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不上九天,永落凡尘,只为与你相伴!
    ,精彩小说免费!

    二月二号,白泉镇。

    宁家年会结束之后,宁江便离开了宁家,面对他的离开,宁家上下无不后悔。

    但无论是谁,都明白是他们亲手把宁江赶走。

    月牙岛。

    宁江在此暂住了下来。

    这里原本是属于宋家的地盘,但宋家为了讨好宁江,直接将此地送给了宁江,甚至还派人守在月牙岛四周,不让闲杂人等入内。

    这位落阳城的大红人,名家榜榜首,宋家是费尽心思,也要和宁江结下善缘。

    “她果然回来了。”

    夜里,宁江望着夜空。

    近几日来,有两则大消息轰动青云,一则是他登临名家榜榜首。

    还有一则,便是伊家三位先天极限强者被杀,这件大事情,在短短几日之内,就传遍了江南地带,更向着整个青云传去。

    对于青云国的武者来说,这是一则无比震撼的消息。

    先天极限,个个都是青云国顶尖的人物,何况还有两位先天榜上的强者,更是如龙一样。

    这种级别的人物,足以开创一流豪门,号令一方,地位尊贵,却在一.夜之内,被人杀死。

    是谁所做?

    今夜。

    月如银盘,星光灿烂。

    如此星辰如此月,与谁指点与谁看?

    “呀——”

    一只乌鸦发出鸣叫,引起宁江注意,它通体漆黑,张开双翅,在宁江的面前盘旋,双目之中是青红交叠的重瞳。

    “沉鱼。”宁江吐出两字。

    乌鸦一挫身,直向远处飞去。

    宁江跟随在后,一路走出月牙岛。

    他踏水而行,夜风徐徐,水面泛起一层层的波纹,悠悠飘去。

    他停了下来。

    前方是艘小木船,银发少女坐在船头之上,精致小巧的雪白双脚泡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着。

    她清冷宁静,浑身上下不带一丝烟火之气,飘然若梦,气质绝伦,仿佛只应出现在梦中的神女,绝对不应在人间显形。

    花也好,酒也罢,似乎世间所有美丽的事物,都是为了比喻她的存在。

    “沉鱼。”宁江叫了一声。

    “我这次回来,一方面是为了母亲的事情,另一方面,是为了见一见你。”

    叶沉鱼的声音极清极甜,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青云国我已没有什么留恋,很快我就会走,但我唯独放不下你。”

    她看向身旁的位置,那里为宁江空着。

    宁江走了过去,自然的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叶沉鱼摘下脸上的面纱,露出那张绝世脱俗的面容,清澈的湖水映照她倾世的容颜。

    水下几条鱼儿看见她的倒影,仿佛被那美丽吸引,忘记了游水,渐渐地沉到湖底。

    “当年我不辞而别,你怪我吗?”

    叶沉鱼把脸颊靠在了宁江的肩膀上,宁静安详地坐在宁江身旁,与宁江一起看着美丽星空。

    在她身上属于人的气息越来越淡,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和世俗格格不入的飘渺仙气。

    “我知道你当年走,是担心我卷入伊家的事情中,怕我受到伤害。”宁江微微一笑,“那个时候你以为我要死了,哭的很伤心,就觉醒了重瞳。”

    宁江忆起往事,他胸.前的疤痕,就是当年留下。

    当初伊家派人来杀叶清怡母女,在叶沉鱼生死危险的时刻,他一把推开叶沉鱼,挡下了致命一击。

    他至今还记得叶沉鱼当时伤心欲绝的样子。

    他第一次见到,一向坚强的叶沉鱼,竟然也有如此伤心脆弱的一面。

    他记得那种伤心的哭声,仿佛是陷入永无光明的黑暗绝望,仿佛是失去了最心爱的东西,仿佛是血液凝固,呼吸停止,一把尖锐的刀狠狠刺进她的心里,让她痛不欲生。

    也是在那悲痛欲狂之中,叶沉鱼觉醒了重瞳!

    “我记得自己失血过多,将死之际,是你用重瞳之力,把你的血液融入我体内,最后才让我活了过来。”

    提起那段惊心动魄的记忆,宁江并没有什么心悸,嘴角反倒露出一抹微笑。

    他的体内,有自己的血,也有叶沉鱼的血。

    他们早已是世上最亲密的人。

    哪怕相隔千万里,哪怕多年不见,也斩断不了血液的联系。

    “小时候我们约定过,要一起活下去的,那次你险些违约,想丢下我一人,我怎能让你如愿?”

    叶沉鱼眨了眨眼,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宁江一笑,他知道那一次,叶沉鱼就算拼上性命,也会把他救回来。

    “我记得小时候有几次被人欺负了,跟你诉苦,后来再见到他们,他们都鼻青脸肿,而且看到我就跑,都是你做的吧?”

    宁江微笑,这个少女,一直在默默的保护着他。

    小时候每次他被人欺负,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女知道之后,都会为他默默出头,却从来不说。

    哪怕是那一次不辞而别,也是在保护他,怕他卷入伊家的事情。

    “这些年,你在外面过的好吗?”宁江问。

    “不好。”

    叶沉鱼想也不想,直接回答,她不再靠着宁江的肩膀,不满足于此,双手环着宁江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

    千言万语,在此刻都化作一句柔肠百转的话:“我一直在想你!”

    日日夜夜都抱着相思之苦,她又怎能过得好呢?

    宁江轻轻抚.摸着少女的满头银丝,她身上有种香味,幽幽传来。

    这一刻的叶沉鱼,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女。

    “什么时候走?”

    “早上。”

    “非走不可?”

    “我想陪着你,想和你在一起,但我拜入了月神宫,宗门把我推选成圣女,我这次出来,也只有几天时间。”

    叶沉鱼抱着宁江,轻轻嗅着宁江身上的味道,仿佛要永远记住。

    “圣女?这是好事,说明宗门很重视你,对你寄予厚望。”

    宁江淡淡道:“你的天赋本身就很高,何况还有重瞳,对你来说,青云国太小了,只是个泥潭,你留在这里并不合适,此地只会束缚住你。凤凰就要飞在九天上,离开青云国,是正确选择,我支持你!”

    “凤凰就要飞在九天上?可是九天之上,若是没有你的话,不呆也罢。”叶沉鱼漆黑却又似繁星般明亮的瞳孔凝望着宁江的脸庞。

    不上九天,永落凡尘,只为与你相伴。

    “哈哈哈哈,沉鱼,你不用担心我,你在九天之上高飞,我又岂会碌碌无为?你是觉得我会追不上你吗?”

    感受到少女的心意,宁江大笑起来,气吞日月一般:“月神宫是吗?东域六州的七大超级宗门之一对不对?十年之内,不,只要五年,五年内我就来月神宫找你!”

    叶沉鱼一怔,吃惊的看着宁江。

    “沉鱼,小时候我们约定过,以后要成为叱咤天地的人物,离开东域六州,去看那无尽海域,去探索传说中的生命禁区,去寻找深埋海底的归墟,去见识万年一现的天空之岛,去那种种不可思议之地,你放心,我不但会做到这些,我更要君临整片大千世界!”

    宁江发出豪言壮语。

    这种话在平常人看来,就像一只蚂蚁说要成为天上的神龙一样。

    可是叶沉鱼没有笑,她的气质清丽脱俗,笑容如芙蓉出水,声音如百鸟齐鸣,美眸中满是盈盈笑意:“我相信你!”

    小船漫无目的地飘荡。

    两人坐在船头之上,回忆往事,享受着静谧时光。

    这一刻的宁江,不再是十万年的那个至尊,而是曾经的青涩少年。

    两世记忆融合,他即是过去的至尊,也是现在的宁江。

    “对了,你和腾龙公子是怎么回事?”

    宁江问道,他已经猜到,和腾龙公子交手的神秘少女,恐怕就是叶沉鱼。

    “这个人很霸道,见了我,便想让我做他女人。”叶沉鱼淡漠道,“不过我没有被他打伤,是懒得和他纠缠,便甩脱了他。”

    “也对,以你的重瞳,几个腾龙公子都不够你杀。”

    宁江淡淡道,重瞳这种东西,哪怕是在十万年前,也极其少见。

    拥有这种眼睛的人,可以说是天生王者。

    什么是王者?

    修炼的境界分作练气十重天、后天境、先天境、灵境、元神四劫境,地武境,通天境,天武境,圣武境,至尊,大帝。

    宁江过去就是至尊的境界,但他战力堪称逆天,乃是一代传奇,能与大帝平分秋色。

    而境界一旦达到天武境,就能称之为王者。

    一位天武境的王者,寿达万载,他们以三千年为春,三千年为秋,悠悠万载,只称一春秋。

    这种强者,足以开创一方大教,万年不灭,便是在整个大千世界,也是一方霸主。

    像落阳城那种地方,一位天武境王者弹指间便可覆灭。

    到了圣武境,便能称之为圣者,掌握空间之力,可破碎虚空,两界穿梭,一招可灭青云国。

    至尊的话,更是可以开辟小世界,这种强者弹指之间,便可击沉一州之地。

    什么是州?

    青云国所在的地方,叫做青州。

    整个青州无比辽阔,类似青云国这样的国家有几十个,青云国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国罢了,还有一些远比青云国更强大的大国。

    青州、雷州、云州、越州、凉州、宁州,合起来便是东域六州。

    青州又只是东域六州里最弱小的一州。

    出了东域六州之后,外面还有无尽海域。

    此外南域、西域、北域,都有大陆存在。

    还有被视为大千世界中心的中域之地,那里更为强大,整个世界的生灵,都喜欢向中域汇聚。

    中域天骄遍地,妖孽辈出,强者数不胜数。

    除此之外,整个大千世界之内,又存在了一些小世界,那种世界之内,有时也有种种生灵存在。

    这就是大千世界。

    一个广袤无垠,连至尊也无法彻底探索的精彩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