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1 孽缘之始
    洛缨眼波流转间,好似浮起了浅浅的莹润水色,唇瓣却浮起了缕缕冷笑,不自禁撩人心脾。

    她虽然是高高在上,可对着那些个低三下四,身份卑微的人,也不能忽略了去。

    方才洛缨虽然是和青麟说话儿,可是她也未曾放过别的人脸上的容色。

    就好似那个凌洛,自己亲口试药,不过是喝了一口药汤,这个男人心就动了动,分明也是对自己有些感激。

    也对,一个人若总是将自己放得太低贱,那么别的人对他稍稍好一点儿,也是会受宠若惊。

    而且,这个凌洛,貌似还让湘染喜欢。

    洛缨笑了笑,蓦然狠狠的捏碎了手中的花瓣。

    虽然是卑微之躯,可这卑微之躯自然也是有那卑微之躯的用处。

    就算是贱若蒲草,洛缨也是能将这低贱的蒲草弄出些许的妙用。

    青麟的心,她却也想要伤一伤,谁让这个青麟将军,居然是让自己,这样儿打心眼儿里面不痛快了去呢。

    次日,洛家的马车却也是缓缓的驾驶出了燕州城。

    湘染也是拿出了伤药,为凌洛上药。

    她瞧着凌洛苍白的脸蛋,微微有些怜惜,说话也是温柔了好多:“虽然这个洛家小姐,瞧着好古怪,可是拿出来的伤药,倒是极好的。无论她有什么居心,至少能医好你的伤。”

    湘染说者无意,凌洛听了,却也是不觉笑了笑,轻轻的点点头。

    “也许,也许这个洛家小姐,也不是什么坏人。洛家虽然是十分的可恶,可她年纪那样笑,不过是,一枚棋子。她这样子的岁数,一多半也是不会处心积虑。”

    凌洛的脑子里面,不觉浮起了洛缨那浅浅温柔的身影。不知怎么了,他觉得洛缨不坏,心地也很好。

    湘染面色却也是沉了沉:“我瞧,她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她只是会算计,心里面也不知晓多厌恶咱们家小姐。”

    湘染这样子愤怒,并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含舒说的那么些个不如何中听的话儿,还因为她自己感觉。这几年,她随着元月砂在后宅之中,什么样子的恶毒事情,可怕心机,那都是见识过了。她只觉得这个洛缨,纵然是容色楚楚,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

    凌洛到底在外边日子多一些,毕竟百里聂经常让他去外边办事。湘染虽然这样子说,凌洛倒也是未曾有什么感觉。

    他只不觉轻轻的笑了笑:“你放心,我家王爷,心里可只有青麟将军一个。”

    湘染不屑说道:“那也许我家将军,还瞧不上你家王爷,也不一定,非要和他相好。”

    她内心自是觉得,自从遇到了百里聂,青麟好似也多了些个活气儿。说到百里聂,只要百里聂对青麟好,湘染是盼望青麟能够幸福的。虽然过去有一些误会,可也能瞧得出百里聂的真心。

    可她说话,却不能坠了青麟的气势。

    凌洛轻轻的笑着:“可王爷最是擅长于死缠烂打了。他喜爱青麟将军,一定会不依不饶的。”

    他不觉得青麟能逃出自家主子的魔掌。

    这样儿说着话儿时候,凌洛轻轻的撩开了车帘子。

    他瞧见了燕州城,自从东海叛乱以来,可谓是处处狼藉,街上行人少了许多。而那一具具**的尸体,也没人去理会,臭气熏天。从前繁华的城郭,如今却变成了这样子的模样。凌洛瞧在了眼里,心里也是不觉沉了沉。

    如今离开了燕州城,这倒是极好了的。毕竟,这儿如此污秽,令人伤感,谁也不乐意在这个地方呆得太久。呆得久些了,不免是令人悲伤。

    凌洛慢慢得放下了车帘子,胸口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翻腾。

    他轻轻的伸出了手,捂住了自己个儿的胸口,那胸口好似又翻腾起了一缕痛楚。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耳边听到了淙淙的琴音。

    而这样子的琴音,却正好是从洛缨所在了马车之上轻轻的发出来的。

    所揍音律,宛如天籁之音,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想不到洛缨小小年纪,琴技居然是十分不俗。

    凌洛听了,也不觉呆了呆,洛缨的琴声之中有着一股子淡淡的悲悯,好似在同情眼前这一切。他忍不住想,就算洛缨喜爱百里聂,其实她应当也是个善良的姑娘。只可惜,她的命运就如水漂流,并不怎么样好。洛家已然是将洛缨许给了百里炎,洛缨的一腔真心,那也只能付诸流水了。

    洛缨美丽高贵,凌洛自然绝不会,也不可能有什么绮丽的心思。

    毕竟洛缨远在天边,是遥不可及的存在。而湘染,却是触手可及,彼此加以理解的。

    他知晓湘染不喜欢洛缨,故而自己虽然同情洛缨,却不好在湘染跟前说些个什么。

    而湘染自然也是不知,此刻她产生感情的男子,听着那淙淙的琴声,内心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怜悯。

    而这浅浅的怜悯,就已然好似一颗种子,悄然的萌芽。又好像那么一根尖刺,开始缓缓的刺入了心里。

    湘染虽然是个女子,可是她却没这么的多愁善感。

    她知晓燕州城之中发生的一切,可是内心里面,更多的则是浓郁的愤怒,而不是伤怀。

    在这一点上,她还真有些像青麟。

    马车行驶离开了燕州城时候,她蓦然恶狠狠的回望,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底蕴含了一股子的怒火。

    哼,她和将军,一定是会回来的。

    到那时候,也绝不仅仅去刺杀一个知州。

    青麟一个人,却独在一辆马车。她一身浅浅的青衣,褪去了伪装,任由乌黑的发丝,轻轻的垂在了衣衫儿身上。她长长的眼睫毛轻轻的颤抖,可那一双漆黑晶莹的眸子,眼中光辉却也是纹丝不动。她眼观鼻、鼻观心,沉润若水,竟似有那么几分岁月静好的韵味。仿若外边发生了什么事儿,都是和青麟没什么关系的。

    她耳边也听到了洛缨淙淙的琴声,她也是听得出来,洛缨年纪轻轻,琴技上的造诣却也是极高妙的。

    可是那样儿的琴声传入了青麟的耳中,却并未撩拨起青麟心湖的荡漾。

    她也似无知无觉,唇角好似浮起了浅浅的冷笑,一双冷润的眸子,泛起了冷月一般的清润光辉。

    昨天她见到了洛缨,这个小姑娘用很多法子来试探自己,瞧瞧自己可是会生气动恼。洛缨在试探自己,想要瞧清楚自己个儿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可是自己何尝不是也在打量洛缨呢?洛缨了解自己,可是自己也是在了解洛缨。

    这个女孩子,也许很聪明,可她不应该去模仿一个人。

    百里雪也许会将洛缨看成死去的洛沅,可是自己不会。这是百里雪的心魔,而不是她青麟的。她一眼就瞧出来,洛缨看着很是柔弱,可是实则却也是一只披着衣衫的毒蛇。

    可能洛缨自己都没留意到,她一举一动,都是不自禁的模仿百里聂。洛缨想要学百里聂那种疯疯癫癫,风骚无耻,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让人欲罢不能的本事。可惜洛缨虽然聪明,她装腔作势,学到的只是百里聂的皮毛,而不是百里聂的精髓。百里聂终究和这个小姑娘是不同的,百里聂追求的东西,也是和洛缨截然不同,洛缨绝不会懂得。这不过是东施效颦,令人觉得可笑。

    若洛缨不模仿百里聂,以她容貌、心机,也许还别有一番属于自己的别样魅力。

    可偏偏,洛缨却是去模仿别的人。这就没趣儿了。

    而洛缨那雪白水嫩的手指,轻轻的按在琴弦之上。她的琴声是如此的悦耳,带着悲天悯人的味道,可是她那一双眸子,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如水的凉意,她唇角更浮起了一股子冷丝丝的笑容。

    她慢慢的合上眸子,不自禁去回忆百里聂极俊美的面容,她顿时好似染了一场病一样,额头不觉浮起了一股子的潮热。

    她遇到百里聂那一年,才六七岁吧。寻常的孩子,也许连事情都是记得并不如何的清楚。可是自己呢,却是洛家的神童,过目不忘,天生就十分的聪慧。

    她的早慧来源于自己早年丧父,就在十四年前,她的亲爹死在了东海一场惊涛骇浪的风波之中。那时,洛家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些。他们渴望着,在东海发动一场战争,那么不但能卖出大量的兵器,甚至药物、粮食、布匹,也都能纷纷涨价。洛家只要能够赚钱,并不介意所赚取的银钱,沾染着那么一股子的血腥味儿。

    然而彼时,龙胤的朝廷也不是吃素的。龙胤的智慧卓绝之士阻止了这么一场战争,生生遏制了石诫可怕的野心。洛缨的父亲,也死于这么一场极可怕的不见血战争之中。双方谋士的阴谋算计,风云诡谲,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虽然没有正面杀场之上的血肉横飞,可是却犹自动人心魄,杀人不见血。她的父亲洛询,死于毒药,洛家的毒药。

    龙胤朝廷的咄咄逼人,使得洛家不得不弃车保帅,放弃了洛询的性命。

    洛缨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却继承了杀父的仇恨。

    从小到大,她必须得关注那个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这不是因为父女亲情,至少整个洛家的亲情也可谓是极为淡薄的。她需要报仇,证明自己的实力。洛家的孩子,一旦父母死于非命,他们都必须承担这样子的责任的。

    也不独独,是洛缨一个。

    可轮到了洛缨身上,这件事情似乎也忽而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了。至少洛家那些个长辈,言谈之间,也似变得并不那么的热切了。他们容色郁郁,提到害死洛询的凶手,口气不是仇恨,而是忌惮和害怕。这跟洛家对其他人,并不那个。洛家虽然是商户,可是却是一向骄傲而果决的。

    洛缨是聪慧的,她隐隐约约猜测到,也许是因为害死自己父亲凶手过于强大了。

    故而,洛缨打心眼儿里面好奇,那个害死自己父亲的人究竟是谁。

    她年纪大了一些,懂事了,便使了些个法子,知晓了这件事情。

    表面上,是北静侯萧英教唆挑拨,破坏了洛家的计划,害死了洛缨的生父。

    可洛家调查之下,却隐隐发觉,这档子事情没这样子的简单。

    这件事情的背后,隐隐有着另外一个凶手,目光森森,窥测着这一切。

    那个人,名唤天雪先生,可这也不过是个化名。

    要是别的人,洛家早就已经查出了个所以然来了。

    可偏生这个人,洛家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方才稍稍窥见了些许端倪。

    这个人,是长留王百里聂。

    洛家查出来的结果,洛缨也是知晓了。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却隐隐透出异于常人的聪慧。于是乎,六岁的洛缨,在洛家的安排之下,千里迢迢去了京城,去见百里聂。

    那个男人,于洛缨一生,也好似变得极为要紧,十分重要。

    除非洛缨亲手杀死了百里聂,不然终其一生,她都不能停止对百里聂的关注。

    这就是她的宿命!

    故而让她去见百里聂,也是一桩严肃而神圣的事情了。

    想要见到百里聂并不容易,在平复东海之事以后,百里聂借口养病,去了塞外,行踪不定。洛家推测,百里聂必然是化作了别的身份,去做别的什么事情了。

    至于百里聂究竟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勾当,洛家却查不出来。这于洛家而言,却也是极为少见的。

    好在,他到底是龙胤的皇子,偶尔也会回到京城一次。

    那时候小小的洛缨,就是见到了回到京城的百里聂。

    她才六岁,却已然是有了那么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而洛家的下人盯着这样儿一双眼睛,有时候,却也是禁不住心生寒意,莫名有些畏惧起来。就算是洛家,别人都说,洛缨那个小女娃儿,宛如什么妖精托生。只那么一双眼珠子,瞧着就令人十分害怕。

    可上天又是十分公平的,洛缨虽然天生早慧,可身子骨却是不好。从小到大,她都喝了许许多多的药汤。以洛家的财力,居然也是无法将洛缨的身子养得极好。

    六岁的她,已然是遍阅典籍,瞧过了许许多多的书本,听了许许多多的消息,知道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然而因为洛缨身体娇柔,可笑的是,她那娇滴滴的身体,居然是从未踏出过那小小的庭院,瞧见外边的风光。

    她的手指,轻轻的拂过了地图,知晓院子外边,隔了两条街,有什么店铺,卖的什么货物,老板伙计的姓名。甚至,他们老婆可与人通奸,私底下有没有做什么暗昧的勾当,在洛缨手指轻拂之下,一切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她甚至知晓,每逢单日,那街头就会有个小贩,贩卖红彤彤的糖葫芦,滋味还不错。可是就算近在咫尺,洛缨也并没有去瞧一瞧。

    要是别的女孩子,也许会厌憎这笼中鸟儿的生活,也许想要去看看寻常百姓家的烟火气。也许会对那漂亮的头绳,红彤彤的冰糖葫芦有兴致。可是洛缨没有,这些东西于她而言,毫无意义。她追求的是强大,是凶狠的力量,要将一切掌控于手掌之中的美好。那些普通小孩子喜爱的东西,洛缨甚至懒得去瞧一瞧,觉得一切都是毫无味道。她的志向并不在此,这些对于洛缨,也是没什么意义的。

    而她六岁时候,洛家将她送出门,将这个妖精也似的姑娘,带出了小小的院落。

    洛缨还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见到了外边的风光,最后到了京城。

    可是这一切,却也是根本没有丝毫打动洛缨的心。这些东西,于洛缨而言,仍然是毫无意义的。她见到了不一样的风光,见识了京城的繁华热闹。可这跟书本瞧,画儿上画的一样,仍然是让洛缨的心毫无波动。

    也许洛家的人,怕这个小孩子,是因为她还那么小,眼睛里面却也是凝动着盈盈的死气了,没有半点鲜活润色。

    那一天,是宣德帝生辰。这个龙胤的陛下那年心情很好,与民同乐。京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上,结了一盏盏的花灯。那些花灯,一盏盏的如此明润,光彩夺目,五颜六色。那些寻常的小孩子,一个个瞧得欢喜极了,脸上都是盈盈喜悦之色。就算是达官贵人的少爷小姐,也满脸都是喜欢之色。唯独洛缨,她那一双眸子冷冰冰的,却并无半点欢喜之情,高兴之意。

    那双眼珠子,总是冷冰冰的,却无半点波动。

    然后那一天的京城,除了结了花灯,还放起了烟火。砰砰砰砰!那烟火放起来了,可谓满眼都是烟水云雾,流光溢彩。

    洛缨是第一次瞧见了那么多烟火,可是她还是不动声色,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些烟火,映衬在洛缨那双好看的眼珠子里面,水光流转,小女孩儿的眼神却一动不动。

    这天地之间,仿佛没一件事情,能够让洛缨真正的欢喜。

    然后,她便瞧见了百里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