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受教了,三招!
    ,精彩小说免费!

    演技如何,能打几分?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令所有人又惊又怒。

    “刚才你一直在骗我!”

    柳坚一字一字,像含着血一样喷出。

    “听个琴曲,能把你听成重伤,倒是难为你了。”宁江似笑非笑。

    柳坚浑身颤抖,忽又自嘲一笑,他说宁江没资格知道他的名字,结果却败的如此之惨。

    宁江简直像玩弄孩子一样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他自以为傲的意志,和宁江一比竟显得如此可笑。

    第四局,宁江再胜。

    一万元石,外加两万八千元石的赌注。

    柳献玉已经赢得笑容满面,就这么一会功夫,便有数万元石进账,比抢钱都快。

    “宁公子演技逼真,连我都信以为真。”这时,柳诗意开口,她美眸如水,“不知道宁公子,觉得诗意这一曲夜梦吟能有几分?”

    “马马虎虎。”宁江直接了当。

    “狂妄。”

    “可笑。”

    “莽夫一个,又哪里能够听得懂诗意的琴曲,给他听也是对牛弹琴。”

    周围立刻有一道道愤怒的声音向宁江而来,柳诗意的琴曲在整个落阳有多少人求而不得?

    哪怕是柳老爷子那样的人物,都对柳诗意的琴艺赞赏有加。

    然而宁江竟然只说马马虎虎?

    从另一点来讲,宁江的话也是否定了他们,在他们眼中美妙至极的琴曲,被宁江这般轻视,岂不是说他们没有品味?

    柳诗意的美丽容颜也僵了僵,她终究只有十七岁,少女心性,难免会在乎别人的评价。

    马马虎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评价她的琴曲。

    在这落阳城,除了那个来历神秘的月怜溪在琴曲上让她没有信心,除此之外的任何人,她都有自信一争。

    “我不懂琴?”

    宁江摇摇头,他是什么人?十万年前的传奇至尊,听过的琴曲数不胜数。

    有些琴曲,琴音一响,传达九千里方圆,琴声如大道之音,能让九千里方圆的所有生灵陷入顿悟。

    还有些琴曲,专为杀伐,琴音一出,粉碎四海,崩碎虚空,击沉大地。

    更有一些琴曲,甚至会出现天花乱坠、遍地金莲的异象,那种琴曲,能够让人瞬间沉沦进去,如痴如醉,一沉沦,就永不苏醒。

    那是天籁之音,是仙乐,是神曲,跟这种境界比起来,柳诗意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马马虎虎这四个字,宁江已经是给了个高评。

    可惜,他的境界,无人能懂。

    “俗话说字如其人,见字如见人,其实琴曲也是一样,真正懂琴的人,听了琴声就能知道弹琴人的性格,以及弹琴之时的心意。”

    宁江双眸深远如星夜:“你刚才弹琴,见我表现困乏的时候,琴音有细微的波动,是对我有所失望吧?”

    “而你整体上的琴音,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但我清清楚楚,你对我很好奇,想知道我的来历,想接近我,却又有所犹豫,我跟你萍水相逢,你却有这种情绪,应该是因为有人跟你说过什么?”

    柳诗意的脸上已经满是惊愕,震惊的看着宁江。

    宁江弹了弹指甲,继续道:“弹琴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投入,要有忘我的精神,除琴之外,再无他物,把所有的心意感情全部融入到琴音之中,全神贯注,而你刚才心思在我身上,又怎么弹得出好琴声?”

    “胡说八道。”柳风冷笑一声,“诗意,不要理他……”

    “柳诗意,受教了!”

    柳诗意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向宁江抱拳一拜。

    她的神色,尊敬之极。

    柳风的嗓子仿佛被人掐住,眼睛睁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放眼望去,又有多少人在这一刻,张大了嘴.巴?

    对自身琴艺一向骄傲、整个落阳无数人想要求得一曲的柳诗意,竟向宁江说“受教了”?

    只有柳献玉不意外,宁江可是柳元龙口中的“神人、天人”。

    “第五局,开始吧。”宁江朝众人看了一眼,平平淡淡。

    “这该死的小子。”

    柳家不少人都握紧了拳头,一共五局,他们已经输掉了整整四局,这四局,不但是大量的元石,更是让他们脸面无光。

    作为曾经的一流豪门,这些柳家弟子全部都心高气傲,何曾像现在这样被一个少年连胜?

    你们一个都赢不了。

    有人想起宁江说过的这句话,之前他们都觉得宁江过于狂妄,但是现在看来,何尝不是宁江的一种自信?

    “第五局,我来领教你的手段。”

    一位青年走出,后天巅.峰修为,距离先天也只差一步而已,这是柳家之内足以排进前五的天才。

    这一局是重头戏,双方吃下锁气丹,然后进行公平一战。

    “我直说吧,我没兴趣和你打。”宁江摇摇头,看向柳风,“柳风,和我有恩怨的人是你,这一战,我们来吧。”

    “你也不要急着拒绝,我可以给自己加点限制条件,比如,我可以不用剑,如何?”

    这一次把宁江骗来一笑泯恩仇,结果却借机生事羞辱他的人,就是柳风,让他滚的,也是柳风,挑起众人对他敌视的人,依旧是柳风。

    柳风,就是这一场局的罪魁祸首,他岂能让柳风置身事外,坐山观虎斗?

    柳风脸色冰冷,对于宁江,他如今实在不敢轻视,宁江既然敢不用剑,必然是有所底气。

    “不用剑你还不敢?这样吧,我再加点条件,我只用一只手。”宁江的话引起全场的吃惊,“并且,我只用三招,如果三招不能击败你,就算我输,我的命就是你的。”

    “另外,你若是赢,刚才我赢的四万元石,包括所有赌注,都还给你们,如何?”

    “你们输了不少元石,你若能够赢回来,不但是赢回了柳家脸面,也能让大家感激你,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宁江侃侃而谈:“柳风,这样苛刻的条件,你应该不会做懦夫吧!”

    闻言,柳风的目光不由得眯起。

    现在宁江所有的话,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阳谋,逼得他不得不战。

    不用剑,只用单手,只用三招,赢了拿回所有元石加宁江的命,这样的条件,他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一旦拒绝,柳家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他。

    况且,他也不觉得自己连宁江单手三招都接不下来。

    “既然你急着求死,我成全你。”柳风脸色上有股杀意浮现。

    “诗意,你刚才究竟是怎么了?还有你觉得这一局谁能赢?”柳诗意的身边,几个女子围绕着她。

    刚才柳诗意的举动,令她们难以理解。

    “我相信他会赢。”

    柳诗意看着宁江,缓缓说道,刚才宁江的三言两语,对她如醍醐灌顶,此番回去,吸取领悟,她的琴音必定会更上一层楼。

    她不相信,对琴曲如此了解的宁江,会是莽撞送死的人。

    相比此时的战斗,她更想知道,如果让宁江来弹上一曲,又会奏出怎样的琴音?

    很快,下赌注的元石,达到了一万七,相较于前面四次,这一次明显少了许多。

    一方面,大多数人已经在前面四局输的所剩无几,而且经过宁江连胜四局之后,他们都变得谨慎了许多。

    接着,宁江和柳风各自服下一颗锁气丹。

    柳风自身的修为,仅仅只是后天初期,和他先天境的大哥柳云完全不能比。

    他是著名的纨绔子弟,纵横情场,声色犬马,骄奢淫.逸,自然耽误了修行。

    不过,后天初期也算不差。

    像之前的宁江专心修炼,一心向剑,也仅仅只是后天中期而已。

    “动手吧。”宁江左手背负在后。

    “等我把你打趴下之后,看你会是何等表情。”柳风还在说话之间,突然一蹦,猛地发力,骤然出击。

    他表面上轻视宁江,实际上却全力以赴。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他一上来,就想打宁江一个措手不及。

    柳风修炼的是掌法,一双肉掌软绵绵的,如虎豹的肉垫子,看似柔.软,实际上可以打裂钢铁。

    柳家老爷子柳元龙威震四方的就是掌法,受其影响,柳家不少人都练掌法。

    但柳风那点小心思那里瞒得过宁江?

    宁江手臂一发,五根手指并拢,掌指如剑,朝着柳风手掌中心刺去。

    这一刺,不亚于铁剑当空一捅。

    柳风察觉到攻击的凌厉,身形猛地一个晃动,全身骨骼似乎瞬间就软了下去,唰一下,他身躯扭动,如蛇在草中窜行。

    玄级下品武技,金蛇步法。

    当然,现在无法动用修为,他的金蛇步法大打折扣,只剩下十分之一的速度。

    眼下,他像是一条蛇,左右摇摆,虚虚实实,快速窜向宁江。

    与此同时,他猛吸一口气,龙吸水一般,腹部一鼓,暴喝一声,穿金裂石,借着这一吼之力,双掌快速拍出。

    二变四,四变八,八变十六。

    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掌影,如山般打来,威势凶猛。

    这是柳家一门玄级下品掌法八荒碎铁掌,如果是柳云施展,一瞬间能打出三十二掌,若是柳老爷子,能达到最高的六十四掌。

    柳风虽然只能打出十六掌,可同样霸道之极,若动用修为,铜墙铁壁都要被打成粉碎。

    这掌法一旦打到宁江身上,必定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八荒碎铁掌以刚猛著称,猛不可挡,柳云是想凭借刚猛的掌法,一鼓作气把此人暂时压制住,让此人只能疲于防御,这样就能快速撑过三招,赢下此局!”有人说道。

    “不错,这种打法很稳重。”

    柳云点点头:“八荒碎铁掌一经施展开来,就算是我也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是后退避开锋芒,要么是以硬碰硬,但无论是那种办法,三招之内都不可能化解八荒碎铁掌,何况只用单手!”

    “这么说来,此子是输定了。”

    众人惊喜,在场这么多人对八荒碎铁掌最了解的人,自然是先天境的柳云,连他都这么说,宁江多半凶多吉少。

    然而宁江脸色不动,面对凶猛而来的柳风,他不退反进,身体移动,脚步往前一踏。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踏,令柳风脸色骤然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