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给我王家一个面子?
    ,精彩小说免费!

    滚!

    声音滚滚如炸雷,在整个包间之中震荡。

    刹那间。

    孙炎面露凶色,身上杀意滚滚,恨不得出手击毙宁江。

    而魏嫣然这个冰山美人,本就冰冷的气质越发寒冷起来,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冷了几度。

    她身为杜万青的亲传弟子,再加上落阳四大美女这一层身份,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

    哪怕是落阳十杰,也要敬她三分。

    可宁江竟敢让她滚?

    “你区区练气境修为,性格之狂,哪怕是十杰都远不如你,你也许觉得自己很有骨气,可在我看来,你很可悲。”

    “以练气境约战周文浩,你是自寻死路。”

    “以十五万元石买下丹方,你是愚不可及。”

    “让我们滚,你更是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魏嫣然语气冰冷,言辞犀利。

    “你可能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宁江态度不咸不淡:“你对我什么看法,我何须在意?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何况是你这种傲慢之人?你们这些人,平日里高高在上,趾高气扬惯了,所以容不得别人半点反驳,真正可悲的人,是你们。”

    “我傲慢?或许吧,但我有这个资格,你又有什么?练气境的修为吗?”魏嫣然质问,她被宁江激怒,难以释怀。

    “你对我的轻视,不过是来源于我的修为而已,你觉得我以练气境挑战周文浩,是自寻死路。”

    宁江忽然轻叹一声:“你们凡人总是这样,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东西,却不知道,眼睛只能看到一层表象,而看不到更深的真相。”

    “用眼睛看潭水,潭水风平浪静,幽静美好,却看不到潭下藏着恶龙,伺机而动,一进潭,就丢了性命。”

    “又像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眼界狭隘,不知天外有天。”

    “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

    “这个道理,你不懂。”

    “至于我有什么资格,一月十五,你自会知道。”

    宁江慢悠悠,虽然面对着敌意,但是神情轻松,说话之间,就仿佛和朋友谈心,透露出宁静的气息。

    “一月十五?算了,我跟你争论这些做什么,反正你会死在周文浩的手里。”魏嫣然想到这里,突然兴致全无,“孙炎,我们走吧。”

    说着,两人就要离开。

    “诸位,还请给我王家一个面子,这门烈火曝气诀,我王家要了!”

    突然,一道浑厚声音响彻全场,涵盖四方。

    而当这道声音响起之后,一瞬间,拍卖会原本正在激烈竞价的声音,纷纷停止。

    王家,落阳城的一流豪门。

    这两个字,代表的是权势,是威严。

    “该死,这王涛居然搬出了王家,看来是铁了心要得到烈火曝气诀。”有人在偷偷暗骂。

    自从两年之前,王家那位王降世突破到先天极限,让王家成为一流豪门之后,王家就成为了落阳城的新晋巨头。

    现在两年过去,王家的实力越发浑厚,直追当年柳家最鼎盛的时期。

    所有人都知道,再积累个几年,王家就会像当初的柳家柳半城一样,成为王半城。

    半城之地,都被整个王家掌握!

    对于这强势崛起的王家,落阳城没人胆敢得罪。

    须知,纵然是曾经辉煌的柳家,也被王家一再的打压,这两年来地盘都少了许多。

    柳家况且如此,其他的家族,又拿什么去跟王家对抗?

    “算了,烈火曝气诀虽然珍贵,可如果得罪王家的话,那就得不偿失。”

    “没有办法,只有放弃了。”

    “王家势大,退让是明智之举。”

    一道道声音充满了遗憾。

    “哈哈哈,多谢各位给我王家面子,这个人情,我王家记住了。”王涛哈哈大笑,意气风华。

    众人撇撇嘴,知道王涛是在说场面话,难道王涛还真能一个个还给他们人情不成?

    王涛春风得意,放声大笑。

    而宁江的脸色,却首度冷了下去。

    因为,烈火曝气诀目前的价格,只有十万元石。

    王涛,挡了他的财路!

    拍卖台上,沈老的脸色也略显难看。

    本来这门秘法,至少要过十五万元石,可是被王涛一搅局,一个个忌惮王家的人,都不再竞价,使得秘法的价值大打折扣。

    但他也不好说什么,这些人怕王家,不敢再出价,他能怎么办?

    “最后三声,没人继续出价的话,秘籍就是王公子的。”

    “三。”

    “二。”

    “一。”

    “恭喜公子,以十万元石买下这门秘法。”

    王涛所在的包间,他的侍卫已经在给他贺喜,王涛也满面笑容,但是就在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化作僵硬。

    “十五万元石!”

    就在沈老的声音已经数到一,马上就要一锤定音的时候,突然,一个报价响起。

    瞬间,全场震动。

    “又是那个人,他已经竞拍买下了丹方,现在又开始竞价了!”

    “此人究竟是谁,财力如此浑厚?就算是柳家柳献玉,也无法调动那么多元石吧?”

    “而且他这样做,难道不怕得罪王家?”

    众多吃惊的目光看向宁江所在的包间,众人都想知道,这间包间之内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正要走出包间的魏嫣然不由得停住脚步,皱眉看着宁江,她扪心自问,就算是她,斟酌过后,也不愿得罪王家。

    可是宁江,区区一个练气境,居然敢做这种事情。

    所有人都不敢做的事情,宁江做了!

    “小子,你什么意思,不给我们王家面子?我劝你最好收回刚才的话!”

    王涛冰冷的声音传来。

    “怎么,你只会以势压人,恶意竞争?奉劝一句,买不起的话,就不要买,丢人现眼。”宁江毫不客气,区区王家,也敢挡他财路?

    “好,好!”王涛怒极反笑,“十六万元石!”

    这门烈火曝气诀,他不可能放弃,须知,这关系到一月十五的年度聚会。

    “十八万元石。”宁江又加了两万元石上去。

    “什么,你找死!”王涛大怒,口气冰寒无比,无论是谁都能听出他声音之中的强烈杀意。

    其实他的身上,也仅有八万元石而已,还没有魏嫣然多。

    魏嫣然毕竟是杜万青唯一的亲传弟子,而他只是王家年轻一辈第三号人物,身上能够掌握八万元石已经是相当丰厚的身家。

    他的本意是想用十万元石买下烈火曝气诀,加上他的四个侍卫,也能凑出两万来。

    可是现在,宁江把价格提升到十八万元石,他想买的话,元石根本不够,只有从王家调动。

    一时间,他也陷入两难的境地。

    “穷鬼。”

    就在这个时候,宁江吐出两字,平平淡淡的声音之中,满含轻蔑。

    “十九万!”王涛手掌紧握,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出口。

    “呵呵,归你了。”宁江淡淡一笑,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本来王家不搅局的话,这门秘法的价格必定会超出十五万,现在达到十九万,也能让他满意。

    关键是宁江也察觉到,王涛差不多到了极限,若是出的更多,王涛说不定就会选择放弃。

    “小子,你很好,让我多花了九万元石,就是不知道,你的命硬不硬!”王涛发出赤.裸裸的威胁,这九万元石,让他的心头都在滴血。

    宁江气定神闲,并不在意。

    “你们回去,禀报我父亲,调动一些元石过来。”包间内,王涛发号施令,立刻,两个侍卫离开,退出了这里。

    “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得罪王涛,你以为在落阳城还能相安无事吗?”

    魏嫣然站在包间门口,还没有离开:“你如果把那张丹方给我,并且为刚才的那些话,向我道歉,承认错误,我可以帮你调解和王涛之间的恩怨,如何?”

    “看来你很在意那张丹方。”宁江拿起手中的丹方。

    见状,魏嫣然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来宁江终于是知道了一些厉害关系。

    “小子,看来你还是识时务的人……”

    孙炎眼中露出不屑,但他话说到一半,猛然窒住。

    “砰!”

    宁江手握丹方,真气奔涌至手掌之上。

    刹那间,在魏嫣然和孙炎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整张丹方化作了粉碎。

    空气,凝固!

    “在你眼中珍贵的丹方,在我看来,只是一堆垃圾而已。”

    宁江垂下眼皮,声音淡淡的漂浮在包间之中,显得很飘渺,好像是从天上而来。

    魏嫣然的神色更冷。

    此举,又何尝不是在践踏她的自尊?

    她极其看重,想要从宁江手里买来的丹方,宁江却宁愿毁掉,也不愿给她。

    “一月十五,希望你能活到那一天,到时候我想看看,你的狂傲,究竟是来自怎样的底气。”魏嫣然深深呼吸,压下怒火,走出包间。

    不久之后,拍卖所得的元石被送来,拍卖会从里面抽走百分之十,十九万元石拿走一万九千,还剩十七万一千元石。

    宁江支付丹方的十五万元石之后,这笔元石还剩下两万一千,加上身上的三万七千,如今元石还有五万八千。

    烈火曝气诀之后,还有一些拍卖品,但都没有引起宁江的在意。

    他已经得到了这次拍卖会最大的宝物,一宗先天灵宝!

    “安姐姐,我们走吧。”

    拍卖会结束之后,宁江三人离开包间。

    刚刚走出包间,迎面走来几道身影,身上杀气腾腾,将他们三人拦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