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以一敌七,剑压全场?
    ,精彩小说免费!

    剑道大师林峰,先天中期修为,作为老牌先天境强者,他凭借以身驭剑的境界,纵然是碰上了先天后期的强者,都能周旋一二。

    不过今日是以剑会友,重点是个“剑”字。

    上台比试,不可动用修为,只比剑法。

    以剑法一较高下。

    “你的眼里有怒气,想为高晋出气,尽管来吧。”

    宁江永远都是那么平静,无论是之前那个青年还是现在的林峰,都没有让他有半点重视。

    甚至,他两手空空,没有拔剑的想法。

    “小辈,能接我十剑,算你赢。”

    林峰说话间,脚步快成了一条线,像奔跑猎食的豹子,一个眨眼,就到了宁江面前。

    哧。

    他手中的剑一抖,金色的剑锋快速穿梭,二变四,四变八,八变十六,如雨一般压来。

    金雨剑术。

    这也是高晋的拿手剑法,但在当时被宁江一剑击破。

    林峰和高晋是师徒,所学剑法都相同。

    但是同样的一门金雨剑术,在林峰的手里,一下高明了数倍,更加难缠。

    高晋明显是修炼不到家,他的金雨剑术只有狂暴,以刚猛凌厉取胜。

    但是林峰的金雨剑术,刚中有柔,不是一味地刚硬,过刚易折,他是刚柔并济,融合一体。

    就像真正的雨一样,有时是狂风暴雨,有时就是柔风细雨,变化多端。

    刚柔一体,也符合天地自然之道。

    宁江两手空空,以手为剑,他手臂拉开,直劈过去,出手带风,落点精确。

    “此子简直狂妄无边。”周围一阵哗然。

    空手接白刃,也要有个限度,之前那个青年毕竟没有踏入以身驭剑。

    而林峰是成名已久的老牌剑道大师,一身剑术出神入化,在落阳城有“金雨剑”的称号。

    面对这样一位剑道大师,还敢用空手去接,简直是一种侮辱。

    “林峰的金雨剑术已经踏入了圆满,毫无破绽,他用手去接,双手都要被斩断。”

    一位中年壮汉开口,背后是一柄阔剑。

    这又是一位剑道大师,沈飞。

    也在他说话的时候,宁江的手掌已经插.入了密密麻麻的剑雨之中。

    毫发无伤。

    纵然是圆满境界的金雨剑术,在他眼里一样有破绽存在。

    他五指一抓,仿佛龙伸出爪子,指头就要去扣住剑身,这一扣,就像捏住蛇的七寸,要让蛇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

    林峰眼瞳紧缩,实在没有想到这一招会被宁江轻易破解。

    但他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战斗经验丰富,手段老练之极。

    他握剑的手轻轻一抖,顿时,剑身快速旋转起来,这一转,仿佛一条龙滚动,脱困而出,锋锐的剑身如同电钻。

    这般凌厉的变化,宁江的手只要抓上去,就要血肉横飞。

    但是,宁江的手掌方向一变,扣向林峰的手腕。

    论战斗经验,林峰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林峰身体迅速后退。

    这一退,让全场哗然,面对空手的宁江,身为剑道大师的林峰居然退了?

    林峰退,宁江却比他更快。

    脚掌一踩,宁江如影随行,紧跟林峰。

    比武就是这样,不能输势,势一输,就是分出胜负的时候,林峰那一退,已经输掉了气势。

    宁江五指如剑,刺向林峰胸口,这一刺,不亚于铁枪一捅,能扎出一个前后透亮的血洞来。

    但当他五指摸到林峰胸口的关键时刻,突然化掌,只是拍出一掌。

    “砰。”

    林峰连退数步,体内气血翻涌,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最终轻叹一声:“高晋输给你,不冤,多谢手下留情。”

    说完,他走下高台。

    看着落寞退场的林峰,空间已经陷入了寂静。

    一位剑道大师,输了。

    而且,这是一种惨败!

    要知道宁江是用空手,连剑都未曾动用,如此实力,在场除了文翰城之外,还有谁能做到?

    从这一刻起,还有谁敢轻视宁江的剑术?

    “你说宁先生没有资格挑战你,那么,你能用空手击败一位剑道大师吗?”柳献玉的声音缓缓响起,落在王子明的耳中,却是一种深深的嘲讽。

    王子明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自认自己的剑术,和林峰相比也就在伯仲之间。

    可是林峰在宁江的面前,简直是被玩弄,从头到尾,宁江只用了三招都不到。

    不是宁江没资格挑战他,应该说,是他没资格挑战宁江。

    “好一个白头鬼宁江,我以为年轻一辈只有柳献玉和王子明对我们有威胁,现在看来,你还要胜过他们,我来会你!”

    这声音相当洪亮,说话之人嗓门极大,是个魁梧壮汉,背负阔剑,走上高台。

    “沈飞,以重剑闻名,一身剑术在几位剑道大师之中,能够排入前三。”有人缓缓道。

    寻常人的剑,也就一指多宽,但是沈飞的剑,足有一个巴掌那么宽大,通体青铜打造,整柄剑沉重之极,有万斤之重。

    普通武者光是拿着这柄剑就会费劲,可沈飞不同,在身为剑修的同时,还是位体修,只不过没有踏入炼体大师的行列。

    “你还是用空手?”

    沈飞身材高大,虎背狼腰,手中握着那柄阔剑,任何面对他的人,都会感受到一种压力。

    “我不是空手,我的两只手,就是剑。”

    宁江不是信口开河,像他这样的人,手就是剑,甚至一草一木,摘花飞叶,皆可伤人。

    这一点,文翰城也能做到。

    任何以心驭剑的宗师,都能以手为剑。

    当然,并不是说剑在他们手中没用,只是对手没有让他们出剑的资格而已。

    以心驭剑的宗师,只有在遇见强敌的时候,才会出剑。

    不出则已,一出就要杀人。

    “好,那我就逼得你出剑。”

    沈飞也不生气,他对宁江,是见猎心喜,看到高手,忍不住想比试一番。

    “断空斩!”

    沈飞爆喝一声,双手握剑,一剑立劈而下,长驱直入,有大斧开山的气势,沉雄而又凶猛,在外人看来,这一击是要把宁江一劈为二。

    “好快。”

    周围人发出惊叹,这样的重剑挥舞起来,却完全没有缓慢的感觉,快速而凌厉,劈杀一切。

    宁江脚步一点,避开此剑。

    “轰隆!”

    一声闷沉的音爆,这是空气爆裂的声音。

    沈飞握着长剑,狠狠一扫,他是直接用剑身一击拍了过来,仿佛要把人拍成肉泥。

    重剑的优势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就算没有被剑刃劈中,可是被拍中的话,也要骨断筋折,受到重伤。

    宁江突然不动了,脚步生根一样扎在那里。

    他伸出手掌,五指白玉一般,毫无瑕疵,一掌拍去。

    “什么?他要以力破力?”

    在场众多剑修看出他的意图,感到不可思议。

    “砰。”

    一股巨响,宁江五指就像是一方大印砸在了阔剑的剑身上面,庞大的音浪震得附近许多剑修耳中嗡嗡作响。

    阔剑巨震,沈飞面色大变,双手都差点握不住手中的剑,连退几步,方才消除这股大力。

    “体修!”

    沈飞面色凝重,宁江分明也是一位体修,而且体魄比他还强。

    他的阔剑在宁江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在场所有的剑修,都已神色沉重,林峰和沈飞,两位剑道大师连逼宁江出剑的资格都没有。

    直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知道宁江的剑法究竟达到了什么水平?

    “恐怕,现在落阳年轻一辈第一剑修,应该是他了吧?”有人发出惊叹。

    “的确,单以剑法而论,他绝对是年轻一辈第一,但是从整体上的实力来说,应该还是王子明更强,毕竟王子明是先天境强者。”

    “我不是你对手,但是,我想看看你的剑法。”沈飞道。

    “你们一起上,我可以出剑。”宁江目光扫过剩下的几位剑道大师,他不想浪费时间,打算速战速决。

    此言一出,全场彻底沸腾。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宁江居然想要以一敌七?

    “狂妄。”

    几位剑道大师的神色一沉。

    “他的剑法的确很强,但以一敌七,绝无胜算,除非是文翰城前辈出手。”王子明断然道。

    “绝无胜算?是你不希望他赢吧,你的眼里见不得别人比你强。”柳献玉毫不留情的戳破王子明。

    就在两人说话间,剩下几位剑道大师,纷纷走上高台。

    此地的氛围,彻底引爆。

    七位剑道大师,同时对付一位十六岁的少年,这在落阳城的历史之中,从未发生过。

    “能够让我们七人对付你,你就算败,也足以自豪了。”

    说话的是位女剑修,身姿轻柔,手中是一柄细剑。

    她是七人中唯一的女子。

    但在场无论是谁,都不敢小觑此女,七位剑道大师之中,沈飞排第三的话,她足以排在第二。

    至于排在第一的,是一位独眼老者,八.九十岁的样子,脸上皱纹遍布,时而发出几声咳嗽,就像个随时都会咽气的普通老头。

    但是只有看到他目光的时候,才会发现那浑浊双目之中,有剑的锋利,凌厉慑人。

    “动手吧,看看你们能不能逼出我的全力。”

    宁江一头白发,剑已出鞘,他面对着七人,气势却完全不弱。

    这一刻,七人甚至有一种错觉,宁江仿佛是巍峨天地,不可战胜。

    “杀!”

    第一时间,就有三位剑道大师同时出手。

    “我说了,让你们一起上!”宁江眼神爆发出精芒。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的心高高提起。

    以一敌七。

    宁江,能否剑压全场?

    ps:说说最近的更新问题,很惭愧,时间越来越晚,主要一直想把剧情写好,不写好就不满意,遇到了一个小小瓶颈,写的很艰难,需要点时间来突破。很久没求推荐票了,最近书在上推荐,推荐票很重要,有票的朋友可以投一下,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