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宁江之死?落阳惊变!
    ,精彩小说免费!

    “听说了吗?白泉镇出现了灵境强者!”

    在月牙湖发生的一战,仿佛一场超级大地震,以暴风一般的传播速度,向着整个青云国传递而去。

    短短三天内,青云国上下震动。

    “灵境武者,我们青云国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物了?就算是剑王楚白,也未曾踏足此境!”

    “青云国太落后了,连灵脉都找不到,以前在这里驻足过的一些宗门,早就离开了青云国,恐怕这位灵境强者,也并非是青云国之人。”

    “听说在那一战之中,还出现了比灵境强者更恐怖的人,不知是真是假?”

    “灵境强者我相信,可是要说比灵境更恐怖的人,那肯定是以讹传讹,多半是假的。”

    “不错,还有人说那是个二十岁左右的灵境强者,恐怕也是不实信息。”

    白泉镇的事情,令得整个青云国上下都沸腾了。

    一开始还有很多人不信,可是当越来越多的人来到白泉镇,看到那被斩开了一半的月牙岛之后,就再无怀疑。

    而这一战之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自然就是白头剑宗宁江的事情。

    白头剑宗,后天巅峰,当他成为名家榜榜首的时候,便已经成了青云国的风云人物。

    青云国几乎八成以上的武者,都知道这么一个人。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位正在冉冉崛起之中的后起之秀,会遭遇如此大祸,招惹到一位灵境武者。

    “不知道白头剑宗怎么会招惹到一位灵境强者,听说他在那一战之中,被灵境强者烧成了焦炭,只怕是死了。”

    “哎,天才殒落,真是可惜啊,否则白头剑宗成长起来,必定是青云国的一大人杰。”

    众多的武者发出叹息,为宁江感到遗憾。

    宁江本来前途无量,很多人觉得他能超越腾龙公子,甚至剑王楚白,但似乎是天妒英才,给他降下大劫。

    在众多武者为宁江感到遗憾的同时,同样也有人幸灾乐祸。

    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宁江这么妖孽的天才,也有很多的人,对他抱有嫉妒。

    宁家。

    在听到宁江可能已经死了的消息之后,众多的人弹冠相庆。

    “哈哈哈哈,死的好,这个白眼狼,我们宁家养了他,可是他却没有任何报答宁家的意思,年会之上,他那是什么态度?”

    一直对宁江看不顺眼的宁丰,在得知此事之后,立刻一扫之前的阴沉情绪,发出大笑。

    原本年会之上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心魔,使他几日里一直是愁眉不展。

    可是现在一听宁江死了,他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剂,瞬间振作起来,精神抖擞。

    “不错,一定是老天觉得他忘恩负义,所以才让他遭此大劫。”

    宁定只觉得心里的郁气一下消失,大有扬眉吐气之感。

    “什么名家榜榜首?真是个笑话,恐怕他是有史以来,最短命的名家榜榜首吧。”宁奇哈哈大笑。

    “哎。”

    宁珊轻叹一声,虽然觉得有些可惜,可是心里也觉得舒服了许多,至少她以后不会再被后悔折磨。

    “小畜生,死的真好!”

    宁长翰特地买来好酒,叫来其他几个兄弟,喝到大醉,以此庆祝。

    宁守敬一脉的人,几乎是个个拍手叫好。

    其他的宁家之人,很多也在庆贺此事。

    既然宁江已经不再是宁家之人,他们得不到任何的好处,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毁掉。

    否则宁江的事情,就会像一根刺一样,一直让他们的心里不舒服。

    ……

    落阳城。

    距离白泉镇的一战,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天。

    “命运造化,真是叫人捉摸不透啊,想不到十天前还如日中天的昆仑,会突然遭受如此重创,一落千丈。”

    近十日来,落阳城众多武者所热议的话题,都是白泉镇的事情,毕竟白泉镇涉及到的人,基本上都和落阳城有关。

    “是啊,我看昆仑要完了,八位炼丹大师遭受重创,生死未明,就连谢百川,文翰城,柳元龙这些人,现在也见不到面。”

    “听说在那一战之中,文翰城和柳元龙两大先天极限强者,自毁根基,燃烧先天罡元,他们就算活下来,也恢复不到从前的实力了。”

    “啧啧,现在的昆仑是彻底完了,当初白头剑宗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年度聚会剑杀十杰,那些二流家族恐怕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还有,千万不要忘了王家!”

    在这十天里,落阳城的众多武者都在关注各大二流家族以及王家的动向。

    当初昆仑势大,各大二流家族和王家只能忍气吞声,不敢找宁江报仇。

    可是现在不一样,昆仑几乎已经垮掉。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确定。

    那就是宁江究竟死没死?

    按照传言,宁江被烧成了焦炭,很可能已经死去,但若是没死呢?

    逐渐的,时间到了第二十天!

    二十天,宁江依旧没有现身。

    “哼,看来此子是真的已经死了。”

    “倒是听说杜万青和几位炼丹大师已经现身,不过据说杜万青的伤势非常之重,其他几位炼丹大师也个个身负重伤。”

    “昆仑已经不成气候,无需再有顾忌。”

    第二十天的时候,几大二流家族、以及王家的先天境强者,纷纷动身,前往竹海庄园。

    那里是昆仑的基地,满城皆知。

    “轰隆!”

    伴随着惊天巨响,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竹海庄园最终被夷为平地。

    然而,几大二流家族和王家的怒火,并没有就此消散,这场风波,逐渐的越演越烈。

    “听说了吗?王家和几大二流家族对柳家动手了!”

    “王家原本就和柳家有仇,现在柳家失去柳元龙坐镇,少了最大的底牌,王家在这个时候发难,也合情合理。”

    “其他几大二流家族,现在也都趁火打劫,想要瓜分柳家的一些地盘资源。”

    “哎,世事变幻太快,想不到曾经的一流豪门,就这样垮掉了。”

    短短三天时间,一流豪门柳家就在王家和几大二流家族的打压之下,彻底垮掉。

    在这三天之内,柳家上下被杀二十多人,其中柳元龙的一个儿子,柳正东因为和王家拼死抵抗,被当场斩杀,割掉人头,死不瞑目。

    柳家其他的人,在悲痛愤怒的同时,也都纷纷撤退,逃出了落阳城。

    “听说了吗?白家族长白月茹,因为看不过去王家和几大二流家族做的事情,说了几句,结果被王降世打成重伤。”

    “这个王降世也太霸道了吧!”

    “现在落阳城只有王降世一个先天极限强者,还有谁能抵挡得了他?”

    “要怪只能怪当初的白头剑宗宁江,得罪了太多的人,有太多人希望他死。”

    时间来到第二十五天。

    这一日,一位名叫卫天辰的青年降临,顿时在落阳城引起轩然大波。

    “卫天辰,这可是丹王的亲传弟子啊,他来落阳城是为了什么?”

    “据说此子炼丹天赋出众,几乎不输于当年的丹王,他在名家榜之上,可是排到了第三的位置。”

    “不愧是丹王的亲传弟子,居然还有一位先天极限强者陪同,真是威风。”

    就在无数人猜测着卫天辰来意的时候,卫天辰已经见到了杜万青。

    “杜万青,我的来意很简单,听说那个宁江曾经炼出绝品丹药,被你们尊为丹王,所以你们才会追随他,是也不是?”

    卫天辰容貌英俊,瞳孔慑人。

    杜万青脸色铁青,眼神冰冷的看着卫天辰身后的孙炎。

    “师傅,你不要怪我,当初如果不是你把我逐出师门,我也不会这么做。”孙炎的双目中满是报复的快意。

    在宁江成为丹王,折服杜万青之后,他因为得罪过宁江,直接被逐出了师门。

    从那个时候起,他便恨上了宁江,一直想找机会报复。

    “孙炎,你好卑鄙,师傅教你炼丹,对你有授业之恩,你竟背叛师傅,你心中还有廉耻吗?”魏嫣然俏脸冰寒。

    “廉耻?师姐,我看你才是不要廉耻,在他炼出绝品丹药之后,你就主动亲近他,你说,你的身体是不是已经给他玩过了?”

    孙炎讥讽道,同时眼中有一些嫉妒,对于这位冰山美人,他也不是没有想法。

    可惜这个冰山美人,对他从来都是不冷不热。

    魏嫣然气的嘴唇颤.抖。

    “好了,我没兴趣看你们师徒反目成仇。”卫天辰冷冷打断,“我的意思很简单,此子如此年纪,能炼出绝品丹药,多半是掌握了某种旷世丹诀,我要他的丹诀!”

    “抱歉,他死了。”杜万青拒绝。

    “是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我看看他的尸体。”卫天辰咄咄逼人。

    闻言,杜万青沉默。

    “哼,不说就死。”

    卫天辰旁边,与他一起来的先天极限强者冷哼一声,一股气势向着杜万青压迫而去。

    “呵呵,想威胁我?我杜万青就算面对灵境强者,都不曾怕过,你要杀就杀吧。”杜万青傲骨铮铮,满脸不屑。

    “好一个杜万青。”

    卫天辰也看出来,威胁对杜万青没用,目光一转,看向魏嫣然:“既然如此,我就把她抓走,你们要么拿丹诀来换,否则一辈子也别想见到她,带走。”

    “你!”杜万青脸色一变。

    “滚开。”

    那位先天极限强者一掌打出,让伤势还未痊愈的杜万青伤上加伤,如断线风筝一样倒飞出去,摔倒在地,口吐鲜血。

    “师傅,不用担心我。”

    魏嫣然美眸一红,坚强的说道。

    杜万青拳头紧握,眼睁睁看着卫天辰带走了魏嫣然。

    慢慢的,时间来到第三十天。

    一间安静的屋子里,浑身裹满绷带的宁江从床上爬了起来。

    “呼……这次的伤势实在太重,不知我昏迷了多久?”

    宁江正要走出屋子,这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是柳献玉。

    “咦,你醒了。”柳献玉俏脸大喜。

    “过去多久了?”宁江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明显憔悴了许多。

    “你这次昏迷了一月。”

    “嗯,安姐姐呢?她在吗?”宁江问道,昏迷一个月,只怕把宁雨安担心坏了。

    “这……”柳献玉脸色一变,突然有些迟疑。

    “发生什么了,说!”

    宁江立刻察觉到不对劲,眼神骤然化作凌厉,无穷的锋芒迸射而出,就好像一头凶猛的太古恶魔从深渊地狱中冒出身子。

    整个房间内的氛围,瞬间窒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