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炼丹宗师谭景林,丹会!
    ,精彩小说免费!

    落阳城。

    年历十二月十四。

    当白头鬼宁江这五个字在年轻一辈引起轩然大波的时候。

    一道宛如超级地震般的消息,突然降临,轰动了落阳城众多炼丹师。

    名震青云的炼丹宗师谭景林,与其爱徒严子陵,驾临落阳城!

    一时之间,炼丹师的圈子彻底轰动。

    炼丹宗师,整个青云国不超过十人,每一位都大名鼎鼎,如雷贯耳,是站在青云国的巅峰人物。

    在炼丹师的圈子中,这种炼丹宗师就是泰山北斗,德高望重,受万众敬仰。

    整个天下,不知多少炼丹师,梦想踏入宗师之列,从此留名青史,光宗耀祖。

    “落阳城这个地方,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炼丹宗师驾临了?”

    “炼丹宗师一个个尊贵无比,平日不轻易出动,不知道这次谭景林宗师为何驾临落阳?”

    “宗师驾临落阳,是我落阳之幸,一定要去亲眼见识一下宗师真容。”

    炼丹宗师谭景林这六个字,在这一天,引起了无数炼丹师的狂热。

    但是,宗师身份贵重,又岂是轻易能见?

    而在不久之后,一个消息,再度传出。

    谭景林之徒、严子陵召开丹会,邀请落阳城众多炼丹师,一起前去参加。

    时间,就在第二天晚上!

    地点,竹海庄园。

    “丹会?有点意思。”

    醉月楼,天字号房。

    距离刘家之事,已经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下来,赵鹏已经拜过师,磕过头,正式成为了杜万青的亲传弟子。

    就在刚才,赵鹏来访,带来了有关丹会的消息。

    一般来说,能够举办丹会的人,必须要有足够的影响力。

    身为谭景林弟子的严子陵,其身份非同凡响,以其身份,倒是有资格举办这种丹会。

    而丹会的目的,往往有三种。

    第一种就是炼丹师之间的交流,相互交谈炼丹经验。

    第二种是拿出自己炼制的丹药,或者是一些珍贵的宝药,进行交易。

    第三种,也是最牵动人心的,就是炼丹师之间的比试。

    通过比试,来一较高下。

    就跟武者一样,武者要通过战斗,分出强弱,炼丹也要通过比试,分出高低。

    拿落阳第一炼丹大师杜万青来说,他能够坐稳第一的位置,当初也经历了诸多的比试,一场场胜利下来,才使得其他的炼丹大师心服口服。

    “我知道了,我会去参加。”

    沉吟片刻后,宁江道。

    像这样的丹会,能够拿出来做交易的宝药,必定都是珍品,至少都是拍卖会水准的宝药。

    否则的话,拿出来也是丢人,落了面子。

    “大日琉璃金身,从入门到小成,倒是可以借助一些宝药之力,熬炼自身。”宁江心道。

    熬炼自身,这是一种把身体当成丹药的做法。

    “其实我也很想去,不过我现在水平太差,去了怕丢人。”

    赵鹏可惜道,他虽然成为了杜万青亲传弟子,但炼丹水平不是一两天就能提升上去的。

    以他之力,若是去了那里,到时候有人想要找他比试,他该怎么办?

    一旦输了,就是丢了杜万青的面子。

    “让魏嫣然陪着你,见识见识也好。”宁江道。

    “算了吧,这个冰山美人太难接触,和她待在一起,我浑身不自在,我还是老老实实待在万青庄园,等以后水平上去了,再去参加这种丹会。”赵鹏很有自知之明。

    这次严子陵举办的丹会,敢去那里的必定都是优秀杰出的炼丹师,其中多半以年轻人居多。

    一群年轻人呆在一起,免不了要比试炼丹,毕竟都处于年轻气盛的年纪,谁没点出名的想法?

    他一去的话,恐怕要成为靶子,不少人都会想要来踩他一脚。

    两人又聊了一阵,赵鹏告辞离去。

    “希望这次的丹会,会有我想要的东西。”

    宁江很清楚,以严子陵那样的身份,他举办的丹会,必定声势浩大,只怕一些炼丹大师级别的人物都会赏脸前去。

    不过,能不能找到他想要的宝药,只能听天由命。

    “安姐姐,明天丹会,一起去逛逛吗?”

    “好,这几天一直闷在醉月楼,我也想出去散散心。”宁雨安展颜一笑,温柔似水。

    随着紫气造化诀修炼越深,她的气质容颜也在逐渐提升,越渐美丽。

    现在的她,完全不比落阳四大美女差。

    第二天,十二月十五,傍晚。

    竹海庄园。

    这片庄园位于落阳城的幽静之地,乃是落阳城之内的一大风景胜地,非常有名。

    庄园以翠竹闻名。

    整片庄园八成以上的地方都被青翠欲滴的竹子覆盖,风吹动的时候,拂动竹林,竹叶摇晃之时,远望过去就如竹海翻涌,层层叠叠,壮观怡人。

    而在这样的竹海之中,建造了不少楼台殿宇,整个地方,清朗秀丽,水木清华,如同画卷一般。

    今日,这片竹海庄园,被严子陵包了下来,举办丹会。

    丹会的门口,不停有炼丹师进入里面。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赶来看热闹的武者。

    “这里真漂亮。”

    进入竹海庄园之后,宁雨安发出一些感叹。

    一进入这里,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竹叶清香,令人神清气爽,似如轻舟荡漾在翠竹掩映的海中,风轻柔的吹着,飘荡着新鲜的竹绿气息。

    瞬间,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忘却红尘烦恼,什么喧哗浮躁,统统抛之脑后。

    “安姐姐喜欢的话,以后我把这里买下来。”宁江淡淡道。

    “买下竹海庄园?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这庄园背后的主人,可是落阳第一剑修文翰城前辈,当初文翰城前辈就是在这片竹林中踏入了以心驭剑的境界,于是就把这里买了下来。对于文翰城前辈来说,此地意义重大,你就算出再多元石,文翰城前辈也不一定会卖。”

    旁边有人听到,立刻发出嘲笑,这是个锦衣华服的青年,手上戴着玉扳指,身后还跟着随从,看样子身份不低。

    “我们姐弟两人说话,与你何干?小弟,不用理他。”

    宁雨安冷哼一声,拉住宁江的手,走到另一边去。

    “这女人倒是漂亮,不比魏嫣然差。”青年缓缓道。

    “少爷要是有意思的话……”

    “算了,不要惹是生非,今天是严子陵的丹会,出了事我担待不起,而且比起她,还是魏嫣然更令我心动,征服冰山美人,才更有成就。”青年道。

    “啧啧,小弟,你的手可真白,比女人还漂亮。”

    走到另一边,宁雨安抓起宁江的手,打趣道。

    “安姐姐,你是怕我为刚才那个人的话生气,心里不舒服,所以故意找话题,逗我开心是不是?”宁江笑了起来。

    “小弟,现在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你这双眼睛啊,好像能看透人心一样。”宁雨安颇为无奈道。

    “可能是我太了解安姐姐了。”

    宁江一笑,和宁雨安向竹海庄园的中心会场走去。

    此时此刻。

    在中心会场之上,已经有众多炼丹师汇聚在此,多达数百位。

    整个落阳城几乎八成以上的炼丹师,都已经赶来,参加这一次的丹会,盛况激烈。

    “居然来了这么多炼丹师,这个严子陵不愧是宗师的亲传弟子,真是令人嫉妒。”有人说道,满是羡慕。

    只是一个亲传弟子召开的丹会,就有如此盛况,无法想象,真正的炼丹宗师谭景林若是召开丹会,又会引起何等狂潮?

    “我们落阳城一共有八位炼丹大师,已经来了四位,不知道剩下的会不会来?”

    “排名前三的那几位我觉得不可能,严子陵毕竟只是宗师徒弟,还不是宗师,没资格让他们出动,但那几位的弟子,应该都会出现。”

    “快看,高原大师也到了。”突然,人们发出惊讶声音。

    高原,落阳炼丹大师之中,足以排进第四,如此一来,落阳八位炼丹大师,已经来了五位。

    “快走,听说严子陵和魏嫣然比上了,赶紧过去!”

    就在高原的到来才引起小范围的震动之后,突然之间,中心处的人们爆发惊呼,一下子让全场轰动。

    魏嫣然,落阳第一炼丹大师杜万青弟子。

    而严子陵,乃是炼丹宗师谭景林弟子。

    这两个人,谁强谁弱?

    只见中心处的会场,有一块高台。

    高台之上,两座丹鼎,两道身影。

    一人白衣胜雪,气质冰冷,正是魏嫣然。

    一人长发散落,身穿青衣,身材笔直如松,五官英俊,正是这一次丹会的主角,严子陵。

    半个时辰后,魏嫣然首先炼丹完成。

    丹药取出之后,丹香四溢,整颗丹药细腻光洁,有淡淡反光。

    “这颗丹药,算得上半精品丹药。”高原就在旁边,发言点评。

    能够炼制出精品丹药的,是炼丹大师,至于半精品丹药,说明魏嫣然的水平,已经接近大师水准。

    “不愧是杜万青的弟子,再有个五六年,魏嫣然说不定就能迈入大师之列。”又一位炼丹大师点评,此人名叫傅山。

    “不知道严子陵会炼出怎样的丹药来?”众人好奇。

    大约又过了半炷香之后,终于,严子陵也炼丹完成。

    他取出丹药。

    立刻,全场震动。

    只见那颗丹药表面滋润光洁,如同玻璃珠一样。

    “精品丹药!”高原神色凝重起来。

    这意味着严子陵,已经有了炼丹大师的水平。

    而严子陵的年纪,仅仅二十岁而已,二十岁的炼丹大师,这种天赋,纵观整个青云国,都能排入前五。

    “丹王陆长生,成为炼丹大师的时候是十七岁,严子陵只比他晚三年,可怕!”高原一字一字道。

    胜负,一目了然。

    “魏小姐,承让了。”严子陵风度翩翩,不卑不亢。

    魏嫣然目光略有黯淡,在年轻一辈中,这还是她首次尝到败北的滋味。

    “技不如人,佩服。”魏嫣然深吸口气,她也不是放不下的人,这次输了,下次就努力赢回来。

    失败乃成功之母。

    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蹶不振。

    “好像也不怎么样,小弟炼的比这个好多了。”

    人群中,宁雨安和宁江也在观看,宁雨安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她记得宁江炼制的丹药,颗颗都晶莹如玉,玲珑剔透,她虽然不懂炼丹,但也能看出宁江炼制的比严子陵的要更好。

    “你说什么?”

    就在宁雨安的话刚刚说完,周围,一道道目光立刻看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