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趋福避祸,武者大忌,先天榜!
    ,精彩小说免费!

    全场,静默。

    看着高台之上的宁江,所有剑修的内心深处,都几乎要呻.吟起来。

    今日之事,就算流传出去,只怕相信的人都寥寥无几吧?

    楚白,二十三岁踏入以心驭剑,被称为百年来的剑道奇才,如今已是一代剑王,凌驾四大剑宗之上。

    然而。

    宁江仅仅十六岁,十六岁的以心驭剑!

    十六岁的少年剑宗!

    他比楚白更可怕,更妖孽。

    无论是柳献玉还是王子明,根本没有资格和他相比。

    “终究,还是暴露出来了啊!”

    柳献玉喃喃,她没有想到,宁江会如此无所顾忌的暴露以心驭剑。

    不过,这才是宁江,想做就做,百无禁忌。

    柳献玉旁边,王子明的脸色苍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少年剑宗。

    他和宁江之间的差距,如云泥之别。

    剑宗,整个青云国不超过十人。

    而宁江是里面最年轻的。

    最年轻,也代表最有潜力,最为可怕!

    想起自己之前所说,宁江没有资格挑战他,现在一看,他几乎要羞愧死。

    “想不到和我们交手的,会是一位少年剑宗,剑宗当面,这一战,我输的心服口服。”

    沈飞大笑起来,没有丝毫沮丧,输给剑宗,并不丢人。

    这个魁梧大汉,几步上前,朝着宁江一拜:“晚辈沈飞,拜见剑宗。”

    “罢了罢了,活到老学到老,能有幸见到这样一位少年剑宗,老夫也死而无憾了。”

    七人之中,最年长的谢百川摇头苦笑:“晚辈谢百川,拜见剑宗。”

    在他之后,其余几位剑道大师,更无犹豫,纷纷上前一拜。

    “晚辈林峰,拜见剑宗。”

    “晚辈白月茹,拜见剑宗。”

    “晚辈……”

    七位剑道大师,无一例外,尽皆拜下。

    他们虽然远比宁江年长,但是心中对剑忠诚,而宁江在剑道之上远胜他们,那么他们就是晚辈。

    学无大小,达者为尊。

    “我等,拜见剑宗!”

    整齐的声音宏大无比,空气都似被震荡起来,全场数百位剑修,异口同声,齐齐拜下。

    就像文翰城来时,他们拜见文翰城一样。

    剑宗当面,不可不拜。

    “王子明,你不拜见剑宗吗?”

    就在这时,柳献玉声音响起。

    刹那间,所有目光看了过去。

    王子明的神色苍白起来,这一幕,就像此前,他质问宁江为何不拜文翰城。

    如今,柳献玉也质问他,为何不拜剑宗!

    “嗯?”

    七位剑道大师的目光同时看了过来,连他们都拜了宁江,若王子明不拜,岂不是说他们比王子明低上一头?

    文翰城也移来一道目光。

    这一刻,王子明只觉得自己压力大到窒息,纵然背靠王家,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犯众怒。

    王子明脸色铁青,心中有万般不甘,却不得不在此刻低头,低沉着声音:“晚辈王子明,拜见剑宗。”

    宁江看也不看他。

    王子明低下目光,一抹杀意在其眼底深处一闪而过。

    “十六岁的少年剑宗,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敢相信?”

    文翰城发出惊叹,他一生都痴迷剑,对剑至诚至忠,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剑道之上,七十岁方才踏入以心驭剑。

    宁江却以十六岁的年纪,成为少年剑宗,更胜当年的楚白。

    人比人,气死人。

    “竹海庄园,归你了。”文翰城大袖一挥,爽快道。

    这竹海庄园能落在一位少年剑宗的手里,非但不会辱了此地,反而会让此地名声更响。

    “恭喜剑宗。”

    七位剑道大师纷纷贺喜。

    “落阳城就你我两位剑宗,以后我们两人,可以多多交流。”

    文翰城笑道,他把宁江当成了平辈。

    宁江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

    或许现在,宁江修为不高,可一旦成长起来,势必会超过他,说不定又是一位剑王人物。

    他不是迂腐之人,这样的人物,他也要结交,留个善缘,说不定以后,就会有求到宁江的时候。

    连他都有如此想法,其余几位剑道大师,也自是免不了俗。

    想想当年的杨家,区区二流小家族,却因为剑王楚白的缘故,如今已是名门望族。

    这就是结缘的重要性。

    “剑宗前辈,你能不能指点一下我们剑法?”

    众多剑修之中,一位年轻女剑修壮着胆子说道。

    刚才那一战,宁江锋芒毕露,光彩夺人,不知让在场多少女剑修暗暗倾心。

    他本就长相俊美,现在又加上少年剑宗的名头,一下就让许多女子觉得是良配,其中不乏家族小姐,大家闺秀。

    宁江目光一扫,只见在场的人都露出渴望之意。

    若能得到一位剑宗指点,对于他们而言是一次大机缘。

    “任何武学,不论是剑法、刀法、拳法、掌法,都要通过生死磨练,武道只有通过生死磨练,才能得到进步,我可以教你们一个办法。”

    宁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何况今日本来就是文翰城举办的剑道交流会,他若是藏着掖着,高高在上,倒显小气。

    “柳献玉,你来说。”宁江道。

    柳献玉点点头,声音清雅,把在悬崖边上练剑的方法讲出。

    众多剑修都听得是一身冷汗,这种方法听上去简单,真正做起来,却是惊险无比,时时刻刻在生死边缘行走,一不小心,就会摔死。

    敢做之人,寥寥无几。

    “身为剑修,必须要有看透生死,有我无敌的心,高手之间,差的就是心灵,心强,剑则强。”把众人惊悸的眼神看在眼中,宁江摇头道。

    “好一句心强,剑则强。”文翰城发出赞同声音。

    接下来,宁江和文翰城高坐首位,两个人有问必答,特别是宁江,字字珠玑,真理无穷,一些道理连文翰城都感到吃惊,有所收获。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文翰城满脸欣慰。

    这场剑道交流会,一直持续到夜晚,方才散场。

    “你虽是剑宗,但武者最重要的,还是修为,今年落阳年轻一辈年度聚会,你若敢来,我不会留手!”临走之前,王子明向宁江发出挑战。

    只比剑法,他承认自己不如宁江。

    可武者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修为。任你剑法高明精妙,但我修为比你强,用修为压都压死你。

    少年剑宗又如何?

    击败少年剑宗,才更有意义。

    在王子明的眼中,已然把宁江当成了一块踏脚石。

    “我等着你。”宁江眼帘低垂。

    等王子明走后,柳献玉道:“宁先生,你今日一战,名震落阳,但以后无形之中,也会多出很多敌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知道你的意思。”天色已晚,宁江看着夜空,声音飘渺,“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继续隐忍一段时间,暗中发展,等实力大成之后,再冲天而起?”

    “这种办法,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对于我而言,反而不利。”

    宁江说的话简单,但是其中却透露出了一股大智慧:“武道之路,磨难是必须的,劫数也是必然的,顺风顺水不是什么好事,玉不琢不成器。像武者到了后来,甚至要经历天劫,躲都躲不过,所以自古以来,劫难都不可避免。”

    说话间,他想起自己重生以来,一路上都算是顺风顺水,无惊无险。

    就算是被陈武追杀那次,也因祸得福,发现熔岩玉,炼成大日琉璃金身。

    顺境使人堕.落,逆境使人成长。

    武者就需要逆境来淬炼自己。

    “你记住,趋福避祸,这是武者大忌,我辈中人,纵然劫难如刀,也迎难而上,最坏不过一死,有何惧之?”

    “我暴露以心驭剑,就是要把自己放在危险的环境中,利用这种压力,推进自身。”

    宁江的目中绽放神芒,双瞳仿佛要与日月争辉:“无论什么劫难,我自一剑,统统扫平!”

    此刻的宁江,念头通达,心意畅顺。

    暴露以心驭剑,反而让他无所顾忌。

    他的心灵活泼泼,通明明,就好像天空中悬挂的明月一样,浑身轻松。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我懂了。”柳献玉目露尊敬。

    弱者畏人,强者惧天。

    宁江则无所畏惧,他是神人、是天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真是一点都不假。”

    文翰城听到宁江的话,发出惊叹:“前有剑王楚白,后有腾龙公子,现在又有你,只怕用不了几年,你就能和九大公子争锋,甚至让名字出现在先天榜上。”

    “几年?”宁江不置可否。

    在他看来,何须几年?

    “先天榜,腾龙公子排在第七,确实是位妖孽人物。”谢百川还未离开,感叹道。

    先天榜。

    这是一张名震青云的榜单。

    此榜只有三十六个名额,每一人都是先天极限强者。

    整个青云国,先天极限强者加起来,超过百位还是不难,但只有三十六人能够位列榜上。

    像柳元龙,就没有资格排入先天榜。

    文翰城,排名也只是在三十以后。

    九大公子,也仅有五个人登上了此榜。

    其中以腾龙公子独占鳌头,名列先天榜第七,威震青云。

    “我孤家寡人一个,剑法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进步,不出意外,恐怕终生没有办法窥见以心驭剑。”突然,谢百川神色严肃,对宁江道,“我愿意为你效力,你能否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