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 杀鸡儆猴
    可她没想到,百里聂居然当真,他收了自己,立刻让自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烧火丫头,每天面对着油污,却根本见不到百里聂。

    不错,文纤雪是精于那厨艺,会做菜做饭。可她在家里做饭,煮的切的,都自有厨娘备好。

    这烧灶的柴火,还有要用上的那些个鸡鸭鱼肉,早让人备得整整齐齐,洗切干净。她去下厨,本已然是纡尊降贵,她是千金小姐,原本也是了不起。她学了厨艺,也是想要抓住男人的肠胃。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百里聂居然将自己这样子的使唤。

    是,她是千金小姐,自是有着些个倔强傲气。她原不甘受辱,眼见百里聂待自己如此,绝食以拒。她不信,百里聂会不要脸,当真视若无睹,沦为别人的笑柄。自己如此痴心,却被百里聂这样子的折磨。难道百里聂,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死?

    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以文纤雪的高贵,她原本是不屑于施展出来的。可谁让百里聂如此无耻,形势逼人,不容她讲究什么手腕格调。

    文纤雪也见过家里面妹妹使了这一招,那可当真是全家上下,鸡飞狗跳,闹腾得不得了。就算她亲娘埋怨这个庶妹,是个赔钱的玩意儿,用处没多大,脾气也是不少。可是他们家到底害怕担上的的名声。自己亲娘这些个想起的话儿,可是一定不会在人前说出口的。要紧的,还是那该死的名声。闹大了,别人只会说她亲娘不慈,生生逼死一个庶出女儿。一个庶出的女郎,死了也就死了,原本也是没如何打紧的。可是却会影响他们这些儿女的婚事。故而文纤雪的亲娘,到最后最后服软了,让那庶出贱丫头去出家,而不是去嫁给外省的老男人。

    事后,她亲娘告诉她,是这个庶妹没福气,

    可文纤雪也不傻,心里面很通透。

    母亲给庶妹挑的亲事,实在是太差了,还不如留在了这儿,天天吃些个萝卜青菜。彼时文纤雪是知晓亲娘怎么待庶妹的,可她不在乎,也不会为了个小妾生的狐媚玩意儿,跟自己亲娘过不去。她娘亲是正妻,本就拥有那生杀大权。那庶妹不安分,本来是庶出的身份,可是居然一门心思,想要嫁给一个好人家。那就是贱,那就是不安分,那就是活该!

    那时候文纤雪淡淡的听着,冷眼旁观,好似不过是轻轻的拂过衣衫上的一片灰尘,根本没有多少真心实意的在意。

    然而文纤雪没想到,这档子的事情,却居然会落在了自己身上。究其原因,居然也是因为自己同样想要嫁给一个好男人。而她所使用的招数,居然和她那下贱出身的庶妹差不多。她寻死觅活,宁可绝食,不肯听话。她记得那时候,她听着自家那个庶妹绝食,她只漫不经心的想,果然是庶出,一点儿体面都不要!堂堂的官家小姐,居然连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都使出来。

    文纤雪当然没想到,轮到了自己,无可奈何之下,她也没什么别的招数。

    所不同的是,她娘要脸,那庶妹到底还能吃一辈子青菜萝卜,青灯古佛。可百里聂不要,他脸都不要,哪里管文纤雪去死。是文纤雪自己一时想不开,签了卖身契。那么文知府就算是疼爱这个女儿,也奈何不得。文纤雪饿了三天,她终于忍不住,含着泪水哭着吃了好几碗婉婉亲手煮的面条,内心一片悲凉。

    她可真不想死啊!

    然后文纤雪也没法子了,长留王殿下让她这娇滴滴的花朵儿一般的女孩子做粗活,她也是不得不为。有那么一次,她胆大妄为,汤水里面加了些泻药。可那碗汤,她在婉婉笑眯眯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喝下去。

    如今文纤雪硬着头皮煮参汤,可谓是欲哭无泪,泪水涟涟。她发狠也似想着,可要在参汤里面下毒,加了些个料,给长留王殿下补一补。毕竟这位长留王殿下,这心肝黑得少了些个玩意儿。

    可她不敢,打心眼儿里面觉得怕。她记得初见百里聂时候,百里聂脸蛋儿苍白,唇角浮起了淡淡浅浅的笑容。那神光合离间,仿佛有勾魂夺魄之能。那时候,自己被百里聂这样子笑容浅浅,勾勒了自己的心神。她觉得那笑容,宛若天神下凡,充满了蛊惑的味道。

    然而现在,她看到了百里聂脸上浅浅的笑容,却打心眼儿里面觉得发寒。

    变态!这个长留王殿下是个十足的变态!

    他那浅浅笑容,简直就是令人不寒而栗。

    别说百里聂了,就算是百里聂身边的人,比如那个婉婉,脸蛋之上的笑容也是让人不觉打心眼儿里面觉得害怕,一颗心也是忍不住轻轻的发抖。

    婉婉捧住了自己的心口,却也是好生感慨啊。

    劣根性,这就是做人的劣根性。百里聂将她奴役已久,压榨已久。可原来,自己这样子倒霉时候,要是有个人比自己更倒霉,还由着自己使唤驱使。好似这样儿,自己便是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百里聂还真是懂得御下之术啊,用人性之中可恶的卑劣,驱使自己开始学会认命,甚至从认命的人生之中找到了优越感和乐趣。

    百里聂,他咋能这么坏呢?

    婉婉忍不住抖三抖,暗暗告诫自己,这辈子可是要对百里聂言听计从。

    得罪谁,都绝对不能得罪这位长留王殿下!

    否则,可没什么好果子给自己吃!

    文纤雪却一脸阴郁,满心的不爽。

    她恨,她也知晓,自己如今,可是成为了满锦州城的笑柄了。

    遥想从前,自己自命不凡,依仗家世,炫耀才学,自负美貌。那时候,她可谓极为招摇,风头极盛。这满锦州城,可没第二个姑娘,能有她这样子风光。除了刘家那个刘凤君,还能稍稍跟自己争,别的人都是她足下的泥土。

    可是现在,她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笑话了。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是要笑话自己个儿,瞧不起自己个儿。他们不就是觉得,自己攀龙附凤,结果却一无所有,简直是一个笑料?一想到别人那嘲讽自己的嘴脸,文纤雪就感觉一股子寒意用来,让自己打心眼儿里面难受。

    她知晓,只怕刘凤君现在,内心可是乐开了花了,说不出的欢喜。

    可是刘凤君得意什么?这只是刘凤君命好,可巧便躲开了这长留王殿下。否则,她还不是,照样没什么好下场。她那日里可是瞧出来了,刘凤君也是有心爱慕,一片仰慕。可惜刘凤君亲爹不给力,没能够将刘凤君打扮得妖娆美貌,送到了百里聂面前,让刘凤君也受受这样儿的活罪。让刘凤君也给这仙人一般的长留王殿下,来烧烧汤水,尽心尽力。

    婉婉也瞧见了文纤雪面颊之上的恨意,她却悄然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这位文家的姐儿,只盼望她能够自求多福了。

    长留王殿下,最喜欢玩儿这样子的人了。

    而几日之后,锦州城外,洛家的队伍也是已然到达了。

    洛沅听着别人说着锦州城已经到了,她原本一双眸子是轻轻的合着的,可是此刻,却也是眼皮轻轻的颤抖。

    她一颗心,原本是极为冰冷,水波不兴的。

    可是如今,洛沅一颗心却蓦然轻轻一动。

    她终于来到了这个锦州城了,百里聂在的锦州城了。

    她那纤弱的手指头,不知晓抚过了多少遍百里聂的画像。百里聂的模样,她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心尖。那个影子,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让洛沅觉得喜欢。

    长留王百里聂的一举一动,洛沅是清楚的知道的。包括,百里聂怎么对待那个文纤雪。

    可洛沅觉得百里聂做得对,那个贱婢活该。其实锦州从前虽不如东海放肆,地方豪强的势力却也是盘根错节。以前天下太平也还罢了,如今这些地方豪强,内心却也是蠢蠢欲动,有了些个想法。说到底,他们也不好跟石诫一样不要脸,名不正则言不顺。其实最好的获取名分的方式,那就是联姻。万一以后整个龙胤陷入四分五裂呢?那么有一个皇族血统的后嗣,就是称霸一方的活招牌!

    可百里聂又岂是这样子好拿捏的人?他动了文纤雪,杀鸡儆猴,狠狠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