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 还她清白
    ,精彩小说免费!

    百里炎盯着眼前的美艳面容,依稀有几分那个京城元二小姐的影子。

    他心里面发狠,原来这海陵青麟竟然是个如此美人胚子。难怪自己那个心高气傲的皇弟,当初便荣华富贵都不要了,居然腻在了海陵,都是不肯走。

    他还道,那海陵青麟当真是个面容粗鄙的狼崽子。

    没想到,竟似如此绝色。

    百里炎唇角生生浮起了一缕冷笑,百里聂这个皇弟果真是挑剔的,什么都要最好的,绝对不肯委屈了自己。好似如今,就挑了这么一个聪明出色,面容美丽,又对他可谓死心塌地的女人。这可真是为了美人不要江山,这样子细细经营,只盼将什么都做得绝好。

    百里聂,你还当真是个痴人!

    可是百里炎又恨他这样子,百里聂是个疯子,恣意妄为,能将全天下一切都是踩在了脚下,而且还风轻云淡。

    百里聂可以去追求他的心头好,可是自己呢,也似并无此等福气。他不得不委屈自己,百里聂可以任性的追求心头好,自己到手的却是杨温那样儿的货色。他不过是想得到一个让自己有感觉的女人,没想到,连这片刻的温柔享受,居然便招惹了这么多无穷无尽的麻烦。甚至于,一晃十数年,还断不了首尾,还有些个人,继续恶心自己个儿。

    只能说,百里聂确实命好,想要什么就有些个什么。而自己,就没百里聂这样子的好命。

    百里炎内心不觉翻腾起那一股子的恶心劲儿。

    多年积郁于心头的恼恨之意,如今却也是一缕缕的翻腾起来。

    这也是让百里炎一双金属色的眸子,翻腾起来冷冰冰的狠色。

    哼,自己也曾对此女温柔客气,然而这个女人,却未曾对自己稍加辞色。她在自己面前,或温柔或狡诈,那狡黠女郎却无半点动容。

    洛缨才懒得去看青麟,她对女人自然毫无兴致。就算青麟那张脸蛋,如花朵儿一样子娇润灿烂,可这和洛缨,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她也不觉得青麟有多美。艳俗,庸脂俗粉,无半点可取之处。

    她瞧着百里聂在青麟摘下了面具时候,蓦然侧头,极温柔的对青麟笑了笑。

    然后她那一颗心,好似被什么轻轻的刺了一下也似,甚是酸楚难忍。

    也不怎么样,根本不算什么绝色。

    看着也是普普通通的,根本没有多特别。

    可是,百里聂却瞧着那个女人,笑了笑,笑得那样儿的开心——

    虽然只是一瞬,却如昙花绽放,煞是扎人眼球。

    将洛缨刚刚升起来的那股子少女柔情,硬生生的搅得粉碎。

    亦让洛缨内心升起了一股子极为凶狠的杀意。

    她手上是染过很多鲜血,也亲手弄死过很多人。然而杀人于她而言,不过是眼皮子轻轻一眨的轻柔算计,就好似呼吸一样轻松加愉快。她根本都未曾因为私人的情绪,想要弄死一个人。可是这海陵青麟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洛缨心绪纷乱,可自己个儿内心那个念头却也是越发强烈。

    今天,这个女人一定要死,一定要死!谁都不能救她,百里聂也是不能!

    “皇兄可是觉得她的容貌有些眼熟,似曾相识。”

    百里聂言笑晏晏。

    百里炎也是吃不透百里聂葫芦里面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若说,百里聂是决意牺牲掉青麟,似乎也是不像。

    “不久以前,京城有那么一位昭华县主,姿容美貌,心机狠辣。似乎,也是做了许多了不得的事情。而那容貌,可是与眼前的青麟将军有些相似。”

    “阿聂,如此说来,此女当真便是处心积虑,处处算计。这样儿心机深沉之物,你当真可是要包庇于她?”

    百里聂温和的说道:“皇兄,她确实是昭华县主,也是海陵青麟。只不过,这其中,确实是有着一个很大很大的误会。而这个误会,来自于四年前。当时,海陵郡主苏叶萱死在了京城!有居心叵测的逆贼,就跑去海陵郡,挑拨离间。只说,说朝廷有见疑之意,要诛杀海陵将士。饶是如此,海陵青麟仍然是对朝廷忠心耿耿——”

    百里炎厉声:“她起兵谋反!”

    百里聂叹息:“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皇兄,你根本不知晓,当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儿的事情。”

    百里炎冷笑:“我看长留王殿下是疯了,要不然就是美色所迷,说出这样子糊涂话。”

    “豫王殿下当时又没在海陵,并不知道真正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就一口咬定,我这个弟弟所言均是假话?还是,殿下当时,已经在海陵广布耳目?”

    百里聂并不生气,反而朝着百里炎笑了笑。

    那笑容,甚是好看,宛如春风扑面。

    而百里炎面颊却蕴含了森森的寒意,煞是恼恨。

    当年,他既然能一手策划这些,自然是遍布心腹耳目的。百里炎素来善于隐忍,他一直等,费尽心思。当年虽然屠杀了苏氏一族,可是海陵余孽犹在。尤其是那飞将军青麟,可是对苏叶萱一片痴心。而且,青麟身边还有一个百里聂。百里炎是个难以容忍有人威胁自己个儿的人!故而,百里炎也是费尽心思,连飞将军青麟也弄死了,他心里面才甘愿。

    这些个事情,可不知晓耗费了百里炎多少心血,费了多少手腕。

    真是筹谋多年,煞费苦心。

    不错,他最初是为了杀人灭口,可当他完成了这个计划时候,是满意无比的。

    不但飞将军青麟死了,百里聂也无能为力,甚至十分心疼,了无活气。

    而这个结果,自然也是百里炎乐意见到,十分喜欢的。

    这是他对百里聂的一场胜利,处心积虑,费尽心思。

    百里炎内心对百里聂的杀意,却也是不断的攀升。

    只不过百里炎内心越生气,那张俊朗的面容就越镇定,实在也是瞧不如何出来。

    “阿聂,怎么你现在,还在说这些胡话?”百里炎轻声细语。

    百里聂却含笑:“皇兄不知,当初青麟可谓是一派忠心啊。她听说朝廷对自己不信任,故而带着自己的人马,去寻当时朝廷安置于海陵宣慰府的任重飞任大人。她愿意将海陵兵马,置于朝廷的观察之下。岂料,当真是一片忠心反被污。”

    百里炎容色漠然,任重飞是自己的人,百里聂查出来,倒也不奇怪。不过那又怎么样,任重飞现在是海陵龙骑卫将军,正二品,拿捏海陵兵权。本来有一半是在凌麟手中,不过这个海陵双壁之一,却也是死在了元二小姐手里面。

    百里聂查出来,又能做什么?

    青麟却也是不觉暗暗的扣紧了手掌,让自己个儿的掌心传来了一阵子的锐痛。

    她当然记得这个任重飞,佛面蛇心。那天,她愿意为了百姓安宁投降,就算报仇,也是私人的事情。自己一时冲动起兵,是不对的。可是呢,迎接她的却是屠杀!

    极为凶狠的屠杀!她手下兄弟,猝不及防,死得那样子的惨烈!

    一想到了这儿,青麟都是禁不住心疼如搅。

    “岂料这个任大人,为了立功,硬说青麟谋反,然后展开屠杀。之后,报给朝廷,只说青麟起兵谋反,是逆贼。而他,更因此掌控兵权,成为了大将军!”

    “皇兄,你说为什么可以这样子,明明是无耻小人,却能够构陷别人入罪,靠着别人的鲜血,染红自己身上的官服。不过,这等小人,自然也逃不过父皇法眼。父皇令人彻查,查证属实,这个任重飞以及他的党羽,如今都已经被砍头掉了脑袋!”

    百里聂这样儿轻描淡写说着,可是百里炎耳边却仿佛响起了惊雷!

    死了?怎么可能死了?不可能的。

    至少,自己根本没听到任何风声。

    若百里聂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在北漠经营的势力,那股属于自己的私兵,已然是,烟消云散?

    可这怎么可能?

    除非自己在北方的情报系统全部瘫痪!

    百里炎眼皮跳跳,百里聂人在锦州吸引自己注意力,而暗中却调动人手,根本不顾大敌在前,为了一个女人铲除自己在海陵的势力!

    这种事情,确实是百里聂的风格,百里聂也确实也是做得出来。

    然而饶是如此,百里炎内心浮起了心火,仍然是一阵子的焦灼,不肯相信!

    怎么可能,他就不相信百里聂这么能耐!

    “对了,父皇因为查清楚了真相,故而也是赦免青麟罪状,本来还有些赏赐,要添封号。不过青麟已经是东海公主,想来也是不需要再添什么。”

    “故而,她虽是青麟,已经不是什么朝廷逆贼,而是东海公主。”

    “皇兄若是不信,父皇的诏书,可是在这儿!”

    百里聂将宣德帝的诏书,这样子的拿出来了,轻轻的招摇。

    这份圣旨,是刚刚送到的,炙手可热。

    他知道,如今这是说动宣德帝最好的时机。因为百里炎那日,已经想借刀杀人,害死自己亲爹。而宣德帝也极快采纳了百里聂的计策,趁机收回百里炎在海陵的兵权!

    他要给青麟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不必遮遮掩掩。

    海陵青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