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晚辈宋子文,拜见白头剑宗
    ,精彩小说免费!

    月牙湖中心,是一座小岛。

    岛上的景色十分美丽,树木郁郁葱葱,有四季常开的花草,搭建了楼台殿宇,很受武者的欢迎。

    一艘小船靠岸,几个年轻人走了上去。

    “人好多。”

    宁定的目光环顾四周,发现岸边有不少乌篷小船,人影绰绰,都是些年轻一辈。

    “来这里游玩的武者一向不少,而且临近年关,人比往常多是正常的事情。”

    宁丰说着,脸上露出一些骄傲:“不过聚会在中心处举行,这些没有受到邀请的,就没资格进入中心处的月牙庄园了。”

    “好了,我们走吧。”

    宁丰一挥手,就要带众人进去。

    “快看,是谁来了。”

    宁定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几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见一艘小船缓缓行来,船头之上有位俊俏美丽的女子,一身淡青色的衣裙,身材高挑,婀娜多姿。

    “是她。”

    宁珊的眼中闪过一些复杂之色,有羡慕,有嫉妒,有渴望,这个女子,在白泉镇年轻一辈中声名赫赫。

    她叫宋慕儿。

    宋家第一天才,宋子文的妹妹。

    宋子文,白泉镇能排入前三的天才人物,也是今晚这场聚会的发起之人。

    宋慕儿作为宋子文的妹妹,同样是天赋非凡,天资聪颖,仅仅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后天巅峰修为,在白泉镇年轻一辈中可排入前十。

    宋家一门两位天才,不知羡煞了多少家族。

    宋慕儿天赋高,长得又漂亮,在白泉镇人气极高,喜欢她的人不知多少,可惜她眼光太高,就算是白泉镇前三的人物都看不上。

    宁珊作为女人,要说不嫉妒宋慕儿是假的。

    要说只论美貌的话,她还有信心和宋慕儿一较高下,可是要比天赋、比家世,就远远不如。

    宋家是白泉镇的一大巨头,跺一跺脚都能让白泉镇震动,相对而言,宁家就弱小了许多。

    宋慕儿一出现,整个岸边,就有众多年轻一辈把目光投来,大多数的男子,眼中露出灼热,女子则是以嫉妒羡慕为多。

    “宋小姐。”

    宁丰朗声叫道,在宋慕儿的船刚刚停靠到岸边的时候,他脸上就堆满笑容,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股先天境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这股气势,是针对周围一些蠢蠢欲动的年轻人,周围不少人都想过来跟宋慕儿套近乎。

    但是一感受到宁丰这股气势之后,众人顿时面色一变,纷纷止步。

    “此人是谁?白泉镇怎么又出现了一位年轻一辈的先天境强者?”

    “我认识他,好像是宁家的宁丰。”

    周围之人议论纷纷,目前白泉镇的年轻一辈,能够突破到先天境的不超过五人,每一人都声名鹊起。

    “宋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宁丰。”

    宁丰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脸上带着笑容,眼底深处,同样有一抹灼热之色。

    他也是宋慕儿的仰慕者之一。

    过去他一直是暗恋宋慕儿,不敢表明心意,因为知道身份差距大,可现在不一样,他已经突破了先天境,实力大进。

    如今的他,倒是敢去尝试追求宋慕儿。

    “我知道你,哥哥特地邀请你了。”

    宋慕儿点点头,她身段修长,气质高贵,旁边的宁珊也是美女,可是和她站在一起,便有些黯然失色。

    听到宋慕儿知道自己,宁丰心中暗喜,脸上不动声色:“子文兄没有和宋小姐一起来吗?”

    “哥哥比我先行一步,他应该已经到了里面。”宋慕儿声音清脆悦耳。

    “又一个美女,比宋慕儿还好看。”

    岸边突然有人惊呼道,引起一片围观。

    宋慕儿是白泉镇有名的美女,谁能比宋慕儿还好看?

    一道道目光抱着怀疑看去,而当他们看到视线中那个紫衣女子的时候,眼中的怀疑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抹的惊.艳。

    她秀雅绝俗,柔顺的青丝顺着耳旁滑落下来,肤若冰雪,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

    一身紫色的裙子,在夕阳的余晖下更是显得格外的夺目鲜润,空灵轻逸。

    别说是在场的男子,便是宋慕儿见了,美目都忍不住闪过一抹惊.艳。

    “此女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我没看错吧?她身上带的几件首饰,好像都是翠玉楼的珍品,随便一件都要上万元石。”

    “什么,这么奢侈!就算是宋家明珠宋慕儿都戴不起吧?”

    议论首饰的,都是些女子,她们眼光毒辣,也喜欢去翠玉楼,不少人都见过三楼的那些珍品。

    但对于她们来说,那些珍品能买一件就已经非常了不起,像张彤为了一对镯子,甘愿低头认错,可见要买一件是何等困难。

    现在宁雨安身上的首饰,件件珍品,身家得有多么丰厚?

    “咦?是月牙之心,居然被她买走了。”

    宋慕儿突然轻咦一声,发现宁雨安脖子上的一根项链。

    “宋小姐也喜欢吗?”宁丰问道。

    “我本来是想买下此物,可惜刚才去翠玉楼的时候,才知道晚了一步,已经被人买走,可惜。”宋慕儿惋惜道,上次她元石不够,便打算下次再来购买,结果就这样错过。

    “这个好办,既然宋小姐喜欢,我送给宋小姐。”

    宁丰自信满满,向宁雨安两人叫了一声:“宁雨安,快过来。”

    宁雨安一皱眉,本来不想理会,可一想到终究是亲人,若是不理他们,说不定他们又要在背后说怎样的坏话。

    “什么事?”宁雨安和宁江走了过来。

    “小事情,这件月牙之心本来是宋小姐看中的东西,结果被你抢先买走,你就把月牙之心让出来,回去我会把元石给你。”

    宁丰口气强硬,用一种命令口吻:“我想这点成人之美的心,你应该还是有的吧。”

    “不卖。”宁雨安直接回绝,脸色不悦,这是宁江送她的东西,再多元石也没用。

    “我可以多出两千元石,当做酬劳。”宋慕儿道,月牙之心是她心动了很久的东西,而两千元石,她相信足以打动宁雨安。

    “别说两千元石,就算二十万元石都没用。安姐姐,别理他们,浪费口舌。”

    宁江看都不看宋慕儿,淡淡说完,就和宁雨安离去。

    “这小子是谁啊,居然这么嚣张,连宋慕儿的面子都不给。”有人发出惊叹。

    “你们两个站住。”宁丰的脸色铁青,发出冷喝。

    “算了,不卖就不卖吧,当我没有缘分。”宋慕儿大度的摇摇头,眼底之中还是掠过一丝不满。

    “几位,我还要去找哥哥,先失陪了,你们请自便。”宋慕儿说完,莲步轻移,离开岸边。

    “该死。”

    宁丰拳头紧握,脸色寒冷,他本来是想利用月牙之心和宋慕儿打好关系,以后好追求她,结果宁江两人一点面子都不给,让他的如意算盘彻底打空。

    现在宋慕儿直接把他们丢下,恐怕就是对这件事情感到不悦。

    这一刻,他心里把宁江和宁雨安恨的要死。

    ……

    小岛环境优美,到处都是花草树木,清泉流水,不知名的鸟儿在四周叽叽喳喳的叫着,为这小岛增添了几分生动。

    “已经很久没有来这里散步了。”宁雨安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

    姐弟两人悠闲漫步,谈起往事。

    “小弟以前常喜欢在这里练剑。”

    两人走到一片林间,只见四周的树上还有一些剑痕,但这些剑痕已经很浅很淡,估计再过几年,就会消失。

    “是啊,以前我还常常挨她打。”

    宁江笑了起来,这是记忆中的一段不堪往事。

    那是十岁之前的童年。

    当时他常常和那个银发女孩在这里交手切磋,可惜无论何时,都是他单方面的挨打,根本不是对手。

    那银发女孩,天赋太高,宁江就算用剑,都打不过空手的她。

    而每次他挨打,宁雨安总是心疼的不行,为此和银发女孩吵过不少次。

    “哼,现在的小弟,她一定不是对手。”宁雨安轻哼道。

    “如果这六年她没有耽搁的话,我应该不是她对手。”

    宁江摇头一笑,他知道宁雨安一直对那个银发女孩抱有意见,不过当时他虽然挨打,但那样的挨打,反而促进他剑法进步。

    况且那个时候,银发女孩下手都很有分寸,虽说打得他龇牙咧嘴,常常喊疼,可实际上一点都没有伤到他。

    “咦?”

    就在两个人回味童年的时候,几十丈之外,有一男一女刚好走过这里。

    其中那个蓝衣青年目光一瞥,在他看到宁江的一瞬间,眼睛瞬间睁大,其内全是不敢置信。

    “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巨大的吃惊使得蓝衣男子的声音都有些结巴,目露震撼,他永远忘不了落阳城一月十五,星月湖的一战。

    那个时候,宁江的容颜被他深深的记在了心中。

    “又是他们,哥,你认识吗?这两个人挺讨厌的。”

    蓝衣男子的旁边,是之前的宋慕儿,刚才岸边的事情,令得她对两人的印象很差。

    但是蓝衣男子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

    只见他快步上前,神色尊敬,来到宁江面前。

    然后。

    这位白泉镇赫赫有名的天才,宋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像虚心的学生拜见老师一样,以最为虔诚的姿态,朝着宁江恭恭敬敬一拜。

    “晚辈宋子文,拜见白头剑宗!”

    瞬间。

    宋慕儿呆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