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柳家震动,脊梁不弯
    ,精彩小说免费!

    剑光奔走如雷霆,眨眼即到。

    这一剑来势之凶,足以劈断钢铁,斩下双手。

    柳云怒吼一声,身体暴退,在三丈之外稳住,语气如冰:“柳献玉,你敢拦我,你是要包庇这个凶手?还是说你和他相互勾结,害死我弟弟?”

    他一说话,就给柳献玉扣上一个勾结外人的罪名,也能看出,他根本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反而相当清醒,直到此刻,还不忘打击柳献玉。

    柳献玉手握长剑,横在宁江与柳云中间,此刻发生的事情也超乎了她的意料,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让宁江出事。

    宁江有多么重要,只有她能明白。

    “我说过,宁先生是爷爷的贵客,这件事情,爷爷自会处理。”柳献玉口气强硬。

    “就算他此前真是爷爷的贵客,但现在是杀死爷爷后代的凶手,哪怕是爷爷也不可能放过他。”柳云怒道。

    “说的不错,柳献玉你不要自误,速速让开。”

    “杀我柳家之人,必须要让此子血债血偿!”

    柳家年轻一辈相继发声,个个杀意强烈,在柳家杀人,这种事情在过去从未发生过。

    宁江开创了先河!

    柳蜜皱了皱眉,终究没有说话,她认为宁江此刻所作所为,太过狂妄,真以为柳元龙重视他,就能为所欲为,行凶杀人?

    此举,恐怕会让柳元龙大发雷霆,何况整个柳家,都不会答应放过宁江。

    到时候大势所趋,宁江绝无幸免之理!

    另一边,柳诗意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各位,在这里争吵无益,还是让爷爷来处理吧。”

    她会在这个时候出言,是因为晚宴宁江对她的指点,通过那几句话,柳诗意可以确定,宁江必定也是个精通琴道之人,这样的人,若是在这里死去太过可惜。

    但是,和众人想的一样,她也不觉得宁江杀了柳风之后,还能平安无事。

    “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也要让柳元龙给我一个交代。”宁江眼睛垂了下去,眼里面很平静,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找死!”

    “爷爷的名字,你也敢直呼。”

    “杀了我柳家的人,还敢让爷爷给你交代,你是患了失心疯吗?”

    宁江的话就如火上浇油,让众人更加愤怒。

    “我见过柳元龙,他这个人,算得上是个枭雄。”

    宁江抬头看了看夜空,完全不在意周围的肃杀气氛,语气悠然:“枭雄可以为成就大业不惜小节,能屈能伸,懂得变迁,做事更是一切以利益至上,必要时可壮士断腕,大义灭亲。”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这是枭雄本色。你们真以为自己身上那点血脉关系,能束缚住柳元龙?”宁江语气清水一般。

    他衣不染血,神情宁静,杀了柳风就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手上杀了多少人,才能像他那样平静?柳献玉心中起伏。

    “好,好,等见了爷爷,爷爷给你宣判死刑之后,看你会是何种表情!”

    柳云只认为宁江在胡言乱语,杀了柳元龙的后代,柳元龙还能放过宁江不成?

    ……

    接下来,仿佛一场雷霆风暴,横扫了整个柳家。

    武者对于睡眠需求不高,一天平均睡两三个时辰就能精神饱.满,而且大多数武者都喜欢用打坐来取代睡眠。

    所以哪怕是在深夜,柳家上下依旧有无数人被惊动,云集而来。

    “我的风儿,无论是谁,我一定要让他死无全尸,为你报仇!”

    当柳正坤得知自己儿子被杀之后,顿时发出惊天.怒吼,杀意强烈,震动四方。

    “就算是王家,也不敢在我柳家杀人。”

    “听说此子和柳献玉有关,莫非是觉得有柳献玉撑腰,就能无法无天?”

    柳家后山。

    一座山巅之上。

    整个柳家第二代和第三代全部向此而来。

    这里是柳家老爷子柳元龙居住的地方。

    屋内。

    装饰朴素,除了桌椅茶具之外,并未有其他奢华物品。

    “你选的这个地方不错,虽然不是柳家最高的山,但其实整个柳家的山脉,形似卧虎,如果是一般人,肯定选虎头居住,高高在上,掌握生杀,唯我独尊。”

    宁江道:“而你这个地方,位居山脉正中,处于虎的脊梁之处,脊梁才是中坚,是重中之重,脊梁也能体现人的精神,有的时候,人可以低头,可脊梁却不能弯。”

    宁江,柳元龙和柳献玉三人在皆在此地。

    “人可以低头,脊梁不能弯?”柳献玉微有疑惑。

    “不错,当你实力弱小,未曾蜕茧成蝶,化龙腾飞之时,要懂得隐忍,面对危险的时候,要懂得低头,但是低头,是指忍辱负重,并不是要你弯下脊梁。”

    宁江随意的走了两步,目光如星空般深邃浩瀚:“低头之后,你要知耻而后勇,忍人所不能忍,为人所不能为,发愤图强,等到有朝一日,报仇雪耻。”

    “可一旦你的脊梁弯了,那就失去了进取的锐气,自甘堕落,从此就会泯然众人,一生都碌碌无为。”

    “小友高论。”

    柳元龙什么人物,宁江这一番话在他看来,字字珠玑,真理无穷。

    他已经知道柳风死在宁江手里,但是眼下的气氛,却只像是老朋友之间的交谈,没有杀气,非常融洽。

    “好了,不聊废话,还是谈谈柳风的事情,柳风派人来刺杀我,我杀了他,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已经两清,但他终究是柳家的人,柳家欠我一个交代。”宁江话锋一转,平淡的话语之中,却有种强势之意。

    “柳风死在小友手里,是咎由自取,这件事情,是我柳家教导无方。”

    柳元龙口气冰冷,不是因为宁江杀了柳风,而是因为柳风居然敢派人刺杀宁江。

    须知,如今他柳家的命脉几乎都系在宁江的身上。

    如果宁江一死,他的伤势无法恢复,柳家绝对会在王家的打压之下衰败,并且时机一旦成熟,全面开战的日子就会到来。

    一旦开战,王家必定是斩草除根,狠辣下手。

    那个时候,谁去抵挡王家那位先天极限高手?

    现在的柳家,看似乐观,实际上危机四伏。

    而宁江,就是解开柳家之危的关键。

    可以说,柳家的生死,全在宁江一人的身上。

    换言之,柳风派人刺杀宁江,等于是要把整个柳家的命脉彻底葬送。

    与柳家的命脉相比,区区一个柳风,算得了什么?

    他柳元龙那么多子孙,柳风只是一个不成器的花花大少,骄奢淫逸,不成大器,死一个柳风,对于整个柳家命脉来说,不值一提。

    就算这次宁江不杀柳风,他知道之后,也不会放过柳风。

    他是枭雄,一手打下了柳家的基业,岂是优柔寡断、会被血脉亲情影响之人?

    “这件事情,我会给小友一个交代,请小友跟我来。”柳元龙向着屋子外面走去。

    屋外,柳家九成的人都到了此地。

    他们站在屋外,没有柳元龙命令,也不敢擅自闯入。

    “大伯来了。”

    突然,柳家众多年轻一辈发出喧哗。

    在他们视线之中,一位中年人龙行虎步,他手臂粗壮,大拇指上还有玉扳指,富贵逼人,当他走来的时候,浓浓的杀意在空气中都快凝结,让许多人变色。

    柳正坤,柳元龙长子,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中期,距离先天后期也仅有半步之遥。

    “大哥。”

    旁边,柳元龙其他几个子女也都在此,看到柳正坤之后,皆是叫了一声,就连柳家柳四爷,柳正升也在。

    柳正升,柳元龙最不成器的儿子。

    柳正升的旁边,还跟着一人,是马源。

    此时此刻,马源的心中深深的震惊,他今夜来柳家找柳正升,本来是想禀报宁江的事情,结果却遇到了这样的大事情。

    宁江,竟在柳家杀了柳风!

    此举,简直胆大包天。

    “这下真是捅破天了,杀了柳风,和打碎醉月楼画壁,意义可完全不同啊……”

    马源心中颤栗,他目光望去,在这里的大多数人,皆面带杀意。

    特别是柳正坤,身上杀意浓烈如火,这位柳家的长子、掌握了柳家众多基业的大佬,绝对不会放过宁江。

    纵然柳献玉想要包庇宁江,也顶不住那么多人的怒火!

    “爹,等下你能不能在爷爷的面前帮那个人求求情?”人群中,柳诗意低声道,她的父亲是柳家老五柳正华。

    柳正华像个书生,文质彬彬,他摇摇头:“现在老大杀意已决,谁敢帮那个人说话,就是和老大作对,老大性格一向强势,我这次帮了那个人,以后在柳家就不会好过,怎么了,你和他很熟?”

    柳诗意一怔,她和宁江其实只有一面之缘,加起来说过的话都不超过十句,但是,她心中很想知道,宁江究竟会弹出怎样的琴声?

    “马源,我听说你认识杀风儿的凶手,还和他很熟,他在醉月楼打碎画壁的时候,你还站在他身边,为他助阵?”

    这时,威严的声音响起,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只见柳正坤目光如刀,逼视着马源。

    柳正坤身边,是一脸冷笑的冯雪,就在之前,她把醉月楼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大爷,这里面有误会……”

    “跪下说话!”

    柳正坤爆喝打断,语气凌厉,他根本不在乎什么误会不误会,当下只有满腔怒火,任何和宁江有关联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马源身体一抖,求助似的看向柳四爷柳正升。

    “马源,还不给大哥赔罪,把事情好好讲清楚。”柳正升完全没有帮马源的意思。

    柳正坤在家族之中一向强势,实力最为浑厚,他也不想得罪。

    闻言,马源的眼中闪过一抹屈辱,身体弯了一下,便要跪下。

    “马源,看来你跟的这个主子不怎么样。”突然,一道清淡声音传出,三道身影,从屋内缓缓走出。

    刹那间,无数道目光凝聚到宁江身上。

    冰冷的杀意,铺天盖地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