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曾经的朋友,这一剑,是你欠我!
    ,精彩小说免费!

    夜已深了,皓月高悬。

    姐弟两人回忆往事,悠闲而行。

    这里承载了他们的童年,有太多美好记忆。

    “小时候无忧无虑,天真快乐,总想着要快快长大,可真长大了,却又开始回味童年,希望能回到小时候,人真是矛盾。”

    宁雨安声音轻柔,一双清澈的美眸凝视着夜空,嘴角边微含笑容。

    “人越长大,事情便越多,万众红尘裹身,没有了小时候的自由自在,自然会如此。”

    宁江的声音冷冷清清,道:“不过童年虽美,但未来更美,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无限的精彩。”

    他是展望未来之人,不会被过去所牵绊。

    往事如烟,烟消云散。

    武者就要如此,一往无前,激流勇进,任何时候都不能停下脚步,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宁江?”

    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

    姐弟两人的目光望去,就见几个年轻男女走了过来。

    走在中间的一个男子相貌堂堂,高大帅气,一看便是几人之首。

    “秦烈。”

    宁江叫出了这个男子的名字,有关秦烈的记忆,一点点涌现而出。

    秦烈是原主人在白泉镇为数不多的朋友,来自于白泉镇二流家族秦家。

    白泉镇共有两大二流家族,一个是宋家,还有一个就是秦家。

    这两大家族是白泉镇的巨头,实力浑厚。

    当时是六个月前,宁江和宁雨安在月牙湖游玩,遇到了秦烈,秦烈说一见如故,主动与他们结交。

    那个时候的宁江还觉得受宠若惊,毕竟他只是小小三流家族的人,秦烈却是出自于秦家,并且那时的秦烈便是后天巅峰修为,在白泉镇年轻一辈中,能够排入前十。

    之后秦烈就经常来找宁江,两人交情渐渐深厚,到了后来,甚至称兄道弟。

    不过对于秦烈,宁雨安一直表现的很排斥,几次说过不喜欢秦烈,还说过秦烈别有用心,让宁江不要和他接触。

    当时的那个宁江只知道练剑,对于人情世故并不通透,因此对于宁雨安的话,没有多加在意。

    直到后来,他中了黑玉火毒咒,才看明白秦烈的嘴脸,知道对方的目的。

    就在他中了黑玉火毒咒之后,秦烈来找过他。

    秦烈希望他能帮忙,让他劝说宁雨安和秦烈在一起。

    宁江当时非常惊愕。

    一问宁雨安,方才知道,原来秦烈每次来找他,其实都是为了接近宁雨安,不过每次都被宁雨安拒绝。

    宁江这个时候终于醒悟,对方在月牙湖那一次,分明是冲着宁雨安来的,所以才和他结交。

    明白秦烈的用心,幡然醒悟过后,宁江自是大骂秦烈,和他决裂。

    秦烈也撕破脸皮,不再伪装,不但羞辱了一番宁江,更是发出威胁,若是不让宁雨安嫁给他,他就让宁江不得好死。

    宁江至今都一句不漏的记得秦烈说过的话。

    “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公子如果不是看中了你姐姐,当初哪里会和你这种货色结交?你不过是一个被人捡来、无父无母的野种,也配和我称兄道弟?简直可笑!”

    “你现在中了黑玉火毒咒,反正也命不久矣,死前不如做点好事,劝劝你姐姐,让她从了我。”

    “我告诉你,这白泉镇我秦家说了算,我要娶你姐姐,是你姐姐福分,我看中的女人,休想逃脱我的手掌心,跟我秦家联姻,我想宁家应该也很乐意才对,哈哈哈哈。”

    宁江至今都忘不了秦烈当时扬长大笑的嚣张姿态。

    但那个时候的宁江无可奈何,当时宁长峰和李清韵两人已经远去金鼎城,而他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和秦烈抗衡,况且宁家恐怕也不会帮他。

    果然,就在第二天。

    宁家就有人来当说客,是宁雨安的大伯宁长翰,劝宁雨安嫁给秦烈。

    宁江忘不了,宁雨安誓死不从的强硬态度。

    “我死也不会嫁给他。”

    宁江更忘不了,宁雨安在说这句话时,深藏在美眸之中的无助与悲凉,甚至还有绝望。

    一次不行,秦烈就三番五次的来骚扰两人。

    最严重的一次,是秦烈失去耐心,居然动手将宁江打伤。

    那时宁长翰等人就在一边,冷眼旁观,没有阻拦,最终宁江被打的连吐几口鲜血,秦烈方才罢手,最后说只给宁雨安三天时间考虑。

    宁雨安再敢不答应,他就杀了宁江。

    宁江被打伤后,宁雨安心疼的流泪。

    之后,宁江和宁雨安一商量,便悄悄离开宁家,远去落阳城。

    他们离开宁家,一方面是因为宁家的冷漠,更多的则是因为被秦烈所逼,让他们无路可走。

    此刻。

    宁江目光平静的扫过秦烈,最后落在秦烈身后几个人的身上。

    这几个人,宁江全部认识,这是他曾经的朋友!

    当初他和秦烈认识之后,对秦烈真诚相待,把这些朋友也介绍给了秦烈。

    可惜,令他心寒的是,这些朋友让他尝受到了背叛的滋味。

    他中了黑玉火毒咒之后,秦烈还发动这些人,让他们轮流来劝说他,劝宁雨安嫁给秦烈。

    宁江当然明白,这些朋友都是觉得他命不久矣,没有价值,而秦烈身份贵重,与秦烈结交才是上上之选,所以做出这等忘恩负义的事情。

    “你以诚相交,以为交了一群知心好友,对他们毫不设防,处处相帮,结果他们却是群卑鄙小人,见利忘义,唯利是图。”

    宁江抬头望月,心中呢喃,这些话,他是对那个受到欺骗的宁江所说。

    那个宁江,把他们当成知心朋友,重情重义,他们一遇到什么困难麻烦,那个宁江总是当仁不让,帮他们排忧解难。

    那时候的宁江,一直无怨无悔,有的时候就算明知自己会吃亏,也不介意。

    因为,他把这些人当成朋友!

    可是,当他落难之时,这些他非常珍视的朋友非但没有伸出手来帮他,反而落井下石,将他的心伤的千疮百孔,宛如刀割。

    这种被朋友背叛的滋味,远比黑玉火毒咒更要痛苦。

    “哈哈哈哈,想不到今晚来参加聚会,居然会碰到你,宁雨安!”

    秦烈直接无视了宁江,发出大笑,宁雨安消失之后,他找了很久,但没有半点音讯。

    谁能想到,如今会在这里又见到宁雨安,而且比起以前,宁雨安更加漂亮、高贵、美丽,让他一下就心动不已。

    “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宁雨安,你既然回来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跑掉。”

    秦烈得意洋洋,他以前一直想亲近宁雨安,可宁雨安始终远离他,使他找不到机会。

    后来宁雨安和宁江两个人直接消失,更是叫他大动肝火,现在朝思暮想的人又出现在眼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宁雨安,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嫁给秦公子是件好事。”

    秦烈的背后,一人说道,他叫侯正,曾是宁江朋友。

    “是啊,白泉镇不知多少女子想要嫁给秦公子,秦公子和你是金童玉女,正好相配。”

    又一女子说道,她叫钱岚,与宁江相识四年。

    “宁雨安,不要不识好歹,以秦公子的背景能够看上你,是你天大的福分,你若是再拒绝的话,那就是愚蠢。”

    第三人说道,他叫姚通,与宁江交情最深,认识了八年之久,可是这个交情最深的人,却说出最刻薄的话。

    接下来,另外两人也纷纷出言,一副好言相劝的样子。

    五人,全是宁江的朋友。

    可当下他们的眼里根本没有宁江,只顾着讨好秦烈。

    在宁江中了黑玉火毒咒之后,他们就已经和宁江决裂,此刻又岂会在乎宁江的感受?

    “哈哈哈,宁雨安,听到了吗,嫁给我是明智之选。”秦烈大笑,得意之极。

    宁雨安一句话不说,神色无比冰寒。

    她心中有股怒火,在为宁江感到生气,这些可都是宁江曾经无比珍重的朋友,然而他们眼下的嘴脸,是何等的丑陋?

    她怕宁江伤心,怕宁江难过。

    但是。

    宁江站在那里,无喜无悲,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锵。”

    一声剑鸣响起。

    宁江缓缓拔出追风剑。

    终于,他说话了,对着自己的内心,淡漠的声音毫无感情:“不要难过,我说过,你的所有委屈,我来替你承担。”

    他在对那个宁江轻轻诉说。

    在那个宁江的心中,最恨的人,不是给他下黑玉火毒咒的林朝南。

    而是眼前这群在他危难时刻,对他落井下石的小人!

    手中的剑轻轻颤动,仿佛是感受到宁江心中的不平。

    “当以此剑,舒我心意!”

    什么是剑修?

    快意恩仇是剑修!

    杀伐果断是剑修!

    心若不平,以剑扫之!

    宁江一步踏出,从所有人的眼前消失。

    当他下一刻出现之时,人已到了侯正的面前。

    “侯正,你曾经购买武技,缺少元石,窘迫之时,是我把身上所有元石都借给你,之后更是从未让你还过,你却忘恩负义!”

    宁江的话音落下,一剑斩出:“这一剑,是你欠我的债!”

    嗤拉。

    剑光在虚空中一闪而过。

    “啊!”

    侯正发出凄厉惨叫,一条手臂高高抛起,鲜血狂涌。

    “钱岚,你为了修炼剑法,常向我讨教,我当你朋友,倾囊相授,从不藏私。你却不念恩情,背弃于我,这一剑,是你欠我的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