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6 没名没份
    凌洛却并不觉得如何痛苦,反而脸上绽放了笑容,欣慰的笑容。

    “将军没有事,那就太好了。”

    青麟的一颗心却也是不觉沉了沉:“为什么擅自行动,我可没这样子吩咐。”

    凌洛却禁不住微笑:“只要将军没有事儿,我能有什么打紧。我是,是长留王殿下的一枚棋子,便算是为将军死了,我这一颗心,也是心甘情愿的。我,我只觉得欢喜。”

    说到了这儿,凌洛脸颊之上沾染了斑斑的血污,可是一双眸子却流转了灼热的欢喜之色。

    然而他那个样儿,却让青麟一颗心,禁不住沉了沉。她不喜爱百里聂的手下这样儿说话,他们将百里聂当作天神一般,可轻轻巧巧的,为百里聂去死,而且一点儿都是不会后悔。在百里聂面前,他们甘愿是棋子,是沙砾,如微尘,却甘之若饴。百里聂有着这样子的本事,青麟也曾领略到百里聂这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也许吧,百里聂对自己是不一样的,曾经将自己个儿当成了棋子,如今却很是爱惜。

    可一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可不可以真心以待,要看他对着那些远远不如他的人是什么姿态,用什么态度。若是高高在上,瞧不起,认定可恣意利用舍弃,那么当他对你感情消失,什么也剩不下。

    青麟一咬牙,软剑轻轻的一荡,将那一枚枚袖箭这样儿一根根的挑了出来。

    幸好,凌洛避开了要害,也没立刻要死。

    饶是如此,凌洛失血过多,脸蛋儿微微有些苍白,唇瓣也是轻轻的颤抖。

    “去燕州城中!”

    青麟说得可谓是斩钉截铁。

    凌洛却也是微微有些犹豫,毕竟虽说好在城中聚集,可饶是如此,自己现在身上有伤,不免有些扎眼。

    他受伤受得重,一时半会儿,也是不会恢复。

    自己战斗力老长一段时间不能用,自然是会成为负担,而这个负担要紧时候,也是会致命得。

    若是随着青麟一道,只恐自己会带来些个麻烦。他伤口流血,一阵子浑然乏力,不觉心忖,还不如自己个儿死在这儿。

    可一触及眼前女子眼睛里面明润得火焰,凌洛却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拒绝的话儿,不知怎么了,就是说不出口。

    “疼也得忍一忍,坚持住,跟我到燕州城。”

    青麟的嗓音明润而坚决,有着让忍不容拒绝的味道。

    她手掌轻轻一动,那枚信号烟花,咚的在天空绽放,蕴含了明润的光彩。

    宛如一朵炽热的火花儿,就这样子冉冉绽放。

    她知道这是这些人的讯号,提示自己的为之。可能不到一刻钟,周围另外埋伏的人都会如流水也似的,蜂拥而至。

    可青麟唇瓣,却流露出了一缕深邃的笑容。她来到这儿,可不就是为了,将这些人吸引到了这儿,让兰这个组织,顿时撤退。

    她瞧着明润的灯火,不知怎么了,眼底却也是仿若浮起了一道极耀眼的身影。

    她想到了百里聂,百里聂苍白的脸蛋说不出的俊美,脸蛋上笑容浅浅。

    就算是现在,自己也是说不出的迷恋百里聂,可是又说不出的畏惧百里聂。

    青麟的脸颊之上,蓦然浮起了一层炽热的红晕。

    那漫长的黑夜终于还是过去,天边渐渐也是浮起了一缕鱼肚白的明润光彩。

    轻纱罗帐边,点着兰花小灯,幽芳缕缕。

    那兰花灯蕊里面的香油点了一夜,一旁的俏婢时不时将那千金贵重的鲸鱼油添了上去。

    而那轻纱之后,却隐隐藏着那样儿一道轻纱罗曼的俏丽身影。

    少女雪白水润的手掌,轻轻的捧着天青色的瓷器,品尝了一口杯中香茶,却禁不住口齿流芳。

    她盈盈黑水一般的眸子,晶莹剔透,好似黑水晶一样晶莹,可又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烟雾。

    一旁,俏丽的婢女却轻柔的说道:“小姐,你身子骨本来就是柔弱,今日还熬了一晚上的夜,仔细你的身子骨。”

    那俏婢心里也是暗暗心惊,以自家小姐的绝世聪慧,向来是算计皆中。

    可这一次,对着这个东海少主,一个野丫头,却殚精竭虑,甚至一个晚上都没有睡。

    更别提,为了这个布局,自家小姐所花费的大量金钱。

    这东海的野丫头,算什么东西,居然将自家小姐累到了这样子的地步。

    “唉,那位江兰馨,如今还没见踪影?”

    少女的嗓音,仍然是这样子柔和。可她本来就是这样儿,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儿,都是温温柔柔,待人客客气气。她温婉秀雅,气质如兰,就算是京城最出色的大家闺秀,恐怕也都没这般的出尘气质。

    可这轻轻柔柔的嗓音,却让地上跪着的那精壮汉子汗水津津,说不出的害怕。

    “还,还没有。”

    他赶紧颤声言语:“少主,少主,可是兰那个组织,剩下的刺客,我们知晓的。只要少主一声令下,他们是囚是杀,任由你处置。”

    少女雪白如葱根的手指头,不觉拢住了一个精巧火炉。

    她身体很是柔弱,东海的冬天虽然不怎样子冷,可是她却仍然喜爱拢着个火炉,让自己个儿暖一暖。

    上天赐予她绝妙的智慧,却没有给予她一个很好的身子。

    一想到了这儿,她内心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子的烦躁。

    她知晓自己之所以烦躁,不单单是因为这个打小不怎么好的身躯,还因为那个东海少主的逃脱。

    那个戴着面具,却极艳丽动人的女郎。那个女子,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却知晓这个女子有着健康的身体,高妙的武功。不像自己,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病秧子。

    “那就不必了,兰这个组织,一个个的,都是些个烈性的人。一旦落在了咱们手中,这些人一定是会自尽而死。他们的档案,我一个个都瞧过了。除了雨玲,其他都是铁石心肠,虽然蠢笨,却不容动摇。那样儿,杀了他们也没意思。他们扰乱东海,原本和咱们没什么关系的。”

    少女红润的唇瓣,吐露出了纤纤柔雨。

    她这样儿的娇柔,可是好大的口气。这个搅乱东海的,十分可怖的杀手组织,让她柔唇一提,竟似成为了不值得一提的蠢笨之物。而那燕州新上任的知州,更似不过是个不值得一提的诱饵。

    “这些人堆里面,我想要杀的,只有这个东海公主。她的本事,远远胜过这个组织的其他人。别的人死了,她反而更加无所忌惮,给她留些累赘,总是好的。就好似你们如今,一点儿不知道这位东海公主的踪影,可是跟踪别的人,他们总是会和东海公主汇合的。你们这么多人,都寻不到她。若不靠这些诱饵,我怎么找这个江兰馨?”

    少女的语调,软绵绵的,好似江南的细点,说不出的甜蜜软柔。

    可那软绵绵的腔调,却好似隐隐透出了说不出的不满。

    一旁的俏婢,忍不住呵斥:“小姐殚精竭虑,如此布局,又安排了这么多人,配了弓弩,连个女子都寻不到。你们一个个的,能有什么用处?”

    那下属已经是满头大汗:“属下,属下已经是尽力为之了。那个女人,神出鬼没,谁知晓去了哪里呢?我们瞧见了烟火,这样子赶过去,只见到了许多尸首。我们到处搜寻,却一点儿踪影都没有。”

    他瞧着罗帐后婀娜多娇的身影,打心眼儿里害怕。那纤纤的素手,只要轻轻的一拨,仿佛就能挥去了自己的性命。

    他明明会武功,武功也是很不错,可偏生怕极了眼前这个病秧子。

    连那一丝一毫反抗的念头都没有的。

    少女一时之间,却也是没要了眼前男人性命的打算。

    她略略沉吟,面色却好似流转了一缕淡淡的凉意:“那你好好说一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听着下属娓娓道来,白玉也似的脸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偶尔笑了笑,雪白的脸蛋之上浮起了浅浅的酒窝。

    “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女子,这么样儿的,聪慧。”

    这可当真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让她十分不喜欢。

    什么惺惺相惜?见鬼的惺惺相惜。是什么人居然会造出这样子可笑的言语?她眼见一个女子,这样子的聪慧,只会打心眼儿里面觉得恶心,恨不得将对方如此除掉。她那一颗冰雪心,心尖儿生生磨出了一股子的嫌恶。

    “她故意引了你们过去,后来又换了死人的衣衫。我要是你,便是会去清一清,地上尸首的数目。”

    她手指头抓紧了暖炉,感受到了自己手指尖流转的一缕暖意。

    她心里面却很是不甘愿,要是自己有着一个健康的身子,能亲临现场。

    那个东海公主,只怕也是会死在了这儿。

    可没关系的,自己可以和她好好的玩一玩儿。

    她固然是身子孱弱,可是靠着智慧,多少武功高强手腕厉害的男人,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了自己的跟前。她柔软的唇瓣轻轻的说出一句话儿,就能顿时决定别人的命运,让这个人乖乖去死,万劫不复。

    这个东海公主,固然是很聪明,让自己熬了一个晚上,可是一有机会,她会赢了这个女人的。

    就好似如今,她的脑子里面又多了一条妙计。

    想到了这个妙计,她的唇角顿时不自禁的多了一缕欢喜的笑容,显得是十分的开心。

    当阳光撒入了燕州城时候,青麟三人已经是进入城中。

    青麟一身淡青色的衣裙,粗糙的材质,并不如何扎眼,瞧着也是并不如何的明显。

    如此寻常百姓的装束,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她的脸颊之上,打了一层淡淡的黄蜡,遮挡住了出色的五官。

    就好似她在东海时候,总是如此的打扮,遮掩自己的真面目。小时候,青麟已经是容貌出挑了。那样子好看的眉眼,混迹于军中,若不加遮掩,就算再胸部平平,那也是很难掩饰。

    如今青麟也不过是和过去一样,刻意遮掩自己的姿容罢了。

    毕竟戴着面具,也是未免太扎眼。

    她的那双宛如寒水,神光凛冽的眸子,此刻却也忽而变得平庸了,忽而失去了光彩了。

    如此一来,却也是没有人会留意到了青麟了。

    凌洛却不自禁的瞧了湘染一眼,如今湘染也易容,改变了容貌,遮掩了华彩。

    可他自然会记得,这张容貌下的秀丽面容。

    昨天晚上他受了伤,举止不便,是湘染撕开了他的衣衫,给他敷药,包括大腿和后背的伤口。

    湘染做惯了这些,也不觉得如何。当时凌洛没什么感觉,可是如今凌洛脸颊忽而渐渐浮起了一股子的温热。

    他内心之中,忽而浮起了一缕羞涩腼腆。

    与此同时,他心里面又有些怜惜。

    他们这些男子,在战场之上杀敌,又有什么要紧。可是湘染是女子,如花年纪,这样子秀美可人,可是偏偏却双手染血,还遇到这样子的危险。若是可以,他只盼望湘染受到照顾,而不是如今这样子的受委屈。

    凌洛这样子的盯着湘染,只觉得心尖儿微微发热,他忽而微微有些异样,慢慢的扭过头去了。

    湘染担心凌洛的伤势,也没想那么多,伸出手,缓缓的捏紧了凌洛的手掌。

    她有些好奇,凌洛的手掌,为什么这样儿的发热呢。

    她以为凌洛的伤势又加重了,湘染一双眸子流转了担切。

    正在这个时候,人群之中却也是传来了一阵子的喧哗声响。

    青麟轻轻的抬起头,蓦然皱起了眉头。

    燕州生出了动乱,那也很是自然。毕竟,新上任的叛军知州,已经是死在了这儿了。

    然而她抬头,却看到了一支队伍,她目光所及,不觉凝冻了一缕寒意。

    那队伍之中,一名英俊的青年,骑在了骏马之上,姿容俊朗,只是眉宇之间好似蕴含了一股子的淡淡的邪气。

    青麟并不认得,可是听到一旁的百姓议论,却知晓他是睿王的侄儿石玄之。

    青麟冷笑,侄儿?恐怕也是不见得。

    石玄之这样子的受宠,在睿王石诫面前,并不逊色于石煊。

    而石诫是个自私的人,肥水不流外人田,说是侄儿,只怕是石诫的亲生儿子。

    对于姓石的人,青麟自然是打心眼儿里面厌恶。

    可让青麟心绪波动的,则是与石玄之并骑而行的妙龄女郎。

    那个女子,姿容秀美,容貌如明月一样的动人。她是那样儿的扎眼,青麟自然也是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月意公主百里雪!

    纵然青麟不是一个很喜欢感慨的人,如今心里竟也微微有些恍惚。

    就在几个月前,这位龙胤的公主,还跟自己在皇宫之中唇枪舌战,指点江山。

    可是现在,她却是和逆贼在一起,容貌冷肃,带着一股子比以前更为浓郁的决绝狠戾之意。

    宛如地狱而来的修罗,仿佛天上的明月,堕落进入了泥污之中。

    她没想到,百里雪会变成如今这样子的模样。

    百里雪一身冷艳,她眉宇之间蕴含了浓郁的寒意。

    她和石玄之上了台前,纤纤细足踏上了专门为她而铺设的松软地毯之上。

    她美目蕴含了冷意,冷笑着看着知州府邸上下几百口人一块儿押上来,包括下人和厨子。

    百里雪的唇角,凝动着冷冰冰的笑容:“昨天晚上,知州大人被人行刺,已经是死在了府中了。若没有内奸,又怎么会毫无知觉。妾身,只怕是没本事查出真相,只能用一些笨办法。”

    她口口声声,自称妾身。而青麟也已经留意到了,百里雪已经是妇人发髻。她发间插着一枚浓绿色的发钗,钗头一颗明珠,好似龙眼儿那般大小,可谓是明润生辉。

    可是这样子珍贵的首饰,却掩不住百里雪骨子里面流转的绝望与狠色。

    青麟也潜入东海一段日子了,她也并没有听说,石玄之有娶妻。

    如此说来,百里雪做了石玄之的女人,却不是什么正经夫人。

    可以说是妾,也可以说是外室。

    青麟不会对敌人有什么同情或者感慨,一旦成为她敌人,她总是会铁石心肠。

    可她心里,到底多少有些惊讶。

    百里雪从前,可是极为傲气的。龙胤的月意公主,风徽征的心爱女人,百里聂百里炎的亲妹妹,居然是做了一个,没名没份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