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 代替杀人
    百里炎一双眸子之中流转难以言喻的阴冷,唇角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狞笑。

    “公主放心,本王怎会如此轻忽草率,污蔑逆贼。”

    他目光示意,只见一旁的人一扬袋子,里面一块块干瘪的人体皮肤顿时也是纷纷扬扬洒落,上面都有着一个狼头刺青。

    “当年海陵的逆贼,起兵作乱,但凡海陵逆贼,都是杀无赦。一颗脑袋,可以价值十两银子!本王担心有人杀良冒功,所以刻意让人剥去逆贼手臂刺青,以做凭证。如今可以瞧一瞧,湘染手臂上刺青,到底是不是海陵逆贼所有!”

    他可是有备而来,心狠手辣,如此残忍。

    他故意这样子做,就是为了激怒青麟。

    青麟脑子轰然一炸,一股子熊熊的怒火,就这样儿腾腾的点燃!

    四年前根植于脑海,令她悲痛欲绝的一切,如今又浮起在了脑海,并且熊熊燃烧,仿若要将自己焚烧殆尽!

    她死死的咬紧了唇瓣,眼中流转了凶狠的恼怒之意。

    那一双漆黑的眸子,竟似隐隐泛起了一缕淡淡的青色。

    那时候,那时候跟随自己举兵的海陵亲卫,他们一个个被杀死,尸体被吊在了那高高的城墙之上,被风吹得啪啪的响动。

    龙胤朝廷为了彰显威严,就算是尸体发臭,也不容人收尸。

    谁也没留意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乞丐,眼中蕴含了泪水,极为悲愤的看着眼前。

    那眼中的怒火,仿若要将眼前所瞧见的一切生生的焚毁。

    百里炎根本就是故意的,如此凶狠,故意刺激。

    好似,要生生挖开青麟胸中伤口,让那血淋漓的一切,又展露于人前。

    而洛缨唇角,更好似禁不住浮起了一缕凉丝丝的笑容。她之所以来到百里炎身边,就是因为百里炎那股子凶狠劲儿。她也相信,百里炎的野心和血腥,一定会是自己计划全部的助力。能帮助自己,好似一场飓风,卷遍了整个东海,将一切吹拂得摧毁崩溃。

    所以,她才来到百里炎的身边,当百里炎的一个妾。

    谁也不知晓,那凶狠的契机,已然是到了豫王身边。

    湘染目光微凝,旋即平添了几分的决绝:“公主,是湘染不是,欺骗于你。我本来便是海陵之人,潜伏于你身边,虽然并没有什么不良心思,只怕别的人也是会不肯相信。我只盼以死证明自己清白——”

    说到了这儿,湘染便是拔出了剑,便是要横剑自刎。

    她是帮助青麟的,而不是青麟的负累。事到如今,她自然只盼自己一死,能让青麟安然无恙。

    那一瞬间,寒光一闪,湘染说死就死,绝不拖泥带水。

    那么一刻,那样子雪亮的剑锋映衬着凌洛惊恐的面容,不觉尖声叫嚷:“不要!”

    他也来不及拔剑,伸手一握,生生被搅断了几根手指头。

    然而湘染的剑,剑势并未停歇,就要刎上雪白粉嫩的颈项。

    可凌洛阻了阻,却已然让青麟来得及。

    只见那艳红身影轻轻一跃,已然是到了湘染的身边。青麟的软剑就这样儿轻轻一荡,咚的一下,竟也是将湘染的剑就此荡飞。

    一股子剑身之上的巨力就这样子的传来,湘染手掌的虎口,也是禁不住染上了缕缕的鲜血。

    她错愕的抬起头,却瞧见了掠到了自己面前的青麟,不觉泪水盈盈。

    湘染张张口,想要说说话儿,却也是一个字都是说不出来。

    青麟急切无比的说道:“我没让你死,你就不准死!”

    百里炎眼见湘染没有死,也是松了一口气。要是湘染死了,这就没有意思了。

    他原本觉得,区区一个丫鬟,可能青麟不会十分在意。

    不过莫浮南说过了,说若这个东海公主江兰馨当真是海陵青麟,那么一定不会舍了这个湘染。

    如今瞧来,莫浮南这个谋士,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莫浮南说对了,这个女人当真是这般蠢笨。

    看来说到做大事,女人终究是不如男人的。身为女子,天生就有软弱的地方,可就没有男人那样儿的狠辣心肠!该心狠的地方,就是心狠不起来了。

    想到了这儿,百里炎笑了笑,竟似有几分得逞的爽快心情。

    既然是如此,他就好好的玩弄这只落入罗网的猎物,看看眼前这个女人十分凄惨的下场。

    胆敢和自己作对,那可当真是活腻了。

    “东海公主此时此刻,为何还要救这个逆贼?事到如今,本王也是知晓了,原来这个逆贼是故意潜伏在公主的身边,不知道要算计个什么事情。原来,公主也是一时不查,不小心。既然是如此,等本王除掉这个逆贼,公主自然是清清白白的了。”

    百里炎这样子说,自然是故意的。

    他明明知晓,要是青麟能够舍弃湘染,刚刚就不会救湘染。

    哼,就算今日青麟不救湘染,也是决不能阻碍百里炎今日杀她。湘染死了,百里炎还会有别的借口。毕竟,百里炎也不是个迂腐的人。

    不过没想到,这个女人比他所想象的,更加愚蠢。

    既然是如此,这个女人,也是自然应当愚蠢的死去了。

    她根本不配有聪明的死法。

    百里炎一向阴冷孤傲,十分倨傲,他觉得很少有人能跟上自己的思维。

    可他却不知晓,此时此刻,这个地方,倒是有他一个“知己”。

    马车之中的洛缨,她撩开了车帘子看着,内心的想法居然与百里炎如出一辙。

    她心里凉丝丝的想着,这个海陵青麟,去死,去死!最好是愚蠢万分的去死。

    这样子的蠢物,根本就不配挡在了自己和百里聂之间。

    青麟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发觉今日的事情,比自己所想的还要危险和可怖。

    在自己猝不及防的状态之下,有人已经布好了可怕的圈套,就等着自己跳入这圈套之中。

    青麟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坚毅之色。

    百里炎的唇角,浮起了一缕冷笑,就好似残忍的猫儿,明明已经是将老鼠掌控于锋锐的爪子之下,却宁可狠狠的玩弄一番。

    “公主只要亲手杀掉湘染,那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虽然,本王心中,已经是相信你是清白的了。可是饶是如此,本王总是需要让手下的人,各自服气。不然,别人就会觉得,本王心软,居然徇私?我豫王百里炎,是绝不会徇私的。”

    百里炎心里却知晓,自己是故意玩弄青麟的。

    这个女人,是一定要死。他很少对一个女人动心,很少!所以这个女人一定要死,一定!而且死之前,自己也是要用些个手腕,狠狠折腾折磨。

    青麟却冷笑:“若我不肯,那又如何?”

    “那只能证明,证明你与这海陵逆贼非比寻常。为何一个东海公主,非得要救一个海陵逆贼?还是,你本来就是这个逆贼的主子!”

    湘染厉声说道:“胡说,公主绝对不会是逆贼!”

    可她的话,百里炎却是充耳不闻。

    在百里炎的眼里,湘染也不过是个小角色,甚至不过是一个不打紧的棋子。

    这等货色,说的话,百里炎甚至懒得多说一句。

    他要的,是青麟痛苦,这个欺骗了自己感情的女人!

    正在这时候,几枚袖箭忽而极快的,向着湘染射了去。

    湘染下意识要抬手,心念一动,手腕却忽而下垂。

    那几枚袖箭是借着机关之力射出来的,而青麟此刻的注意力,却又被百里炎所慑。

    毕竟百里炎虽然是十分可恨,可必须承认,只要有他在,则必定是会带来极为强大的压迫之力,压迫得人喘不过起来。

    青麟心念一动,极快的一挥,几枚袖箭被她生生绞碎。

    却仍然有一枚,被青麟快剑斩断,然而那三分之一的箭头,犹自向着湘染射了去。

    湘染本身,却已然不想躲。

    若是自己死了,也许,反而是一桩好事。

    然而偏生,却也是有一道身影,挡在了湘染的面前。

    咚的一下,那锋锐的箭头,顿时也是射入了那飞扑而来的人体之中。

    对方的喉头咯咯的响动,轻轻的淌下了了一滴滴的黑血。

    湘染惊恐的瞧见了眼前一切,蓦然伸手扶住了眼前的人体。

    是凌洛!

    凌洛面色苍白,一伸手,却也好似极温柔的抚过了湘染的脸蛋。

    他心里想,其实早就该死了。

    如今自己活到了现在,应该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

    他想要告诉湘染,就算彼此身为棋子,可是自己还是爱惜她的。

    可那袖箭之上染上了毒,那毒发作好快,而此时此刻,凌洛也是一句话儿都说不出来了。

    凌洛心里面,却并不觉得如何的遗憾。毕竟,自己虽然说不出口,可是湘染应该是会明白的,明白自己的心意,明白自己的想法。

    他,是爱惜湘染的。就算这段感情很短暂,就好似花朵之上的露水,可是自己却很喜欢。

    然后,凌洛已然是气绝身亡。

    湘染手掌轻轻的颤抖,忽而心尖掠动了痛楚。

    她抬起头,瞧着射了袖箭的方向瞧了过去。

    可瞧见了射箭的那个人,湘染却忽而心中寒冷,浮起了一阵子的绝望。

    射箭的人,是宣王世子百里冽。

    他秀丽的容貌宛如美玉,流转了玉色的光彩。

    他,他是小萱郡主的儿子。

    而如今,百里冽冷冷的看着她,没有半分愧疚,只有厌憎和焦躁。

    这个湘染,已经是寻死了一次,既然没死成,为什么还不去死第二次。

    要是湘染死了,那么,那么这个女人,就不会有事了。

    百里冽内心之中浮起了一阵子的痛楚,原来元月砂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是骗了自己的。

    可是那又如何,就算是如此,自己也是绝对不想这个女人死。

    所以,这个湘染还是快去死!

    他都想不通透了,不过是一个下人,青麟这么在意做什么?这等下贱的玩意儿,青麟其实根本不必如何真正的上心的。

    他想起自己初遇这个女人,他不过杀死了阿木,一个蠢笨的奴才。可是这个女人却是很生气,还说什么,什么唯独真心不可负。

    见鬼,这都是见鬼的东西!

    这个蠢女人,简直是蠢死了。

    百里冽忽而转身、跪下:“王爷,东海公主心肠太软,不忍心下手。她到底是个女子,难怪会如此。不若,由我代替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