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2 王爷娇弱
    ,精彩小说免费!

    阳光明润,百里聂容貌夺目。

    在场的士兵,却也是瞧的禁不住怔了怔。

    这位长留王殿下,从前可谓是深居简出,鲜少现身于人前的。

    可没想到,如今居然是缓缓而来,姿容清润,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也许从前百里聂离他们这些普通士兵委实太远,故而,竟不觉有些令人觉得遥不可及,更没人知晓百里聂的秉性。

    既是如此,这位长留王殿下百里聂,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为人,竟也好似没有多少人知晓。

    故而,他们也只能根据那些谣言,揣测百里聂的样子。

    传闻之中的长留王百里聂,自然是娇生惯养,貌美而身贵,是个极讲究的皇族。

    可是,却自然如那精致之极的瓷器一样,虽然瞧着可谓精细透润,然而在血雨腥风的战局之中,却也是未必就实用。

    说不准,轻轻一碰,这精巧之物,就是会生生裂开。

    还是豫王殿下这等坚毅、果敢之人,可以依靠,亦可追随。

    然而今日,这位长留王殿下的现身,可谓是夺人眼球,令人心悸。

    只见他一袭华衣,面对这千军万马,侃侃而谈,竟不露半点怯弱之色。

    一如在花园庭院,闲时赏花,临水赏鱼,对竹子作诗,说不尽的斯文秀雅,气定神闲。

    倒确实有几分皇族气度。

    至少,这些个龙胤皇族,是果真有些个心眼儿的。

    与豫王殿下交锋,可当真不动声色,

    看来这位长留王殿下,也许不那么会打仗,却极为耍弄心眼,算计别的人。

    到底是那龙胤皇宫,这样儿养出来的,果真是精巧秀润,心思繁复。

    百里炎不动声色的瞧着,心中一点点的恼怒,却也是这样子一缕缕的浮起在心头。

    又是这个样子!又是这样儿的。

    从小到大,百里聂顶着那么一张可谓极俊美的面容,什么事情,仿若都是顺风顺水,一气呵成。

    甚至自己,再怎么努力,也被这妖孽般的,极耀眼的皇弟生生的压了那么一头。

    一缕缕的不甘愿,就这样子在百里炎的心里面滋生。

    他以为,这样子的感觉,早就已然过去了。

    毕竟,自己个儿已然不是曾经艰苦求存的少年郎,而是权倾天下的豫王殿下。他手中有权势,有兵马,可能百里聂还有那么点隐藏势力,可必定远远及不上自己。这些年来,百里炎可是发狠也似的盯着百里聂,对此也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甚至如今,到了锦州了,百里炎以为曾经那个天才少年已经废了。

    百里聂可能,当真是没这个本事了。

    然而,如今的现实,却好似给了百里炎重重一耳光,抽打得自己个儿脸疼。

    百里炎那双金属色的眸子,流转了一缕阴郁。

    而百里聂却是在这儿,笑得可谓是风轻云淡,动人心魄。

    百里聂心忖,可能他这位好皇兄,觉得自己隐匿了实力。如今,自己就靠着这么些个隐匿得实力,如此算计。可是百里炎错了,这些年来,他这个豫王殿下将自己盯得紧紧的。百里炎真瞧低了他自己,自己又不是真的妖怪。这四年,百里聂是无心经营什么了,毕竟他以为自己个儿胸口那颗朱砂,心头那轮明月已经是消失不见了。他都不大想活了,又怎么还有心思,经营什么势力。

    可饶是如此,他仍然能做一些让百里炎极为不开心的事情。

    因为他会借力打力,将别人的力量,化作自己的。

    百里炎实在是太野心勃勃了,若不是百里炎这个儿子太有野心太冷笑,宣德帝也不会听从百里聂的建议出手。

    如今这个一向疼爱自己的父皇,可是又极为牢靠的站在他这位长留王殿下身后了。

    他怎么就这样子的容易得父皇信任和宠爱呢?

    百里聂心里啧啧两声。

    那马车之中一道阴郁得目光,落在了百里聂的脸蛋上了。

    洛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面积啊不自禁的涨起了娇艳的红晕。

    她没想到,百里聂居然会犯下大错。

    百里聂在自己面前,对别的女子那样儿好,那样子的上心,费了那么多的心思。

    这自然是大错,无可饶恕的错。

    不过,这只是其中一个错。

    百里聂还犯下了另外一个大错!

    洛缨抬头,眸子缕缕生辉。

    她心里冷笑,看来百里聂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不免有些糊涂了。色迷心窍,以为现在都已经大获全胜,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犯下大错。

    在洛缨看来,若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百里聂,应该会留意到这档子事,而不至于如此糊涂。

    以为这样子,就能救下那个女人?简直是可笑!

    百里聂如今以为此事都已然掌控于他手中,却不知目前落在了一个大坑里面。

    而这个坑,不但要弄死百里聂心爱的女人,而且百里聂自己个儿,那也是处境极危险。

    百里聂算错了一样,那就是百里炎那疯狂的秉性。

    洛缨慢慢的收紧了自己的手指,可能百里聂以为这还是太平盛世,还在这儿玩弄他那锦绣花团一般的权术。

    不幸的是,如今的龙胤,已然是隐隐有了乱世的气息。

    而百里炎,也绝对不是百里聂记忆之中那等可拿捏的人。

    百里聂,他活该!

    洛缨心念转动,就算自己如今恼恨百里聂,可还是狠不下心让这个蠢货去死。可能,百里聂虽然是个锦绣花团的心机人物,可到底是惦记了这么多年了。

    更何况,刚才见到了百里聂瞬间,那与众不同的心悸,是洛缨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这一切,自是让洛缨不免有那么几分的沉溺其中。

    她要留下百里聂,一定要留下百里聂,让百里聂后悔,将百里聂好好的,玩一玩。

    可是那个女人,就该死,而且合该千刀万剐。

    一想到了这儿,洛缨脸颊狠色越浓,竟似有几分幸灾乐祸。

    可笑,百里聂原本是想要救下这个女人。然而偏偏,如今百里聂激怒了豫王殿下。那么这个女人,只可能死得更惨,下场也是会更加不好。

    百里聂承载了洛缨那么多怨恨和爱意,却恍若未觉。他轻轻的抬起头,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却任由黑发,轻轻的拂过了自己个儿的脸蛋。

    他今日,似来得有些匆忙,头发也是未曾如何打理,只随意用一根淡银色的缎子扎住了黑发。不过,也只扎过了大半,仍然有少许的短发轻轻的拂过了脸蛋。这般随意模样,也唯独这位俊美如斯的长留王百里聂,仍然能透出了几分贵气。

    那清风拂过了百里聂的头发衣衫,恍若透过了一缕安宁。

    在场的士兵,也忽而升起了这样子的感觉,不由得想,今天这档子事情,应该是完结了吧。

    他们虽然是不明所以,可是如今宣德帝既然下旨给青麟翻案,那么这件事情,也应该了结?

    甚至连墨夷七秀的蔺苍,也不觉这样儿的想。蔺苍是深恨青麟的,这个该死的海陵刺客,当初居然硬生生的斩断自己的手指。这样子的仇恨,萦绕在蔺苍的心头,让蔺苍到了现在,也是忘不了的。

    蔺苍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青麟,眼中充满了杀意。那个海陵的刺客,当年就是属于蔺苍的梦魇。她那时候蒙着脸蛋,只露出了一双寒光闪闪,冷冰冰的眼珠子,简直是令人不由得不寒而栗。就算到现在,蔺苍也仍然是清晰的记得,当初的断指之辱!记得那女人冷冰冰的眼珠子,那冷冰冰的眼睛。

    哼,长留王能护着她一时,可是却也是绝对不能护着她一世人!

    然而这时候,百里炎那无奈、戏谑的嗓音,却出人意料的在耳边响起:“阿聂,阿聂,你可当真是令为兄十分失望了。为什么,你居然是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为了一个女人,你当真脸都不要,这样儿的糊涂?阿聂,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假传圣旨!”

    百里炎那叹息,却有着无穷的寒意,说不尽的冰冷戏谑:“父皇那样子的疼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等让他伤心之事?”

    蔺苍顿时眼睛一亮,流转了几许喜色。

    他主子这么几句话,可是听得他顺耳极了,打心眼儿里面欢喜。他崇拜豫王百里炎,当真不愧是自己一心想要追寻的主子。

    就是这么硬气!这么霸气!

    就算是蔺苍,其实打心眼儿里面也知道,以百里聂的本事是不可能拿出假的圣旨。

    这长留王百里聂,可谓是个极厉害的人。

    然而就算是真的圣旨,那又怎么样?

    圣旨而已,那不过是狗屁!那个病恹恹的,远在京城的老皇帝,根本就是个懦弱无能的废物。

    这个垂垂老朽的老废物,又怎么能比得上豫王的英姿勃发,沉稳有力,还这样子的年轻,这样子的野心勃勃!

    百里炎要谋反,蔺苍也都是双手双脚的赞成。在蔺苍眼里,这甚至不能称之为谋反,不过是拨乱反正。

    他顿时厉声附和:“殿下从前在京城就为所欲为,想不到,来到了锦州城,仍然是胡作非为,为了一个女人昏了头。”

    青麟容色一凛,而在她身后的湘染更倒吸了一口凉气。

    湘染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可是没想到百里炎居然是这样子的无耻与狠辣。

    百里聂却并无如何愠怒的模样,反而是轻轻的笑了笑:“皇兄,阿聂真是冤枉啊,我说的话儿可都是真的。我一向极尊重父皇,既然是如此,我这个长留王殿下,又如何会做出这样儿不尊重父皇的事情?父皇一向也是对我宠爱有加,我又怎会让他老人家,因此失望?”

    百里炎眼中流转了浓郁的冷狠之色,言辞凿凿,词语锋锐:“擅杀边疆大将,北漠海陵一番变动,本王根本没有听说。这是大事,为何竟无一丝风声。故而这些,自然是假的。”

    他心里讽刺的笑了笑,打心眼儿里面恼恨,却充满了快意。可能百里聂还以为,宣德帝还能制衡自己个儿,当真是,还活在过去。

    那日皇宫,他已然是心生杀机,恨不得弄死宣德帝。

    若不是那时候计划有那么一点小小的问题,他认真掂量,在意名声,准备稍显不周,又有这东海的豺狼虎视眈眈。只怕,那时候自己个儿已然是动手,血流成河,如今已经是龙胤之主,一国之君,是极厉害的陛下。就算是现在,百里炎权衡利弊,终究不大知晓,自己那日可当真做得对。

    宣德帝,自己面上还称呼他一声父皇,实则内心早就离心离德。只不过在这大敌当前,虚以委蛇,维持那么一份面子情。

    区区一份圣旨,算什么,不过是一张废纸,根本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可怜百里聂这个自负之人,居然还拿着鸡毛当令箭,得意洋洋,简直笑话。

    只怕,他都不知晓,自己如今,是已然沦落到何等可笑地步。

    不过没关系,今日就由着这个皇兄,撕破百里聂那锦绣画皮,让他看清楚自己是什么模样。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实力为尊!

    有实力,有着绝对的强大,则根本不必在意这么些个鬼魅魍魉,只需要狠狠碾压。

    百里聂现在根本没有实力了,只能任由自己碾压。

    百里聂那张极俊美的脸容之上,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么几许无辜之色:“”皇兄,你对我的误会,可谓是太深了。这让阿聂,如何解释?父皇因为东海的战事,根本不想大张旗鼓——”

    百里炎厉声呵斥:“胡说八道,本王探子遍布天下,根本无此事情,更无半点风声。此事,也不过是你胡言乱语。”

    他就是极张扬的说自己耳目遍布天下,根本不加以遮掩,这根本就是炫耀自己实力。

    该显则显,百里炎根本不乐意遮遮掩掩的。

    他小时候隐忍,并且已然事隐忍了很久。如今,他根本都不想忍。

    而百里聂却无半点愠怒,反而甚至轻轻的笑着:“皇兄的探子,是需要好好调教了,确实有些丢你面子。”

    百里炎生生压下了胸中怒火,唇角却反而硬生生的挤出了一缕冷笑。

    “看来,长留王殿下,可谓是冥顽不灵——”

    在场士兵,心思各异,将信将疑。那圣旨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们也浑浑噩噩。

    蔺苍心尖杀意浓浓,他自然是无论怎么样,都是会站在豫王这边的。不过在场除了豫王亲卫,还有部分锦州的士兵。

    百里炎能带来,自然也算得上是百里炎的心腹。

    他不觉望向了一旁的罗参将,锦州从二品武将,王爷笼络之人。

    出身寒微,心高气傲,虽有才干,却招人嫉妒。

    难怪,有些个上进心,更被百里炎拿捏妥帖。

    也算是个有眼力劲儿的。

    如今,就看他对百里炎有无十足的忠心。

    要站队,就绝对不能犹豫不觉。

    蔺苍已然领着苍龙卫上前,厉声言语:“长留王殿下,快些让开,否则,便是伤了你千金之躯。”

    那言语,已然是不自禁的透出了一股子狠意,要杀人的狠意。

    这要杀人的狠意,可不仅仅对着青麟,甚至还包括百里聂。

    蔺苍是百里炎身边忠心耿耿的凶猛豺狼,定然也是会狠狠的撕咬百里炎不喜欢的人。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知晓,这个长留王殿下却也是百里炎内心之中一根尖刺。

    罗副将隐隐感觉到百里炎的目光在自己的后背逡巡,宛如芒刺在背。

    他是个聪明人,甚至笃定百里聂手上圣旨是真的。

    可是,又如何?

    这依附于豫王百里炎,不能没有代价。

    如今,就要为了百里炎,除掉这仙人一般的长留王殿下。

    百里聂是宛如谪仙,可谁让这谪仙没有人间的权势?

    罗副将厉声:“殿下如不让开,立刻万箭齐发,和这海陵逆贼,化为肉泥。”

    百里炎听了,忍不住笑了笑,倒是有几分可造之材。

    是,自己要让百里聂给自己死在这儿。

    百里聂却蓦然目光一扫,落在了罗副将身上。

    罗副将顿时觉得一颗心跳了跳,一股子不敢之意忽而突突的升起来。

    平心而论,他对这长留王殿下原本也没多少看得起。

    毕竟百里聂虽然姿容秀美,仙人也似,也会些个算计,可在他这等武将看来,也不过是养得尊贵的富贵花。

    这样子的花,根本不能经受那风霜摧残的。

    可刚才百里聂那一眼,也许是皇族的气度高华,也许是因为说不出的感觉,他竟然一阵子的心惊肉跳。

    青麟瞧着百里聂的身影,忽而觉得好笑。她觉得百里聂活该,被差不多全天下的人当成身体娇贵的小白脸。她忽而有些理解,当初为何百里聂脸颊之上布满了刺青。这般模样,才有小小的气势。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儿的评价,是极正确的。

    洛缨此刻便是心绪极紧张,她虽然是对百里聂极为失望,可是百里聂却绝不能去死。就算百里聂是养在锦绣堆里的娇贵人,可那也绝不能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