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滚,有眼不识金镶玉!
    ,精彩小说免费!

    清净的林中。

    宋子文向着宁江恭敬拜下,脸上堆满了浓浓的尊敬。

    “嗯?你认识我?”

    宁江瞥了他一眼,平静道。

    “回禀剑宗,落阳城星月湖一战,晚辈也在,亲眼目睹了剑宗的无敌风采,一人一剑,所向睥睨,毕生难忘。”

    宋子文小心翼翼道,同时眼中浮现出激动,自从那个时候,他就一直想找机会认识宁江。

    可是宁江那样的大人物,又哪里是他能接触的?

    在白泉镇,他是天才,声名赫赫,别人都要给他面子,可是和眼前这个少年一比,他根本不值一提。

    差距之大,如萤火与皓月。

    在落阳城,他一直呆到一月二十,“昆仑”宣布成立的时候,他当时还盼着能进竹海庄园,一起贺喜,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接触宁江,结果连门槛都没能进去,最后只能在外面眼巴巴的望着。

    那一日,竹海庄园冠盖云集,无数大势力前去贺喜,令他在羡慕的同时,对宁江更是尊敬。

    “原来是这样,倒是有点缘分。”宁江随意的说了一句。

    可听在宋子文耳中,就令他感到狂喜。

    “白头剑宗,他是白头剑宗,也是……昆仑之主!”

    另一边,宋慕儿发出喃喃,她娇.躯颤.抖,一张美丽的容颜,在此刻赫然化作了惨白,再无一丝血色。

    白头剑宗。

    昆仑之主。

    这八个字,自从她的哥哥从落阳城回来之后,就一直念个不停。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位人物。

    直到她缠着宋子文,听完宋子文在落阳城见到的一切之后,她方才明白,这个白头剑宗,昆仑之主,是何等惊才艳艳之人。

    一月十五,年度聚会。

    踏鹰而来,惊.艳全场。

    一吼破杀局,一剑败十杰。

    落阳十杰,每一个都是强过她哥哥的人,在联手的情况之下,竟被宁江一人一剑,尽皆全灭!

    而那个时候的宁江,仅仅只是后天巅峰的修为!

    这一战,天涯阁分部阁主,认为宁江能登临名家榜第一。

    这是一位比剑王楚白、腾龙公子,更要妖孽的人物。

    这是一位绝顶奇才!

    也是一位……让她心生倾慕的意中人。

    试想一下,像宁江这样又有天赋,又有势力的少年天骄,哪个少女会不喜欢?

    宋慕儿心高气傲,白泉镇没有人能够被她看上,可是在听完宋子文对宁江的描述之后,她一下便是喜欢上了这个从未见过的白头剑宗,心中崇拜之极,满脑子都是白头剑宗。

    甚至她早有打算,等年关过后,就去落阳城,亲眼见见这位让她心动的绝代天骄。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天来,一直念念不忘的白头剑宗,居然就近在眼前。

    “我怎么会那么傻啊……”

    宋慕儿喃喃,脸色越发苍白。

    这个时候再看宁江,那张俊美的容颜,显眼的白发,出尘的气质,不就和他哥哥描述的一模一样吗?

    人就是这样,讨厌一个人的时候,眼睛往往会受到蒙蔽,下意识就会忽视很多东西,只有清醒的时候,才会发现原先看不到的闪光点。

    眼下的宁江,在她眼中,一下高大的令她难以仰望。

    “对了,这是我的妹妹宋慕儿,她一直很倾慕剑宗,慕儿,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拜见剑宗。”

    宋子文眉头一皱,自己这个妹妹一向冰雪聪明,这一刻怎么那么迟钝?

    “不用介绍了,我们已经见过。”这时,宁江态度冷淡道。

    宋子文是个聪明人,一听这语气,再看宋慕儿的神色,就知道里面有事情,怒道:“慕儿,你做了什么?莫非是得罪了剑宗!”

    他心中恼怒,自己费尽心思,想要和宁江结交,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可是自家妹妹的身上却出了什么差错。

    他可是知道,宁江这个人杀人不眨眼。

    当时杀了十杰之后,连一流豪门都奈何不了他,他们宋家若是得罪宁江,宁江一怒下把他们全杀了,都没人替他们伸冤。

    “还不快过来给剑宗赔罪。”宋子文冷喝道。

    宋慕儿这时才反应过来,乖乖的走到宁江两人面前,声音低沉道:“对不起。”

    她情绪失落,眼睛都有些发红。

    自己倾慕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可是却被她有眼无珠的得罪,她现在一想,就觉得后悔的要死,脸上忽然一凉,眼中竟有几颗泪珠不由自主的落下。

    这位白泉镇有名的天才美女,居然哭了!

    “小弟。”

    宁雨安拉了拉宁江的手,宋慕儿一落泪,楚楚动人的样子倒是让她有些不忍。

    宁江知道宁雨安心地善良,无奈道:“算了,之前的事情我不怪你。”

    宋慕儿当下算是知错就改,况且当时的态度也不算恶劣,宁江若是斤斤计较,倒显小气。

    宋子文暗暗松了口气,旋即恭敬道:“晚辈今天办了场聚会,不知剑宗可愿过去坐坐?”

    说着,他满是期待。

    其实就连今晚这场聚会,本质上来说他也是为了宁江办的,因为他召集白泉镇的青年天才,就是想要和众人谈论落阳城的事情,谈论白头剑宗。

    谁想到,正主居然出现了,这简直是上天送来的意外之喜。

    “不用了。”

    宁江弹弹指甲,口气清冷:“我今天是来这里,是来散散心,不想受到打扰。”

    “另外,我的身份不要宣扬出去,免得别人来烦我,知道了吗?”

    “是。”

    对于宁江的话,宋子文哪里敢不听,连忙答应。

    “恭送剑宗。”见两人离开,宋子文连忙道。

    等两人走后,宋子文叹息一声,恨铁不成钢道:“慕儿,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一直心高气傲,看不上白泉镇的青年天才,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喜欢的人,结果又把他得罪,白白错过了结交他的机会。”

    宋慕儿一听,红唇一抿,眼泪又要往下落:“哥,怎么办,他心里会不会还有芥蒂?”

    “你怎么会得罪他呢?”宋子文问道。

    “都怪那个宁丰。”

    宋慕儿恨得咬牙切齿,把岸边的事情说了一遍。

    如果不是宁丰对宁江两人的那种轻蔑态度,她又哪里会得罪宁江?

    “咦?这么说来,白头剑宗和宁家的人不和睦?而且宁家的人似乎不知道他的身份,这就有趣了。”

    宋子文目光一转,道:“走,我们去见见那个宁丰。”

    兄妹两人离开林中,匆匆赶到小岛中心。

    小岛中心的月牙庄园,不少被邀请而来的年轻俊杰汇聚于此。

    宋子文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很快就找到宁丰一行人,叫了一声:“宁兄。”

    “宋兄。”

    宁丰连忙拱手道,心里有些惊喜,这种“宁兄”的叫法代表了亲近。

    他今日来此,也希望能够和宋子文结交。

    “不知道宁兄,认不认识白……”宋子文顿了顿,改口道:“宁江?”

    “宁江?”宁丰看了看宋子文旁边的宋慕儿,见她神色冰冷,还以为是为了岸边的事情在生气,连忙道,“宋兄,那混账东西没有教养,得罪了宋兄的妹妹,我向宋兄道歉。”

    混账东西,没有教养?

    宋子文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

    旁边的宁定紧接着道:“不错不错,这个宁江虽然姓宁,实际上是被捡来的野种,和我们宁家完全没有关系。”

    捡来的野种?

    宋慕儿的眼中倒是浮现怒意,再这么说,宁江是她倾慕喜欢的人,居然被这么侮辱。

    “呵呵,宋兄,还是不要提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对了,我给宋兄介绍一下,这是宁珊,是我妹妹,她一直很仰慕宋兄。”宁丰笑道。

    宁珊一身绿裙,容颜美丽,几乎不比宋慕儿差,她心中略有激动与紧张,宋子文是宋家天才,在整个白泉镇都大有名声,令她仰慕已久。

    她盈盈一拜,笑容甜美:“宁珊见过宋公子。”

    此刻,她心里的一些郁闷已经全部消失。

    之前在翠玉楼,宁江大手笔为宁雨安购买首饰的时候,她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但没有后悔。

    元石多又如何?

    又哪里能够比得上眼前的宋子文。

    宋子文不但有天赋实力,还有背景,无论哪一点都要远远强过宁江。

    她若是能够和宋子文在一起,胜过宁江十倍百倍。

    “宁珊是吗?你怎么看待宁江?”宋子文问道。

    “他?”宁珊想了想,道,“他这个人有些狂妄,不知进退,所以才会得罪宋小姐。”

    “我知道了。”宋子文的声音在这一刻已经冰冷之极。

    然后,他毫不留情的吐出一字。

    “滚!”

    此言一出,宁丰、宁定、宁奇和宁珊全部愣住。

    “宋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让你们滚!”宋子文再度爆喝。

    “滚。”

    宋慕儿俏脸冰寒,同样冷喝一声。

    若非这几人,她哪里会得罪宁江?对这几个人,她心里头只有厌恶。

    “再不滚,我就把你们赶出去!”

    宋子文态度强硬,说话的同时,前踏一步,先天境的气势压迫而出。

    宁丰神色一变,他是靠丹药踏入的先天境,远远没有宋子文强横。

    “好,好。”

    宁丰几人神色又青又白,知道得罪不起宋子文,当下几人都阴沉着脸,灰溜溜的离开这里。

    “我呸,真是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宋子文呸了一口,满脸不屑的骂道:“一群有眼无珠的东西,连白头剑宗,昆仑之主,你们也敢辱骂,真是鼠目寸光,有眼不识金镶玉。”

    如果宁丰几人和宁江关系好,他自然是结交几人。

    可是这几个人,竟然敢辱骂宁江,他若是和这几人走得近了,岂不是得罪宁江?

    “对了,宁家年会在即,等年会的时候,我们和父亲一起登门,带上重礼,好好拜见白头剑宗。”宋子文道。

    与此同时。

    宁丰几人离开聚会之后。

    “该死的宁江,我好恨啊!”

    宁丰发出怒吼,拳头紧握,目中像是要燃起火来,脖子上全是一根根青筋。

    他今日本想结交宋子文,还想追求宋慕儿,结果却被赶出来,这是奇耻大辱。

    在他看来,这一切全部都是宁江造成。

    宁珊面如寒霜,她为了见宋子文,几乎花光元石,才买了一条项链,但这一切都因为宁江而变成了泡影。

    “都怪你。”宁珊心中恼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