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银发少女,月怜溪的邀请
    ,精彩小说免费!

    罗海松一言激起千层浪,名家榜榜首这几个字把众人都吓了一跳。

    青云国有两个名震天下的榜单,一个是先天榜,还有一个就是名家榜。

    名家榜上,全是先天极限以下的强者,凡是能够登上此榜的人,都是有潜力有天赋之人。

    号称落阳城十杰之首的雪无痕,在名家榜之上只有六十三的排名。

    可是如今,罗海松居然说宁江可以位列名家榜榜首。

    “以今日战绩来看,就算是当年的剑王楚白,腾龙公子,也远远不如白头剑宗,曾经剑王楚白和腾龙公子,都当过名家榜榜首,白头剑宗,的确有这个资格!”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不要忘了,无论是剑王楚白,还是腾龙公子,他们当初成为榜首的时候,都是先天境的境界,以后天境登临榜首之位,在名家榜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周围人议论纷纷,名家榜榜首,一旦登临其上,就意味着宁江将会名震整个青云国。

    众多武者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有羡慕、有嫉妒、有审视、有淡漠,各种复杂神情的。

    罗海松坦言道:“当然,我认为你是名家榜榜首,这还不够,等我将今日这一战禀报上去之后,总阁主就会给出你的具体排名,再将你的名字发布在新一期的名家榜上。”

    名家榜和先天榜,都是每隔三个月就会更新发布一次。

    毕竟武者的实力会不停的提升,榜单只有不断的更新,才能让其上的排名保持准确。

    “不过,有一点我也不得不提,当你的名字出现在名家榜之后,你固然会名震青云,可也会引来数不胜数的麻烦,这一点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罗海松正色道。

    名家榜榜首,这虽然是个巨大荣誉,但也是个烫手山芋。

    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

    一旦位列榜首,恐怕会有无数追求出名的人来找宁江麻烦。

    “武者行于世,劫难是必须的。”宁江淡淡道。

    他就是这样的态度,纵然劫难如刀,也迎难而上,何惧之有?

    “哈哈哈哈,说得好。”罗海松发出长笑。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他很期待,宁江这样的年轻人,会给这青云国带来怎样的变化?

    当宁江成长起来后,又会达到何等的成就?

    “新一期的名家榜,就在本月之内发布,真是令人期待啊。”

    “我们落阳城出了一个白头剑宗,也算是给我们落阳城扬名。”

    “哎,今日之后,十杰的时代彻底过去了,从今往后,落阳城年轻一辈,当以白头剑宗为尊,以他天赋,用不了几年,必定能和九大公子争锋。”

    “现在真是天骄辈出的时代,听说前段时间,出了一位银发少女,疑似和腾龙公子发生了战斗,最后受伤退走,不知是真是假。”

    “什么?哪来的银发少女,这么厉害?以腾龙公子的实力,普通的先天极限强者都跑不掉。”

    凉亭中,罗海松听到了这段对话,诧异一声:“此人倒是消息灵通。”

    文翰城微微一惊:“罗兄,真有此事?”

    “实不相瞒,确有此事发生,不过这银发少女来历神秘,我们对她的信息一无所知。”

    罗海松点头,他作为天涯阁分部阁主,消息灵通,对于整个青云国发生的大事都了如指掌。

    “哎,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不行了。”文翰城发出一声叹息。

    “年轻人的天赋越高,这是好事,我们青云国,有多少年没有出现灵境了?”

    罗海松神色有些落寞:“灵脉纷纷消失,整个青云国没有一点灵气,就连各大宗门,都开始放弃青云国,再这样下去,青云国会越发堕.落,这里是我们的故土,我们怎能无动于衷?”

    “呼……”文翰城深吸了一口气,“你说的一点都不错,青云国现在死气沉沉,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也唯有寄望于年轻一代。此子的天赋很高,这样的人,决不能让他过早夭折,若是有人想要暗中对他下手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说话间,文翰城的目中露出冷冽锋芒。

    “文兄大义,罗某佩服!”罗海松目露敬意,真诚道。

    “同样是年轻一辈,但是落阳城比起我们白泉镇的实力强出了太多,我本来还想上场领教一下,试试看能不能打出一点名声,让落阳城知道白泉镇也有高手,现在看来,幸好没有上去。”

    人群中,一位蓝衣男子发出感叹。

    他并非本地之人,赫然是来自白泉镇!

    而他的实力,达到了先天初期,只不过气息略有虚浮,很不稳定,是刚突破不久。

    刚才那一战,深深的把他震动,十杰每一个人的实力,都要比他强,至于眼前这个白头剑宗,更是强到变态,把他被吓得不轻。

    “不过,这个白头剑宗,怎么觉得好像在白泉镇哪里见过一样?”

    蓝衣男子看着宁江,暗暗疑惑,片刻后,他又无奈的摇摇头:“应该是我错觉吧?这等顶尖人物,哪里会和白泉镇扯上关系。”

    “虽然没有上场,不过今天我算是没有白来,能够见识到这么精彩的一战,值了。等我回去,就把今日这一战告诉那几个家伙,让他们知道白泉镇是有多么弱小,我这点白泉镇前三的实力,又算得了什么?”蓝衣男子暗道。

    见识过这样的一战后,他深深的明白,白泉镇年轻一辈前三,这点成就根本不值一提。

    “小女子月怜薇,想请宁公子小聚一场,不知宁公子可愿赏脸?”

    突然,月怜溪的声音缓缓响起,她声音娇滴滴,勾魂夺魄。

    全场轰动!

    刹那间,无数道杀人般的嫉妒目光凝聚到了宁江的身上,这些目光,来自在场的众多男性。

    月怜溪一身红裙,妩媚无比,眼波流转之间,千娇百媚,堪称绝世尤物,红颜祸水。

    她在落阳城的魅力,还要远胜四大美女,要论人气,她才是落阳第一美人。

    不过她来历神秘,落阳城的人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背景身份。

    这么多年来,打过她主意的人不是没有,但都一个个暗中消失,可见她绝非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

    “我承过你的一份情,可以。”宁江声音清冷,点头答应。

    “呵呵,看来白头剑宗也过不了美人关。”

    “这也正常,月怜溪发出邀请,哪个男人能够拒绝?”

    “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白头剑宗正在年轻气盛的年纪,说不定他也对月怜溪有想法。”

    周围众多武者暗道,语气中满是酸意与嫉妒,他们都觉得宁江是抗拒不住月怜溪的诱惑。

    “我当初真是走对了一步棋。”看着宁江平静澄澈的眼神,月怜溪却是完全相反的看法。

    她相信以自己的魅力,如果邀请一个男人,恐怕没有几人能够拒绝,但是宁江不一样,以她对宁江的了解,若非因为那颗塑骨丹以及欠条,恐怕宁江理都不会理她。

    “安姐姐,你先和杜万青他们回竹海庄园,我去去就回。”宁江道。

    “嗯,早点回来。”

    宁雨安美眸警惕的看了眼月怜溪,虽然心里有一些不情愿,可也知道自己和宁江确实欠她一份情。

    只是,在听到周围那些谈论之后,她心底也生出一丝不安,一种名叫“醋意”的不安……

    这个月怜溪的巨大魅力,连同样身为女人的她都感到惊.艳,她也怕自己的小弟,会过不了这样的美人关。

    “安姐姐,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宁江察觉到宁雨安的情绪波动,道。

    “才没有。”宁雨安俏脸微微一红。

    之后,就在全场无数男子嫉妒的要杀人的目光之下,宁江和月怜溪一同离开。

    “我觉得我失恋了。”有男子当场发出哀嚎。

    ……

    一处幽静庄园。

    水木清秀,环境优美。

    静室之内,一男一女。

    男子是个少年,满头白发,衣着简单,五官俊美,目光清净。

    阵阵幽香扑面而来。

    “这种香料挺有意思,里面的主料应该是七色夜香花,妖而不媚,倒是跟你的气质很符合。”

    宁江坐姿端端正正,目光没有停留在面前的绝世美人身上,反而是看着房间中的一个香炉,望着那升腾而起的淡淡白雾,发表看法。

    “公子高见。”

    月怜溪轻轻一笑,美眸打量着宁江的脸庞,这个少年,跟她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她觉得自己看不透眼前的人。

    明明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可是在那平静的眼神之中,却有种睥睨当世,俯瞰众生的淡漠。

    无论是在剑杀十杰之后,还是现在,他的眼神始终都是如此。

    剑杀十杰的荣耀,连让他眼神起一丝波澜都办不到,而她的祸水容颜,在宁江眼里仿佛也只是枯骨。

    “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公子?是该叫白头剑宗,还是……丹王?”月怜溪语出惊人。

    丹王,这个称号只有当时在柳家的少数人知道。

    可是她却能知道此事,足以看出她手段非凡。

    宁江的神色毫无波动,没有喜怒:“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怎么顺口怎么叫,随你。”

    “你找我来,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宁江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