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一份大礼,不及你重要
    ,精彩小说免费!

    宁江性格一向如此,有话直说,不喜欢拐弯抹角,因为这是浪费时间。

    “咯咯,我还是叫公子吧,这样更亲近一些。”

    月怜溪娇声说道,她的声音娇媚动人,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慵懒,落入耳中,似小猫扰心:“以我对公子的了解,公子重情重义,我有一事想请公子帮忙,不知公子可愿答应?”

    “说吧。”宁江弹了弹指甲,仿佛钢片在空气中震荡,崩崩作响。

    他有恩必报,当初既然承了月怜溪的一份情,自然不能拒绝。

    “其实,我看上公子了。”

    月怜溪忽然妖娆一笑,她酥.胸饱.满,笑时轻轻颤.抖,波涛汹涌。

    她眼神动人,伸出玉手,抚.摸宁江的脸颊,似情.人的爱.抚一般,口气如兰,亲昵无比:“我想让公子做我男人,不知公子……愿不愿意?”

    她尾音勾起,语气娇媚,勾魂夺魄。

    说话之时,她娇.躯贴近宁江,腰臀曲线无比优美,身上飘散的那股幽香,带着异常的诱.惑力。

    此情此景,换了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要血脉喷张,欲.火焚身。

    心灵再坚定的人,都要心生波澜。

    “月怜溪,你的确很美,是个尤物。”宁江也不吝啬赞美之词。

    月怜惜身材妖娆,一举一动风.情万种,酥.胸翘.臀**呈现完美曲线,引起人心中的冲动,任何男人看到她,都恨不得把她按在床上肆意蹂.躏。

    这样的情景,令他一笑,他想起过去渡劫。

    武者只要达到一定境界就会经历天劫,天劫各有不同,而其中有种心魔劫,杀人于无形,异常可怕。

    这种心魔劫,不是针对身体,而是针对人的欲.望。

    一旦渡劫,会出现无数绝世美女,对武者进行诱惑。

    若是武者不能斩断色念,断除淫心,视美色如无物,那么必然沉.沦,死在天劫之下。

    色是刮骨的钢刀,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

    美貌薄皮之下,不过是一具白骨骷髅,何须贪恋?

    色如火坑,堕者惨烈。

    色之一字,不可轻入。

    可笑这世上多少男人,逃不过一个“色”字?

    当然,人毕竟是人,有七情六欲,若是断绝一切情.欲,那就是石头。

    情和欲,有本质的不同,自古情有男女之情,有亲情。

    至于纯粹的欲.望,只会毒害自身。

    眼下的月怜溪,就像是心魔劫中的妖娆魔女,要勾起人的欲.望,意志不坚定的人,必定要被月怜溪诱.惑。

    “月怜溪,你不用玩这样的把戏,没什么意思,你是处子,不是浪荡之人,你是想试探我会不会对你动心?想试试你的魅力?在我眼里,再美的女人也只是枯骨,所以对我没用。”

    宁江抓开月怜溪的手掌,眼神静如秋水,脸上毫无波动,仿佛在他心里,这个让落阳城无数人倾心的妩媚女子只是一座泥塑雕像,不值得半分半毫的留恋。

    “公子还真是不解风情。”

    月怜溪收回手掌,她也是有意试探下宁江,在她见过的人之中,就没有哪个人能够对自己无动于衷。

    但是宁江刚才那一番话,让她明白,不是她魅力不够,而是宁江心境超凡脱俗,把美色视作枯骨。

    “月怜溪,你的琴声很不错。”宁江话题一转。

    “能让公子夸赞,是我荣幸。”

    月怜溪轻挑了下眉,媚眼如丝,衣服紧贴着性.感婀娜的身子,酥.胸半露,浑身散发着一股妩媚娇柔的气质,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可惜,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但我能听到,在你琴声里,有种孤独。”宁江顿了顿,缓缓道,“一种思家的孤独!”

    “你!”

    月怜溪美眸一下睁大,原先的轻浮淡然无存,浓浓的惊讶出现在其美眸中。

    这是第一次,有人通过琴声,听到她的心意!

    “我今天来这里,是因为承过你的人情,我不喜欢多费口舌。”宁江淡淡道,“说吧,你让我来的目的。”

    月怜溪是个聪明人,知道若是再拐弯抹角,恐怕会让宁江生厌。

    她收起眼中的惊讶,道:“我今天请公子来,是想送给公子一份大礼。”

    “哦?”

    “我的掩月赌坊,因为公子的百倍赌局,赚了上千万元石,这千万元石,我愿意送给公子!”

    月怜溪一开口,气魄吓人。

    千万元石,这样的积蓄也只有一流豪门才能拿得出来。

    像一些二流家族,所有人加起来,一般也就几百万元石的身家。

    上千万元石,这是一笔能够让先天极限强者都心动的财富。

    “无功不受禄,你想要什么?”如此手笔,也让宁江略有吃惊。

    这个女人,倒是非同凡响。

    “我的确是有件事想请公子帮忙,但不是现在,我想等以后,公子的实力进一步提升之后,再请公子出手相助。”月怜溪正色道。

    “这么说来,事情会很麻烦。”宁江清楚,能够让月怜溪牺牲千万元石,此事必定不简单,“你不怕我拿了元石之后,出尔反尔?”

    “我相信公子。”月怜溪正色道。

    正是因为她对宁江的信任,所以才让她开出了百倍赔率。

    “当然,请公子尽管放心,我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如果事情太过分,公子大可以拒绝。”月怜溪怕宁江拒绝,连忙补充道。

    “我答应了。”

    宁江淡淡道,千万元石,他不在乎,关键还是塑骨丹和欠条的那个人情。

    也许这只是个小小人情,但在宁江眼中,人情不分大小,不分贵贱。

    帮过他的人,他不会忘记。

    “多谢公子。”月怜溪这才松了口气。

    “天色不早,告辞。”

    ……

    五天时间,眨眼即过。

    现在已是一月二十。

    这五天里,宁江一直呆在竹海庄园。

    而如今的竹海庄园,已经今非昔比。

    此地,成为了“昆仑”的基地。

    现在不止是谢百川一位剑道高手,除了他之外,八位炼丹大师,也派来了一批先天境高手,保护这个地方。

    自从宁江在年度聚会上一战成名,剑杀十杰之后,竹海庄园附近,人流都变大了许多。

    有一些没有前去参观年度聚会的人,都想见一见这个传说中的白头剑宗。

    不过宁江深居简出,完全没有露面。

    除此之外,在一月二十这一天,竹海庄园的门槛都几乎被人踏破。

    这是因为落阳城各大势力来贺。

    昆仑成立,这件事情本来一直都在水面之下,暗中进行,可是年度聚会上,宁江暴露昆仑之主的身份之后,昆仑就成了台面上的事情。

    之后,宁江和杜万青等人商量,就打算定在一月二十,宣布昆仑正式成立。

    八位炼丹大师联合,如此庞大的一股势力,自然会引起巨大的关注。

    落阳城的各大势力也都不蠢,明白从今往后,昆仑将会是落阳城的一大巨头,在成立的这一天,自然是纷纷前来贺喜,打好关系。

    这一天,落阳城九成以上的势力,都来到了竹海庄园。

    来的不是家族族长,就是族中长老,个个都位高权重,非富即贵。

    “连柳元龙、文翰城和罗海松都来了,这个宁江面子真是大啊!”

    无论是谁,都明白文翰城这些人物,他们是冲着宁江来的,否则只有八位炼丹大师的话,还不至于让他们屈尊来此。

    “哎,你们发现没有,我怎么觉得白月茹看白头剑宗的眼神有些不对劲,这个白家族长,不会对个少年动心了吧?”

    “嘘,小心点。”

    “月怜溪也来了,看来她和白头剑宗还真是关系匪浅,不知道那天白头剑宗和月怜溪一起走了之后,两人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

    整个落阳城,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带来礼物,为昆仑的成立贺喜。

    要说大势力之中,唯一没来的那些,也只有王家,以及当时死了十杰的几大二流家族。

    郑志远是满面笑容,他作为竹海庄园的管家,今天一整天,接待的都是些大人物,而这些大人物,个个都对他非常客气。

    这种事情,换成平常时候,他想都不敢想。

    “明主,我真是跟了一个明主啊。”郑志远欣喜若狂,没想到自己飞黄腾达,来的这么简单。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方才平静下来。

    夜里。

    姐弟两人在竹林中缓缓散步。

    “小弟,你现在可是落阳城的大红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今天不知道多少大人物带来闺女,想和你相亲,一些女子就算给你做妾都愿意,哼哼,老实说,你有没有三妻四妾的想法?”

    宁雨安调侃道,在她为宁江的成就感到高兴的同时,却又有种淡淡醋意。

    今天一整天,众多大人物带来美女想和宁江相亲,倒是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安姐姐,在我心里,她们加一起都及不上你万分之一的重要。”

    宁江轻轻握住宁雨安的小手,柔弱无骨,叫人爱不释手。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会甜言蜜语了?”宁雨安的俏脸一下烫起来,心中有些慌张,似小鹿乱跳,耳垂都不由红了。

    她任由宁江握着手,心里的醋意一下消了。

    “安姐姐,我知道你一直在担心义父义母,等过几天,我们先回白泉镇宁家一趟,那里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就陪你去金鼎城,找义父义母。”

    宁江的眼神露出锋芒,如剑一般:“我成立昆仑,就是为了有足够实力,踏上李家,安姐姐你不用担心,就算李家是一流豪门,我也会让他低头!”

    “嗯,我相信小弟。”宁雨安握紧了宁江的手掌。

    “白泉镇,宁家,我马上就回来了。”

    宁江望着夜色,轻轻低语。

    “那些嘲笑过我的人,你们……还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