时,上官宇道。

    “嗯?上官长老什么意思?”

    “我的孙儿上官阳,还有火云宗一批核心弟子,都在灵脉之地被人杀了。”

    说话的时候,上官宇仔细观察着众人神情,并且,一股元神之力从他眉心蔓延出来,弥漫着每一寸空间,只要这些长老有一点作假,立即就会被他识破。

    “什么!”

    孟南风等人豁然动容,眼瞳紧缩。

    看到这样的表情,上官宇心中轻叹,看来这些人的确是什么都不知情。

    “杀人者,是一位叫梦道一的人,如果掩月宗有他的消息,提供给我星剑宗,我星剑宗必有重谢,我们走吧。”

    上官宇摇摇头,带领星剑宗的众人离开了此地。

    “火云宗,这里不欢迎你们,请吧。”

    对待火云宗的人,孟南风就没有什么好态度了,声音冷漠。

    “哼,杀人凶手的事情先不谈,除此之外,我火云宗还有一笔账要和你们算。”

    蔡林鹰视狼顾,气势逼人:“一个月前,我火云宗有三位长老,陨落在外!”

    “这件事情,与我掩月宗何干?”

    “和你们有没有关系,你们很快就知道了,秋寒,出来吧。”

    随着蔡林的话音落下,在后面的人之中,走出来一个女子。

    “果然,当初没能杀了她,终究是个隐患。”宁江心道。

    这个女子正是背叛月怜溪的婢女秋寒,当时他在杀了火云宗三位长老之后,回到船上,秋寒早已不见踪影。

    “秋寒,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是。”秋寒看了眼宁江,指着他道,“一个月前,三位长老邀请此人加入火云宗,此人拒绝之后,与三位长老起了冲突,三位长老追他而去,然后便再也没有了音讯。”

    “掩月宗,听到了吗?我火云宗三位长老的失踪与他有关!”蔡林咄咄逼人的看着宁江。

    “可笑,九长老不过是先天境修为,难道还能杀了你们火云宗三位长老不成。”

    孟南风虽然知道真相,但不可能会承认。

    而且他们早就料到这一天可能会到来,所以一个月间,一直在做准备,当下神色表情都没有任何破绽。

    “哼,我火云宗现在怀疑他有这个嫌疑,需要他配合,来我火云宗,经受调查,如果清白的话,到时候我火云宗自会放人。”蔡林傲慢道。

    “休想。”众人大怒。

    “不把他交出来,我们今天就在掩月宗大开杀戒!”蔡林眼中杀意一闪。

    在他背后,其他的火云宗长老也个个面色不善。

    这次他们火云宗损失那么多弟子,所有人都在气头上,正想出出气,对于他们而言,掩月宗就是个撒气的好对象。

    “杀杀杀。”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一道苍老身影杀了进来,一进来就对火云宗众人出手。

    “宗主。”

    这身影披头散发,神志不清,正是月文赋。

    月文赋虽然元神受伤,但是还有一种最基本的本能存在,就是保护掩月宗,他察觉到了这里的敌人,所以出自本能的动手。

    “轰隆。”

    蔡林和月文赋对了掌,脸色微微一白,向后一退。

    他的修为只是元神四劫境的第一境,至于月文赋虽然冲击第四境失败,实力大跌,可也至少能够媲美第二境的强者。

    “够了,既然你们想要我,一个月后,我亲自去火云宗请罪,如何?”这时,宁江开口了。

    “一个月?好,你若是敢不来的话,到时候我火云宗就发动大战,灭了你掩月宗。”

    蔡林恶狠狠道,火云宗足有四位元神四劫境,确实有资格灭掉掩月宗。

    “我们走。”

    火云宗的人离去。

    等他们走后,孟南风眉头皱起:“九长老,一个月后你真要去?”

    “去,当然要去!而且到时候我给他们送一场大礼!”宁江冷冷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