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你们全部要死!
    ,精彩小说免费!

    亭子中,姐弟两人就这样相拥着,没有在乎其他任何人的目光,仿佛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这!”

    把宁江带进来的李袖香这个时候满脸震惊,不敢置信道:“这真的只是姐弟?怎么看起来更像是情侣?”

    想到这里,她又一笑,有种奸计得逞的感觉:“好,好,这样一来,事情闹大了,我看宁雨安还能怎么收场。”

    她把宁江带进来,本就是不怀好意,当然希望事情越闹越大。

    此时此刻,亭子之中,所有人的神色都已经化作铁青。

    “白头剑宗?”

    皇甫骁咬牙切齿,他已经猜到了宁江的身份。

    而看到两人相拥的这等姿态,他就算再蠢,也能看出来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

    “宁雨安,他是什么人?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宁雨安的一位舅舅厉声道,要知道现在宁雨安可是和皇甫骁联姻了,这等做法,只怕会最大程度的激怒皇甫家。

    “这个人是从白泉镇宁家来的,自称是宁雨安的弟弟。”李袖香这个时候道。

    “不用问了,我大概知道了。”

    李同光也眼神冰冷,道:“此子应该就是宁长峰当初来我们李家,希望我们李家出手搭救的人吧?此子倒也不是宁家之人,而是宁长峰从外面捡来的义子。”

    “捡来的?这么说,就是一个毫无背景的野种咯?”宁雨安的姨母讽刺道。

    “呵呵,看来几位还有所不知,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上一届的名家榜榜首,白头剑宗宁江。”这个时候,飘雪公子道。

    “什么?”

    李家众人顿时大吃一惊。

    白头剑宗宁江,十六岁的剑宗,当初名震青云,他们也是有所耳闻。

    但是后来白头剑宗被一位神秘的灵境强者杀死,由此被称作最短命的名家榜榜首,受到了不少嘲笑。

    “想不到他还有这样的身份。”李袖香暗暗吃惊。

    李时雨也在打量着宁江,不得不承认的是,十六岁成就剑宗,如此骇人听闻的成就,也令她自愧不如。

    如今一见宁江,她倒是看不出宁江是什么修为。

    但半年前宁江是后天巅峰,想来现在也强不到哪里去。

    “小子,你刚才说要让我们跪下道歉?还真是大言不惭。”

    皇甫骁一步踏出,身上气息压迫过去:“我看该跪下的人,是你!”

    他眼中全是妒火,此时已经大概知道,宁雨安不答应和他的联姻,恐怕就是因为宁江。

    “安姐姐,接下来把一切都教给我吧。”

    宁江没有理会皇甫骁,手指轻轻抚过宁雨安的脸颊,为她擦去眼泪。

    “嗯。”

    宁雨安俏脸微微一红,站到宁江身后。

    “小兔崽子,你和宁雨安到底是什么关系?宁雨安可是要嫁给皇甫公子的,你是个什么东西!”宁雨安的舅舅大声喝斥道。

    “哪里来的野种,我看直接打断腿,扔出去算了。”宁雨安姨母道。

    “皇甫兄,诸位,这件事情,我李家会给皇甫家一个交代,希望此事不要影响我们两家的联姻。”

    李同光直到此刻,还担心得罪皇甫家,朝皇甫家的人说道。

    “交代?你们该给我一个交代才对!”

    这时,宁江说话了,目光如剑一般:“你们也算是安姐姐的亲人,却不顾她意愿,只把她当成联姻工具,如此伤害她,不觉得心中有愧吗?”

    “你是什么身份,敢和我这样说话?宁长峰见了我都不敢如此。”

    李同光冷哼一声,气场十足:“宁雨安是我李家的人,我身为她的长辈,自然有权为她做主婚姻大事,更何况以皇甫骁的身份,宁雨安能够嫁给他是攀上了高枝的好事,我何愧之有?”

    “何愧之有?好一个老不死的东西,也对,当初你能狠心和义母决裂,将她逐出李家,之后安姐姐出生,也从来没想过要来看一眼,也能看出你是个什么东西。”

    宁江脸色不屑,连连摇头。

    “你这竖子。”

    李家所有人脸色大怒。

    宁雨安的舅舅一步站了出来,大声呵斥道:“混账,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和父亲这么说话!”

    “宁长峰是怎么教出你这样没有教养的东西?”宁雨安的姨母瞳孔不屑道。

    “真的闹起来了,不过我看此子是死定了。”

    李袖香在旁边看的心花怒放,她没有想到宁江居然这么狂妄,一上来就敢和所有人都对着干。

    “呵呵呵呵,我是个什么东西?”

    宁江笑了起来,眼神在笑容中一点点冰寒:“很快你们就会知道,我是怎样的存在,那个时候,你们就会体会到什么是恐惧的滋味!”

    “我再说一遍,跪下,磕头认错,请求安姐姐原谅!”

    宁江爆喝一声,声音如雷一般。

    所有人的脸上都泛起冷笑,觉得宁江是疯了,你以为你是白头剑宗,就能和他们叫板?

    区区一个后天巅峰而已,半年过去,你又能强到哪里去?

    “你把自己当成剑王楚白了吗?”飘雪公子不屑道。

    只有宁雨安猛地一下抓住了宁江的衣服,她清楚,自己这个小弟,不会说假话!

    “宁雨安,你是怕了吗?你不用向我们求情,今天说什么,此子也要死。”

    宁雨安舅舅寒声道,他们都以为宁雨安抓住宁江衣服是怕了的表现。

    “安姐姐,我知道你心中不忍,但是既然他们不把你当亲人,你何必还在乎他们死活?人善被人欺,他们如此欺你,我决不答应!”

    宁江轻轻掰开宁雨安的小手,一步向前:“你们李家太让我失望,今天我也只有大开杀戒,用你们的血,来弥补安姐姐受到的委屈!”

    “找死,看我把你擒下之后,你还狂不狂妄。”

    宁雨安舅舅一步踏出,先天后期的气息凶猛爆发,朝着宁江一拳打去,气势猛恶。

    “半年过去,你最多也就先天境的修为,能强到哪里去?可笑别人还拿你和我做比较,殊不知我的修为一巴掌就能拍死你……”飘雪公子摇摇头。

    “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宁雨安舅舅的整个身体,瞬间化作了一团血雾。

    “什么!”

    刹那间,所有人骇然。

    因为他们看到,宁江只是站在那里,简简单单的打出了一拳。

    “这是……先天极限?”

    飘雪公子的眼睛都瞪圆了,刚才说过的话,就像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怎么可能?”

    皇甫骁脸色发白,十六岁的先天极限?这是青云国最年轻的一个人吧!

    李同光和他身后的所有人,都见鬼一样的看着宁江。

    李时雨的眼瞳紧缩,李袖香猛地捂住了嘴。

    “放肆,你以为先天极限就无敌了吗?我也是先天极限,我来战你!”

    皇甫骁怒吼一声,战意强烈。

    “杀!”

    他提起全身气息,体内的先天罡元不要命的爆发:“山崩地裂拳。”

    这是他精气神凝结成一团,有生以来打出的最强一击。

    他把宁江当成了前所未有的大敌,加上对宁江的嫉妒,使他这一拳的威力远胜过去。

    “猪狗一般。”

    宁江看也不看,拳上金光灿烂,仿佛小太阳,璀璨夺目,照耀四方。

    “咚。”

    两人的拳头相遇,伴随着一声巨响过后,皇甫骁的整条手臂化作一团血雾,而其全身上下,骨骼“噼里啪啦”碎裂大半,身体像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这么强?”

    纵然是飘雪公子,这一刻都坐不住了。

    即便是以他的实力,最多是一拳击败皇甫骁,可是一拳重伤,将其打个半死,那就远远不可能。

    他的脑中想到一个人,腾龙公子!

    也只有九大公子之首的腾龙公子,才有这样惊世的实力!

    此人究竟是哪里来的怪物?

    “你如果在这里大开杀戒的话,李家和皇甫家都不会放过你。”

    宁雨安的姨母眼中满是惊恐,发出尖叫。

    “李家,皇甫家,又能算得了什么?你们大概以为自己是金鼎城的土皇帝,就能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今天我就把你们从高处拉下来,狠狠踩到地上!”

    将所有人惊骇的脸色看在眼中,宁江的双眸淡漠一片:“好好感受接下来的恐惧,你们所有人,全部要死!”

    话音落下,他一步踏出,一股庞大的令人窒息的气势从他身上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出。

    此时此刻的宁江,锋芒毕露,宛如一把出鞘的神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众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