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炼体者的对决
    ,精彩小说免费!

    妖雾翻涌,茫茫一片。

    “已经七天了,七天还走不出去,莫非要一辈子困死在这里?”

    茫茫妖雾之中,一行人愁眉苦脸,说话之人是个高瘦青年,锦衣华服,神色焦躁。

    “谷正,别说这种打击士气的话。”旁边,一位英气勃勃的女子皱眉。

    这是张瑶。

    一行十几人,男男女女,个个都是后天巅.峰的修为。

    若是有人见到他们,势必要吃惊,因为这十几人,全部都是十杰候补人。

    这是一次聚会,发起人是高晋。

    高晋,十杰之下第一人。

    这次聚会的原因,是高晋在妖雾山脉之内,发现了一处古老洞府,猜测洞府之内或许有某位强者留下的东西。

    只不过洞府有阵法存在,而且洞府所在的区域,还是一头先天境妖兽的地盘。

    纵然是以高晋的实力,也无可奈何。

    索性,他就发起了这次聚会,邀请众多十杰候补人来一起对付先天境妖兽。

    对于这场聚会,众人没有理由拒绝,一方面他们想要借助先天境妖兽的压力,说不定可以临阵突破。

    第二方面,也是想要进入洞府,看看洞府之内是否会有宝物。

    这处洞府,原本是在一处妖雾范围之内。

    不过整个妖雾山脉,除了牛角崖那片区域是禁.区之外,其他区域就算进去之后,只要不是过于深入,也能走出来。

    众人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不会有太大凶险。

    可是没有想到在对付先天境妖兽的时候,那头妖兽居然临阵突破,从先天境初期达到了中期,实力一下暴增。

    如此一来,他们反过来被妖兽追杀,最终被逼进了妖雾深处。

    就此,他们迷失在内,连续七天都找不到出路。

    “严小姐,还是没有办法走出去吗?”

    这时,有人看向队伍之中的一位女子。

    这女子年约二十,目如清水,顾盼生辉,气质清雅高华。

    严霜影。

    她是珍宝拍卖会请来的鉴定师,但同时,也是一位阵法大师。

    落阳四大美女,柳献玉以剑闻名,柳诗意以琴闻名,魏嫣然以炼丹闻名,严霜影则是以阵法闻名。

    阵法之道,博大精深。

    跟炼丹师一样,阵法师也不多见,任何每一位阵法师都身份高贵。

    严霜影,后天巅.峰,亦是十杰候补人之一。

    柳诗意和魏嫣然,这两人也皆是十杰候补人,不过这次聚会,两人倒是没有兴趣,所以不在此地。

    像王家的王涛,同样也不在。

    王涛得到烈火曝气诀之后,就开始苦修这门秘法,又哪里会在乎什么聚会?

    严霜影之所以会来,则是因为对洞府的阵法感到好奇。

    “目前还是没有头绪,整个妖雾山脉的阵法,浩瀚博大,精妙无比,想要走出去,我需要更多的时间。”

    严霜影轻叹一声,以她的性子连续七天走不出去,也感到了一些焦急。

    而整个妖雾山脉,其实是一处巨大阵法。

    正是因为阵法的布置,才会导致这片区域一直都是妖雾弥漫。

    他们现在就是陷入了阵法之内,没有出路。

    “诸位,现在抱怨也没有用,如今只有尽人事,听天命。”说话之人一袭黑衣,黑发黑瞳,身姿笔直如剑。

    这就是高晋。

    落阳年轻一辈,共有三位杰出剑修。

    一人是柳献玉,以身驭剑,剑道天才。

    但柳献玉并非唯一,除她之外,还有两位踏入以身驭剑的天才,其中一位,是同样身为十杰之一的王子阳。

    另一位,就是高晋。

    高晋唯一差的,就是未曾踏入先天境。

    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他踏入先天境,十杰之位,必定有他一席之地。

    听到高晋的话,其他几人冷哼一声。

    眼下倒是有不少对高晋不满的人,毕竟这次发起人就是高晋。

    不过碍于高晋的实力,也没有人当场表露。

    “咦,有人!”

    突然,众人听到了一阵脚步声音。

    这是他们进入此地七天以来,第一次听到其他声音。

    一道道目光望去,片刻后,脚步声接近,在他们视线之中,出现一位白发少年。

    “你是……宁江宁公子?”

    看到宁江之后,严霜影大吃一惊。

    宁江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他满头白发,用朴素的草环扎起,脚上则是一双草鞋,浑身衣袖飘飘,一身简单至极的装扮,却有种出尘之感,似天外之人,没有烟火气息。

    此外,他的一张脸也有相当大的改变,以前的宁江是清秀耐看,但是现在,却有种俊美之感,眸如晨星,纯净无暇。

    严霜影见过不少英俊男子,可是和眼前的宁江一比,就觉得谁都不如宁江。

    吃惊的不止是严霜影,还有张瑶。

    现在的宁江跟此前相比,判若两人。

    “好一个美男子。”

    一行人中也有几个女子,忍不住对宁江多看了几眼。

    无论男女,皆有爱美之心。

    “霜影,他是什么人?”高晋问道。

    听到高晋对自己的称呼,严霜影不由得皱了皱眉,但当下也不是计较的时候,她张张嘴,正要介绍宁江,这时,一道声音抢先她一步。

    “嘿嘿,正巧,我也认识此人,不如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一个黄衣男子走了出来,嘴角勾起不屑:“诸位,我应该跟你们提过,前段时间我在珍草堂碰见一个懦夫,宁愿自断一臂,也不敢和赵峰一战,软弱无能,毫无血性,我说的人,就是此子。”

    此人,乃是黄庆!

    听到他的话之后,其他人不由得面露异色。

    这件事情,被黄庆当成笑话,提过不止一次。

    “宁江,这个名字我有些印象,莫非是和周文浩生死一战的人?”一人疑惑。

    “就他这个懦夫,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黄庆撇撇嘴。

    宁江目光平静,似乎黄庆的话只是耳旁风,看都不看黄庆:“我刚才听到你们谈话,你们是走不出去,被困在这里?”

    “是又如何?”一位皮肤黝黑的青年不冷不热道。

    黄庆所说的话,让他对宁江没什么好印象。

    “一人五千元石,我可以带你们出去。”

    宁江直截了当,一句废话都不说,他身上所有的元石都被藏剑葫吞的一干二净,如今正是一穷二白的时候。

    这种时候,让他遇到这么一群人,可以说是久旱逢甘露。

    “你能带我们出去?”张瑶忍不住吃惊起来。

    “听他瞎吹,这里的阵法就算是严小姐都无可奈何,难不成他还是一位阵法大师?”黄庆冷冷道。

    严霜影倒是想起宁江在珍宝拍卖会,对兵器杀气的一番见解,心中不敢轻视,道:“宁公子莫非了解阵法?”

    “天下阵法,有困阵,杀阵,幻阵,防阵,林林总总,成千上万。一些上等的阵法,攻防一体,一旦踏入,就死无葬生之地。”

    宁江面无表情:“这里的阵法,是属于困阵的一种,但只能困不能杀,不过是个稀松平常的小阵法而已。”

    “稀松平常?”

    听到这样四个字,在场不少人都觉得宁江狂妄。

    妖雾山脉的阵法存在了多年,使得这里多年都被妖雾笼罩,从来没有人能够破解。

    曾经更有先天极限强者进入之后,一去不回。

    有这样的先例在,谁敢小觑此地?

    但宁江三言两语之间,完全不把阵法放在眼中,这是何等的狂傲。

    “除了相信我,你们别无可选,我耐心有限,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走。”宁江口气清冷。

    众人目光一凝。

    他们现在的处境,就像是溺水之中的人,宁江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相信宁公子。”

    严霜影斟酌过后,点头道。

    “我也相信他。”张瑶见识过宁江的实力,觉得宁江不像是信口开河的人。

    “算了,五千元石就五千元石吧,也不用担心他骗我们,若是骗了我们,他自己也走不出去。”

    这句话让许多人得到认可,如果宁江自己都走不出去,骗他们元石有什么用?

    而且他们跟着宁江,也不怕宁江骗了元石就跑。

    最终,一行十七人,十六人都给了元石,连高晋也不例外。

    普通先天境是一万元石的身家,而他们都是十杰候补人,五千元石倒也不是难题。

    只剩下黄庆。

    黄庆见众人都给了,冷哼一声,正要掏出元石。

    “你想出去的话,要给一万。”这时,宁江说道。

    “什么!”黄庆顿时大怒,目光阴冷,“小子,你是想找事是吗?”

    “一万元石。”宁江重复了一遍,目光淡漠。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也罢,我何必要给什么元石?把你擒下之后,严刑拷打,就不怕你不说。”黄庆手掌一握,骨节咔咔作响。

    在他眼中,宁江不过是一个懦夫,他哪里会在乎。

    “黄庆,我劝你收了心思吧,我和宁公子交过手,他的实力比我还强。”张瑶忽然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张瑶身为十杰候补人,这里敢说稳赢她的人,不超过五个。

    “我不信他有这样的实力,小子,接我一拳。”

    从始至终,黄庆都不把宁江放在眼里。

    说什么宁江比张瑶还强,他万万不信。

    话音落下,他向前一蹦,猛地发力,拳头迅如奔雷,体内血液运行,竟发出轻轻的奔流之声。

    “体修?”

    宁江不闪不避,修长的五指轻轻一握,拳头伸出。

    以拳对拳。

    “嗯?他想以硬碰硬,这也太托大了吧?黄庆炼体有成,一身体魄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一个,这样以肉身对碰,必定要吃个大亏。”

    黝黑青年摇头,和炼体者进行肉身对抗是最不明智的。

    “说的不错,和炼体者对拳,无疑是以卵击石,这样一拳,只怕要让他的手臂都骨折。”谷正发言。

    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宁江,暗暗摇头。

    “轰隆隆!”

    突然。

    血液奔腾之声,从宁江身上透体而出。

    比黄庆更加响亮。

    众人的眼睛……瞬间睁大。

    又一位炼体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