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6 洛缨初见
    青麟的眸子凝望着眼前男人的身影,轻抿的唇瓣不自禁的透出了一股子冷锐倔强的味道。

    然后,她的脸颊迅速涨热,不受自己控制也似,浮起了一股子奇妙的红晕。

    不是愤怒,不是恼恨,而是,面颊迅速发热。

    无关其他,只是最原本的情绪,最简单直接的反应。

    她内心涌起了不甘,可却无力抵抗,听之任之。

    明明清楚那种男人引诱女子的种种手腕,明明都懂这些,明明知道百里聂是个骗子——

    明明历经沧桑,心如止水,一颗心坚毅而狠辣。

    却犹自不可控制。

    怦然,而心动。

    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说话样子,很认真,好用心,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我是喜欢你的!

    也不知道是谁心底发出来的声音。

    一切仿若追溯到十数年轻,龙胤的腹黑皇子,来到了青青的草原之上,漫不经心一瞥,便是瞧见了那个眼神坚毅的孩子。

    一切,源于当时。

    只一眼,然后就是注定。

    而后岁月变幻,世事沧桑。

    你与我,样貌变幻,身份不同,寻寻觅觅,却犹自寻觅到了对方。

    百里聂深邃的眸子,盯着青麟双眸。

    深深的凝视!

    他不自禁的想,也许,也许就是靠着这一双眼睛,最后还是认出了彼此。

    百里聂蓦然深深呼吸一口气,苍白的脸蛋难得浮起了一缕真心实意的潮红,却不觉轻轻的扭过头去。

    他,一向脸皮比城墙都要厚,可是如今,脸颊居然红了红。

    仿佛在青麟面前,自己那点儿做人的羞耻心,才会浮上那么一点点的在心头。

    一如当年,十多岁的青麟,懵懵懂懂,闯入自己的营帐。

    可怜自己那时候正在沐浴,却被这面色蜡黄的小兽看个通透。

    惹得他耳朵也微微发红,并不仅仅因为洗澡水太热。

    哎,自己人生自己唯一的污点,就是没看出眼前这个标致的美人儿居然是女儿身。居然一直以为,自己心心念念,喜欢的是一个男人。可怜他不知道多纠结。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未见认出,也并不稀奇。

    唉,谁让自己这辈子,都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

    看得,都不眨眼睛。

    青麟还沉溺于往日情愫之中,而百里聂却已然思绪飞扬,想得很远,很远——

    而他们两个人站在这儿,一时之间,两人都好似没什么话儿要说一说。

    只任由清风拂过了两个人衣衫。

    落在了别人眼中,城头上两个人,俊男美女,赏心悦目,竟是极为相衬。

    好似这冷冰冰战事之中,一道极为姣好动人的风景,令人不自禁的眼前一亮。

    宛如这滚滚红尘之中,一副极为夺目的。

    纵然在场兵卒心事重重,也不自禁的多看两眼。

    然而那布帘后那么一双幽润透亮,动人心魄的眸子,却蕴含着说不尽的凉丝丝的味道,恶狠狠的盯着那两道身影。少女的容貌,是这样子的冰润秀美,可那一双眸子,却仿若不是人类的眼睛。仿佛是湿润泥土之中,蜥蜴或者毒蛇的眼眸,因为天生的冷血,竟无一丝温度。

    因为那两个人在城墙上面,洛缨竟需要仰头,才能清清楚楚的将这两个人看到。

    她一双眸子,宛如两枚小小的镜子,映衬着这么两道身影,映照着这缕光辉。

    她心里面,有一个凉丝丝的嗓音在叫着。

    她的!明明是她的!

    从小到大,洛缨就不喜欢别人抢自己的东西。

    就连同父同母的弟弟,她那一房的子孙传承,她也未曾有丝毫的心软。

    因为亲娘偏心溺爱,将本来分给自己的柿饼让给会哭会闹的弟弟。

    因为她爹早死,娘觉得,要抚养好爹的血脉。

    女儿到底是外姓女,虽然可以疼爱,也应该让一让弟弟。

    然后这个弟弟,就溺死在家里的池水之中,因为有个小恶魔,轻轻的一推。

    其实,她嫌甜,一点儿都不想吃那块柿饼。

    可要紧的是,自己的东西,别的人绝对不能去抢。

    还有跟她一块儿长大的堂妹,娇滴滴的模样,只要撒个娇,那唯一的桃子,就让大人给她。

    可惜那粉滴滴的堂妹,却不知怎么了,从假山上摔下来,弄花了脸。从此以后,竟似疯疯癫癫的。

    小时候,她心肠狠,到底年纪小,经验不够丰富,会留下些许破绽。

    洛家向来也不缺聪明人,于是她那些小把戏,也被拆穿过。

    换个人家,只怕早就将洛缨生生弄死了。

    可这偏偏是在洛家,洛家反而觉得这个洛家女儿很不俗,是可造之材。

    故而洛缨这棵毒草,在毒液的灌溉之下,一日日的疯狂成长,宛如一件惊世的兵器,凶狠残暴。到最后,经过了岁月的洗礼,终于养成,锋锐无比。

    而这个面容娇美却毫无感情的洛家女儿,也是洛家最厉害的人形兵器。

    洛缨天生冷血,骨子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纵然她亲妈知晓真相后,指着她骂是个小畜生,洛缨内心也未有任何的波动。

    从小,她都会护食,自己的东西,别人绝对不能动。就算不小心碰一碰,洛缨也要将那个人手指头斩下来。

    如今她那一双黑得发光的眸子,映衬着站在了城头的两个人。

    海陵青麟,为什么非得要抢自己的东西呢?

    洛缨这样子想着,心尖儿轻轻发颤,身躯也是轻轻颤抖。

    他们两个人,瞧上去是那样子的般配。这样子在城头,就好似年画上的人物,漂漂亮亮。而自己呢,这样子纤弱的身躯,就好似个没发育成熟的小孩子。只能眼巴巴的瞧着,好似小孩子羡慕着大人的漂亮衣衫,却没福穿一穿。就算是穿在了身上,那样儿的小身板儿也是撑不起。故而那个恶毒的小孩子,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若是旁人,洛缨这样子的岁数,可能身子还能多长一截。

    然而洛家的大夫也给洛缨瞧过,她打小身子骨弱,以那金贵的药材养着,才养这么大。这人固然养大了,身体却也是只怕不能长多高。她身子差,走几步路,都是会喘气。她性子要强,什么都不认输,可偏生这身体是天生的,就是她的命。老天爷给了她聪明才智,却没给她那么一副好身体。

    她嫉妒青麟,以前不是也长不大,怎么现在,竟然也是个高挑美人儿,美艳动人。

    可能别的女孩子,就算身材娇小一些,她们就算稍稍失落,也不会如何。洛缨却不一样,她要强,样样都比别人要强。有这么一件不如别人的事情,她都快要气疯了。一副健康的身躯,她做梦都是想要的。

    洛缨的唇角,浮起了凉丝丝的冷笑,一双眸子盈盈生出恼恨。

    哼,其实青麟也不如何。

    她高挑强悍,却少了几分小鸟依人的温柔,更没有自己的精致秀丽。

    她想,自己的脸蛋,自己的脾气,自己的才智,都比青麟强许多了。

    殿下是没有见过自己,故而方才是对青麟这样子的好。

    她想,自己也应该正式现身于百里聂跟前了。

    想到了这儿,洛缨伸手,下意识的一捏发间钗。

    她将衣衫轻轻的抚平柔顺,有些羞涩笑了笑。第一次在百里聂面前现身,她想自己个儿应该给百里聂留个好印象的。

    纵然不能一见钟情,又或者格外惊艳。

    可一步步,温水煮青蛙,自己有的是法子,让百里聂意识到自己的不俗。

    耳边,却听到了一阵子的喧哗声音。

    洛家的马车入城,却被生生拦住。

    原来因为如今是战时,出入锦州的马车,无论上面坐的是什么人,都是需要下马,再让守城的士兵细细去搜。

    此令是豫王百里炎所下,锦州士卒也绝对不敢怠慢。

    就连洛家的马车,居然也被生生拦下来。

    含舒自是气不过,毕竟洛家也是一向横行惯了。

    纵然是在东海,那杀人如麻的石玄之,还不是对洛缨客客气气的,也无半点轻慢。

    想不到来到锦州,还不是什么要紧的人,不过是几个普通士卒,居然一个个的这样儿的招摇,居然还敢拦住自家小姐的马车。

    含舒作为洛家的丫鬟,一向狐假虎威惯了,可是咽不下这口气。

    “我洛家女儿,忠心朝廷,特意带着飞将军青麟回来,一片好心,怎么反而要受这般羞辱?”

    含舒面颊之上流转一缕凉意,脆生生言道:“豫王下令又如何,这马车里面的,可是豫王府的女眷。”

    况且小姐说了,豫王也不怎么样,左右不过是洛家一枚棋子而已。

    这些小卒子不懂事,这样儿粗鲁,冲撞小姐。

    百里炎可不会这般不客气。

    应当也是知晓,洛缨于天下的分量。

    含舒服侍洛缨久了,也许并不是当真了解洛缨,却也是有几分了解洛缨的性子。

    今日,自家小姐那心里面可是不痛快。

    若自己这个婢女,还让这么些个粗鲁的兵丁,对洛缨无礼。

    也不知晓洛缨会如何的处置自己个儿。

    想到了这儿,含舒竟似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眼见这俏丫头伶牙俐齿,守城的士兵虽是有那么几分迟疑之色,却不敢让开。

    毕竟这豫王殿下,可是并不如何好相处。

    百里炎的手腕,那可当真是厉害得紧。

    初来锦州,那可就是杀鸡儆猴,处置了人了的。

    他们这么些个小卒子,那还当真不敢造次。

    只不过,这辆马车华贵非常,里面的娇客必定也是十分娇贵。对方若当真是豫王府的女眷,去吹吹枕头风,他们这些人也不好受。

    一时之间,倒也还是当真进退维谷。

    却在这时,一把极温柔的女郎嗓音响起在他们耳边:“含舒,别为难他们了。如今可谓是军法如山,咱们步行进城。”

    那嗓子好一把温柔味道,说不尽的动听,道不尽的动人,听得人一阵子的舒坦。

    在场的士兵都是粗人,听到了这么温柔动人的嗓音,一个个的都是禁不住怔了怔。

    还未见到洛缨的人,心里面也是不由得心生好感。

    想不到丫鬟这样子凶狠刁蛮,做小姐的,倒是温温柔柔,好说话儿得紧。

    洛缨自然也是故意的,她这样子言语,就是借着含舒做对比,衬托出自己的高贵大方。

    要说丫鬟,洛家不知道多少丫鬟给自己挑。

    含舒不是最聪明的,有时候,甚至是有些冲动。可是洛缨就是挑中了她,一个笨丫头,那可当真是好拿捏,在自己面前更是藏不住。这一辈子,都是在自己下面,根本翻腾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她还就是喜欢含舒这咋咋呼呼的性子,越发能衬托自己的高贵。

    含舒犹自着急,急得好似要哭出来了:“小姐,你身子骨弱,怎么能这个样子。在家,你可是没曾受过这样子苦的。”

    洛缨手帕轻轻的凑到了唇边,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不打紧的,不过是走几步路,我又不是纸糊的,哪里能这般娇弱。”

    说到了这儿,洛缨也是轻轻的伸出手,纤弱的手指抓住了车帘。

    众目睽睽,她那手指头又白又细,宛如玉石雕琢,被阳光一映,竟好似微微透明一般。

    旋即,车帘拉开,洛缨轻盈的现身在众人面前。

    方才这儿的骚乱,也是引起了别人的留意,不自禁的驻足围观。

    众人瞧着这辆奢华的马车,也禁不住在想,不知晓是哪家的小姐,居然是这般狂气。

    要知晓百里炎自从来到了锦州,任是什么官儿,都是需要守规矩。

    而这豫王殿下定下来的规矩,那可不是纸糊的。

    要是不遵守,可是要死人的。

    短短日子,百里炎在锦州可谓有止儿夜啼的效果。

    甚至那些兵卒,也有些嫌烦,不免觉得含舒这丫头聒噪,而这马车之上的小姐,架子也未免大了些了。

    想不到如今,马车车帘子这样子拉开,那车中少女现身,却让那么些个怒火不觉消去了。

    那车中少女,年岁尚幼,肤色微白,却可谓极美。

    她的美丽,是一种朦胧的美,好似染上了一层烟云水雾,柔软而模糊。

    瞧过她的人,竟不自禁不约而同的想,她那丫鬟说得也没错。

    这样子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就应该坐在马车之中,不让她那娇嫩的双足踩在地上。

    这世上也本就有一种女子,合该养在那锦绣宅子里面,让那雕梁秀顶遮住她头顶,免得太阳光辉损及她娇嫩肌肤。

    眼前少女,就是这样儿姑娘。

    天生富贵娇柔的模样,哪舍得让她纤纤双足沾染上地上的尘埃。

    好个标致的美人儿,难怪,连豫王殿下也是要将他收入府邸,享受温柔。

    纵然锦州兵荒马乱,百里炎百忙之余,也要接了这个美人儿过来,享受一番。

    却没想到,平素铁血狠辣的豫王殿下,竟也还是有这般铁汉柔情,风流兴致。

    这倒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洛缨也知晓自己容貌,更知晓别人会怎么看待自己。

    不过,别的人看法,她本也不在乎。

    若在平时,她定要自己马车长驱直入,百里炎的命令又如何?自己个儿,可却不在乎这样子的委屈。

    不过今日,她不介意下马车,现身于人前。

    因为如今,百里聂就是在这城墙之上。

    料来,这儿的小小骚动,已然是惊动了百里聂了。

    他自然会,轻轻垂头,如天神垂顾。而自己呢,可巧就是这样子一抬,眸若烟水,思慕相望,惊鸿一瞥。

    洛缨知道自己很美,可也没自恋到自己能让百里聂一见钟情。

    百里聂又是何许人,区区皮相之美就能将这天神一般男人心给笼络住?

    这自然是绝无可能的。

    不过,料想初见一瞥,这冷冰冰的锦州城,却烟雨朦胧般美着的少女。

    这烟水一般楚楚动人的眸子。

    这自然是一副极好的画卷。

    百里聂自然不会厌恶,至少第一眼,留给他的印象是极好。

    那就够了!

    来日方长,自己个儿,自然也是会一点点的,笼络住百里聂的心,用尽自己所有的手腕。

    不错,今天自己是费心打扮,诸多用心,得来的只是百里聂的一眼。

    可是,这是值得的!

    不单单是初见,以后每一次见面,自己跟百里聂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会精雕细琢,费尽心思,做足准备。

    她要自己浑身打扮,每个举动,每件表情,都要完美无缺。

    衣衫首饰要完美,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挑挑眉毛,都要完美。

    什么都是要绝好。

    因为这是一场战争,百里聂是她的。

    殿下,你可知道阿缨花费了多少心思,才来到了你的身边。

    你可知道,我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

    不知道没关系,我会让你感受到的。

    然而,她还未曾来得及抬头,与百里聂四目交汇,眼波纠缠。

    却已然是有那么一道身影,掠到了自己跟前。

    是个女人,一身绿衣,甚是生气。

    她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女子的脸,就已然——

    啪的一下,那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洛缨脸上。

    谁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遭。

    洛缨更绝对没想到!

    而那女子,也就是靳绿薄,她自然也是绝对没有手下留情。

    洛缨那娇柔的身躯,甚至来不及站稳,便是咚的一下,摔倒在地。

    那可是重重一摔!

    洛缨周身,顿时沾染了尘土。

    她天旋地转,周身剧痛。

    而这,可是从前绝对没有经受过的可怕羞辱!

    摔倒在地的那一刻,甚至洛缨这等工于心计的人,也好一阵子没反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