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不平则鸣,柳诗意
    ,精彩小说免费!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宁江身上,作为和周文浩生死约战之人,宁江这个名字在前几天被人反复提起,名头不小。

    但是,没有人想到,这个当时在年轻一辈中引起了一阵轰动的人,竟只有练气七重的修为!

    这样的修为,连周文浩一招都接不下来。

    “又一个想出名想疯的。”

    “不知死活,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

    暗暗摇头之人不在少数。

    “嘻嘻,柳英,前几天你还说敢和周文浩生死约战的人,必定会是一方俊杰,有兴趣的话你很想见见,现在看了他之后,是什么想法?”

    几位容颜较好的女子聚在一起,轻声交谈,目光打量着宁江。

    “哼,看来是我对他高估了。”名为柳英的俏美女子收回目光,眼中满是失望。

    的确,她原先对宁江非常好奇,而如今大失所望,练气七重约战周文浩,不是勇气,是愚蠢。

    听到周围四起的讥讽,柳风眼中涌起冷笑,他把宁江骗来,说要一笑泯恩仇,只是个幌子罢了,醉月楼的那口气,以他的性格又怎么能善罢甘休?

    “柳风,你放肆!”

    柳献玉脸色一寒,这里的人全都不知道宁江有多么重要,可她清清楚楚,现今便连柳元龙都有求于宁江,一旦把宁江惹怒,不给柳元龙炼丹,如何是好?

    “柳献玉,不要以为有爷爷看重你,你就可以目中无人,说我放肆?我看你才是真正的放肆。”

    柳风声音大了起来,厉声道,“诸位,柳献玉竟然把代表爷爷身份的玉令,都给了此人,就在昨天,此人仗着爷爷玉令,在醉月楼大闹一通,甚至连醉月画壁都被他一拳打碎!”

    “混账。”

    “竖子。”

    “狂徒。”

    立刻之间,一道道带有敌意的骂声向着宁江而来。

    醉月楼虽然是柳正坤掌握,和他们很多人无关,但毕竟是他们柳家的产业,他们都是柳家之人,自然会同仇敌忾。

    “他昨天凭借玉令敢大闹醉月楼,下次不知道又有哪位兄弟姐妹的产业要遭殃。”柳风有意的调动所有人对宁江的敌视。

    果然,现场的敌意进一步上升。

    “柳献玉,玉令是爷爷给你的东西,你凭什么把玉令转交给一个外人?”

    “柳献玉,他打碎醉月画壁,此举是让我柳家受辱,而这都是你的责任!”

    不只是宁江,柳献玉同样受到针对质问。

    顿时,她和宁江有种千夫所指的感觉。

    柳献玉脸色越来越寒,没想到应邀参加晚宴,结果受到这样的拷问,她此时哪里不明白,这分明就是一个局。

    令她头疼的是,这里大多数人本就对她有所不满,如果只有几个人,她还压的住,可现在上百人全是柳家年轻一辈,他们背后又都有父辈支持。

    人多力量大,这么多人在一起,只有柳元龙才能压的下来。

    “各位,今天是我的晚宴,还请给我个面子,让我说几句。”

    就在骂声四起的时候,一位二十三岁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容貌和柳风有几分相似,但更加坚毅成熟,目光锐利。

    “柳云,他果然踏入先天了。”柳献玉感受了一下柳云的气息。

    “柳献玉,醉月楼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想你欠我们一个交代,不过今天是我喜宴,此事先就此揭过。”

    柳云一出场,就显现出一种大度之风,博人好感,“你是我柳家的人,今天这晚宴,你可以留在这里,但是此子的话……”

    柳云目光移动到宁江身上,神色顿冷,一字一句道:“这里不欢迎你,请离开吧。”

    “大哥,何必说的那么客气。”柳风冷笑一声,冷漠道,“给我滚!”

    “不错,滚出这里。”

    “这是柳家家宴,一个外人没资格入内。”

    “和周文浩生死一战,他现在已经是半个死人,出现在这里简直是晦气。”

    四下,满座嘲讽。

    “好,好,你们很好!”

    柳献玉脸色已经铁青,满目怒火。

    今天这场局,不只是针对羞辱宁江,其实也是在打击她在柳家的权威,让她受到所有人的唾弃,而柳云的声势,则借此攀升。

    “宁先生,你不要发怒,这件事情我会给宁先生交代。”柳献玉小声道,她怕宁江一怒与柳家决裂。

    “我生什么气,倒是你,已经满腔怒气。”宁江笑了起来,轻描淡写,“你记住,轻易发怒,这是大忌,武者要有胸襟涵养,骂你几句就受不了的话,反倒没有气量,气量太小不是好事。”

    “嗔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

    “高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刀斧加其身而谈笑风生,这样的人才是强者,心胸至强至坚。”

    “当然,武者既要有胸襟,可也不能白白受辱,没能力才忍辱负重,有能力就不平则鸣。”

    在这种处境下,宁江都没有忘记指点柳献玉,他无论是语气、脸色还是眼神,都看不出半分的喜怒。

    这让柳献玉心惊,受此辱骂还能如此平静,何等心胸?

    受到宁江影响,她的怒气也消退许多。

    “诗意,你觉得此人如何?”

    竹林角落处,几个女子容颜娇美的女子呆在一起,其中一位少女,一身光洁的丝绸裙子,皓齿明目,眉如弯月,黑发如瀑。

    有她存在,周围几位女子似乎都成了陪衬一般。

    她是鲜花,其他人就是绿叶。

    柳家,柳诗意,十七岁,柳家两颗明珠之一。

    同时,她更是落阳城四大美女之一,和柳献玉并列!

    四大美女,柳家独占其二。

    比起柳献玉,柳诗意是一种淡雅之美,如空谷幽兰,气质出众,她唯一不如柳献玉的只有修为。

    柳献玉先天境,是落阳十杰之一,当然,她比柳献玉也更加年轻两岁,等到了柳献玉的年龄之后,很有可能也会踏入先天境。

    “受到这样的侮辱,他还能风平浪静,是心胸开阔之人。”

    柳诗意的声音很清雅,打量着宁江。

    “什么心胸开阔,他是无法反驳,也不敢发怒吧。”旁边一位女子摇摇头,“诗意,你猜猜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做?我看他和周文浩生死约战,还敢大闹醉月楼,多半是个喜欢意气行事的莽夫,说不定就会在这里发生冲突。”

    “现在这种局面,以退为进,离开这里应该是最明智的办法,不然真发生冲突,柳献玉也压不下那么多人的怒火。”柳诗意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与此同时,她也在反复打量宁江。

    “他到底有什么出奇之处?爷爷居然要让我和他多亲近亲近?”

    柳诗意心中疑惑重重,就在今天中午时候,柳元龙召集了所有第二代的子女,要让他们动员全部力量,去找一些药材。

    之后,所有人离开,唯独她的父亲被柳元龙留了下来,单独谈了一些话。

    当时柳元龙就告诉她的父亲,让她和宁江多亲近亲近,说什么宁江是个奇人。

    但是详细信息,柳元龙也不肯多说。

    其实柳诗意哪里知道,柳元龙这个人为人精明,心中有拉拢宁江的意思,如果能够让宁江成为柳家的女婿,比什么都好。

    在柳元龙看来,宁江虽然和柳献玉结交,但还是不够保险,所以才想让柳诗意也和宁江亲近。

    柳家两大美女如果都和宁江搭上关系,他就不信宁江一个都不心动。

    但是柳元龙不肯明说宁江的底细,也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他怕说的太多,到时候接近宁江会显得拥有一种目的性,反倒不利。

    所以,柳元龙只说“亲近亲近”,就是想让一切随缘。

    不过这一切,柳诗意当然不会知道。

    在见到宁江的修为仅有练气七重的时候,柳诗意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又听到宁江仗着玉令,在醉月楼大闹一通,她对宁江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所以眼下,她选择置身事外,丝毫没有什么上去亲近亲近的意思。

    “今天的事情,我想知道你能怎么处理?”另一边,柳蜜同样在关注宁江。

    她虽然被柳献玉关了禁闭,不过禁闭只是不能踏出柳家,在柳家内依然能够自由活动。

    面对全场近乎九成人的敌意,宁江依旧面色不变。

    “你们都看我不爽,也不用这样话中带刺,冷嘲热讽,没什么意思,反倒显得小家子气。”

    宁江声音不紧不慢,一个字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好像泉水叮咚,十分有规律,“我们都是武者,与其在这里打口水仗,不如玩点武者的东西,这样吧,我们来玩些小游戏,就当给这场晚宴助助兴。”

    “玩游戏,当然要有赌注,只要谁能赢我,可以拿走我身上的一万元石,以及我的人头,如何?”

    这一句话落下,空间顿时寂静了下去。

    “当然,你们也得拿出赌注来,我知道你们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爱惜生命,就不要求你们拿命来对赌,只要你们拿出同等的元石即可。”宁江如定海神针站立,气定神闲。

    “找死。”柳风目露杀机,“你想玩怎样的游戏?”

    “无所谓,随便你们提,公平就行。”宁江声音平和,但下面的一句话,顿时激怒全场,“反正你们一个都赢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