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晚宴
    ,精彩小说免费!

    “你说的对,我在落阳城或许实力不弱,可是和腾龙公子一比,差距太大了。”

    被戳中痛处,柳献玉银牙一咬,吃下一颗锁气丹,深吸几口气,走到悬崖边开始练剑。

    她招式凌厉,杀意森然,明显是因为想到腾龙公子。

    宁江看看,却摇摇头:“错了,你心怀杀意,愤而练剑,小心走火入魔。练剑的时候,心要静,如止水,意要平,与心合,心平气和,止水一般,这种投入的忘我之境,才是最好的练剑方式。”

    宁江口气平缓,如流水安抚人心:“忘掉腾龙公子,不要急,慢慢来。”

    柳献玉终究是柳家第一天才,资质不差,在宁江指点之下,慢慢把心平静下来,剑法虽然缺少了原先的杀意,但是更加出神入化。

    脚下是滑冰,加上寒风猛烈,她自然做不到宁江那样如履平地。

    有好几次都遭遇了危险,身体差点被狂风吹出去。

    每当这个时候,她只能迅速的停止练剑,努力稳住身体。

    “不要怕,放心施展,真要摔下去,我会救你的。”宁江提醒。

    “呼!”

    狂风剧烈,寒冷如刀,这股风能够把普通的树木都给吹断。

    柳献玉在悬崖之上,这次终于没有抵挡住,一个踉跄,身体倾向悬崖,向外摔去。

    这简直是生死时刻,她吃了锁气丹,体内先天罡气难以动用,摔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关键时刻,她目光迅速看向宁江。

    宁江说过会救她。

    但是,宁江跟块石头一样,站在那里冷眼看着,完全不在意她摔了出去。

    “啊!”

    柳献玉惊叫,她整个人已经摔了出去,身体向下坠.落。

    最让她心寒的是,宁江没有半点救她的意思。

    “要死了?”

    柳献玉的脑海中电光火石的闪过这个念头,但也许是被死亡的恐惧逼出了潜力,千钧一发的时刻,她拼命挥动手中长剑,向着悬崖峭壁狠狠一刺。

    剑是上品宝器,锋利惊人。

    “嗤拉。”

    宝剑刺入岩石之中,暴起火星,柳献玉紧紧握着剑柄,身体挂着,目光往下看去,不由得心生恐怖。

    “自己爬上来吧。”

    宁江袖手旁观,丝毫不肯出手。

    柳献玉恨恨的咬了咬牙,她虽然不能动用修为,但是手脚功夫不差,一点点爬了上来。

    “你说过会出手救我!”

    上来之后,柳献玉俏脸如冰,愤怒之极,刚才她差点就摔死,这种惊险经历她还是第一次。

    “我骗你的,这你也信?”

    宁江冷冷一笑,“救你?人要懂得自救,求人不如求己,命都是自己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能救你一次,那下一次呢?哪一天有人要杀你,我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办?”

    “等以后渡天劫的时候,更要独自面对,你能怎么办,指望别人救你?”

    “你真要摔下去摔死了,那你就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货,我才不会管蠢货的死活。”

    宁江前两句话还讲得有理有据,无可反驳,但最后一句话,顿时把柳献玉气的半死。

    “你这个人,还真是无情。”

    柳献玉气得不清,酥.胸起伏,风景怡人,连先生都不叫了。

    “继续吧。”宁江似乎永远不会生气,冷静无比。

    柳献玉狠狠的瞪了眼宁江,对于宁江的性格,她也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宁江这个人,看去和和气气,平易近人,可实际上有情中蕴含更大的无情。

    “你不要去抵抗风,要学会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靠的就是借力,把千斤之力转出去。同理,风吹来的时候,你借着风势一剑挥出去,威力又截然不同。”

    宁江时而指点两句,从这一点上来说,柳献玉认为宁江是无可挑剔的老师,句句都有真理,让她受益匪浅。

    时间一久,柳献玉香汗淋漓,脸色发红,虽然风势寒冷,可依旧出了一身香汗。

    她一身青衣是丝绸制成,汗水打湿后,紧紧贴在肌肤上,雪白的皮肤若隐若现,更多了几分美感。

    “继续练,练到极限为止。”宁江见到柳献玉动作慢了下来,知道她想休息,“这么点累都受不了,你这么没用?”

    柳献玉为之气结,宁江这个人,脑中莫非没有“怜香惜玉”四个字?

    在柳献玉练剑的时候,宁江也没有闲着,他手握两颗元石,催动吞天魔功吞噬其内元气。

    元石鹅卵石大小,呈现青色。

    一颗元石内的元气,能让普通武者修炼至少三天。

    可宁江三十六倍的速度下,一个时辰就能吸干一颗元石。

    时间慢慢到了傍晚,宁江跟宁雨安说过中午不会回去,所以吃饭都是在柳家吃的。

    一天下来,柳献玉数次都跌落山崖,宁江也不管她,全让她自救。

    在这样极端的练习下,让柳献玉惊喜的是她的剑法有了大幅度的进步,更加快速、精准、凌厉。

    “好了,停下吧。”宁江道。

    “我还以为你是想让我练到死。”柳献玉眼神幽怨,她全身都已经无力,几乎连剑都要握不住。

    “那倒不至于,现在到了你的极限,刚好合适。”

    宁江并不介意她的埋怨,“无论什么事情都讲究张弛有度,你看琴弦,崩的太紧就会断,人的精神也是一样。你今天在生死边缘时时刻刻都紧绷精神,压力巨大,不让你得到充分休息的话,反倒有害无益,适当休息,养好精神,这才是正道。”

    就在宁江说话的时候,有一位侍女跑了上来,交给柳献玉一张镶金请帖。

    柳献玉看过之后,秀眉微皱:“柳云突破先天了,今晚宴会,邀请柳家年轻一辈。”

    年轻一辈中,突破先天是件大事情,原本柳家年轻一辈只有她一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柳云。

    宁江不感兴趣,这是柳家的家宴:“我先告辞。”

    “等等,请贴上也邀请你了,说是醉月楼的一点误会,希望一笑泯恩仇,醉月楼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发生了一点事情,算了,我跟你去一趟吧。”宁江摆摆手。

    虽然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但他并不在意,如今就连柳家老爷子都有求于他,区区柳家年轻一辈的小宴会,又能算得了什么?

    “那好,我先去换身衣服。”

    柳献玉看了看自己,身上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打湿,紧紧包裹住娇.躯,凸显出玲珑曲线,肌肤若隐若现,更添媚态。

    可惜从始至终,宁江看都不怎么看她,只有偶尔指点她的时候,才把目光关注过来。

    那双目光,深邃幽静,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情绪。

    她的美貌在宁江眼中,似是白骨。

    “这家伙喜欢男人不成?”柳献玉暗暗嘀咕。

    ……

    半个时辰后。

    柳献玉洗漱完毕,换了套衣服。

    晚宴就在柳府内部举行,是在柳府的一片竹林中,里面有楼阁殿宇,张灯结彩。

    两人一边走,同时柳献玉也为宁江讲解柳家的一些情况。

    像他们柳家第三代,虽然都是一个姓,可实际上也内斗严重,竞争激烈。

    这种竞争,从柳家第二代就已经开始,柳家第二代,就是柳老爷子柳元龙的几个子女,虽然都是一个父亲,但基本上各有母系。

    柳元龙那样的强者,三妻四妾,在青云国是常有之事。

    至于这一次宴会的主角柳云,是柳家老大柳正坤的儿子。

    柳家第二代都是正字辈,像什么柳正坤,柳正升。

    第三代就没那么多讲究,柳献玉、柳蜜、柳云等等,取名相对随意。

    按照柳献玉所说,柳云本来是柳家第一天才,但她后来居上,第一个踏入先天,将柳云超越,而今柳云也踏入了这个境界,成为了柳家年轻一辈第二人。

    此外,柳家如今的第三代,大多数都和她关系不合,因为柳元龙对她太过看重,甚至要把柳家交给她,她身为一个女流之辈,又没父辈支持,自然会受到很多的嫉妒。

    “今天这晚宴我本不想来,可惜不来的话,又得暗中骂我不近人情,高高在上。”

    柳献玉轻叹一声,身为柳家第一天才,却也有很多无奈。

    柳元龙看重她,使得柳家很多人都有不满,只不过没人敢去质疑柳元龙,但她一个小辈,就不一样,会受到不少针对。

    “若能掌管整个柳家,位高权重,他们当然不会甘心让你所得。”

    宁江说着,又摇摇头,“追逐权力,勾心斗角,都是蠢货,白白浪费时间生命。凡人就是这样,总把时间浪费在蝇营狗苟之上,与其如此,还不如提升实力,在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说到这里,宁江想起白泉镇宁家。

    宁家的情况岂不也是如此?他和宁雨安来到落阳城,岂不也是因为宁家一些人的针对?

    宁家,让他和宁雨安心寒。

    不过,一切的明争暗斗、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今年宁家年会,他会回去,然后以绝对的实力,压服一切!

    竹林中心。

    上百人汇聚在此,全是年轻男女,锦衣华服,珠光宝气,柳元龙的几个子女,基本也都是三妻四妾,儿女成群。

    当柳献玉到来的时候,立刻,一道道目光集中过来。

    然后,更多的目光,又转移到了宁江的身上。

    能够和柳献玉走在一起,此人是谁?须知柳献玉很少与男子接触。

    “诸位,我来向各位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前几天和周文浩生死约战,闹得沸沸扬扬的人,他就是那个宁江。”

    一个青年男子走了出来,是柳风,他一步步走到宁江的面前。

    “我本以为敢和周文浩生死约战的人,至少也是位出类拔萃的俊才,但现在看来,他只是个……”

    柳风的嘴角勾起不屑,瞳孔之中全是讥讽,“不知死活的东西!”

    冰冷的嘲讽在修为的刻意催动下,响彻全场。

    空间顿时寂静,所有的目光一点不落的凝聚到宁江身上。

    慢慢的,一抹抹不屑,逐渐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和落阳十杰周文浩生死约战的宁江,竟只有练气七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