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比试,我要你的命!
    ,精彩小说免费!

    修为只要到了练气第八重练七窍之后,就会耳聪目明,一双耳朵能够听到百步之内的声音。

    宁雨安的一句话,虽然只是低声嘀咕,却依旧落到了个别有心人的耳中,引来几道目光。

    这些目光,皆是带着不满。

    “咦?居然又是你们。”

    一道声音响起,是之前那个带着玉扳指的青年:“不愧是一对姐弟,一个狂妄的说要买下竹海庄园,一个狂妄的说这丹药不怎么样,真是叫人贻笑大方,你的这个小弟想和严子陵比,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听到宁江被如此轻视,宁雨安忍受不住,面色一冷:“你怎么知道我小弟比不了严子陵?”

    “哈哈哈,别说和严子陵比了,就算跟我比,他都远远不行。”青年面露傲色。

    “是吗,你又是什么人?”宁雨安冷哼一声。

    “我家少爷是炼丹大师费延卿的儿子,费海。”青年身后,一个随从傲然道。

    听到这个名字,旁边那位中年倒是面露一些惊讶。

    费延卿,这是落阳排名第二的炼丹大师,他的儿子费海,在炼丹上面也天赋过人,几乎不比魏嫣然差。

    落阳年轻一辈之中,武学上面,以十杰独领风.骚。

    炼丹上面,则是魏嫣然、费海为领军人物。

    “炼丹大师。”

    宁雨安的俏脸微微一变色,她虽然不清楚费延卿是谁,但知道任何一位能够被称之为大师的人物,单独一个人的能量,都能媲美一家二流家族。

    “这位姑娘,我也多嘴几句,看你样子可能是不怎么懂炼丹,严子陵能炼出精品丹药,已经称得上是一位炼丹大师,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他这种年纪就能有此成就,天赋足以在青云国排入前五,你的小弟怕是不如他的。”

    旁边又有人说话了,是一位中年,他认为宁雨安是年轻人不懂事,所以说话还算和气,没有多加苛责。

    宁雨安心中一惊,青云国前五的天赋,这是何等的评价?

    这样的人,是人中龙风。

    “小弟,姐姐是不是说错话了?”宁雨安看向宁江,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

    “安姐姐,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这些丹药,远远不如你小弟,至于什么费海,听都没听过。”

    宁江笑了起来,一般情况之下,他不会在意别人怎么评价,但现在是宁雨安和人争了起来,而且是为了他,对于这种情况,他自是不能无动于衷。

    他自己可以受点辱骂,让人轻视几句,但却不能让宁雨安受任何委屈。

    武者,要胸襟豁达,能忍则忍,可一旦触及底线,能杀则杀。

    宁雨安,就是他的底线。

    “竖子。”

    费海双目一竖,目光不善,宁江这等轻描淡写的口气,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中。

    “既然你如此狂妄,我们来比一场,输了你就跪下道歉。”费海冷声道。

    “就凭你,没有这个资格。”宁江弹弹指甲。

    “你是怕了吧?所以只能嘴硬,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懦夫一个。”费海讥讽。

    “别说是你,就算你老子都没资格和我比。”宁江平静道。

    “混账,你敢侮辱我父亲!”费海爆喝一声,目中冷意爆射。

    他是怒喝出声,声音庞大,一下就引起在场众人的关注。

    “费海,何事大吵大闹?”

    傅山站在高台附近,眉头一皱,他和费延卿交情不错,认识费海。

    不过现在这种场合,是严子陵的丹会,而且严子陵正好击败了魏嫣然,引起在场瞩目,费海却在这个时候发出吵闹,委实不该。

    “傅大师,子陵兄,抱歉,是在下失态了,子陵兄以二十岁的年纪,踏入炼丹大师的行列,令在下万分佩服,未来子陵兄必可晋升宗师。”

    费海先是平息怒气,朝着严子陵拱了拱手,给足了严子陵面子。

    “费海,我知道你,你和魏嫣然都是年轻一辈炼丹师中的领军人物,刚才什么事情?”严子陵点点头。

    “刚才我是怒急攻心,全是因为这个狂徒。”

    费海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指向宁江:“此子在刚才口出狂言,说子陵兄炼制的丹药,远不如他,我气不过,就与他争论几句,并提出与他炼丹一较高下,结果他说我没有资格,这也就罢了,但他狂言不断,甚至还侮辱我的父亲都没资格。”

    他的话一说完,顿时激起了在场众怒。

    “哪来的狂徒?”

    “费延卿是落阳排名第二的炼丹大师,他敢侮辱这等人物,真是个竖子。”

    “什么没有资格,分明是他不敢吧?”

    “严子陵炼出了精品丹药,居然说远不如他?这个人是疯了吧。”

    “年轻人有傲气是好事,但傲气过头的话,就是自大愚蠢,我看这样的人,直接把他赶出去好了。”

    周围全是骂声,一下就淹没了宁雨安和宁江。

    宁雨安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引起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说的那句话,所以才让宁江受到千夫所指。

    一下子,她的心中生出愧疚。

    宁江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握了握她的手掌:“安姐姐,你不要自责,这些人,又怎知我的能耐?不过是一群愚夫罢了。”

    “各位,且听我一言。”

    严子陵声音响起,压下在场的骂声,看向宁江:“你刚才出言不逊,侮辱费海父亲费延卿大师,我想这件事情,你应该道个歉吧?”

    严子陵上来也没直接赶人,而是先要宁江道歉。

    “若是有错,自该道歉,可惜我说的是实话。”宁江平平淡淡。

    “实话?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可有的时候,自信过头,就是自大,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严子陵下了逐客令。

    “让他走了,会不会太便宜他?既然他那么狂妄,说子陵兄的丹药远不如他,有本事就和子陵兄一较高下。”有人提议道。

    “和我比试,他还没有资格。”严子陵摇摇头,对宁江没有兴趣。

    “何须废话,把他赶出去。”

    “不错,赶出去。”

    “滚,这里不欢迎你。”

    “再不滚,信不信教训你一顿?”

    周围之人这时纷纷表达不满,愤怒喝斥。

    “哈哈哈哈,什么丹会,一群不入流的炼丹师聚在一起,简直乌烟瘴气。严子陵,别说是你,就算你是师傅谭景林,在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这时,宁江长笑起来,目光睥睨,豪气万丈。

    他这话,也更进一步激怒众人。

    严子陵的神色更是一沉:“原本只是以为你狂妄,想要赶你出去,可你胆敢侮辱我恩师,那么就上来一比吧。我会让你知道,在我面前,你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我的师傅,更是你遥不可及的存在。”

    “他连我都不敢比,又怎敢和子陵兄较量?”费海不屑道。

    “你敢比吗!”

    严子陵站在高台之上,大喝一声,他背负双手,气度不凡,让许多人生出赞叹之心。

    “有何不敢?”

    这一刻,宁江平静的目光之中,突然绽放出前所未有的锋芒。

    他脚步一迈,几步移动,踏上高台。

    魏嫣然还站在高台之上,看到宁江之后,眉头微微一皱:“看在赵鹏的面子上,你现在给严子陵道个歉,我还能帮你调解一下今天的事情,否则继续闹下去,你只会毁了你自己。”

    “不需要。”

    宁江既然已经上来,又哪里还会退避。

    “你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改掉狂妄的本性?严子陵的炼丹水平,连我都远远不如,你执迷不悟,非要比试,只是自取其辱而已。”魏嫣然微怒道。

    “你那点水平,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你信不信,我闭着眼睛炼丹都比你强?”宁江似笑非笑。

    “你!”魏嫣然冷哼一声,“好,既然你不听劝,那我也不管你。”

    她收起丹鼎,走下了高台。

    “既然是比试,就要有赌注,你刚才侮辱我恩师,罪不可恕,你若输了,我要你的命!”严子陵目光如剑。

    而对于他的话,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

    宗师不可辱!

    这是青云国公认的五个字。

    “你输了呢?”宁江反问。

    “呵呵,我根本不会输,当然,我若是输给你这种人,不用你动手,我自己自杀好了。”严子陵满脸不屑。

    说着,他又看向高台之下,对一人道:“吕栋大师,其实今日我也想和你一比高下,不知大师意下如何?我愿意用一朵千年血灵芝作为筹码,当然,吕栋大师不用拿出什么东西。”

    千年血灵芝,听到此物,宁江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此物,他正好需要!

    名叫吕栋的大师神色则是略微难看一些,落阳城八位炼丹大师之中,他排名最后。

    今日若是输给一个小辈的话,他怕是要名誉扫地。

    “比就比,你虽然是宗师弟子,但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吕栋轻哼一声。

    “这下有趣了,严子陵已经有了大师水平,吕栋也是老牌炼丹大师,他们两人的较量,必定会很精彩。”

    “嘿嘿,严子陵分明是没有把此子放在眼中,他这次比试的重点是吕栋大师。”

    “此子不过是个笑话罢了,胆敢轻视谭景林宗师,等比试结束之后,就是他人头落地之时。”

    这场比试还未开始,高台周围的人,对宁江就已经是一片不看好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