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今夜后,柳家谁人不识君?
    ,精彩小说免费!

    空间化作寂静。

    寂静之下,是汹涌澎湃的杀意。

    “你说什么?”

    柳正升脸色一沉,面带怒意。

    对于宁江的一些信息,他已经通过马源得知,本来他也有意思想和宁江结交一下,可谁料到宁江居然在柳家行凶。

    一瞬间,他就断了和宁江结交的想法。

    当下宁江又说他不怎么样,更是让他心生怒火。

    “驭下之术,恩威并施,做主子的对待属下,错了要罚,对了要赏,赏罚分明。但无论何时,主子首先要懂得护着自己属下,只有这样,才能收拢人心,属下才会服你,对你心悦诚服,为你真心做事。”

    宁江失望的摇摇头,“至于你,为了不得罪柳正坤,当场就把自己属下卖出去,让他下跪受辱,你这样的人,永远得不到属下的心,一旦你出了事情,落魄之时,立刻就会众叛亲离,树倒猴孙散,没人会帮你。”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如果是你,你又能怎么做?”

    柳正升脸色通红,怒视宁江,他知道宁江的话有理有据,可若是一句不反驳的话,他岂不丢尽脸面?

    “我?”宁江的目光突然一凝,平静的话语之中,有种天崩地裂都动摇不了的坚定,“如果是我,哪怕只是我养的一条狗,没有我允许的话,谁也别想羞辱!”

    “当然,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如果我养的狗胡乱咬人,横行霸道,那不需要别人动手,我自己就会把它剥皮拆骨。”

    现场,许多人目露异色。

    “此子见识深远,高才卓识。”柳正华缓缓吐出一口气,起了爱才之心,“他说的一点都不错,老四今天做的事情,寒了属下的心,而且传出去的话,老四其他那些属下也会心灰意冷,这种做法,固然不会得罪柳正坤,实际上反而丢了人心,因小失大。”

    “诗意,此子绝非凡俗之辈啊!”

    旁边,柳诗意美眸闪烁,她这个父亲,可是很少给出这样高的评价。

    除了柳正华,在场更有许多人,因为宁江这一番话,默默反思。

    他们不少人都有属下,但是却没有宁江的这一番见识。

    “哼。”柳正升冷哼一声,面色青一阵红一阵,无话可说。

    马源微微低下头,眼中露出一丝感动。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追随的主子要让他下跪受辱,而没有多少利益关系的宁江,却帮他解了围。

    谁是明主,谁是昏主,一目了然!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此时,柳正坤开口,目光凌厉如刀,“父亲,此子杀了风儿,还请父亲把此子交给我,让我为风儿报仇。”

    “此子胆大妄为,杀我柳家之人,绝对不能姑息。”

    “不错,血债血偿,必须杀了他,而且要把他挫骨扬灰,以儆效尤。”

    柳正坤的话顿时引起在场一片认同。

    “杀了他太便宜,我看应该先废了他丹田,不停折磨,让他生不如死。”柳正升在一边出主意,似乎对宁江有深仇大恨。

    显然,刚才宁江说的那些话,让他记恨在心。

    “爹。”柳诗意看向柳正华。

    柳正华叹息一声:“这一劫,只能靠他自己了,爹也无能为力。”

    “柳风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就在众人喧哗的时候,柳元龙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冷冷寒意。

    “他死定了。”听到这样的语气之后,柳正升不由得冷笑。

    “我倒要看看,接下来你那张脸还怎么冷静?”柳云目光锐利。

    柳正坤的身上,更是杀意涌现,不断朝着宁江压去。

    然而,哪怕在这样的处境之下,宁江依然面不改色,似乎见惯了风风雨雨。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

    他沉静的可怕。

    柳元龙目光一扫全场,嘴巴微动,吐出六个字:“此事,到此为止!”

    顷刻间,全场安静。

    无数人张大了嘴巴。

    此事,到此为止?

    也就是说,宁江杀了柳风是白杀,什么事情都没有?

    许多人都见鬼一般的看着柳元龙,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爹,你在说什么,他可是杀了柳风,杀了你的孙儿啊!”柳正坤的语气一下就变了。

    “爹,你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柳正升一样觉得不敢置信。

    “爷爷,不能放过此子,他杀我柳家之人,若是不做出处罚,我柳家威严何在?”

    “唯有杀了他,以血还血,才能让柳风在黄泉下瞑目。”

    众人轰动,都无法赞同柳元龙的决定。

    这个时候,宁江倒是笑了起来:“柳元龙,看来你受伤太久,在这柳家已经没有多少威严,说出来的话,连一群晚辈都敢质疑。”

    他对柳元龙的称呼,都是直接叫名字,直来直往。

    但在其他人看来,这就显得大逆不道,令许多人目露怒色。

    柳元龙的脸皮一动不动,完全看不出息怒,但是站在身边的柳献玉,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压抑。

    “你们是不是都要质疑我刚才的决定?”柳元龙声音缓缓。

    没人说话,但他们的眼神,都能看出一种不服。

    “正坤,你呢,也要质疑我的话吗?”柳元龙看向柳正坤,他脸色虽然苍老,但是精神奕奕,两只眼睛放出凌厉的光,令人一接触,就不寒而颤。

    柳正坤一咬牙,丧子之痛,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放下,坚定道:“请父亲给风儿做主,严惩杀人凶手!”

    “好,好!”

    突然,柳元龙大笑起来,声震四方,但是他的目光,却在笑声之中逐渐冰冷:“看来我真是老了,这三年不怎么插手柳家事务,所以你们一个个,都敢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十二金卫。”

    当这四个字落下的时候,众人神色剧变。

    屋内,出现十二道身影。

    一共十二人,个个杀气浓烈。

    柳家第三代许多弟子,面露骇然。

    十二金卫,柳家王牌队伍,柳元龙亲手培养,当年跟随柳元龙征战四方,手里不知杀了多少人,个个都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

    这一只队伍,足以踏灭任何二流家族,纵然是先天后期强者,遇到十二金卫,也只有死路一条。

    柳家许多年轻一辈,都只听过十二金卫的名声,却从未见过。

    直到今天,他们才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十二人身穿宽大黑袍,连面孔都隐藏在黑色连帽之中,只有他们胸口,纹着金色的柳字,彰显他们的身份。

    十二人身上的杀气,让空间温度都低了下去,使得许多人身体发寒。

    “爷爷这是要做什么?”

    十二金卫现身,柳元龙意欲何为?

    这一刻,柳元龙的目光扫过全场,如剑掠过喉咙,给人窒息,无人敢对视他的目光。

    当他的话响起的时候,更是让无数人露出骇然之色。

    “打断柳正坤的手脚。”

    “什么?”柳正坤神色惊变。

    “是。”

    十二金卫之中,有六人立刻出手。

    他们都是柳元龙的心腹,对柳元龙忠心耿耿,无论什么命令他们都会坚定执行,哪怕是杀了柳正坤,他们都不会犹豫。

    “啊!”

    伴随着碎骨声音,一声惨叫响起,柳正坤先天中期修为,也是一方高手,但哪里是凶威赫赫的十二金卫对手?

    柳家立足之根本,一个是柳元龙,还有一个就是十二金卫。

    看着倒在地上手脚尽断的柳正坤,所有人背后发寒。

    “父亲,你这是?”柳正升只觉得此刻处在梦境中。

    “闭嘴。”柳元龙语气充满了失望,“我本来以为你这些年来,多多少少会有一些长进,结果还是这样不堪大用,从今天起,你的所有产业,全部交给献玉掌管。”

    柳正升的脸色唰一下变白。

    柳元龙一下剥夺了他所有的产业,让他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手里没有半点势力。

    众人更是心惊。

    “柳正坤,你教子无方,养出了柳风这等逆子,如果不是念在你这些年对柳家的一些贡献,就不只是断你手脚那么简单,你应该庆幸,宁小友安然无恙,否则我已经亲手毙了你。”

    柳元龙口气前所未有的凌厉,无论是谁,都能听出他声音之中的冷厉杀意。

    柳正坤身体颤.抖,一句话不敢说。

    柳云低下了头,被柳元龙的狠辣震慑。

    冯雪面色苍白,胆战心惊。

    全场无数人,更是噤若寒蝉。

    只有宁江神色淡然,觉得应当如此,这才是一家之主该有的手腕,该铁血的时候,就绝对不留情,纵然是自己后代又能如何?

    枭雄人物,岂是血脉之情所能束缚?

    如果换成宁江,他的后代胆敢为非作歹,他自己就会大义灭亲,绝不留情。

    “从今天起,我要你们所有人都记住,宁小友和我平辈相交,是我宁家贵客,谁也不可对他不敬!”

    柳元龙的话使得在场所有人大惊失色:“柳风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派人刺杀宁小友,他死不足惜,以后若是再发生这种事情,别怪我心狠手辣,不念血脉之情。”

    平辈相交,死不足惜……

    这几个关键字令所有人都受到了巨大冲击,这一刻,所有人都发现,他们轻视了宁江在柳元龙心中的重量。

    宁江的重量,比任何血脉之情都要更加重要!

    “枭雄,可壮士断腕,大义灭亲……”

    柳蜜喃喃,美眸全是震惊,她想起当时宁江对于柳元龙的评价,那个时候,她还觉得宁江是在胡言乱语。

    而现在这一刻,她心中的后悔终于彻底爆发,那个时候,她为什么没有出言去帮宁江?

    又一次,她错过了一个结交宁江的机会!

    夜色清冷。

    一道道目光看着柳元龙身边那个安静少年,又惊又惧。

    今夜后,柳家谁人不识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