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至尊,岂可轻辱?
    ,精彩小说免费!

    七十丈的丹药香气,令这片空间陷入了寂静。

    高原、傅山、吕栋这些炼丹大师,眼中尽是浓浓的震惊之色。

    纵然是被称为落阳第一炼丹大师的杜万青,他所炼制出来的精品丹药,丹香也不过是五六十丈。

    七十丈,这已经超过了杜万青。

    “从此刻起,落阳第一炼丹大师的名号,恐怕是此子了吧?”吕栋艰难的发出声音。

    “也不能这样说吧,杜万青每年好歹能炼出几颗珍品丹药来。”傅山质疑。

    “傅兄可能有所不知,杜万青每年虽然能炼出一些珍品丹药,但他是依仗了一种古老丹液,这种丹液能够提升丹药品质,是他偶然间在一处洞府得到,用一点少一点。”

    高原倒是知道一些内情,缓缓道:“没有那种丹液的话,杜万青又怎么能练得出珍品丹药来?也就是说,仅从纯粹的炼丹实力上来说,此子,才是真正的洛阳第一炼丹大师!”

    高原的话,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深深震动。

    杜万青在落阳第一炼丹大师的神坛上已有十几年之久,今日,竟要被一个少年取而代之?

    “哪怕是当初的丹王陆长生,他成为炼丹大师的时候,已经是十七岁,那时陆长生炼制出来的精品丹药,也不过是四十丈香气,就被惊为天人。”

    “此子比当年的陆长生更要年轻,炼丹的天赋,也更胜一筹!”

    “难道说假以时日,此子又会是第二个丹王?”

    几位炼丹大师的声音都在颤.抖,宁江展现出来的天赋,实在太过可怕。

    与其相比,严子陵那点成就,一下就显得卑微起来。

    严子陵已经二十岁,他的精品丹药香气只有二十五丈,跟宁江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七十丈,他怎么可能办到?”

    高台上,严子陵脸色苍白,双拳紧握,英俊的脸上全是不敢置信,巨大的震惊之下,他的脸色甚至有些狰狞起来。

    他是宗师弟子,从小得名师指点,二十岁便成为炼丹大师,这样的天赋足以在青云国年轻一辈炼丹师中排入前五。

    但是此刻,他却惨败在宁江的手下。

    输的彻头彻尾,毫无悬念。

    七十丈香气,即便是当年的陆长生也远远不是宁江对手。

    “严子陵,你输了。”

    宁江声音听不出喜怒,平静的可怕:“按照约定,你欠我一条命。”

    严子陵身体一抖,周围的人,更是面露骇然。

    若是严子陵死在此地,只怕他背后的宗师会大发雷霆。

    而严子陵脸色铁青,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输。

    “你想杀我?”

    严子陵目光眯起,突然有恃无恐起来:“的确,我是输了,但我是宗师弟子,你若杀我,就要承受宗师怒火,我这样一说,你还敢动手吗?”

    一位炼丹宗师若是发怒,整个落阳城都要被掀翻。

    他的背后站着一位炼丹宗师,等于是有一张免死金牌。

    就算是先天极限强者想要杀他,都要考虑清楚后果。

    “严子陵,其实从刚才开始,我都没有要你命的想法,我很少杀人,杀的也都是些触碰到我底线的人。”

    宁江声音飘渺,似从天上而来,让人感受到不到紧张的氛围:“其实你只要把你身上的千年血灵芝给我,我就会放过你。”

    “想要千年血灵芝,可以。”

    严子陵只以为宁江不敢杀他,心中冷笑,说到底,宁江也终究是怕他背后的宗师。

    “可惜啊,你偏偏要找死!”

    突然,宁江的话锋一变,这一刻,严子陵感受到宁江身上的气势变了,仿佛有无穷的刀剑迸发出来,要将他凌迟处死。

    而那双目光,更是如同万载寒风,不仅蕴藏着冷漠,还有一种令人难以形容的死寂之意,就仿佛是冬天的冰湖,寒冷,寂寥,没有一丝生机。

    在这样的目光下,他如遭雷击,忍不住退后一步。

    但随后,他就反应过来,觉得刚才这一退是奇耻大辱,愤怒道:“你敢吗?”

    “锵!”

    回答严子陵,只有一声剑鸣。

    长剑出鞘,迅猛如雷。

    “噗嗤。”

    剑尖刺入,贯穿严子陵的咽喉。

    鲜血飞花碎玉般的喷涌。

    严子陵张大嘴巴,双目圆睁。

    “很难以置信吗?既然你问我敢不敢,我就用行动告诉你……”

    宁江如黑夜般不带感情的双眸之中,清楚的映着严子陵惊诧的面容:“我敢!”

    “你不怕……宗师之怒?”

    严子陵怒目圆睁,声音断断续续,直到此刻,他都不敢相信宁江居然会杀他。

    他的背后,可是一位宗师啊!

    “严子陵,你根本就不理解,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宗师又能算得了什么?我可是……”

    宁江顿了顿,深邃的目光之中,绽放出睥睨日月山河的傲气:“至尊!”

    至尊,岂可轻辱?

    青云国只知,宗师不可辱。

    又哪里知道,宗师一怒,血溅五步。

    可至尊一怒,天崩地裂,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严子陵千不该万不该,挑衅宁江。

    像十万年前,有一些至尊,若是有人胆敢挑衅他们,不但当事人要死,甚至要被株连满门。

    宁江算是至尊之中脾气好的,他杀人,都是冤有头债有主,轻易不杀人,可一旦要杀人,那么对方无论是上天入地,都逃不了一死。

    这次宁江本无杀人之意,可严子陵问他敢不敢,那就是自寻死路,怨不得人。

    看着倒在高台上严子陵的尸体,四周,彻底陷入了死寂。

    无数道目光呈现出呆滞。

    宁江,竟敢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剑击杀严子陵。

    这可是宗师弟子!

    以一位炼丹宗师的能量,一旦发起怒来,整个青云国,都会有无数人来杀宁江。

    宁江,怎敢如此?

    他有什么底气,能够抗衡一位宗师的怒火?

    “疯子,这个疯子。”

    费海身体颤.抖不止,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杀严子陵,可是宁江说杀就杀,从头到尾,哪里能够看得到半点犹豫?

    这一刻,他又生出庆幸,没有把宁江得罪死,否则他也要死在宁江手下。

    “是他,白头鬼宁江!”

    有人通过宁江刚才那一剑,认出了宁江的身份。

    严子陵本身实力也不差,不会比十杰候补人弱,但是宁江一剑杀人,轻描淡写。

    满头白发,再加上这样可怕的剑法,也只有近日来轰动落阳的白头鬼宁江符合。

    “他太冲动了,他不该这样做的。”

    魏嫣然神色苍白,这个一向冷静的冰山美人,这一刻也感到了大事不妙。

    哪怕是她,也绝对不敢杀严子陵,一旦这样做了,纵然是杜万青都保不住她。

    “你知不知道,你的弟弟闯了大祸,捅了天大的篓子。”

    魏嫣然看向宁雨安,在宁雨安的脸上,她居然看不到半分的惊慌,反而,有一种骄傲。

    “这才是小弟,无所畏惧,你们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敢,但他偏偏就敢杀。魏嫣然,我只能告诉你,一直以来你都太小看我小弟了!”

    宁雨安骄傲道,她想起在醉月楼的时候,宁江不过是练气三重修为,就敢和十杰之一的周文浩生死约战。

    那种无敌的气魄,岂不和此刻一模一样?

    至于结果,她不在乎。

    宗师之怒,或许非常可怕。

    但她不会畏惧,无论宁江做什么,她都会在背后支持宁江,大不了和宁江一起死。

    高台之上,宁江目光一扫。

    那双平平静静的目光,在这一刻,却无人胆敢直视。

    费海更是把头深深的低下,身体颤.抖,宁江连严子陵都杀了,他生怕宁江随手把他也给宰了。

    可从头到尾,宁江的眼里又哪里会有费海?

    他走下高台,随着他走动,人们不由自主的分开一条路,他所到之处,无人敢拦。

    “安姐姐,我们回去吧。”一直走到宁雨安面前,宁江道。

    宁雨安点点头,看着魏嫣然:“我们的赌约,你可以兑现了,像你这样骄傲的人,我想不会反悔。”

    魏嫣然抿了抿红.唇,缓缓道:“你炼丹水平高超,我远不如你,先前说的那些话,我向你道歉。”

    说着,她心中轻叹一声,有些黯然。

    一直以来,她的炼丹天赋都是落阳城年轻一辈第一,就算是输给严子陵,她都没有沮丧。

    可是宁江展露出来的天赋,让她感受到了一种不可超越,这可是远胜丹王陆长生的天赋!

    她虽然被称为落阳年轻一辈炼丹师的领军人物,可这样的头衔跟宁江一比,又是如此的渺小。

    此刻的宁江,已然超越了她的师傅!

    然而,对于这位冰山美人的道歉,宁江却完全没有什么表示,既不挖苦,也不说话,只点点头,就要和宁雨安离开。

    魏嫣然一愣,就算宁江挖苦她几句,她都可以接受。

    反而是这种无视,令她感到了非常难受。

    “你最好赶快离开落阳城,否则谭景林宗师不会饶你。”看着宁江离去的背影,魏嫣然忍不住说道。

    “区区宗师,何足惧哉?”

    宁江头也不回,离开丹会。

    看着宁江的背影,这一刻的魏嫣然,第一次觉得宁江不是狂妄,而是一种无法仰望的高大。

    十二月十五。

    竹海庄园,丹会。

    宁江登临落阳第一炼丹大师宝座。

    其后。

    剑杀宗师弟子。

    消息一经传出。

    落阳,震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