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聚会,月牙湖
    ,精彩小说免费!

    宁雨安俏脸冰冷,她一进来,就听到了几人在说宁江的坏话,哪里能够忍受,当即就冷声道:“在背后说人坏话,议论是非,不觉得下作吗?”

    “宁雨安,你什么意思,我们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这小子就是个祸星,有什么不对?嘴长在我们的身上,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难道这小子高贵到不能说几句?”

    宁定的脸上流露出不屑,如果是在以前,他或许还惧宁雨安几分,毕竟宁雨安父母都是先天境强者。

    可是现在宁长峰两人生死不知,就剩宁雨安一人,他当然是有恃无恐。

    何况他知道,宁丰这一家,一直和宁雨安一家不和。

    宁守敬一向偏爱小儿子宁长峰,很多家族之中的资源,也都偏向宁长峰,自然会引起宁长翰的不满。

    过去因为一些家族资源的分配问题,宁长翰甚至和宁长峰打过一架,闹得很不愉快。

    果然,就在宁定的话刚刚说完之后,宁丰说话了,冷声道:“宁雨安,几句话就要让你这样争锋相对,气势凌人,你眼里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吗?”

    “我气势凌人?”

    听到宁丰这样颠倒黑白的话,宁雨安神色更寒。

    “我告诉你们,以现在小弟的身份,的确高贵到不能让你们说哪怕半句。”宁雨安正要继续说下去。

    就在此时,屋内一些人走了出来。

    是宁守敬的几个儿子,大儿子宁长翰,二儿子宁长明,三儿子宁长河,四儿子宁长永,也只有小儿子宁长峰不在场。

    除了他们四个之外,还有一个老人走在他们前面。

    这个老人七八十岁,头发花白,穿着朴素,身材偏瘦,不过步伐硬朗,行走如风,身体显然不错。

    宁守敬,先天初期修为。

    武者强身健体,寒暑不侵,就算上了年纪,身体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爷爷。”

    见到宁守敬出来,宁雨安上前叫了一声。

    宁守敬是她长辈,对她也算是不错。

    “安丫头,你回来了就好啊。”

    见到宁雨安,宁守敬的老脸之上也露出一抹笑容,对于宁雨安这个孙女,他还是颇为满意。

    或许在修为上,宁雨安不算顶尖,但性格温柔,讨人喜欢。

    “嗯?你这小子是怎么回事,见到爷爷,也不叫一声,我们宁家是白白养你了吗?”

    突然,宁守敬的身后,宁长翰说道。

    宁长翰本身也是先天初期武者,宁守敬五个儿子之中,就属他和宁长峰的修为最高,他身为长子,一直以来威严也最大,当下一说话,就带着一股子严厉感觉。

    听到他的话,其他几人也都把目光看来。

    但宁江目光淡漠,理都不理他。

    在原主人的记忆中,宁长翰这个人对他一直很不友善,常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找他麻烦,喝斥教训他。

    至于宁守敬,和他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宁守敬对他一直是既不亲热,也不冷漠,算是不冷不热。

    说到底,他终究不是宁家的血脉,在宁守敬守旧的观念中,他只是个外人,自然不会待他太好。

    不冷不热,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

    宁守敬这时也看向宁江,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惊疑。

    他这一生,见过无数的人,经历的风风雨雨数不胜数,早就练成了一双毒辣的眼睛。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他却能发现,宁江变了,变得让他完全看不透。

    宁江就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面无喜怒,不声不响,看起来似乎除了俊美,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值得注意的地方。

    可是只有在对视宁江那双目光的时候,才会发现,那双目光无比深邃,像是海浪翻卷着的漩涡,在深邃之下,又隐藏着一种睥睨当世、俯瞰众生的傲然。

    这样的目光,宁守敬从来没有在谁的身上见到过。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眼神?”宁守敬心中吃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的眼神是做不了假的。

    比如久经沧桑的人,就会有沧桑的眼神,经历过悲痛的人,就会有悲伤的眼神,眼神就代表了一个人的内在。

    宁江的目光,甚至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些骇然,他觉得面对宁江时,仿佛在面对至高无上的存在。

    “小子,我在跟你说话,你是聋了吗?”宁长翰冷喝一声,打断他的思考。

    “好了,不叫就不叫,也没什么,今天安丫头回来,我们好好聚聚,不要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宁守敬打圆场道。

    “是。”

    连宁守敬都这样说,宁长翰只得作罢。

    现在是下午,还没到吃饭时候,几人就在屋内坐下来,聊聊家常。

    宁守敬这几个儿子平时也很少聚在一起,大多时候都是各司其职,在外面各忙各的。

    一个家族要运作,各方面都要有人去发展。

    “宁丰这孩子年纪轻轻,就突破到先天境,未来前途无量,恭喜大哥。”

    几人都在恭维宁长翰,宁长翰在他们之中本身就修为最高,又掌握了宁家之内重要的职位,权势极大,有点类似于柳家的长子柳正坤。

    如今连宁长翰的儿子都突破到先天境,父子两人一联手,更是势大,令其他几人都暗暗羡慕,暗叹自己的子女不成器。

    “呵呵,还好还好,宁珊也很不错,现在已经是后天中期修为。”

    提起宁丰,宁长翰脸上都是笑容,点评了一下宁珊之后,就把目光落在宁雨安身上。

    不由得,他皱了皱眉。

    宁雨安现在是什么修为,他倒是看不透,不过对于宁雨安这个人,他一直不喜欢。

    “哼,宁长峰啊宁长峰,我儿子已经突破到先天,而你女儿呢?”

    宁长翰心中暗道,对于宁长峰,他没有什么亲情,反而是一种冷漠与嫉妒,嫉妒之外,还有一些羡慕。

    他们几兄弟之中,宁长峰天赋最好,所以从小一直受到宁守敬的宠爱,踏入先天境最早的也是宁长峰。

    更让他嫉妒的时候,后来宁长峰不知撞了什么大运,居然取了金鼎城一流豪门李家的明珠李清韵,这场婚姻,在当时让兄弟几人都万分嫉妒。

    可惜宁长峰娶了李清韵,并没有给宁家带来什么好处,当时李家大力反对此事,更是因此打压宁家。

    因为这件事情,其他几位兄弟,一直对宁长峰一家抱有意见。

    “安丫头,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大伯帮你找户人家,让你嫁了吧。”这时,宁长翰淡淡道。

    “不劳大伯费心。”宁雨安脸色一冷,哪里不知道对方不怀好意。

    宁江的脸色也冰冷下去,这个宁长翰不提一边的宁珊,却只提宁雨安,分明是有意针对。

    “好了,长翰,你少说两句,安丫头的事情,自有她的父母替她做主。”宁守敬皱眉道。

    “他们两个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呢。”宁定嘀咕道。

    但几人是武者,都听得清清楚楚。

    闻言,宁守敬的神色一下铁青,宁定的父亲宁长永知道他说错了话,连忙道:“爹,宁定年纪还小,不懂事,你不要介意。”

    宁雨安已经握紧了拳头,目光愤怒。

    “你再敢说一句,我现在就杀了你!”

    突然,宁江的一句话震动全场。

    他看着宁定,眼神中满是一言不合就拔剑杀人的寒气儿,像是结了霜的匕首一样。

    宁定脸色一白,心头剧烈一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觉得宁江的目光就像是锋利的剑刃在审视咽喉,那种带着冰霜和利刃之意的眼神,就宛如从寒风之中的凛冽寒霜所铸而出,不需震怒,便有着令人膜拜的威势存在。

    “混账,你说什么。”宁长永一拍桌子怒道,宁定是他儿子,他当父亲的听到这样的话,岂能无动于衷。

    “我们宁家养了你,你还想杀我们宁家的人?”宁长翰冷笑道。

    “小弟,别和他们一般计较。”

    宁雨安握住宁江的手掌,柔声说道,她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小弟说得出做的到,一旦把他激怒,真要杀起人来,这里没人能够拦得住。

    不过宁雨安这样的举动,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种示弱。

    “宁江,好久不见。”

    见气氛有些尴尬,宁珊走过来,强笑了一声。

    她以前和宁江的关系不错,现在见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的话,说不过去。

    但宁江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似乎不认识她一样,一句话都不说。

    宁珊的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与恼怒。

    “宁珊,既然他不识好歹,不用理他,今天我这里刚好有场聚会,你们跟我一起去吧,我带你们去玩玩。”

    宁丰在这时说道,他修为最高,俨然成为了几人的核心。

    “丰哥,是什么聚会?”宁定好奇道。

    “呵呵,我也是在突破先天境之后,才被人邀请的,是宋家的那一位,邀请了白泉镇的所有年轻天才。”宁丰笑道。

    “宋家?是他!听说他前不久才从万里之外的落阳城回来。”

    宁珊几人都面露吃惊,知道宁丰所说的人是谁。

    “呵呵,我现在的修为,也算是和他一个层次,能和他说得上话,宁珊,我知道你对他有意思,到时候我帮你介绍介绍。”宁丰侃侃而谈。

    宁珊的脸色一红,没有反驳。

    “我们走吧。”

    宁丰带着几人离开,却理都不理宁雨安。

    “安姐姐,这宁家太闷,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啊,以前我们常去月牙湖玩,就去那里吧。”

    宁雨安也觉得一点都不开心,欣然答应,姐弟两人一起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