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青江
    ,精彩小说免费!

    哗啦啦——

    江水涛涛,发出震耳欲聋的水声,奔腾不息,一泻千里。

    大浪拍岸,隆隆作响,像千军万马在沙场冲锋陷阵,势不可挡,又像是高昂奔放的歌声,气势磅礴,小船在这里航行的话,直接就要被打翻沉没。

    大江名为青江。

    整个青云国,就是被这条青江一分为二,以此划分出了江南和江北。

    青江两岸宽达三百丈以上,相距极大,就是把一座山丢进去,都能一下淹没。

    呼。

    一艘大船航行在青江之上,乘风破浪,似箭一般,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航行而去。

    “当年剑王楚白就是一剑断江,名震青云。”

    站在船头之上,李时雨缓缓说道,她声音清脆,似玉珠落盘。

    在她旁边的人是宁江。

    这次前去丹王谷,按照李家之人所说,乘船反而是最简单的办法,顺着大船航行,只要两到三天,就能到达丹王谷所在的地方。

    当然,最快的办法,还是宁江飞行过去,以他飞行的话,只要一天左右。

    不过青云国地域辽阔,他人生地不熟,就算飞行过去,要找到丹王谷也得有人带路才行。

    所以他就接受李家之人的建议,让李时雨帮忙带路,乘船去丹王谷。

    在整个青江之上,航行的船只倒是有不少,这艘就是其中之一,当然,能够和这艘相比的大船,寥寥无几。

    这艘大船名叫鱼龙号,非常巨大,足以载客上千人。整个鱼龙号相当豪华,外面用铁皮包裹起来,精心打造,夹板之上甚至有一小片的花园。

    夹板之内的房间,全部古色古香,有出自名家大师的精美壁画,有各种珍贵的瓷器。

    单单这一艘大船的造价,就要百万元石以上,能够一下掏空一个二流家族。

    此时此刻,大船之上已经有诸多的武者,他们都是来自于各地,至于宁江和李时雨是在金鼎城的一个码头上的船。

    光是上船,就要缴纳一千元石,这样高昂的价格,也意味着能够登临此船的人,至少也是后天境以上。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此船一路开过来,上船的半数以上,都是先天境强者。

    宁江站在船头之上,双眼飘渺,思绪仿佛要飘上九天一样。

    这条青江,与他也有缘分。

    当年他就是被宁长峰从青江捡来,因此才被取名叫做宁江。

    “我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出现在了青江之上?我真正的身世,又有什么样的秘密?”

    低头看着汹涌的青江,宁江若有所思。

    这些事情,他迟早会去追寻。

    “宁先生,老家主说你的实力不比当年的剑王楚白弱,而当年剑王楚白一剑断江,震动青云,宁先生也是剑修,就不想试试剑王楚白那样的壮举吗?”

    李时雨不知道宁江在想些什么,忍不住说道。

    剑王楚白,一剑断江,这个事迹太有名了,青云国几乎是人人皆知。

    而整个青云国,也有很多强者,都尝试过楚白那样的壮举,但是除了楚白之外,谁都无法做到。

    李时雨觉得,以宁江的实力,或许可以成为第二个一剑断江的人。

    “呵呵,剑王楚白一剑断江,威震青云,这位朋友还年纪轻轻,怕是做不到的。”

    宁江还没有说话,旁边就有个声音插了进来,这是个风度不凡的青年男子,朝着李时雨道:“你好,我叫傅征。”

    “姓傅?傅家的人?”李时雨想到什么,随口一问。

    “小姐也知道我傅家,倒是我的荣幸,我的确是傅家之人,这艘船就是我傅家的东西。”

    傅征说起话来,不免有些得意,傅家是顶级的一流豪门,实力不弱,他相信听到这样的话,李时雨应该会有些表示才对。

    但是李时雨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似乎对他的傅家根本不在意一样。

    见状,傅征皱了皱眉,看来李时雨不是那么好拿下的人,他以往对其他女孩的那些招数,对于李时雨似乎是不怎么管用。

    “还不知道这位小姐芳名?”

    傅征问道,他这一辈子见过的美女也不少,可是像李时雨这样的美貌,寥寥无几,甚至找遍记忆,都找不出一个来。

    而他也暗暗猜测,李时雨的出身应该不差,也只有那种大家族出来的人,才能培养出李时雨这样的高贵气质。

    至于宁江,直接被他无视在一边。

    宁江也就看起来俊美一些,除此之外,平平静静,不显锋芒,在他眼中,一点都不值得他重视。

    “不好意思,我和你不熟。”

    李时雨哪里看不出来傅征的心思,她堂堂名家榜前三,连飘雪公子都想追求她,区区一个傅征,岂会被她放在眼中?

    当下她连名字都懒得报,心中还有些不悦,本来她好好的和宁江说着话,你来打扰做什么?

    傅征的嘴角一抽,再怎么说,他也是傅家大少,是这艘船的主人,平常时候,谁不给他几分面子?

    想了想,傅征心中轻哼一声,终究还是没有当场发怒。

    这个时候,他又仔细看了看两人,发现李时雨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宁江身上,美眸中带着一些复杂情绪。

    “难道是因为这小子?”

    傅征一下就误会,以为李时雨是因为宁江,才对他那么冷淡,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嫉妒。

    “不知道这位朋友,高姓大名?”

    傅征问道,他之前无视宁江,可是现在发现李时雨对宁江似乎非常在意,他便也关注起来。

    宁江仿佛没有听到,目光远眺,看着偌大的江面,不见尽头。

    对他而言,傅征不过是一个路人,一个生命中的过客,就像江水溅起一个浪花,转瞬又消失一样。

    一个路人,况且是心思不纯的路人,他自然是懒得理会。

    傅征的眼中闪过怒色,李时雨虽然没有报上名字,可好歹还和他说了几句,而宁江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理都不理他。

    这样的待遇,他还是首次遇到,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放肆,傅少问你名字,你耳朵聋了吗?”

    听到傅征的冷哼,在他背后,一个大汉心领神会,顿时冷喝一声,这是一个先天后期的强者。

    傅家这艘船上,有不少傅家高手。

    在这条大江之上航行,也不安全,有的时候,就有一些悍匪瞄准一些商船,进行打劫,所以必须要有高手坐镇,那么船只才会安全。

    宁江没有说话,倒是李时雨的秀眉一皱,美眸微冷。

    宁江是什么人?

    一剑屠灭了皇甫家族一百五十多位先天境高手,其中甚至包括四位先天极限,现在他们李家也投在了宁江的麾下,听命宁江。

    区区一个傅家,敢对宁江喝斥,简直是不知死活。

    “呵呵,算了吧。”

    傅征一挥手,阻止了傅家高手的喝问,只要宁江还在这艘船上,他身为这艘船的主人,想找宁江的麻烦,有的是办法。

    关键难的是,他该怎么得到李时雨?

    至始至终,他的目标也只有李时雨而已。

    “我们走。”

    傅征带着几人离开。

    “宁先生,要不要我去警告一下他们?”

    李时雨道,本来以宁江这样的身份,该受到最高规格的接待才对,说句实在的,以宁江的实力能上这艘船,那都是傅家的福气。

    随便一位先天榜的高手,若是降临这艘船,船上的傅家之人都要恭恭敬敬的小心接待,况且是宁江这样能和当年剑王楚白媲美的绝顶人物。

    偏偏一个傅家的年轻小辈,不识好歹,还敢冲撞宁江。

    “不需要。”

    宁江淡漠道,在他眼中,傅征不过是个小虫子,天上的龙,会在意地下的小虫子吗?

    当然,如果小虫子蹦跶的太厉害,那他也不介意伸出爪子,碾死这只虫子。

    江水汹涌,鱼龙号稳稳当当的开在大江中心,这艘大船没有任何的波动。

    慢慢的,时间到了夜晚。

    青江表面腾起了一层水雾,朦朦胧胧。

    夜晚,船上的众多武者们并没有休息。

    相反,船头之上前所未有的热闹。

    只见巨大宽阔的船头上搭起了一处擂台,上面有两个武者正在比武,擂台之下,众多武者则是对他们的胜负进行投注。

    这是鱼龙号上的一种娱乐项目。

    毕竟呆在鱼龙号上,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也未免枯燥无味。

    而青云国是一个武风盛行的国家,人人修炼武道,在这样的条件之下,擂台切磋比武,自然是在天下各地都盛行起来。

    像这种擂台比武,谁都可以参加,守擂的人是船上傅家的高手,只要能赢,那么就可以赢走大量的元石。

    除此之外,其他的武者,则是可以进行胜负上的投注。

    “好。”

    突然,船头上爆发出一阵叫好声音,只见一位武者,被傅家高手给打了下来。

    此人受了点轻伤,无奈的摇摇头。

    之后,又有人上场,挑战傅家高手,使得氛围相当激烈。

    “不知道这位朋友,有没有兴趣上去玩玩?”

    宁江的身旁,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是此船的主人傅征。

    “没兴趣。”

    宁江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些傅家高手,还抵不住他一根指头,他当然提不起什么兴趣。

    “小子,敢上来和我玩两把吗?”

    突然,擂台上的傅家高手朝着宁江发出邀战,一下就让宁江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ps:还有一更比较晚,会在一点后了,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起来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