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王家,元石矿脉
    ,精彩小说免费!

    一男一女,一桌一茶。

    柳献玉的手艺极好,显然学习过茶道,受过这方面的熏陶,一举一动行云流水,一双柔美手掌提着茶壶,神态专注,毫不分心。

    茶水呈现青玉之色,幽香如兰,澄澈透亮,冲在杯子中,如清泉敲击山涧,仿佛高山流水之音。

    宁江饮过一杯后,点点头:“茶不错。”

    这茶口感饱.满纯正,入口圆润,随之而来的是持.久迅猛的甘甜,韵味十足,而且喝上一口后,整个人似乎都变得轻松许多,一天的疲惫尽消。

    无疑,这种茶价值不菲。

    当然,宁江所谓的茶不错,仅仅是指这一世十六年来他所喝过的茶中,此茶算是极品。

    若是连他前世十万年前喝过的茶一起算的话,这种茶就不值一提了。

    “你辛辛苦苦找我,现在柳家我来了,茶我也喝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宁江不喜欢拐弯抹角,当下单刀直入。

    “宁公子智慧过人,我的心思想必宁公子也能看明白。”柳献玉放下茶杯,神色严肃起来,“我想请宁公子教我剑法。”

    “你比我年长几岁吧,修为境界也远超过我,让我教你,不怕被人耻笑?”宁江似笑非笑。

    “学无先后,达者为先,宁公子是剑道奇才,以心驭剑的境界我望尘莫及,若有宁公子教我,是我之幸。”

    柳献玉神态严肃,以心驭剑,是她梦寐以求的境界,纵观整个青云国,这种剑道宗师加起来也就十个上下。

    至于落阳城,更是只有一个文翰城,被称为落阳第一剑修。

    而文翰城是老辈人物,宁江又是何等的年轻?

    哪怕是传闻之中,青云国的第一剑道天才楚白,踏入以心驭剑的时候也已经二十三岁。

    楚白,被誉为百年一出的剑道奇才!

    而宁江更要年轻!

    毫不夸张的说,宁江这种剑道天才,几百年才出一个。

    凭此成就,宁江绝对是当世青云国年轻一辈第一剑修。

    等宁江成长起来后,只怕文翰城都要仰望宁江。

    想到这里,柳献玉不禁觉得柳蜜可笑,柳蜜在柳家一直和她竞争,可惜始终被她压在下面,而如今,柳蜜又白白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以心驭剑么……”

    宁江心中喃喃,其实以心驭剑之上,还有几个境界,比如剑气雷音,可惜他目前的修为还施展不出这种剑法。

    柳献玉美眸如水,眼波流转,一眨不眨的看着宁江,在等宁江的回答。

    宁江的目光望向天空,缓缓道:“我可以教你!”

    “什么!当真?”柳献玉本来以为要宁江答应没那么容易,已经想好了万般对策,结果宁江这么快就答应下来,出乎她的意料。

    “你以为我会提出很多条件?其实我会教你,主要是因为你求学的心很真诚,这点才是可贵之处。”宁江道。

    柳献玉连忙站起,向宁江恭恭敬敬行礼:“学生柳献玉,拜见老师。”

    “免了吧。”宁江却摆摆手,“我虽然答应教你剑法,但没说会收你做学生,不用叫我老师。”

    十万年前,不知多少人想拜宁江为师,那些人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

    柳献玉想做他学生,还不够资格。

    柳献玉愣了一下,也不强求,换了个称呼:“是,先生。”

    “另一点,我教你剑法,一天一万元石。”宁江直截了当。

    现在他势单力薄,实力未成,在此之前,他也需要元石。

    一万元石,差不多是一位普通先天境强者的全部身家,就算宁家的几位先天境强者,身上最多也就两三万元石。

    一天一万,任何先天境强者听了之后,恐怕都要觉得宁江是在抢劫。

    “好。”柳献玉立刻就答应下来。

    一万元石的确是笔不小的价格,但她身为柳家第一天才,身份非同一般,完全可以请示柳老爷子,调来大笔元石。

    而且,在她心里,甚至有些暗喜。

    如果请文翰城来教她,恐怕一天十万元石都不够,文翰城是先天极限强者,成名已久,那种强者根本不缺少元石。

    宁江和文翰城都是以心驭剑的境界,而宁江只要一万元石,在柳献玉看来非常厚道。

    “对了,先生的名字叫宁江,和周文浩之间?”柳献玉犹豫一下,问道。

    “你如果是想问和周文浩生死一战的事情,那么就是我了。”宁江似乎能看穿柳献玉的想法,“你是怕我的修为,会死在周文浩手里?这个你倒不用担心,我现在修为境界之所以低,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很快就会恢复修为。”

    “那么先生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剑法?”柳献玉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回到剑法的问题上来。

    “你好像很急切?怎么,是有什么急事吗?”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先生。”柳献玉苦笑一声,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久经沧桑的老怪物,“不瞒先生,其实这件事情也和现今落阳城的一流豪门王家有关,我柳家和王家一向不和,而自从三年之前,柳家降为二流家族之后,王家对柳家就开始了打压。”

    “这三年来,我们两家的积怨不断加深,冲突步步升级,但以我们两家的体量,如果全面开战的话,影响太大,造成的后果也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所以这一次,我们两家找了个解决办法。”

    “一月十五,星月湖年度聚会,就由两家的年轻一辈一分胜负,输的那一方,不但要赔偿天价的元石,还要把手里的一些地盘拱手相让,其中甚至牵扯到了一条大型元石矿脉!”

    当听到元石矿脉的时候,宁江目露异色。

    元石是每一个修道者都必备的东西,哪怕是他都免不了俗,而元石的来源,就和元石矿脉有关。

    元石矿脉藏于地底之下,乃是天然生成的东西,任何一条元石矿脉,都价值巨大。

    元石矿脉又分为小型、中型、大型和巨型,中型比小型大十倍,大型又比中型大十倍,以此类推。

    像白泉镇的宁家,仅仅掌握了三条小型元石矿脉。

    一些二流家族,则有实力掌握中型元石矿脉。

    大型元石矿脉的话,只有一流豪门才能染指,必须要有先天极限强者坐镇,才能压住四方,让人不敢觊觎。

    像二流家族就算发现一条大型元石矿脉,也无法守住,要被人抢走。

    至于巨型元石矿脉,更是罕见,一旦出现一条,整个青云国的先天极限强者都会云集而去,发生惊天动地的争夺。

    此外,更高级的灵脉之类,就只属于灵境强者,青云国只有几大宗门,才有灵脉存在。

    柳家三年之前,是一流豪门,他们掌握了一条大型元石矿脉,而如今,这条矿脉成为了赌注!

    “虽然我柳家还有一些中小型的元石矿脉,但那些矿脉都已经被开采的所剩无几,一旦这条大型矿脉被王家夺去的话,我柳家整体要衰落三分之一。”柳献玉神色凝重之极。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元石是重中之重,这是武者的修炼资源。

    没有了修炼资源,家族如何强大起来?

    柳献玉能够年纪轻轻就达到十杰的成就,一方面是资质优秀,另一方面,也是柳家在背后全力给她提供修炼资源。

    元石、丹药、功法,柳献玉全都不缺。

    像普通的武者,还要辛辛苦苦去赚取元石,大多数的时间都浪费了,还剩下多少时间专心修炼?

    如此一来,实力怎么提升上去?

    所以正常情况之下,有背景资源的人,他们的修为境界往往会比普通的同龄人更高。

    “离一月十五还有时间,不用着急,这段时间之内,我会让你的剑法得到进步。”宁江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来,“时间也不早了,今天我先回去,明天再来教你,另外,你记得准备好锁气丹。”

    “我记得先生当时说了醉月楼?那里也是我柳家的产业,我送送先生吧。”柳献玉连忙道。

    “不用。”宁江语气如泉水,清冷幽淡,“你名气太大,和我走在一起,反而给我带来麻烦。”

    柳献玉一愣,脸上浮现一些无奈,在这落阳城,不知道多少男子想要亲近她,能够有她相送,更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在宁江的话中,似乎生怕和她扯上太深的关系,就连刚才两个人的谈话,宁江的目光都没有看过她几次,从始至终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这让她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一些怀疑。

    “既然如此,请先生收下这块令牌,有此令在,醉月楼会以最好的规格招待先生,此令也可以自由进出柳家。”

    “你有心了。”

    宁江收下令牌,旋即离开,潇潇洒洒。

    “以心驭剑,如此奇人,估计就算是爷爷也会震惊吧?我去问问看爷爷,恐怕明天爷爷也会想要见他。”柳献玉心道。

    傍晚,醉月楼。

    “小弟,你回来了,姐姐想换处地方住,所以刚刚退了房,你不介意吧?”

    宁雨安在醉月楼门口,见到宁江迎了上来。

    然而,宁江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安姐姐,我们两人相处了十几年,都是最了解彼此的人,你说谎之时,眼神总会看向别处,又哪里能瞒得住我?安姐姐,你实话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宁雨安张了张嘴,但是看到宁江那双充满关心的目光之后,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是让你滚出醉月楼吗?怎么还站在这里!”

    一道不满的声音响起,醉月楼门口,有人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