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七杀剑阵,埋下后手
    ,精彩小说免费!

    交出灵脉,还要下跪磕头,这些事情让宁江动了杀心。

    武者要有胸襟,有的时候为了大局,可以忍辱负重,但一旦触及到底线,能杀则杀。

    “不错,杀了他们,我们宁死也不会受辱。”

    紫云菲几人也都表态,一旦下跪,他们的道心就会产生心魔,以后再也不能进步,这等于是毁掉他们的人生。

    与其如此,不如轰轰烈烈一战。

    “九长老,你下令吧,就算和他们鱼死网破,我们也在所不惜。”

    这些核心弟子都目光坚定,不可动摇。

    “你们是鱼不错,可惜,就凭你们,网破不了!”

    上官阳冷哼一声,与此同时,其他的火云宗弟子个个露出杀意。

    有上官阳带头,他们可以尽情的大开杀戒。

    “你们为我压阵,不要让任何一个人跑了。”宁江的身影缓缓腾空而起。

    “你刚才击败郭江,消耗巨大,还剩下多少的实力?现在束手就擒,还能给你条活路。”上官阳冷冷道。

    “七剑,出!”

    宁江取出藏剑葫,顿时,七柄剑射了出来,屹立在虚空之中,红橙黄绿青蓝紫,熠熠生辉。

    “咦?剑阵?”

    上官阳吃了一惊,眼中闪过一抹贪婪:“这是什么宝物,给我交出来!”

    他一下就看出宁江手中的那个葫芦不简单,可能有大来历。

    “死到临头,还敢惦记我的宝物?”

    眼神中闪过一抹嘲讽,宁江双手捏印,法决一引:“七杀剑阵!”

    嗡嗡嗡嗡——

    七柄剑震颤起来,光辉灿烂,并且一股惊人的杀意从上面迸发而出,凌厉无比,所有人的皮肤都像是被切割一般。

    “今天你们一个都逃不了,杀!”

    宁江神色肃然,刹那间,七柄剑以七个方向,在虚空中拉出长长的剑光,朝着火云宗的人群切割而去。

    “啊。”

    惨叫声音响起,血光飞溅。

    第一时间,就有第一阶梯的强者陨落,人头飞起,触目惊心。

    这才是藏剑葫真正的威力。

    过去时候,藏剑葫因为没有灵气吸收,难以爆发全盛的威力。

    但是宁江在闭关的一个月中,藏剑葫也在无时无刻的吸收掩月宗的灵气,积蓄了足够的力量。

    而七杀剑阵,又是他特地挑选出来的剑阵,这门剑阵杀伐可怕,来自于十万年前的一个剑道大宗门。

    那种剑道宗门,比起星剑宗强了百倍都不止。

    七杀剑阵一出,杀意冲天,每一柄剑的威力都能媲美一位第一阶梯强者。

    短短一个呼吸,火云宗就死掉了一半以上的弟子。

    “九长老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掩月宗的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这种手段太可怕了,剑阵一出,所向睥睨。

    “逃!”

    火云宗的所有人胆寒,亡命而逃。

    但他们的速度再快,又怎么快得过七杀剑阵?

    只见七柄长剑撕裂长空,发出尖锐音爆,每隔一个呼吸,就有人陨落。

    不到十个呼吸,火云宗的所有人,便是化作了满地的尸体,只剩下上官阳和蔡清秋。

    “你敢大开杀戒,我火云宗绝对不会放过你!”

    蔡清秋眸光冰寒,这次他们到来的全是火云宗的精锐,光是第一阶梯的高手,就多达五人。

    然而现在,五人全部被杀。

    这样惨重的损失,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都不曾发生过,此事一旦传回火云宗,整个火云宗都要震怒。

    “该轮到你们了。”

    宁江毫不留情,七剑呼啸,带着滔天杀气,向着两人围杀而去。

    “你若敢杀我,掩月宗上下都将因你而灭门,我星剑宗的怒火,你承受不起!”上官阳厉啸一声,身体暴退。

    他满脸的惊恐,没有想到宁江如此疯狂。

    “我的怒火,你也承受不起。”

    三个呼吸后,一柄剑穿过蔡清秋的脖子。

    “九长老真狠啊。”

    看着这样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香消玉殒,掩月宗众人不由得感叹起宁江辣手摧花的果断。

    管你有多么美丽,只要得罪我,统统斩杀。

    “啊!”

    五个呼吸后,上官阳发出惨叫,他的手筋脚筋全部都被挑断。

    然后,他被宁江擒下,废除了修为。

    “畜生,你敢废我的修为,我咒你不得好死,你的余生都将活在痛苦之中,星剑宗一定会为我报仇。”

    上官阳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活路,破口大骂起来。

    “恨吗?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啊。”宁江淡淡一句,让上官阳愣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

    是啊,一切都是因为他逼宁江。

    若非如此,他怎样招致这样的杀身大祸?

    过去,他有星剑宗的背景,高高在上,从来不怕得罪人,可是今天,他碰上了宁江,于是就断送了自己的生路。

    “我承认,今天是我错了,但星剑宗一定查到凶手,你终将付出代价。”

    “查到我?我既然敢杀你,就会做好一切准备。我现在之所以不杀你,就是要利用你,给星剑宗传达错误的信息。”

    宁江淡淡的看了眼上官阳,那种淡漠的目光令得对方心头一颤。

    “炼魂符!”

    随后,他手指画符,不顾上官阳的破口大骂,一个个的符文进入上官阳的脑海之内。

    逐渐的,上官阳的目光变得呆滞起来,直到最后,再也没有了神采。

    “那条灵脉在哪里?”

    处理完上官阳之后,宁江问道。

    “我带你去。”紫云菲带路,把宁江带到灵脉的所在地。

    灵脉位于一处山谷的裂缝之中,深埋数百丈,极其隐蔽。

    “可惜,现在这条灵脉没有时间开采了,否则一条小型灵脉的灵石,足以让我掩月宗维持三年的消耗。”

    紫云菲叹息道,他们杀了火云宗和星剑宗的人,现在必须要尽快离开。

    而一条灵脉的开采,至少要一个月以上。

    “你先出去吧,我有点事要做。”宁江道。

    紫云菲点点头,见识过宁江杀伐果断的一面之后,对于这位年轻的长老,她的内心不由得充满了一种敬畏。

    等紫云菲离开之后,宁江目中爆发出神芒。

    “这条灵脉,就作为我将来晋升灵境的资粮!”

    他修炼的吞天魔功,一旦晋升灵境,需要庞大无比的灵气,而这条灵脉就是上上之选。

    他从手指逼出血液,在灵脉之上一笔一画的画着一头妖兽。

    半个时辰后,他脸色苍白的停下手指,全身皮肤干枯,皮包骨一样,这是因为体内血液损失严重,消耗了一半以上。

    “成了。”

    宁江目光灿灿,视线之中,白色的灵脉表面,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吞天雀,仿佛要活过来一样。

    “只要一个月,整条灵脉的能量,都将为我所用!”

    说话间,用血化成的吞天雀缓缓的消失在灵脉之内,再也看不出踪迹。

    这种手段,类似于宁江以前的吞天魔莲。吞天魔莲就是以血种莲,利用魔莲吸收能量,凝结莲子。

    但是现在这种吞天雀的手段,比起吞天魔莲高明了十倍都不止。

    离开这里,宁江见到了外面等待的众人,众人的神情还都有些紧张,毕竟杀了那么多人,一旦被查到的话,掩月宗都要遭殃。

    “我们走吧。”

    宁江神色如常的说道。

    “那他呢?”紫云菲一指旁边呆滞的上官阳。

    “将他留在这里,他会有很大的作用。”

    坐上铁翅鹰,一群人离开了这里。

    ……

    星剑宗,森严恢弘的大殿之中。

    大殿之内无声无息,地面之上刻画着阵法,严密防守。

    几十盏灯在其上燃烧。

    突然,一盏灯的火焰迅速的黯然,缩小了十倍以上。

    “是上官阳的魂灯,他出现了生死危险!”

    一位仿佛石像般的老者猛然睁开了眼睛。

    魂灯,这是一种特殊制成的法宝,武者将一部分鲜血放入魂灯之内,一旦死亡,那么魂灯就会碎裂。

    任何一个宗门,只要是身份重要的弟子,都会制作这种魂灯。

    很快,星剑宗上下震动起来。

    上官阳在星剑宗之内,除了第一阶梯的实力之外,更是一位元神境长老的子嗣,身份贵重,他一出事情,自是引起了巨大的风波。

    “上官阳应该去了火云宗,派出高手,去火云宗看看是什么情况。”

    ……

    三千里外,火云宗。

    大殿中。

    一盏盏的魂灯熄灭。

    “是谁敢杀我火云宗的人?”

    一声怒吼冲天而起,在整个火云宗回荡。

    “查,一定要找到凶手,无论是谁,都要将他找出来,拨皮抽骨,让他受尽折磨。”

    这一日,火云宗前所未有的沸腾起来。

    无数的高手出动,这次的事情实在太惊人了,整整十几盏魂灯熄灭,其中不但有五位第一阶梯,更有蔡清秋的。

    蔡清秋乃是火云宗大长老的孙女,这可是火云宗内的四大元神境强者之一。

    “启禀宗主,星剑宗来人。”

    夜晚,星剑宗的强者到了火云宗。

    面对着这个上品宗门,火云宗也不敢怠慢,将其恭恭敬敬的请入迎客厅中。

    而当双方坐下来一交流,听到火云宗损失了数位第一阶梯的高手之后,星剑宗也大吃一惊。

    “诸位,上官阳的确和我火云宗的弟子在一起,就在今日,他们一起去了一处灵脉之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等一起去看看吧。”

    两宗高手出发,共同朝着灵脉所在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