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龙不与蛇居,剑王体!
    ,精彩小说免费!

    太阳东升。

    时间来到清晨。

    两人就在船头上坐了一.夜。

    “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你去吧。”

    宁江目光悠远,离别终究是伤感的,但他并不在意。

    他相信未来还会有再见的时候。

    “宁江,天上地下,千年万年,甚至永远,我都是你的女人,我等你来找我。”

    叶沉鱼的双眸仿佛星夜般神秘而又悠远,然而此刻它却像是被陨星点燃,无穷的火.热崩射而出。

    她的一张倾世容颜红了起来,含羞带怯,扬起俏脸,慢慢的贴上了宁江的嘴唇。

    这是她第一次,害羞而又生涩。

    但她很胆大,很主动,香舌游动,撬开宁江的牙齿,慢慢滑入。

    她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略微急.促起来,睫毛在晨风中颤.抖,心尖也随着颤动。

    良久,唇分。

    “我的承诺不会改变,五年内,我会来找你。”

    宁江默默回味着刚才的接吻,从重生之后来说,他还是第一次。

    “你一定要活着。”

    叶沉鱼一字一字坚定而执着:“如果你死了,就算颠倒天地,逆转时光,我也要把你找回来。”

    在她心中,宁江是重要到需要用性命去守护的人。

    “我们两个认识的时候,是十年之前的事情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叶沉鱼的声音如天籁,动听悦耳,她拿出一枚戒指,放到宁江手里:“这是我给你的纪念礼物,这几年没能陪着你,对不起。”

    “宁雨安很好,我不讨厌她,如果有她陪你的话,我也能放心一些。”

    她说话娓娓道来,似乎贤惠的妻子叮嘱着将要出远门的丈夫一样。

    湖面波光粼粼,偶尔有鱼儿跳出水面,溅起水花。

    终是到了离别。

    叶沉鱼深深的望着宁江,似乎要把宁江的脸庞刻入心中,她收起眼中的恋恋不舍,衣裙飘飘,踏水而去,身影缓缓消失。

    “月神宫。”

    宁江默默的念着。

    在东域六州之上,要说著名的势力,有七十二宗门。

    但七十二宗门,也仅仅只是著名,并非是六州的霸主。

    真正统御东域六州,管辖着六州无数国度的,是七大超级宗门,月神宫便是其中之一!

    像月神宫这样的超级宗门,随便一句话,就能颠覆一国,引起一州的震动。

    就在叶沉鱼走后不久,不远处,光霞弥漫,一位美妇出现在那。

    她看去三四十左右,但皮肤嫩滑,一袭简单道袍披身,却隐隐约约勾勒出了美.妙而成熟诱.人的动人曲线,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魅力。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散发出一点气息来,看着宁江,眼神之中有种淡漠,有种轻蔑,这是一种强者对蝼蚁的轻视。

    “沉鱼说要回来,有些尘缘事要断,我答应了她,但是看来她没有斩断对你的情丝。”

    美妇的声音悦耳而微冷,淡淡的瞥了一眼宁江,就再也不看,道:“你应该明白,你和沉鱼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劝你不要抱有什么妄想,沉鱼注定是要高飞在九天之上,高高在上,你的层次永远也触及不到她!”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宁江淡淡道,他没有因为美妇的话而动怒。

    他的意思也很简单,大鹏总有一天会和风飞起,凭借风力直上九天云外。

    “你自比大鹏,但在我看来,不过是小小燕雀,不自量力。”美妇嘲讽。

    “大道始于微末。”

    宁江面不改色,字字珠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任何东西,都是从小做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就算是龙,也是从蛇过来的,蛇化蛟,蛟蜕龙。是谁给你勇气,说我不自量力?”

    宁江前世身为至尊,他就是从微末之中崛起。

    他从来不会轻视出身微末的人。

    稚嫩的幼苗,只要坚韧不拔,终究会成为参天大树。

    涓涓小溪,只要锲而不舍,终会拥抱大海。

    孱弱小鹰,只要心存高远,终会翱翔蓝天。

    他见过太多崛起于微末中的强者。

    “不知天高地厚,你能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美妇的目光望去。

    一艘小船飘荡,一个青年站在其上。

    他身穿龙袍,负手站在船头之上,长发散落,头戴紫金冠,龙袍之上,绣着九条蛟龙图案。

    他这样随意站立,冷风吹拂之中,全身衣服好像铁铸的一般,一动不动。

    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气息与周围的天地元气格格不入。

    “月前辈。”

    青年朝着美妇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凌天虚。”

    被称之为月前辈的美妇并不介意,寻常人见了她,要恭恭敬敬行礼,但是凌天虚作为天剑宗的妖孽,天生剑王体,倒是有资格如此。

    天剑宗,与月神宫一样都是七大超级宗门之一,统御着东域六州。

    “看到了吗?他是剑王体,乃是天剑宗全力培养的天之骄子,你若是和他一样,也能身负一种王体,那么才有资格和沉鱼在一起。”

    美妇冷冷的说道。

    “剑王体?”

    宁江心中一动,他前世作为叱咤风云的至尊,对于体质当然是无比的了解。

    剑王体这种体质,和重瞳一样,都被称之为天生王者。

    大千世界有一些幸运儿,出身之时就得天独厚,天赋异禀,一出生就有种种不凡,或是灵体,或是王体,或是圣体,或是道体。

    又有一些人,或是眼睛不凡,或是背负天图,或是悟性超凡……

    显然,凌天虚就是这样的人。

    剑王体,这种体质顾名思义,与剑有关,天生和剑亲近,乃是剑道妖孽。

    不过王体其实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剑王体这种体质,算不了顶尖,比起重瞳依旧有所差距。

    宁江的心中并没有当回事,剑王体又能如何?

    前世他不知道杀过多少王体,什么大教圣子,天生王者,盖世奇才,转世灵童,全部成了他脚下的尸骨。

    就算是比王体更强的圣体,他都斩过不少。

    也只有那种万年难得一出的道体,才有资格让他重视。

    凌天虚这样的人,或许在东域六州来说,是天之骄子,可是放眼整片大千世界,便只能算是中等。

    就在宁江观察凌天虚的时候,凌天虚的目光一转,仿佛两柄神剑射来,犀利之极。

    “叶沉鱼是天生重瞳,未来注定会成为王者,将会站在巅峰俯视众生,你志向远大是好事,武者都要有向上之心,但你若是奢望和叶沉鱼在一起,那便是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凌天虚看去二十岁左右,他很年轻,瞳孔漆黑,容貌俊美。

    这次他本是到月神宫,和月神宫的年轻一辈交流切磋,结果就在月神宫遇到了叶沉鱼。

    他一心向剑,从未对女子任何动过心,可在见到叶沉鱼的那一刻,一见倾心。

    后来,他从月神宫那里得知,叶沉鱼要回到过去出生的地方,了断尘缘事,他便暗暗跟随了过来。

    然后,他看到了叶沉鱼和宁江。

    看到了两人对彼此的情!

    仿佛是自己的禁脔被人染指,这位天剑宗的妖孽目光冰冷,在冰冷深处,则是一种高居九天之人看着凡尘的高傲。

    “泰山焉能尺丈,江海岂可斗量!”宁江摇摇头,“是不是不自量力,不是你说了算。”

    作为登临过巅峰,真正俯瞰天地众生的传奇至尊,凌天虚的三言两语,又哪里能够动摇得了他?

    他现在是大势未成,还未破茧成蝶,所以被人轻视。

    对他来说,一切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参合。”

    美妇在这个时候摇摇头,最后看了眼宁江:“走前有句话我要送给你,龙不与蛇居,你和沉鱼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你还是尽早熄了妄想吧!”

    “龙不与蛇居?”宁江毫不动怒,淡淡道,“我究竟是蛇是龙,等我将来站在月神宫门前的时候,你自会知道!”

    美妇不由得露出冷笑,宁江简直大言不惭,区区一个青云国的人,井底之蛙,竟然还想到月神宫面前,难道以为自己真的是龙,将来可以叱咤九天,呼风唤雨吗?

    “我生平之中,还从未见过你这么狂妄的人,你若是真有能耐,七大超级宗门每隔十年一次的盛会,你到时候可以来参加看看。”美妇冷声道。

    这是一场浩大盛会,席卷整个东域六州,每次盛会开始,整个六州的天才都会前来参加。

    只要表现出众,就有机会成为七大超级宗门的弟子。

    就算是七十二宗门的人,也都鼓励门下弟子加入七大超级宗门。

    因为一旦进入超级宗门,超级宗门便会赐下众多宝物。

    “盛会?”宁江嘴角露出不屑笑容。

    他想起过去一些至尊收徒,随便举办一次大会,能够让整个大千世界震动,不知多少天骄挤破了头前来参加。

    “罢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估计你都没有资格来到大会前。”美妇摇摇头,转身离开。

    “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很有自信之人,意志坚定如磐石,坚不可摧。”

    凌天虚笑了起来,目光在笑容中一点点冰寒:“你这样的人,若是直接杀了你,反而没有意思,相比而言,摧毁你的信心,让你陷入绝望,让你承认自己是不自量力,这才更有乐趣。”

    话音落下,一股汹涌气势从其身上铺天盖地的涌现而出。

    他是灵境武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