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朝闻道,夕死可矣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早。

    “练气第七重,成了。”

    一.夜修炼,宁江睁开双目,精光绽放,似电一般。

    此刻他的气息比起昨夜又有精进,体内气血运转之间,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同时全身肌肉弹动,海绵一般,富有弹.性。

    这就是练气第七重,练血肉。

    血是体内血液,肉是身体皮肉。

    血肉之中有杂质存在,练血肉就是将杂质驱除,让人体潜能得以开发。

    达到这种境界之后,可以控制体内血液流动,气血结合,增强身体的爆发力,比如将血液汇聚至双脚,以血液之力,瞬间爆发,一瞬间爆发的速度是原先的数倍。

    又或者气血汇聚双臂,拳力从千斤达到数千斤。

    并且能够凭借心意,随心所欲的控制肉身的每一处肌肉,如果一处地方被砍伤,便可以控制伤口,紧紧闭合,不让伤口流血。

    更或者搬运气血,拧成一股,比方气血汇聚到胸口之上,使得那里的地方像是精铁一样,刀枪难以斩破。

    甚至是整条手臂被利刃斩断的话,只要时间够快,迅速抓起手臂,接到伤口,控制血肉蠕动粘连,再服用一些丹药,就能让手臂恢复如初。

    总之,第七重达到之后,一个人就能对付数个六重修道者。

    六重和七重,是巨大的分水岭。

    “没有这颗活血炼体丹的话,我要达到第七重,得修炼好几天。”

    宁江站起身来,活血炼体丹,是他当时在杨柳路摆摊的时候,从赵鹏的摊位上买下来,一颗就要两百元石,相当于普通练气境武者的全部身家。

    当然,普通人就算有活血炼体丹,也不可能像宁江那样一.夜突破。

    原因很简单,丹药的药力进入体内之后,根本不可能全部吸收。

    能量的传递是逐渐递减的,就像你吃下一头牛,不可能拥有牛的全部力量,很大一部分最后都消耗了。

    而宁江不一样,这要归功于他的吞天魔功。

    吞天魔功的霸道之处,就在于能量的吞噬炼化,比普通人快三十六倍,何等的可怕?甚至连黑玉火毒咒这样的异种能量都能吞噬。

    活血炼体丹的药力,被吞天魔功一点不剩的吞噬,因此宁江才能在一.夜间突破到炼气七重。

    练气七重之后,则是第八重练七窍。

    移动目光,宁江看向另一边盘膝而坐的宁雨安,这一夜宁雨安都在修炼紫气造化诀。

    她的周身弥漫起淡淡的紫气,身上紫衣勾勒出玲珑曲线,使其看去增添了几分神秘之美。

    论容颜,宁雨安完全不输于落阳四大美女,若非如此,当初周文浩也不会一眼就对宁雨安念念不忘。

    “安姐姐现在是后天初期,有我帮助的话,两个月左右至少能达到后天巅峰,凭借紫气造化诀,纵然是面对先天境强者都有一战之力。”

    须知,紫气造化诀是宁江挑选,同阶之中,几近无敌。

    “安姐姐,去吃点东西吧。”

    “好。”

    宁雨安睁开眼,修炼一夜,她反而更显精神,过去一段时间的憔悴感都消失无影。

    现在已是清晨,姐弟两人洗漱过后,在醉月楼吃了顿饭。

    有柳老爷子的玉令在手,两人倒是享受了一次美味佳肴。

    不过宁江并不贪吃,细嚼慢咽,只吃七分饱,宁雨安也是小口吃饭,点到即止,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用膳之后,宁江出发前去柳家,宁雨安则是留在醉月楼,继续修炼紫气造化诀。

    宁江昨天赚的那些元石,他全部留了下来,供宁雨安修炼所用,至于元石的来源,他一律推到背后的师傅身上。

    柳府。

    围绕着整个柳府,能够看到四处都有护卫巡逻,气派森严。

    看守大门的守卫似乎已经接到过命令,见到宁江进入,并不阻拦。

    “宁公子,请跟我来,献玉小姐已经等候多时。”

    一位侍女就等在门口,见到宁江之后,立刻迎上来。

    幽静的院中,侍女将宁江带到这里之后,就退了出去。

    “宁先生,你来了。”

    柳献玉就在此地,看到宁江之后,眼睛一亮,她早就迫不及待。

    “要练剑的话,这里不行,换个地方,跟我来吧。”江闲庭信步,好像这柳府是他自己家一样。

    一座大山,拔地而起,柳府圈山而建,高山不在少数。

    这是柳府之内最高的山,关键是地势凶险,悬崖陡峭。

    宁江一路而上,像是一片纸鸢,全身都没有重量,向上而去。

    柳献玉看在眼中,暗暗心惊,她的修为远比宁江要高,可是在轻功的造诣之上,却不如宁江。

    而且,她发现宁江的修为,达到了练气第七重。

    她记得第一次在伏牛山谭边见到宁江的时候,宁江还在突破练气第五重,短短几天,便达到七重修为,简直是一日千里,进步神速。

    “看来真如他所说,他现在修为低,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但很快就会提升上去,不知道这是什么奇异功法?”以柳献玉的见识,也解释不了宁江这种情况。

    不久,两人登上了山巅。

    山高数百丈,云雾缠.绕,加上现在是寒冬时节,冷风刺骨,大雪堆积。

    如果是普通人,在这样的山巅之上险之又险。

    湿滑的山巅,冷冽的大风,不小心失足,就要跌个粉身碎骨。

    “在这里练剑?”

    柳献玉疑惑,这里的寒冷倒是难不倒她,练气境强者就能寒暑不轻,何况她是先天境。

    “不错,这里就是练剑的绝佳之地,不过你不准动用任何修为,要像普通人一样,你试试看。”宁江道。

    柳献玉神色一肃,她知道宁江已经在开始教她,点点头。

    她出剑,施展惊云剑法,就像普通人舞剑一样。

    “错了错了,我不是要你在这里练,我是要你来悬崖边。”

    此刻,宁江就站在悬崖边上,眼光眺望远方,大风吹来,他全身衣衫猎猎作响,似乎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柳献玉深吸口气,来到悬崖边上。

    “记住,不准动用任何修为。”宁江提醒一句。

    柳献玉二话不说,再度施展惊云剑法,剑光闪耀,连续施展了十几招。

    “呼!”

    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柳献玉的娇.躯一晃,向悬崖中倾去。

    如果在平常时候,这点风不可能奈何她,但宁江不准她动用任何修为,她跟普通人也就区别不大。

    这山巅之上的狂风凶猛起来,甚至连树木都能拔地而起,也是因此,整个山巅都光秃秃,看不到任何的草木。

    危险时刻,柳献玉娇喝一声,一下就把宁江的话抛到脑后,动用修为,抵抗狂风,迅速从悬崖边上退了回来。

    她的俏脸有些发白。

    “感觉怎么样?”宁江似笑非笑的看着柳献玉。

    “很惊险,精神都崩到了极点,我如果不用修为,跟普通人也没区别,掉下去就得死。”

    柳献玉连连深呼吸,将急.促的心跳平稳下来,这个时候,她再看悬崖就有了不同的感受,对这悬崖颇为忌惮。

    “我昨天让你准备锁气丹,你应该准备了吧,吃下锁气丹,继续在悬崖边上修炼。”宁江口气冷淡。

    锁气丹,这是一种能够限制体内真气的东西,一旦服用之后,体内真气会被锁住几个时辰,在这个阶段,武者跟普通人几乎没有区别。

    “这太危险了吧?”

    柳献玉有些犹豫,吃下锁气丹之后,她完全不能动用修为,再遇到刚才那种情况怎么办?

    摔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危险?”宁江轻轻一笑,“我要你在这悬崖边上修炼,就是要让你感受到这种危险,把自己置身于生死边缘,紧绷心神,收敛心意,以此才能驱除恐惧,激发潜力。”

    “武者,不在生死边上磨砺,如何成才?”

    “你要记住,武者之路本就是生死之路,我问你,武者常常要与人厮杀,这一点你能避免得了吗?你和人厮杀的时候,也是置身在生死边上,胜则生,败则死。”

    “就算你以后境界提升,比如元神四劫境,还要经历天劫,这同样是生死之路,上天降下天劫,要让你死,你觉得恐怖吗?”

    “天要杀你是天劫,人要杀你是人劫,除此之外更有千重劫难,万般难关,你如果连这点克服恐惧的勇气都没有,还当什么武者?”

    “心中无畏,勇猛精进,能将生死放下,这种人,才能走的更远。”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才是武者的精神!”

    宁江一口气说了很多,字字发人深省。

    他是什么人?十万年前的传奇至尊,一生之中,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生死大劫,以他的经验,他说出来的话,字字都是真理,不可反驳。

    “哈哈哈,好一句朝闻道,夕死可矣。”突然,一道大笑声传了上来,“献玉跟我说,她遇到了一个十六岁就能以心驭剑的奇人,我起初还不信,如今听君一席话,看来献玉没有骗我,你果然是个奇人。”

    冷冽山风中,一道身影冲了上来。

    是个老者,脸上历经沧桑,久经风雨,不过身材高大,脊背挺拔,目光炯炯有神。

    他的气势,是这个世界的宁江见过的最强的人。

    “爷爷。”柳献玉连忙叫了一声。

    这是柳家老爷子,真正的柳家第一人——柳元龙!

    “朝闻道,夕死可矣,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但是你自己能做到吗?”

    柳元龙看着宁江,提出质疑,道理都会说,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他不信一个少年,能有如此心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