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7 害人失宠
    百里雪从前,可是极为傲气的。龙胤的月意公主,风徽征的心爱女人,百里聂百里炎的亲妹妹,居然是做了一个,没名没份的女人。

    也许正因如此,百里雪却也是透出了一股子从前没有的极狠之色。

    她轻轻一拢发丝,姣好的容貌之上不自禁的流转了一股子的娇媚的风情。

    这样子的妩媚,也是百里雪从前没有的。她手指头轻轻抚摸猩红色披风之上雪白的兔毛,笑容宛如春水般的柔媚。

    石玄之瞧在了眼里,不自禁的心魂动摇。这样子极姣好的女郎,便是自己个儿心尖尖的肉。她是龙胤公主,自己原本不该留着她的,可是石玄之就是不甘心。他心心念念,无非就是百里雪的美好与娇艳。石诫虽绝不容石玄之大张旗鼓娶这个女人,可是到底还是容百里雪留下来。

    如今百里雪眼波流转,竟似有几分媚视烟行的味道。

    她笑容虽然妩媚,可是言语却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狠辣:“妾身的笨法子,就是将这些可能通敌的知府府下人,统统杀死!”

    她那娇滴滴的目光扫过了眼前这些人,而这些人打心眼儿里面流转了一缕寒意。

    而贴身服侍百里雪的睿王府中人,心中的惧意比旁人还要浓郁几分。

    别人不知晓,他们这些睿王府的下人,却是很是清楚。

    百里雪原本还是龙胤的公主,谁料想她比别的人都狠。她在石玄之耳边轻轻的低语,然后石玄之就听了她的人,居然将燕州屠城。其实睿王也颇有些不满意,不是石诫心肠狠,而是石诫觉得,这样子名声不怎么好。

    百里雪妩媚说什么要用笨办法,那就是百里雪当真要杀人了。

    百里雪取出了袖中的黑兰,轻轻的摇晃,笑语盈盈:“谁是杀害知府的真凶,无妨站出来,不然,怎么就连累无辜?”

    “这朝廷派了刺客过来,你们以为当真是正义之师?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龙胤利益,根本没将你们这些贱民放在心上。今天啊,我便先处死这些个知府的下人。若是这刺客还不肯现身呢,我每天,抓一百个人,让他们呀,死在了这儿。”

    百里雪那雪白俏生生的手指头,轻轻的抵住了那下巴,眼睛里面狠得快要滴得出水来。

    她知晓,那些个隐匿于人堆里面的目光,盯着自己个儿,可谓是恨透了。

    多少人想要喝自己的血,拔了自己这张美人皮。可百里雪却也是一点儿都不在乎

    他们想要自己去死,可是自己还是好好儿活着,还活得这样子的妖娆狠辣。

    她什么都没有了,只空有那么一张好看的皮囊。

    所以她可劲儿作,眼见流血,比什么都欢喜。

    她那一双眸子,仿若透出了浓郁的污黑,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石玄之却悄悄皱起了眉头,叔父明着没说什么,他知晓睿王有意抬举他,人前给他面子。可是私底下,石睿却写信训斥,说他在燕州行径却也是未免太凶狠。如此一来,有损东海军队名声。也让那些个摇摆不定的郡县,对东海心怀忌惮。

    石诫让石玄之补救,那冬风一般的寒冷之后,则应该有着春天一般的温柔。

    至少,如今的燕州的,也许并不应该再杀那么多人,沾染那么多的血腥。

    石玄之不自禁的望向了百里雪,只觉得百里雪那股子娇艳之中,却也是蕴含了冷若冰霜。

    石玄之瞧得骨头软了软,那拒绝得话儿也是说不出口。

    如今什么也不顾的百里雪,和从前比起来,却也是更别有一番风韵。

    他若开了口,百里雪一定不会高兴。这样儿一个春水一般娇滴滴的美人胚子,他怎么能让百里雪对自己生出埋怨。

    不过是死几个贱民,又有什么打紧?

    石玄之向来也不将这些贱民如何的放在心上。

    百里雪唇角噙着一缕冷笑,她瞧着石玄之这个模样,就知晓石玄之不会阻碍自己了。

    石玄之秉性凉薄,又怎么会因为几个贱骨头,跟自己啰啰嗦嗦?

    可百里雪心里非但没什么感动,还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的悲凉。她隐隐觉得自己好似泡在了污秽的池水之中,一点点儿的沉了下去,可是一点儿法子都没有。她根本不喜欢石玄之,一点儿都不喜欢。

    这个要紧的关头,百里雪内心之中,却不自禁的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

    要是风徽征在这儿,风徽征还不会这般漫不经心的瞧着自己个儿杀人的。

    就好似当初,自己不过弄死一个娇滴滴的洛沅,风徽征就恨透了自己。

    想到了洛沅,百里雪内心之中又平添了一股子怨气。

    哼,这些个洛家的女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温柔悲悯的嗓音却也是不觉响起:“求石将军手下留情,饶了这些无辜百姓。”

    那少女的嗓音很是甜美,清新若甜甜的糯米团子,听得人心尖微微一动。

    几名奴仆抬着轻纱软轿,轿子上一名妙龄少女,身影若隐若现。

    那软轿子装饰华美,就算是那么几个奴仆,穿戴也很是不俗。

    青麟也不觉这样儿凝神的盯着,眸光沉了沉。

    百里雪是个疯子,可正因为百里雪是个疯子,反而有些令人觉得难对付。

    她不认识这个现身来阻止百里雪的少女,可百里雪本就是不好阻止的。

    百里雪却怔怔的瞧着眼前盈盈而来的女子,忽而间竟似微微有些恍惚。

    那股子奇妙的熟悉,一下子涌上了百里雪的心头。

    她瞧着那个少女轻轻的拢开了轻纱,露出了一张纤弱而美丽的面容。

    少女生得美极了,好似水晶雕琢而成,晶莹剔透。可是她好似身子不好,一张好看的脸蛋,也似染上了一股子淡淡的病气。

    难怪她在白日里,也是需要纱轿抬着行走。

    见过她的人都不自禁的脑海浮起了一个念头,这么大的日头,只怕会晒坏她娇柔的肌肤。

    可是百里雪内心却忽而打了个寒颤,宛如做了个噩梦。

    眼前烟水朦胧,美得出奇的女子,阳光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脸蛋之上,竟好似让百里雪见到了死去的洛沅。

    那个贱丫头,病秧子,已经是死了好多年了。

    如今那死去的女子,却好似从地下这样子的爬出来,这样儿现身在自己的跟前。

    百里雪内心的心魔一下子被勾起了,身躯轻轻的颤抖,眼神也渐渐有些异样。她忽而扬声说道:“哪里来的贱丫头,居然跑到这儿来胡言乱语。我瞧,根本也是龙胤的乱党,当真该死!来人,来人,还不快些将她拖下去,将她杀了!”

    那少女这样子的柔美可人,言语又温润柔顺,想不到百里雪一张口,就要杀了她。

    别人瞧百里雪的眼神,顿时也是不自禁的升起了一缕古怪了。

    这个雪夫人,手腕也是太狠辣,连这样儿一个可人的小姑娘,居然也不放过,还一定要取别人的性命。

    其实百里雪也早就说要杀人了,可是她刚才要杀的,不过是一堆蓬头垢面,脸上写满了惊惧的下人奴仆。

    可眼前的小姑娘,却是这样儿的秀丽,浑身华丽,领口戴着一串明珠,是那么样儿的美。

    美得将她摧毁也是成为了一种罪过。

    那少女面上只有悲切,却无恐惧:“求夫人赎罪。洛缨并不是什么奸细,只是可惜这些无辜之人送命,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更何况,夫人竟要伤害那些无辜得百姓。这样子一来,睿王得处境岂不是有些尴尬?”

    好啊,这贱婢果然也是姓洛。

    百里雪的怒火,顿时也是腾腾的燃烧,仿若要将这一切焚烧殆尽了。

    “张口就掺和东海政事,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来人,还不快些将她给我处死。”

    石玄之却呵斥:“住手,不要伤及洛缨小姐。”

    那些士兵自然是更听石玄之的话儿,顿时也是不觉住手了。

    百里雪面色变了变,吃惊的瞧着石玄之。

    石玄之当众喝止,无疑是故意不给自己脸,她好似当中被人打了一耳光一样,火辣辣的难受。

    她虽不喜欢石玄之,却享受着石玄之的宠爱。百里雪自恃受宠,十分骄傲。她心里也明白,其实石玄之吃这么一套。要是自己跟别的女子唯唯诺诺,面团儿一般性子,只怕石玄之反而会觉得没趣儿,很快将自己抛之脑后。

    这段日子,石玄之可谓对百里雪千依百顺。

    可是没想到,今日石玄之会这样子不给自己的面子。

    百里雪内心之中感受到了浓浓的耻辱,眼前一切,却好似在提点她,她连石玄之的夫人都算不上。

    那些士兵,不会听自己的话,他们只会听石玄之的。

    更可恨的是,石玄之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落自己脸面。

    洛缨,洛缨,这洛家的女儿,难道都是狐媚子,个个都会一些个下贱的本事,这样儿的勾搭男人?

    这可当真是令人觉得十分的恶心。

    石煊眼神却有些玩味:“洛家的小姐,怎么都要给些个面子。如今我东海许多征战所需之物,可都是靠着洛家,这样儿送来的。洛家小姐这般娇贵的人,我却不敢如何得罪。”

    洛缨瞧上去十分的善良,而她那种善良,却又和李惠雪那样子软绵绵的善良是不一样的。

    她雪白的脸颊好似闪过了一缕晕红,温软可人之中却也是有些一股子柔柔的倔强:“少将军,洛缨只是个柔弱的女子,在洛家根本也不算什么。我又怎么敢,去理会少将军的事。可是这些,可都是人命。虽然任知州不识趣,可是燕州的百姓,已经是受到了惩戒了。缨儿只盼望,少将军能宽恕他们,对他们多一些宽容。如此一来,就算是缨儿,也是打心眼儿里面感激少将军的。”

    她这番话虽然坚持,却说得顺耳。

    石玄之盯着洛缨那娇嫩的脸颊,不觉笑了笑:“那好,今日就给洛家小姐的颜面,就不大开杀戒了。”

    其实石玄之也并不觉得,杀死这些贱民,那些刺客会现身。

    哼,这些个冷血的刺客,大约也是不会这样儿的傻。

    他不过是为了讨百里雪的欢心,任由百里雪杀人。可是其实,这些人也不是非死不可。

    石玄之刚才也想阻止百里雪,更不必说如今有这么一个娇软可人的美人儿,这般的软语恳求。

    百里雪愕然的看着石玄之,她虽然对石玄之没什么感情,可是人就是这样子的。当石玄之不那么捧着她时候,百里雪才真正感受到石玄之的重要性。

    石玄之,石玄之,他这个贱人,实在是太可恨了。

    石玄之也不傻,这档子时候,他自然知晓百里雪心里面想什么。

    可他就是有意将百里雪冷一冷,让百里雪知晓,她是完完全全依附于自己的。若没自己给百里雪的东西,百里雪什么都没有的。思考及至此,石玄之也禁不住心中微微一动。他是喜欢百里雪,可是百里雪越来越狠了。在见到洛缨之前,石玄之还不觉得。毕竟如今,石玄之对百里雪的兴致是最浓的。就算稍有不满,这样子的不满也消散于百里雪的冷艳娇媚之中。

    可是见到了洛缨了,不知怎么了,石玄之的内心却也是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作为一个女子,也许好似洛缨这个样儿的,温柔善良一些,那才好些。他原本清清楚楚的知晓,百里雪狠辣,说不定还想要自己死。之前石玄之只觉得刺激有趣,现在石玄之却有些想法不一样。

    洛缨面颊之上浮起了淡淡的羞涩,可却打心眼儿里不以为然的。

    她心里面冷笑,打心眼儿里瞧不上百里雪。

    百里雪原本也有几分聪明,而且确实迷倒了石玄之。本来今日,洛缨要打动石玄之,只怕也是没那么容易的。

    可是谁让今天百里雪这样子的失态呢,全无平素的精明能干,言辞锋锐。

    只会好像一个泼妇也似,口口声声,只让自己个儿去死。

    她去死?只怕百里雪也没这个本事。

    洛缨自然是知晓,百里雪为什么会这样子失态。其实她和死去的洛沅,一点儿都不像,五官口鼻,哪里都不一样。她知晓自己身子骨柔弱,可是和那洛沅完全是两种人。

    洛缨虽然是柔弱,可是她那纤纤素手轻轻的一挥,便能让许多男人,为之心惊胆颤。哪里好似洛沅,那可是真正精心被养废了。

    她虽和洛沅不一样,然而洛缨却是会演,只要她乐意,顿时也是能能演得很像。那样儿柔柔弱弱,好似精巧的瓷娃娃。

    那些被洛缨救下来的知府府邸下人,一个个流露出了感激涕零的神色,将洛缨当成了活菩萨一样。

    而洛缨的唇角,也是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她的笑容是那样子的甜美,却好似一片温柔的手,轻轻的安抚了这些个人惊惧。

    洛缨心里面笑得这样儿的温柔,可是她心里面却并没有真心有着这么些个人。

    她之所以出手相救,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计划。

    针对百里雪,这不过是其中之意。

    百里雪是应该受些教训,当年百里雪,就不应该妄自杀了洛沅。

    那个药罐子,洛家也是废了不少银钱养出来的。百里雪当初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个公主,这样子的自以为是,居然不将洛家放在了眼里,还口口声声,说洛家是商户,根本不值得一提。

    现在百里雪已然沦落到和石玄之一块儿,饶是这样子,洛缨还是要让百里雪吃苦头。

    她心里面冷笑,只怕今日过后,已经是有那么一根刺,扎入了石玄之的心底了去了。

    石玄之不过是个好色无耻之徒,他绝不是什么情深义重的人,总有一日,他会抛弃百里雪的。

    原本,百里雪的宠爱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可洛缨却勾勾手指头,让这一天早日到来了。

    她就是工于心计,那又怎么样?

    她也没多恨百里雪,只不过顺手一算计。人心在洛缨面前,不过好似手帕上的刺绣,让她瞧得清清楚楚。

    对付百里雪只是顺带,其实洛缨的目标根本不是百里雪。

    她心里面知晓,那个东海公主,一定看到了这一幕了。

    而自己这场好戏,本来就是给这个女人看的。

    这天底下的女人,唯独这个女子,可配成为自己的敌人。

    对于她认定的敌人,洛缨自然也是要多花费一些心思。

    青麟确实如洛缨所预料,什么都瞧见了。

    青麟容色不变,可是一旁的湘染和凌洛,看着洛缨,也不觉眼神柔和了些。

    虽然是洛家人,洛缨毕竟可以不管这档子闲事的。

    洛缨没有东张西望,她有足够的信心,鱼儿已经咬上了钩了。

    她慢慢的,轻轻的捏紧了腰间的玉坠子,她就是太聪明,想得太多,也不将天下男儿放在心上。这寻常的男子,又如何能打动她的心?除了那一日,她所见到的,绝世风华。

    洛缨蓦然狠狠的闭上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