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琴响,人至
    ,精彩小说免费!

    年度聚会,正式开始。

    随着雪无痕的声音落下,第一时间就有身影冲出,进入湖面。

    踏水而行,在湖面上战斗,想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需要不弱的身法轻功,其次也要深厚的修为支持。

    星月湖这个地点的挑选,使得今年这场年度聚会的门槛,比以往高出不少。

    “一上来就是两位十杰候补人战斗,我看今年这一届,修为不到后天巅.峰的人,都没有资格上场。”

    “这也是必然的事情,今年关注的大人物实在太多,是年度聚会举办以来,最为鼎盛的一次,这样隆重的场合之下,后天后期的武者,也不好意思上场。”

    随着第一场战斗爆发,人们议论纷纷。

    过去的年度聚会,后天后期武者就能上场战斗,展露头角。

    可是今年,后天后期的武者都不敢上场,第一场比试就是两位十杰候补人。

    高台之上。

    十杰各自坐在一张椅子之上,俯瞰全场。

    今天这场聚会,他们才是最主要的主角人物。

    “今年这一届,不知能有多少后起之秀?”

    雪无痕淡淡道,他一身白衣,手中拿着一柄扇子,相貌俊朗,翩翩公子。

    “以往几年,年年都有人被拉下马,今年我们之中,也注定了有人会被踩下去,各位,小心了。”旁边,身材消瘦的许腾飞说道。

    “哼,过去最冷门的一次,不过三人下位,今年能有两人就不错了。”回答之人是洪泰,他身材高大,铁塔一般,声音浑厚如钟。

    “我看今年有威胁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王家王涛,柳家柳云,张家张瑶,还有高晋,他们三个都踏入了先天,其他的也不足为惧。”

    “各位不要忘了一个人,那个白头剑宗宁江。”白启眼眸开阖,带着一种奇异的洞穿力,令人不敢直视。

    当宁江这个名字响起的时候,其他几人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异色。

    他们不得不承认,今年这场年度聚会,能有这般盛况,其中大半原因都是因为宁江。

    “哼,跳梁小丑而已,只要他敢来,定让他死在我的刀下。”

    周文浩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身上气势浑厚,让其他几位十杰面露一丝凝重。

    “呵呵,说到底,此人也不过是后天境修为而已,剑法再强,可境界是境界,又如何是我们对手?”王子明紧接着道。

    那天在竹海庄园,他被逼的向宁江低头,使他一直耿耿于怀。

    “雪无痕,你怎么看待此人?”

    一位女子问道,这是十杰中除了柳献玉以外的第二位女性,林秋叶。

    “如果再等几年,他踏入先天境,或许能对我们造成威胁。”雪无痕给出评价。

    言辞中,也不看好宁江。

    “几位,妄下定论,能有何用?宁先生的实力如何,等他来了,一见便知。”柳献玉平静道。

    在十杰中,也仅有对宁江相当熟悉的她,对宁江抱有信心。

    其他几人听到之后,有的笑了笑,有的则面露不屑。

    星月湖上,一场场战斗结束。

    全部都是后天巅.峰武者之间的对决,状况激烈,引来四周频频喝彩。

    等到了第十五场的时候,终于有了一场重头戏。

    张瑶要挑战十杰之一,王沉。

    王沉,王家的两位十杰之一,不过他比王子明稍差一筹,王子明以身驭剑,剑法强横,实力能够在十杰中排入前三。

    王沉在十人中就属于垫底。

    “张瑶这个人,是个女中豪杰,嫉恶如仇,为人正派,她和王沉一样,修炼的都是拳法,挑战王沉也在情理之中。”

    就在无数人的瞩目之下,一头短发、英姿飒爽的张瑶走到星月湖中心。

    她在服用了宁江的菩提丹之后,经过闭关修行,顺利踏入了先天境。

    “就算你是女人,敢挑战我,我也不会怜香惜玉。”作为第一个被挑战的人,王沉面色略显阴沉。

    很快,战斗开始。

    这一战,备受瞩目,堪称是龙争虎斗。

    “爆裂拳!”

    湖面之上,王沉全力出手,拳势逼人,他一拳打出,强横的先天罡气落在湖面上,直接轰起十丈高的水浪。

    一开始,张瑶始终被王沉压.在下风,只能守不能攻。

    但是她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到了后来,突然一声长啸,抓住一个机会,发动反攻。

    “战象拳!”

    这一刻的张瑶,仿佛远古巨象,拳上响起巨象嘶鸣的声音,狂猛之极,一拳把王沉逼退。

    这门武技,乃是当初在妖雾山脉洞府所得,威力不凡。

    一招得手,张瑶得势不饶人,乘胜追击,把王沉打的难讨公道,数百招之后,艰难战胜王沉。

    一战成名,张瑶成为新的十杰之一!

    这一幕,也深深的刺激到了在场的众多年轻人,对于他们而言,十杰是无上的荣耀。

    之后,又有不少人挑战十杰,包括柳家柳云,但都纷纷落败,柳云虽然晋升先天境,可还是差了一些底蕴。

    而张瑶这个人,拳法沉稳,心灵坚定,虽然境界晋升的晚,可心强则拳强。

    三十多场之后,终于,又一场重头戏。

    高晋挑战彭庄。

    彭庄,有铁腿的称号,一身武学都强在一双.腿上。

    而高晋作为以身驭剑的剑道天才,如今晋升先天境之后,实力提升了何止十倍?

    他们两人的一战,也相当精彩。

    在数百招之后,终究还是高晋略胜一筹。

    就此,今年这一届,已经有两人成为了新的十杰。

    “听说高晋曾经被白头剑宗一剑击败,现在高晋达到了先天境,只怕会找回场子吧?”

    “不过这个白头剑宗,怎么还不出现?”

    接下来,一场场战斗进行。

    而十杰之中,除了雪无痕之外,其他人都接到了挑战。

    “啧啧,周文浩刚才好猛,一刀就让一位半步先天境的人重伤垂死。”

    “柳献玉的剑法也更精妙了,惊云剑法比起上一年,强了何止一筹?”

    “从刚才展露出的剑法来看,柳献玉现在的剑法,只怕已经超过了王子明,我想这都是因为那位白头剑宗指点吧?”

    通过一些战斗,众人也都看出了经过一年后,十杰的实力变化。

    其中周文浩和柳献玉,提升显著。

    一直几十场过后,再也无人胆敢挑战十杰。

    此时,在场的氛围,反而突然沸腾了起来。

    众多的目光,全部看向十杰。

    接下来,就是十杰的排名战!

    去年,雪无痕夺得头筹,今年,谁又能独领风.骚?

    “诸位,在排名战进行之前,我还有一点个人恩怨要处理。”

    十杰之中,周文浩突然站了起来,说完,他一步跨出,整个人飞跃几十丈距离,落在星月湖面。

    “轰。”

    湖水震荡,掀起巨浪,周文浩整个人仿佛一颗巨石落入湖面,使得原先平静的湖面化作了怒海波涛,声势惊骇四方。

    他身材修长,双手背负在后。

    骤然之间,一声咆哮。

    “宁江,滚出来!”

    他声浪滚滚,每一个字都响亮之极,仿佛几吨重的铁块从高空砸了下来,令湖面震动,弹起一颗颗的水珠。

    这一刻的周文浩,身上隐隐有种无敌之威。

    周围无人说话。

    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宁江和周文浩生死约战的事情。

    十几个呼吸之后,没有宁江的身影。

    “宁江,你这懦夫。”

    周文浩再度爆喝,声音炸雷一般:“你放下狂言,要与我生死一战,我已在场,你又在何方?”

    全场只有他一人的声音。

    然而,依旧无人回答。

    终于,这片空间之中,一道道的质疑声音响彻而起。

    “呵呵,我看此人是怕了吧?”

    “我猜也是,毕竟他只有后天境修为,刚才周文浩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他不敢出来是理所当然。”

    “我呸!什么白头剑宗,缩头乌龟一个。”

    “不错,说他是剑宗,简直侮辱了剑宗之名,任何一位身为剑宗的人,都敢作敢当,哪里像他这样,悄悄躲起来,不敢应战。”

    “今天之后,白头剑宗就要成为一个笑话,一个耻辱。”

    无数人的脸上露出浓浓的不屑,全场上下,到处都是讥讽声音。

    “胡说,宁大哥一定会来的。”

    人群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脸色涨红,大声的与周围人抗议。

    这是周楚楚。

    “宁大哥?这么说,你们周家和这小子很熟咯?”

    突然,一个青年走了过来,是赵家的赵峰,他神色冰冷,看着周楚楚旁边的周凌薇:“周凌薇,你们周家毁我婚约,这件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

    周凌薇俏脸一变,咬牙道:“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你这种人。”

    “姐姐,不要怕他,等宁大哥来了,就是他的死期。”周楚楚磨着贝齿,恨恨说道。

    “不要做梦了,他这个懦夫,绝对不会来。”

    赵峰不屑,想起珍草堂的事情,讥讽道:“当初我让他断一条手臂,他根本不敢反抗,乖乖断臂,不过是个软弱可欺之人。”

    “闭嘴,你根本没资格和他相提并论。”周凌薇俏脸冷漠,“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无聊的期望,今日年度聚会之后,你们周家就等着我的怒火吧,周凌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赵峰的眼中闪过一抹邪火。

    与此同时。

    高台之上,王子明冷笑连连:“柳献玉,看来你敬重的这位宁先生,是不会来了。”

    “白头剑宗,本来还想见一下是什么人,结果一点胆气都没有。”洪泰也道。

    “这也正常,实力不足,就暂时隐忍,等以后再出来雪耻。”雪无痕淡淡道。

    “一群蠢货。”柳献玉突然冷笑一声。

    “柳献玉,你什么意思?”众人神色一沉。

    “等他来了,你们就会发现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可笑,你们这几只小小的萤火之虫,也敢点评他这样的天上皓月。”柳献玉发出讥讽。

    “柳献玉,等下十杰排位,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其余几人都被激怒。

    亭台中。

    八位炼丹大师的脸上,有几人也不由得露出一些焦急。

    这时,魏嫣然断然道:“他会来的。”

    我本微末凡尘,却也心向天空。

    如此心怀天地的人物,又岂会在乎眼下这种小场面?

    旁边的亭台。

    七位剑道大师对视一眼,也察觉到了一些奇怪。

    “各位,稍安勿躁。”谢百川淡淡开口,不急不躁。

    文翰城所在的地方。

    罗海松眉头一皱,质疑道:“文兄,此子真的是少年剑宗?”

    他有些怀疑,今天是不是要白来一趟?

    这个宁江,或许根本不值得他如此关注。

    “再等等吧,不急。”文翰城道。

    “谁都可能不来,但他一定不会!”柳元龙坚定道。

    西南亭中。

    “小姐,他如果不来的话,我们这一次可要赔到倾家荡产啊!”

    月怜溪的身后,婢女秋月神色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走个不停。

    掩月赌坊的背后,就是月怜溪。

    这一次月怜溪为了宁江开出百倍赔率,坐庄压宁江第一,一旦输了,她们不仅是倾家荡产,而是根本赔不起那么多。

    如今下注的元石,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一千万!

    作为月怜溪的贴身婢女,秋月实在不能理解,自家小姐为何对宁江如此看重。

    “你这丫头,心浮气躁,还是年纪太小,收不住性子。”

    月怜溪轻轻一笑,千娇百媚,她的声音娇滴滴的,让人的骨头都要酥麻起来。

    绝世妩媚的美眸扫过全场,听着周围那些质疑的声音,她的嘴角上掠起一抹不屑:“一群庸人,识人不识凌云木。”

    说话间,她取出一架宝琴。

    秋月的眼睛一下睁大了,在她吃惊的眼神之中,月怜溪的葱葱玉指抚上琴弦,轻轻挑动。

    当琴音响起的那一刻。

    瞬间。

    空间寂静。

    所有对宁江的质疑之声,尽皆消失。

    无数的目光,朝着月怜溪看来。

    美.妙的琴声,仿佛一道清泉,从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流淌而过,洗涤人心的浮躁。

    无数人的脸上露出陶醉之色,沉浸于琴声之内。

    无论是十杰,还是诸多剑道大师,甚至是文翰城那样的顶尖人物,都在静心聆听。

    月怜溪的琴声,落阳无人不知!

    但对于在场的人来说,能听她弹琴的机会,一年不到一次。

    另一处。

    柳诗意苦笑一声,放下手中的古琴。

    既然有月怜溪亲自弹奏,那么,也就没必要让她上场了。

    “嗷!”

    仿佛是为了回应这美.妙琴音,远远的天边,突然有一声穿金裂石的长啸,直上九天,震动天地。

    无数受到惊吓的目光望去。

    巨鹰之上,白发少年负手而立。

    他容貌俊美,白发飞扬,那漫天黑夜、灿烂星辰,仿佛成了他的披风,为他助威。

    在他身旁,一位身穿紫衣的绝世美女静静站立,相伴相随。

    一月十五。

    夜。

    星月灿烂。

    琴响。

    白头剑宗宁江,踏鹰而来!

    ps:这是四千两百多字的大章,虽然写的晚了,但都是为了让大家爽,不知道大家觉得这个登场如何?满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