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前来拜见白头剑宗
    ,精彩小说免费!

    一月二十八日。

    宁家年会。

    每年年会,整个宁家的所有人都会汇聚于此。

    武者常常奔走四方,闯荡天下,虽说是亲人,其实很多时候可能一年都见不到一次。

    所以年会的存在,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了联络感情。

    就算是亲人,若是经常不见,时间一久也要生疏。

    除了联络感情之外,还有交流得失,规划未来。

    此外,家族成员有时候也会有矛盾冲突,便需要在年会之上化解,有什么恩怨当场解决,免得记恨在心,反目成仇,不利于家族团结。

    宁家大院内,各脉的人都已经到场。

    有宁守敬一脉,还有宁守敬的几个兄弟姐妹,个个子孙成群。

    不过在年轻一辈中,如今名列前茅的是突破到先天境的宁丰,其他人全都有所不如。

    宁丰一出现,其他的年轻一辈,皆是投来目光。

    “咦?”

    众人倒是有些疑惑,宁丰脸色发白,气色难看,似乎是受了伤的样子。

    “宁长翰,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

    “宁丰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一群长辈已经在夸起宁丰。

    宁丰则是强笑了几声,还在想着昨天晚上被宁江一指击败的事情,那件事情,重重打击了他的信心。

    “小丰啊,你一起进来吧。”宁守敬说道。

    “是,爷爷。”

    宁丰点点头,和宁守敬以及一群长辈,一起穿过大堂,走入了内室。

    屋子一般分作两部分,前面是堂,后面是室。

    像一些小辈,只能呆在大堂之中,只有那些身份贵重的长辈,或者是一些宁家的杰出之人,才能踏入内室。

    这就叫做登堂入室。

    进入内室,也意味着进入了宁家的核心。

    整个宁家年轻一辈,也只有一个宁丰有资格踏入其内,其他的小辈看在眼里,都暗暗羡慕。

    “宁江,昨天晚上你打伤宁丰大哥,我劝你还是去道个歉,服个软。”

    宁珊走到宁江的身边,道:“也许你在外面有些奇遇,运气好,得到什么宝物,侥幸炼成了体魄,可打伤人,还是你的不对。”

    在她潜意识里,以为宁江能够炼成大日琉璃金身,只是运气好,又哪里知道,宁江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痛苦,才能拥有这等实力。

    “道歉?”宁江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

    这股平静的声音缓缓传出,却让宁珊感受到了一种庞大的威严。

    在那一个瞬间,她觉得面前的宁江化作了难以仰望的无上强者,气吞天地,捉拿日月。

    但这种感觉一闪即逝。

    “是错觉吗?”宁珊诧异,旋即摇摇头,“既然你一意孤行,要一错再错,别怪我没提醒你。”

    “今年不知道会有哪些人过来拜访?”

    周围的小辈议论纷纷,宁家每次年会的时候,各脉的人都会邀请一些朋友来参加年会,那些朋友也会带来贺喜礼物。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各脉展现自己人脉的时候。

    如果连个来拜访你的人都没有,岂不是说明你人缘差,混的不行?

    但凡有这种情况,难免会遭受到一些嘲笑。

    “宁雨安,今年怕是连个拜访你们的人都没有,你们就等着做笑话吧。”宁定冷笑道。

    其实宁雨安的父母,宁长峰和李清韵两人都是先天境强者,各自都有一些人脉。

    往常自然不用担心,可是这一次,两人远去金鼎城,一去不回。

    两人连在都不在,没有去邀请那些认识的朋友,别人又哪里会过来拜年?

    你不邀请人,别人怎么好意思来?

    “那又如何?”宁雨安轻哼一声,骄傲道,“有小弟在,就算整个白泉镇的势力都来了,也抵不上小弟一个人的分量。”

    “真是可笑。”

    宁定冷笑不止,连周围的年轻一辈也露出嘲笑,觉得宁雨安是疯了。

    宁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白泉镇连一点名气都没有,就凭他能和整个白泉镇的势力比?

    纵然是宋子文,也远远没有这样的分量。

    “好不好笑,你很快就会知道。”宁雨安不再多言。

    大堂的年轻一辈议论纷纷,内室之中,则是众多的老一辈,都是宁家的核心人物。

    首位之上,是一个看去百岁左右的老者,满头白发,最是苍老。

    这是宁家的老家主,一身修为达到了后天后期,也是宁守敬几人的父亲,宁家就是他一手开创出来。

    他辈分最高,然后是宁守敬以及他的几个兄弟姐妹。

    接下来就是第三代的宁长翰一些人。

    第三代之中,有资格进入内室的也不多。

    宁守敬几个儿子,也只有宁长翰踏入了先天境,所以有资格进入这里。

    在宁长翰旁边,则是他的儿子宁丰,宁丰从进来到现在,频频赢得众人的夸奖,连老家主都表露了赞赏。

    称他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在众人的赞赏之下,他心里的抑郁也消散了不少。

    宁江体魄强又如何?终究不是宁家的人,而他体内有宁家的血脉,未来这宁家都是他的。

    到了那个时候,他一样可以任意拿捏宁江。

    “我想人差不多该来了吧。”

    宁长翰这时把目光看向外面,他一向就善于经营人脉,加上宁丰突破先天境,为他增添了不小的威势,此次来的人,必然比以前更多。

    果然,没有多久,外面就有声音传来:“孙家孙木拜访宁家。”

    有人走了进来,一来就是一位后天巅峰强者。

    在白泉镇这种小地方,后天巅峰强者虽然不如先天境,也能算是一方人物。

    这个孙木明显是小有名声之人,他一来,不少人都认识他。

    “孙兄。”宁长翰脸上露出笑容,迎了上去,“孙兄肯赏脸过来,真是让我高兴啊。”

    “这话就见外了,宁兄的儿子突破先天境,真是后生可畏啊。”

    “孙兄客气了,快请进。”

    宁长翰把孙木带进了内室之中,内室大多数人都起身拱手相迎。

    不过像老家主,以及一些身份尊贵的就坐在那里,只是点点头。

    “晚辈孙木,见过宁老家主。”

    “不用多礼。”

    宁老家主摆摆手,他是先天后期强者,一手打拼出了三流家族,这个孙木他还不需要起身相迎。

    孙木也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脸色并无不悦。

    实力为尊,这就是武者的世界。

    孙木的第一个到来,仿佛打开了局面一样,接下来前来拜访的人蜂拥而至。

    “赵家赵山泉,前来拜访。”

    “康家康封,前来拜访。”

    “崔家崔良,前来拜访。”

    “……”

    众多前来拜访的人,最次也是后天后期以上修为,修为太低的人,大家也不好意思请来,免得丢了面子。

    在一个个拜访的人之中,冲着宁长翰来的人最多,他对于人脉一直颇为看重,结交了不少人。

    其中甚至来了两位先天境强者,更是让宁长翰满脸笑容。

    先天境强者在白泉镇已经算是大人物,须知,两三位先天境强者就能建立起三流小家族。

    原本宁长翰邀请了他们,也拿不准他们究竟来不来,现在一来,他知道这两人应该是冲着他儿子来的。

    他儿子突破先天,潜力巨大,自然值得结交。

    其中一位先天境强者,甚至带了个女儿过来,介绍给宁丰认识,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宁丰爱慕宋慕儿,自是看不上一般女子,但如此场面,也使得他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这时目光望向大堂,看了看宁雨安两人。

    宁雨安和宁江孤零零两人,非常冷清,不像其他各脉,全都有人前来拜访。

    “呵呵,宁雨安,你不是说你小弟一个人,就算整个白泉镇的势力都比不上吗?既然如此,怎么没有任何一人来拜访你们?现在这种场面,你们不觉得丢人吗?”宁定过来嘲笑。

    “算了,少说两句吧,他们没人拜访,丢的也是我们这一脉的脸。”宁珊说道。

    宁雨安眉头一皱,哪里听不出来他们是在冷嘲热讽,正要说话。

    “轰隆!”

    突然,宁家外面,一声惊天巨响,大门直接被人轰开。

    然后,一道冰冷的声音滚滚传来。

    “宁江,给我滚出来受死!”

    话音落下没有多久,唰唰唰,便有数道身影出现在此地,个个都是先天境强者!

    “秦家的人!”

    宁家众人一下认出,脸色顿时大变。

    “我知道了,昨天晚上听到的风声是真的!”

    “什么风声?”

    “听说昨天晚上,在月牙湖的岛上,秦烈被人杀了。”

    “不错,的确是有这个传言,而且听说宋家在昨天晚上和秦家爆发了几场恶战,双方都有人受伤,直到早上方才停战。”

    “他就是宁江!”在秦家众人的身旁,被斩了一条手臂的侯正和钱岚几人都在,目光怨恨。

    “是你杀了烈儿?”

    一位紫袍中年人目光如刀,杀意滔天。

    “不错,是我。”宁江坦然承认,敢作敢当。

    “你们宁家,该给我秦家一个交代!”紫袍中年人目光一扫全场,让宁家所有人感受到一种巨大压力。

    宁长翰神色剧变,连忙站出来道:“这个宁江和我们宁家无关,他是被捡来的野种,根本不是宁家的人,既然他杀了人,随便秦家处置。”

    “不错不错,他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宁丰紧跟着道。

    “哼,居然招惹了秦家,真是该死。”

    “希望不要因为他的事情,让我们宁家遭受牵连。”

    “把他赶出宁家,今天本是我们宁家的年会,是大喜之日,都因为他受到了破坏。”

    “宁家白白养他了,非但不报答我们,反而给我们带来这样的祸事。”

    周围众人纷纷喝斥,丝毫没有要帮宁江说话的意思。

    宁家老家主眉头皱起,最后也摇摇头,秦家不是他所能得罪。

    宁江杀了人,纵然是自己的血脉,他也得交出去,何况只是个外人。

    这一刻,宁江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

    唯有一道柔弱倩影,陪在宁江的身边,不离不弃。

    “宁雨安,快回来,别和他扯上关系。”宁长翰叫道。

    宁雨安没有说话,站在宁江身边,一动不动。

    就算整个世界都要遗弃宁江,她也不会离开。

    无论何时,她都不会让小弟孤身一人!

    “小混蛋,看来你很不受欢迎,你还有何话可说?”紫袍中年人眼神冷漠。

    “来找我报仇,只怕你们没有这个能力。”宁江语气如刚打上来的泉水,清冷幽淡。

    紫袍中年人目光寒冷,正要下令杀了宁江。

    突然。

    宁家大门之外响起声音。

    “宋家宋天正。”

    “宋家宋子文。”

    “宋家宋慕儿。”

    “宋家宋建闲。”

    “宋家宋……”

    当这些名字响起的时候,宁家全场彻底轰动。

    “宋天正,这可是宋家老家主,先天巅峰强者!还有其他的人,全部都是宋家有名的先天境强者,只有宋慕儿是后天巅峰,他们来宁家做什么?!”

    一共十几道声音,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到最后尽数化作一句充满了敬意的声音,惊天动地,宏大无比。

    “前来拜见白头剑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