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负心多是读书人,当年恩怨
    ,精彩小说免费!

    江南地带,古风城。

    伊家府邸。

    伊无林兄妹两人马不停蹄的从白泉镇回到古风城,已经是两天之后。

    此刻是夜晚。

    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月亮,也没有诸天星辰。

    伊家之内,通火通明。

    “名家榜第一,白头剑宗宁江。”

    院子里是四个人,其中一对中年夫妇听完伊无林兄妹两人所说的话之后,皆是面露震惊。

    “十六岁的剑宗,叶沉鱼的这个青梅竹马还真是不简单。”

    中年女子冷哼一声,她浑身富贵逼人,风韵犹存,叫做伊红凤,是伊无林兄妹两人的母亲。

    她旁边的中年男子,是她丈夫聂常鸣。

    聂常鸣,是入赘伊家。

    男方入赘女方,相当常见,无非就是因为女方家中强势,地位尊贵。

    入赘之后,聂常鸣生的一对儿女,也都是跟着伊家姓。

    “娘,我们要怎么对付这个宁江?此子让我受辱,这口气我咽不下去,而且他和叶沉鱼有关,就必须要想办法抓住他。”

    伊无林问的人是伊红凤,似乎夫妻两人,伊红凤才是当家做主的那个。

    伊红凤眼中闪过一抹锋芒,刀锋一般犀利:“既然他和叶沉鱼有关,就不能放过他,不过此子现在也成了气候,想要动他不是那么容易,我们伊家要动手,也需要从长计议。”

    说着,她看向身旁的丈夫,轻哼一声,道:“常鸣,叶沉鱼这次回来,多半是为了给她母亲报仇,你不会因为想着她是你女儿,到时候心慈手软吧?”

    “我没有这样的女儿。”

    聂常鸣冷冷说道,他身体匀称,脸白无须,似玉一般,看样子只有三四十多岁的模样,潇洒而沉稳,坚实而不虚浮,普通人看上去,感觉这幅形象就好像是一个成熟稳重,经历丰富的学者大儒。

    “那就好。”

    伊红凤点点头,脸色缓和了许多。

    “聂常鸣,你是读书人,三纲五常,伦理道德,没有从书中读到吗?”

    夜色中,突然有一道没有丝毫烟火之气的语言飘了出来,似清泉流水,天籁般动听:“负心多是读书人,看来这句话不假。”

    “是谁!”

    院落中的几人一惊。

    他们的目光望去。

    是位银发少女。

    她看去十八岁左右,从空中飘然而下,白衣如雪,冰肌玉骨,一头银发随风荡漾,似灿烂银河。

    她目如流星,袖中露出的皓腕欺霜塞雪,柔.软纤细,透着几分娇弱

    在其俏脸之上,是一张白色面纱,遮挡住了容颜,令人看不真切,清冷而神秘。

    毫无疑问,那面纱之下的容颜,定然是绝世美丽。

    “叶沉鱼!”

    尽管已有多年未曾见过,但在看到那满头银发的刹那间,几人还是知道了少女的身份。

    少女白衣无暇,一袭红绢束在腰间,虽是简单装饰,却飘飘然好似天上神女,面似玉盘、肌塞胜雪,两点星眸熠熠生辉,更是透着高远之意。

    几人的神色变得沉而又沉。

    踏空而行,这是先天极限才可办到的事情。

    四人都觉得,面前的少女深不可测!

    “沉鱼,你回来了。”

    聂常鸣目光一闪,道:“先天榜上,那位排名第七的银发少女是不是你?我知道你对我们心有怨恨,但我和你是父女,父女之间,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化解的?”

    这是怀柔之策,他想用父女情分来挽回叶沉鱼。

    “聂常鸣,事到如今,说这些话不觉得太迟了吗?母亲终究是死了。”

    叶沉鱼宛如月宫仙子降世,声音似玉珠滴落,清脆有声:“我这次回来,是来了断尘缘事。”

    她的眼神很平静,仿佛深潭,不起波澜,冷风吹拂之中,周身衣裙飘飘,似要乘风而去。

    这副模样,好像是九天神女来到人间,说不出的空灵轻逸。

    “叶沉鱼,你想如何?”

    伊红凤目光冰冷,不敢轻举妄动。

    “别说我赶尽杀绝,不给机会。我今天来,是为我母亲要个交代,当年你们杀死我母亲,那么便去我母亲坟前磕个头,认个错,再自废修为,我给你们活路。”

    叶沉鱼缓缓说道,一双如寒夜般的眸子里散发出点点冷光,白净如雪的脸庞没有一丝笑意,整张脸看上去如数九寒冬一样。

    “什么?磕头道歉,还要自废修为?”伊无林当场大怒,“叶沉鱼,你不要欺人太甚,让我们给你母亲磕头,想都不要想。”

    聂常鸣的脸色也冰冷起来,凌厉道:“沉鱼,我是你父亲,你还有没有父女亲情?道德伦常,你莫非是冷血不成!”

    “道德伦常,是对有情有义的人来说,一个人无情无义的人,还讲什么道德伦常?”

    叶沉鱼不为所动,她的声音融入风中,似给夜风增添了一分寒意:“当年伊红凤派人来杀我们母女,你明明知情,却默许她这么做,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就已不再是父女。”

    “聂常鸣,枉你身为读书人,满腹经纶,平时总喜欢把仁义道德挂在口上,却为了攀附权势,入赘伊家,抛弃对你有救命之恩的母亲。”

    叶沉鱼的声音越说越冷。

    聂常鸣的神色则是越发难看。

    那是他年轻时候的事情,当年他被人追杀,受到重伤,万幸的是在白泉镇遇到了叶沉鱼的母亲叶清怡,被其所救,后来他便将叶清怡追求到手。

    但是在这之后,他又遇到伊红凤,伊红凤并不知道他已有情侣,对他一见钟情,那时他贪图伊红凤的背景,便瞒着叶清怡,入赘了伊家。

    入赘伊家之后的几年,聂常鸣脚踏两船,每个月都会抽空去找白泉镇找叶清怡,叶清怡也不知道他已经入赘了伊家。

    之后,叶清怡怀孕,生下了叶沉鱼。

    可惜,纸包住不火。

    叶清怡终究还是发现,聂常鸣入赘伊家之事,为此,叶清怡毅然与其决裂。

    此后,叶清怡和叶沉鱼母女两人相依为命,久住白泉镇。

    本来事情也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聂常鸣每年下来,都会有那么几天过来探望母女两人。

    就是这样的举动,引起了伊红凤的怀疑,使得伊红凤知道了此事。

    伊红凤这个人,对聂常鸣用情至深,她没有怪聂常鸣,反而是觉得叶清怡勾.引了聂常鸣。

    而她本身是善妒之人,性格强势,和聂常鸣之间,一些事情都是她当家做主,她这个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容不得叶清怡母女两人!

    最后,就是她派人,去杀叶清怡母女两人。

    叶清怡在当年死去,叶沉鱼则是在那一天,不知所踪,直到今日方才回来!

    “沉鱼,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何不放下仇恨?你现在是先天榜第七,只要加入伊家,伊家会非常欢迎你。”聂常鸣循循善诱道。

    “伊家?聂常鸣,你知道这片世界有多么广阔吗?纵然是整个青云国,也不过是小小泥潭,我的眼里,又哪里会有伊家。”

    叶沉鱼身材高挑,双.腿修长,雪白衣裙飘舞,掩盖不住那傲人的曲线。

    “沉鱼,你这样说的话,是非要和我们刀剑相向了?”聂常鸣目光凌厉。

    “一月三十,当年母亲死的时候,也是这一天,也是这样昏暗的夜色。”叶沉鱼声音悠远。

    她目光渺茫,想起了那个青梅竹马。

    当年,若非是他拼死保护,用胸膛挡下那致命一击,那么,她便已经不在了。

    若非那一次,她也不会觉醒重瞳,杀了所有敌人……

    你还好吗?

    “出来吧。”收起所有的思绪,叶沉鱼清冷的声音向着四周飘散开来。

    唰唰唰!

    三位先天极限强者从暗中出现,他们早已埋伏在四周,但被叶沉鱼察觉,一语点破。

    “冤有头,债有主,我要杀的人,只有他们几个,你们要干涉吗?”叶沉鱼的声音再无任何情绪,只有冰冷。

    “我不管什么恩怨,你要杀我伊家之人,那就不行。”

    这三人是伊家立足之根本,一位先天榜排名十几,一位二十几,还有一人最年轻,未入先天榜,稍逊一筹。

    “如此,你们一起去死吧!”

    白色衣裙飘舞,叶沉鱼立身在那,傲人的娇.躯曲线起伏,魅力惊人。

    她的眼睛忽然变了,仿佛一滴血滴入水池,把整个池塘染红。

    漆黑的瞳孔逐渐转化成红色,而在红色的瞳孔之下,又有一个青色瞳孔重叠,神秘幽深。

    刹那间,所有人心神剧震。

    “传说中的……重瞳?”

    三位先天极限强者,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这一刻,他们的双眼变了,化作跟叶沉鱼一样的眼睛,身体再也不受控制。

    “不要!”

    三人发出惊怒吼声,只见他们各自拿起武器,朝着自己脖子抹去。

    “噗嗤。”

    血液喷起,三颗人头滚落。

    三位先天极限强者,瞬间陨落。

    “沉鱼,你杀了伊红凤吧,我是你父亲,放我一条生路好不好?”聂常鸣身体颤.抖,全身的每一寸血肉都被一种恐惧蔓延。

    生死当前,他选择放弃妻子生命,独自苟活。

    “聂常鸣,你个畜生。”伊红凤不敢置信,破口大骂。

    “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放弃了。”

    伴随着叶沉鱼的声音。

    “不。”

    伊红凤发出惊叫,不受控制的抽出一把刀,在她万分惊恐的眼神之中,一刀斩过伊无林兄妹两人的头颅。

    然后刀势不停,继续劈下聂常鸣的头。

    最后,又一刀抹过自己的脖子。

    “我好后悔……”人头滚落,她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