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宁家罪人?你们错过了最大的造化!
    ,精彩小说免费!

    屋内气氛沉重,几个人全部怒视着宁江,连老爷子宁守敬都一脸阴沉。

    任何人来到这样的氛围之下,都会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宁江淡然自若,语气悠闲:“什么奇耻大辱?”

    见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宁丰眼中的怒火更是强烈:“都是你不识好歹,得罪宋慕儿,结果害宋子文把我们赶出了聚会,你说,这是不是你的错!”

    “与我何干?”宁江淡淡道。

    宋子文倒是聪明,恐怕是知道了自己和宁丰几人不和睦,所以把他们赶了出去。

    宋子文为了结交他,这样做无可厚非,但与他何干?

    他又没有指使宋子文!

    “与你何干?”

    宁丰恨声道:“今天宋子文主动来找我,甚至叫我宁兄,称呼亲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我本来有机会和他成为朋友,可是当他问起你的名字,一听到我们认识你之后,立刻就翻脸无情,把我们赶出聚会。”

    宁丰的父亲宁长翰目光阴沉,宋子文这样的人物,若能与其结交,好处巨大。

    甚至以后的宁丰想要成为宁家族长,有宋子文帮助的话,能省不少力。

    “宁珊一直喜欢宋子文,今日为了见宋子文,特地打扮了一番,我本来想介绍宁珊给宋子文认识,以宁珊的美貌,原本很有机会与宋子文成为一对,可也都是因为你,毁掉了这一切。”

    宁丰越说越愤怒。

    他利用了话术的巧妙,说什么宁珊很有机会和宋子文成为一对,不过是在无中生有,想要加重宁江的过错。

    宁珊秀拳握起,目光冰冷,对于这个曾经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宁江,心中已经满是愤怒。

    宁珊父亲宁长明的手掌死死抓在椅子的扶手上,把扶手都给抓成了粉碎。

    那可是宋子文啊,宋家第一天才,更是白泉镇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以他天赋,未来执掌宋家不在话下。

    未来的白泉镇,宋子文肯定是号令一方的巨头人物。

    宁珊若能和宋子文在一起,立刻就能飞黄腾达,成为白泉镇无数人羡慕的贵女。

    他们宁家也能从宋子文的身上得到很多好处。

    可是全部被宁江给毁了。

    “还有宁雨安,给脸不要脸。宋慕儿看中了一条项链,我原本可以借助这条项链,和宋慕儿打好关系,再将她追求到手,你却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走人,害我得罪宋慕儿,错过了大好机会。”

    宁丰咬牙切齿,他喜欢宋慕儿已久,结果却闹得这般田地。

    “你们两个混账,简直是宁家的罪人!”

    宁长翰重重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指着宁江两人怒骂。

    宁家的罪人,这是一种严厉的指责。

    只有那种犯了大错,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冠以“罪人”二字。

    但是对于他的话,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今天宁江和宁雨安所做的事情,让他们都觉得错过了一次天大的机会。

    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哎。”

    宁守敬叹息一声,无话可说。

    他人老成精,很明白宋子文的价值有多么巨大,错过这样一尊贵人,实在不该。

    宁雨安俏脸冰寒,今天的这些事情,完全就是莫须有的指责。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宋子文看不上你们,你们就把过错怪到我和小弟身上来,不觉得无耻吗?”

    面对着在场千夫所指般的指责,宁雨安气愤道。

    “宁雨安,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你还有没有教养!”宁长翰冷喝道。

    “长辈,你也配?当初你做秦烈的走狗,逼我嫁给秦烈,还眼睁睁看着秦烈打伤小弟,你可曾想过你是我长辈?”

    宁雨安说起此事,心中就感到刺痛。

    “我那是为你好。”宁长翰脸色一沉,大义凛然。

    “为我好?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毫不犹豫牺牲我的幸福,我是你侄女,你都能如此无情,你这样的人,也敢口口声声说为我好,虚伪透顶。”

    宁雨安言辞犀利,所谓的亲人,让她心寒。

    “闭嘴,宁雨安,你再敢对我爹如此无礼,信不信我出手教训你!”宁丰爆喝一声,先天境的气势爆发开来。

    “安姐姐,不用和他们说废话。”

    宁江双眸平静,平静的眼底深处,却是闪烁着寒光的利刃:“一群喜欢攀炎附势的小人罢了,他们哪里明白打铁需要自身硬的道理?只想着攀附权势,却不明白,自身若是够强,别人就会来攀附你。”

    “岭深常得蛟龙在,梧高自有凤凰栖!”

    道理很简单,强者从来不缺少攀附者,与其去攀附别人,不如自己成为强者,让别人来攀附。

    “狂妄。”宁丰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觉得自己比宋子文还强吗?怎么不见别人来攀附你?”

    老爷子宁守敬也连连摇头,成为强者,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宁家发展了四代,都只是一个三流小家族。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说此话,未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只有宁雨安知道,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宁江的能耐。

    现在想要攀附宁江的人,能排个见不到尾的长队,宋子文算什么?还不是费尽心思想要讨好宁江。

    “宁江,宁雨安,别说我们不给你们两人机会,你们犯了大错,理应受罚,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我们可以宽宏大量,只略施惩戒。”

    宁丰义正言辞道:“你们两个在翠玉楼花了十万元石购买首饰,一定是在外面有什么大运,得到大笔元石,把那些元石拿出来赔罪吧。”

    宁江既然能花十万元石购买首饰,眼皮都不眨一下,说明他的身上一定还有大量剩余。

    “把我和安姐姐骂成罪人,原来是为了元石。”宁江冷冷一笑,“不错,我身上还有很多元石,超过百万!”

    “什么?”

    几人一听,全部大吃一惊。

    百万元石,他们宁家上下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宁江居然这么富足!

    “你至少要赔我们每人三万元石,不,五万!”宁定呼吸都急.促起来。

    普通先天境强者,才一万元石的身家。

    很多人为了一千元石,就能反目成仇,一万足以叫人杀人争抢。

    “不,你有多少元石,要全部拿出来,一点不能留。”宁丰更是贪婪,狮子大开口,一点都不打算给宁江留下。

    “不错,拿出来。”宁长翰厉声道。

    “快点。”宁长明喝道。

    他们一群人,似乎已经把宁江的元石当成了自己的东西,带着一种命令口吻,张口就要,咄咄逼人。

    “爷爷。”宁雨安看向宁守敬,这些长辈已经让她心寒透顶。

    宁守敬沉默一下,叹道:“安丫头啊,你们既然有那么多元石,就拿出一些来,爷爷做主,你们两个孩子留十分之一,其他的分给几个兄弟姐妹,资源共享,同气连枝,才能让大家的实力一起提升。”

    宁雨安不在说话了。

    资源共享?这些元石都是宁江的东西,凭什么叫他拿出来?

    有本事的话,自己去赚啊!

    “呵呵呵呵……”

    看着所有人贪婪灼热的眼神,宁江虽然在笑,可笑声却如寒冬之风,让每一个人都觉得不自在:“我的元石就算给一条狗,也不会给你们一块!”

    “你说什么?”

    所有人都没想到宁江说出如此难听的话来。

    “你这个狂徒,屡屡出言不逊,今天我也不得不教训你一下。”

    宁丰一步踏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现在速速认错,交出元石,否则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

    “蝼蚁一般。”

    宁江从容不迫,语气满含轻蔑:“你若能接我一指,我就算把所有元石给你又有何妨?”

    “找死。”

    宁丰勃然大怒:“你后天境修为,也敢口出狂言,看我一招把你打趴下!”

    他身形猛地一冲,一个跨步出现在宁江面前。

    “哧!”

    他手中是一柄大斧,斧势凶猛,就势斜劈,大斧劈在空气中,发出尖锐的音爆。

    这样一斧,势大力沉,别说是个人,就算是块铁都要被一分为二。

    “好强,不愧是先天境强者。”

    宁珊几个人都发出惊叹,这样一击,宁家年轻一辈,没人能够接下。

    而在他们印象中,以宁江的实力,绝无可能是对手。

    “一指?我看你怎么出丑。”宁定冷笑。

    宁江退也不退,洁白的手掌缓缓伸出,不带一点声音,如春风细雨一样轻柔无比。

    他中指扣起,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下,朝着尖锐的斧刃轻轻一弹。

    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

    用手指去接斧子,根本是以卵击石。

    “砰!”

    但是当那一指弹出,狠狠撞击在斧刃之上的时候,刹那间,每一个人都张大了嘴.巴。

    斧子来得快,去的也快。

    宁丰只觉得斧子仿佛被一颗从天而降的巨石撞中,不可抵御的力量传递而来,他的两手完全握不住,虎口当场裂开。

    然后整个斧子倒飞而来,狠狠撞击在他的胸口。

    “噗。”

    宁丰当场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出去,胸口几根骨骼直接断裂。

    “嘶!”

    宁珊几人倒吸一口冷气,满眼骇然。

    “哎,明天就是年会了。”

    这时,宁雨安叹息一声,目光复杂,其内是一种对无知可悲之人的怜悯与嘲讽:“等到明天,你们就会明白,今晚所做的一切是有多么愚蠢。宁珊,你想嫁给宋子文,宁丰,你想娶宋慕儿,这些事情,其实只要小弟一句话,就能办到。”

    “可惜,你们不懂。”

    “你们错过了小弟。”

    “错过了此生……最大的造化!”

    说完,宁雨安拉住宁江的手,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