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0 不屑真情
    洛缨笑得十分温柔,可是青麟却好似瞧见了那温柔笑意之后的那么一丝凉丝丝的味道。

    洛缨恬静的笑容,让青麟好似瞧见了雨玲染血的脸容,绝望的眼睛。

    “她是谁,究竟是谁?”

    那时候,她不觉死死的盯着雨玲的脸蛋,如此询问,眼底不自禁的充满了急切。

    青麟外冷内热,她眼睁睁的,看着雨玲死在了自己面前。青麟嘴里虽然并未说什么,可是却极上心。

    那时候,她声声追问雨玲,言语切切,就好似现在如今自己内心浮起来的声音。

    她是谁,究竟是谁,眼前笑得温柔而善良的洛缨,究竟是个什么样儿的一个人。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只见过她一次,对了,她手腕之上,有着那么一朵淡青色花朵刺青。”

    雨玲的话,浮起在了青麟的脑海。

    这让青麟的目光不自禁的追寻,盯上了洛缨的手臂。

    她那一双眸子轻轻的闪动,她就这样儿伸出了手,抓住了洛缨的手臂。

    洛缨眼睛里面流转了惊讶,却也是好似不明白青麟为什么这样子做。

    可是青麟向来都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纵然洛缨脸颊之上泛起了一缕痛楚之色,可是青麟却视若无睹。

    青麟伸出了手,撩开了洛缨的衣袖,露出了洛缨的手臂。

    那手臂雪白光润,皮肤白腻,并没有什么刺青。

    一瞧,便是知晓,这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姐手臂。

    洛缨眼底,好似浮起了盈盈的泪水,有些好奇的模样,却强自忍着,没有哭出来。

    青麟缓缓的松开了自己个儿的手。

    她非但没觉得抱歉,反而盯上了洛缨的另外一条膀子。

    毕竟,雨玲可是没有说,洛缨究竟是哪一条手臂有刺青。

    就算要再冒犯一次,青麟也是一点儿都不在乎。

    只不过还未等青麟做什么,洛缨已经抬起头来,冉冉的笑了笑。

    “公主要瞧我的手臂,何至于这样儿的粗鲁。其实,只要青麟将军说一句,我也是会依照顺从的。”

    她仿佛是极了解青麟的心意,连青麟那过去的身份,如今却也是了如指掌,烂熟于心。

    小小年纪,竟似有些个沉得住气的味道。

    那温柔和顺的外表之下,却仿若又有一缕淡淡的要挟。

    而眼前的这个少女,却分明就是个妖物。她一会儿让你觉得,她是单纯善良,纯白如雪,一颗真心不可轻轻辜负。可是一转眼,她又仿若心机深沉,咄咄逼人。

    洛缨缓缓的撩起了自己个儿的衣袖,露出了另外的一条手臂。

    那手臂皓白若雪,肌肤娇嫩,可是上面,却有着瑕疵!

    青麟瞧见的,也不是什么淡青色的花朵刺青,而是一道猩红的伤疤,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只瞧一眼,就已然让人觉得不适。

    这条伤疤,要是出自于一个上战场的男子身上也就罢了。

    可是偏偏,洛缨却可巧是这么样儿一个娇滴滴无比秀雅的可人姑娘。她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是不自禁的透出了一股子的精致味道。

    越是如此,却也是越发衬托出洛缨这条伤疤的可怕与粗鄙。

    而洛缨的嗓音,却也是禁不住有些个凉丝丝的:“这天底下的女孩子,可都是爱美。偏生阿缨,遇到了一些极为可怕的事情。故而,手臂也是弄伤了,难看得紧。这样子的伤疤,我也不乐意让别人看到,总是死死的缠着。就算是夏日里,我也总不肯露出手臂。这伤疤这样子的丑陋,当真是难看极了。不过,既然青麟将军对我有什么误会,便是让将军看一看,那也是无妨。”

    青麟盯着这条伤疤,那双好看的眸子,隐隐有些个深邃。然后那双漆黑而动人的眸子,却浮起了笑意,遇到了一个毒蛇般对手的笑意。

    青麟的嗓音也是变得娇柔好听:“是我不好,没想到,居然是唐突了阿缨了。”

    洛缨还是第一次看到青麟这样子笑,她原本觉得青麟硬邦邦的,更像是一个凶猛的将军。可是如今,洛缨没想到青麟居然是这样儿的笑,还透出了一股子的娇艳妩媚。洛缨不觉想起自己瞧过的那些资料,那个混入京城的元月砂,娇滴滴的,可是手腕却是狠辣。眼前这个女人,真不知道有多少截然不同的假面目。

    一瞬间,一股子嫉妒之意,顿时也是涌上了洛缨的心头。

    她脱口而出:“姐姐去了伪装,一定很美丽吧。”

    她真想要看看青麟褪去伪装的模样,也不知道是怎么样儿的美法,居然将百里聂那样子寡淡疏离的人,蛊惑住了心神。

    可话儿一出口,洛缨就后悔了。是自己在青麟面前装神弄鬼,吊足胃口,却不是自己个儿在青麟跟前稍露心绪,流露出自己心意。

    饶是如此,洛缨心里却不自禁的想着,青麟若是褪去了妆容,那一定如春花般好看,艳光四射。

    洛缨压下了胸中的翻腾,不自禁的想,倒是自己,被搅动得有些心神不宁。

    她旋即打起了精神,柔柔言语:“姐姐可是好奇,为什么我知晓你是元月砂,而且是东海青麟。”

    这可是青麟的秘密,谁能够知晓,如今这位东海的公主,龙轻梅的亲女儿江兰馨,是曾经的海陵逆贼呢?

    她就不相信,青麟会不介意。

    她是会告诉青麟,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可是这就跟老鼠戏猫一样,伸出了锋锐的爪子,轻轻的拿捏,玩弄于鼓掌之中。

    一会儿紧,一会儿松,才能让眼前的青麟,提心吊胆。

    洛缨话儿顿了顿,青麟倒是笑了笑,笑容明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这洛家的耳目,可谓是遍布天下。我身边统共几个人,湘染你们认识,海陵暗探只怕也是盯上了几个。如今这几个人,又随了我做事,那我身份,自然也是呼之欲出。”

    洛缨冷丝丝的想,妖孽,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妖孽。她个头儿也长不大,却偏偏忽而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可能百里聂就是喜欢这种妖孽,觉得新鲜,觉得有趣。

    可自己恶心,恶心得想要吐出来。

    所以她写信告诉了豫王,告知了百里炎。一个海陵余孽,跑到了京城,愚弄了百里炎。这个豫王殿下心肠这么狠,可一定不会饶了青麟,一定不会!

    可洛缨面上,却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她正欲开口,耳边却响起了青麟的嗓音:“想来如今,洛家已经将我身份,告知百里炎了吧。不过这一切,都是洛家所为,妹妹只是个无辜的女孩子,一颗棋子而已。故而,妹妹你是不用自责,我也是不会见怪于你的。”

    洛缨反而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青麟气定神闲,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青麟抢先一步给说了去了。

    这样子的感觉,是洛缨从来都没有过的。

    她原先以为,自己是女人之中最聪明的。可没想到,自己想要说什么,青麟似乎都是知晓了。

    洛缨心尖一缕冰凉之意这样儿的泛起,掌心生出了汗水,面色却越发镇定。

    她不觉告诫自己,不能稍露异色,否则,自己便是输掉了。

    洛缨容色委屈、担切:“将军对阿缨真是大度,阿缨不想的,真的是不想的。”

    这样子说着话儿,洛缨也不觉因自己矫揉造作的嗓音略略倒了些胃口。

    青麟是不会相信,既是如此,自己还开这个口?

    她话锋一转,语出试探:“可豫王,他,他性子不怎么和善。姐姐可是要避一避?”

    青麟微笑:“阿缨说得不错,豫王百里炎,确确实实是个畜生,要你委身给这个畜生做妾,可当真是委屈你了。”

    洛缨听到了这个妾字,心里有些不痛快。方才她不过是自贬,虽然她是不喜欢百里炎,不过她这个洛家女儿嫁过去,名义上也是侧妃。侧妃,和妾是不一样的。

    “以妹妹姿容,到时候,一定能得到豫王的宠爱。阿缨,一定是会为我说说好话的是不是?”

    青麟含笑。

    洛缨却觉得青麟的话儿,说不出的刺耳。就好似,自己故意拿兄妹来气青麟一样,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洛缨是很有涵养的,她轻轻柔语:“要是见到了豫王殿下,我自是要帮姐姐说话。”

    她心里冷冷的想,要是自己见到了百里炎,她一定是会借刀杀人,借着百里炎除去青麟。

    洛缨心里浮起了这些个恶狠狠的想法,却没有阻止她容色既和顺,又温柔,甜甜蜜蜜,姣好如此。

    她就不信青麟当真这样子的淡定的,对上百里炎这样子的敌人,青麟应该害怕才是。

    至少目前,百里炎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人。

    可惜,他却不是自己喜欢的。

    她喜欢百里聂,百里聂才应当成为天底下最有权势的男子。

    是百里炎没这般福气,得不到自己的喜爱。

    “可是我,我仍然是担心青麟姐姐的安危。毕竟,那是豫王殿下。”

    洛缨面颊之上,浮起了点点的羞涩:“我,我不过是什么都不算的小丫头,豫王殿下又怎么会当真将我如何的放在心上?我怕我说了话儿,却没有用。”

    百里炎一定是会听她的话的,让她拿捏于手掌之中,成为自己最有力的棋子。

    青麟不动声色:“我却不担心,毕竟长留王殿下让我留下来。豫王和他兄弟情深,应当,也会给百里聂些许脸面。”

    青麟这样子说着,轻轻的笑了笑,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盈盈而生辉,煞是明润。

    洛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也是气极了。

    她是惯于隐忍自己内心之中心绪的,不觉冉冉一笑,甜美得紧:“原来是这样儿,姐姐有长留王殿下,自然是可以,安然无恙。”

    洛缨红润水润的唇瓣,轻轻的吐出了口气,好似当真松了一口气也似。

    青麟一双眸子浮起了涟涟的光彩:“阿缨,你身子骨弱,便好生休息,明日我们还要与阿缨一道离开东海。”

    她也不怕洛缨闹什么幺蛾子。洛家如今左右逢源,既讨好东海,又逢迎朝廷。商人就是商人,不会将赌注压在了其中一方身上。她不相信洛缨,一时不好撕破脸,可洛缨何尝不是备受掣肘?

    而等青麟离去之后,洛缨容色却不觉沉了沉。

    她面颊之上犹自蕴含着笑容,可是眼睛里面却出充满了浓郁的怒火。她有些恼恨的想,想不到这个东海的将军,居然是这样子的俗气。哼,当着自己的面,炫耀百里聂对她是多好,肯为了她对付豫王百里炎。她那么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当真是小夹子气到了极点。青麟不过是得了那么一丁点的宠,却得意洋洋的在自己面前炫耀,平白让人恶心,也是很让人打心眼儿里面不痛快。真不知晓,百里聂怎么会喜欢上这样子一个俗物。她以为以百里聂的眼界,至少会喜欢高雅一些的姑娘。

    她手指慢慢的扯下了盆中的月季花儿,手指头一点点的用力,慢慢的撕了个粉碎。

    洛缨眼底浮起了幽润光彩,一双眸子却偏生是灼灼生辉。

    其实她气虽气,却不得不承认,青麟是有些手腕,也让人捉摸不透。可是这个女子,到底还是瞧轻了她洛沅了。

    她洛沅,可不是省油的灯。也许她觉得,自己这个女孩子,就跟苏颖一样,不过是洛家的棋子。可青麟就大错特错了,她不是棋子,而是一个真正操纵棋局的人。

    含舒踏入了房中,瞧着洛缨一点点将花捏碎了,却也是不自禁打心眼儿里觉得有些个心疼。

    “小姐,其实何必作践自己呢,就算被那个贱婢瞧见你手臂上的刺青,用药水轻轻的洗了去就是,又何必在手臂之上这样子刺一刀?你冰肌雪肤,却平白被这一刀,划破了娇润的肌肤,留下了这样儿的伤疤,瞧着也是让人好生心疼。”

    洛缨柔柔的笑着:“其实今天,我一直试探这位青麟将军,先故意让她吃醋,后来又讨好她,一会儿软,一会儿硬。我一下子故意挑衅,可接着又对她软语柔柔,说来说去,也不过是想要,瞧清楚她的反应,知晓她的为人。她真是可恨,令人讨厌,可还是有些本事的,难怪能将东海那些蠢物耍弄得团团转。我故意划破手臂,我就是挑衅,想要激怒她。不过,她并没有当真生气,你以为她瞧不出我手臂上是新伤?哼,龙胤朝廷,至少不会在这个时候,处置洛家。她什么都没有说!”

    “对着她,我是要花些心思,我不会让她好过得。含舒,其实我已然挑到她的软肋了。青麟虽是厉害,可她身边的人却未必如此。她身边那个湘染,和寻常的女人一比,可能还算有些智商。可她在我面前,只能是愚不可及。将军青麟固然是无坚不摧,连我都有些不知晓如何的对付她。可她身边这个婢女,可是没她那样儿有本事。”

    含舒的唇瓣,却禁不住轻轻一翘:“可她只是个下人,就算有些感情,可那又算什么?”

    她浑然忘记了,其实自己也只是个丫鬟,是洛缨手中的一颗棋子。她长于洛家,见惯了捧高踩低的勾当,打心眼就瞧不上湘染这个婢女。

    洛缨心里冷笑,含舒说得不错,青麟就是犯贱。一个做主子的,就不应该当真将丫鬟视得太重要。上位者嘴上虽然可以甜言蜜语,可绝不能真的对下属掏心掏肺。那样儿,还怎么样子用人,怎么做事?这说明青麟本来就很贱,到底不是大家闺秀,也不是含着金钥匙长大,这通身就没什么尊贵之气,也没将自己个儿瞧得十分高贵。她本来就不过是海陵的草奴,苏叶萱救回来的一个乞丐。苏叶萱稍微施展一点儿假惺惺的情意,就哄得青麟掏心掏肺,隔了这么多年还将苏叶萱的仇恨放在心上。一个草奴,如今再怎么聪明,看着很有本事,也是洗不干净骨子里面那么一股子的下贱味道。

    天地无情,视万物为刍狗。一个人要绝情绝意,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谁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青麟是个女人,到底还是心肠不够硬,成就也是有限。

    说好听些,青麟是重感情,说不好听些,这个女人到底还是个俗物。

    百里聂迟早也是会厌了的。

    洛缨心里这样子想着,可是她的嘴里面,却也是绝对不会这样子说。

    她盯着含舒,心里想着的是,其实你也是个丫鬟,一个下人,一颗棋子。

    这贴身服侍的人,总还是需要用些个心思,来收买网络人心的。

    洛缨不觉柔腻低语:“唉,到底是相处久了,总是会有些感情的。就好似含舒你,打小服侍我,情分自然也是不一般。”

    含舒的眼中,果真是露出了欢喜与感激之色。

    洛缨反而隐隐觉得无趣,这世上蠢物实在是太多,拿捏这些蠢物的感情,实在是太容易了。

    那样子的真情,轻轻巧巧的拿捏在手中,反而隐隐有些无趣,也没什么可珍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